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啊好大好深撑死了&明星ps贴吧柳岩

莫风吐吐舌头,戴上手套,二人离开村寨往北走去,一路爬山过桥。

待到过那条大河时,两人没有飞跃大河,而是乘坐了河上土人乘坐的铁索桥,莫风觉得又新鲜又刺激,兴奋的尖叫连连。

莫风的大笑把侯棕也感染了,二人哈哈大笑着一前一后,从铁索上滑落到北岸,出门时的紧张沉重之感都没有了。

饶是如此,站在密林入口,莫风还是感到了阴气森森。

里面的树林遮天蔽日,只有很少的地方能透过一点点的光晕,树木与树木之间跟连根,藤接藤,仿佛没有空隙让人通过。

地上的茅草有一人多深,莫风这次不用侯棕催促,主动拿过帽子来戴好扣紧。

她知道,像这样的地方,里面最可怕的不是猛兽,而是那些不起眼的飞虫。

侯棕轻轻一笑,明白这位娘娘还是知道轻重利害的,没再多言多语。他拿出砍刀,对莫风道:

“你不用害怕,好好跟着我,踩着我的脚印走,不要乱摸乱碰,更不能随便坐下。”

莫风点点头,跟在侯棕身后,侯棕拿砍刀砍出一条路来,一边向前走,一边在身旁的树上做上特殊的记号,不仔细看,还以为这些是树本身长出来的结节。

莫风只觉脚底软绵绵的,低头看时,地上哪里能看到泥土的踪影?

染的靴子也不再能看到黑色的底面。好在这里头顶上到处都是鸟,没有毒虫。没想到他们戴的这帽子还能防止鸟粪落在脸上。

好在越往前走,树木越是稀疏了,莫风已经看到好几处长着草药的小坡。

她高兴的指挥着侯棕跑过去,虽然这里不知名的虫子不少,仗着有帽子护脸,他们二人也不管,侯棕听着莫风的指点,把那些草药从草丛里分离,用镢头挖出,装在口袋里。

“这些药草里,就有能治疫病的呢。”莫风巧笑嫣然,虽然侯棕看不见莫风的脸,只是听声音,就让他觉得很是舒服了。

莫风摘下一片叶子,吹起《音兽》里教的曲子。这是一首驱虫曲,虽然人听不出怎样,环绕在他们头顶的飞虫却嫌弃的离他们远远的。

侯棕诧异的问道:“娘娘是训虫师?”

莫风知道训虫师的身份敏感,笑道:“不是,这是钦天院里的一部典籍里记载的曲子,可以赶蚊子。”

钦天院典籍是多么神圣的东西,却被莫风说成了“赶蚊子”的,侯棕张了张嘴,最后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莫风知道他在怪自己暴殄天物,笑道:“国师教导我们,凡事以人为本,钦天院典籍能用来替人赶蚊子,国师知道了的话,一定会很欣慰。”

侯棕想着她这番话竟是让人无以反驳,只是微微一笑:“你这么说我也不能反驳,只是若我能去钦天院看一日书,一定好生的研习,绝不敢用来赶蚊子。”

莫风不以为然的问道:“那你学训虫做什么?”

侯棕的神情凝重起来:“为周国奉献所有。”

莫风愣怔,良久才说道:“以后只要有机会,我一定带你去钦天院读书。”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人击掌,相视而笑,继续往森林深处走去。

一片仿佛筝声的“嗡嗡”之声,两人抬头看向头顶,一片金黄色的似蜂又似虫的毒虫在头蜂的带领下,有序的呈扇子状从头顶飞过。

莫风认得这种虫子,她在纪甲的干虫子里甚至见过它们的标本。

她不由得惊呼一声:“哇呀!今天竟然碰到了这些宝贝!”

她双手张开,只见银光闪闪,一把银针从她袖中飞出,银针飞入蜂阵,一根银针上至少插中一只毒虫,莫风又翻手一收,又见银光闪闪,那些银针带着毒虫,又回到莫风手中。

这是莫风腕间的机关,用真元凝成的冰银针,需要淬毒时压挤上面的毒囊,毒自然就会均匀分布在银针上。

此时莫风不需要用毒,自然不需要挤压毒囊。

那些银针上皆有细丝相连,用时如蜘蛛吐丝般吐出,用完再收回机括中。

莫风细心的把毒虫从银针上摘下来,再抬头时,那些虫儿已经飞远了。

莫风吐了口气,惋惜又庆幸的说:“走了也好,被它们发现咱们,虽然咱们戴着面罩,也不一定能挡住它们。”说完,把银针收回袖中,拿起毒虫,递给侯棕看。

侯棕认得这虫子,惊呼:“蜂獒!这东西可珍贵呢,我只是在一个古老的医书上见过有描画的图形,想不到这里竟然有真物。医书记载,这种虫晾干了可以治中风这样凶险的疾病。”

莫风摘了一片宽阔柔软的树叶,把这些虫子包好,放进另一个口袋里,说道:

“正是,这片森林从来没有人进来过,里面的毒虫,仔细分辨的话,好东西真是不少。像这蜂獒,它不仅能治病,它的毒液还能摄人心魄。”

侯棕笑嘻嘻的看着莫风,问道:“娘娘要它,是要它们做什么?”

莫风瞥了一眼侯棕,笑道:“我是看见好东西就想采。这种虫,实在难得,我是头一次遇到活虫。更不要说你还说它晾晒好了能治中风,那是一定要试一试的。”

她的笑脸在青纱下愈发显得明媚,可以看到一排白白的小牙露出,声音亦是阳光温柔的。

侯棕不由得有些心旌摇荡,直到听莫风问:“你会治病?”才回过神来。

“读过一些医书,”侯棕收回目光,脸有些红,“特别是来了这里,这些土人不懂医,有病抗不过去,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站起身来,向前走去,用行动拒绝了莫风诸如“你是个好人”之类的褒奖。

莫风正想心事,侯棕指着面前不远处的一棵树说:“看那里!”

莫风循着他的手指,只见一棵茂密的大树,椭圆形的深绿色树叶上,稀疏的长着粗毛,树叶的背面是浅绿色的,却密密的长满粗毛。

虽然其貌不扬,和周围的大树比没什么特殊,可莫风从医书上见到过这种树,她惊讶的说:“那是见血封喉树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788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