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公交车上被干了\重生唐朝干杨贵妃

他只知道房间早就被清理干净,还喷了清新剂,所有的窗门都打开了,可他总觉得还有一股压抑散不去。

他认为自己应该是开心的,至少应该喝杯香槟来庆祝一下自己终於可以摆脱那个不择手段纠缠自己的女人,可以结束这段他深恶痛绝的婚姻,他真的应该感到解脱、高兴才是。

可是唇角却沈重僵硬得连掀个角度都困难,心里也并没有什麽剧烈的情绪,谈不上悲喜,只是有股挥之不去的压抑和yīn郁。

他只知道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都死了,并且这个认知越来越强烈,像是在无声酝酿著一场内心风暴,可是当按下心里的所有躁动不安後,剩下的却是荒凉和空虚。那种感觉就像是身在最高处,所有的想要得到的东西都已经唾手可得,可是那里的世界却孤单得只剩自己。胜利与孤独总是同在的,一边享受著胜利的喜悦,一边又要忍耐著孤独的煎熬。

衣袋里的手机不断在震动,看了一眼是童静言打来的,他感到有些烦躁就直接关机。点了支烟,他并不喜欢抽烟,所以平时也很少抽,可是此刻他觉得他需要做些什麽才能驱散心里的空虚。

“少爷。”管家站在身後轻声喊道,然後将手中的几片碎纸交给他。

那是一张被撕碎的旧照片,虽然缺了一角但还是能拼凑出原来的样子,没想到竟然是他的照片,准确来说是他年少时候的照片。从那穿著以及背景里的写有学生会干部字样的横幅来看,应该是他大学时候拍的,只是那样的面孔,令他感到陌生。

那时候的自己,还很年轻,有著世家子弟的傲气,但也有年轻人独有的朝气和斗志,虽然他从来就不是个热情的人,也习惯了用冷漠的态度去对待周围的一切,但起码那时候的自己的内心还不像现在这般麻木,还没有沾染上那麽多世俗的污垢。

那个女人爱著的应该是那时候的自己吧,意气风发不知畏惧。可是,那样的他,他已经感到很遥远很陌生了。现在的他早已变得面目全非,连自己都快不认识。

以前的那个蒋泽涵,早就已经死去了。

他突然感到有些可笑,恨了那个“妻子”那麽久,现在想想,竟想不起自己到底为何那麽恨她,真的只是因为她逼他娶她?这个理由现在看来竟是那麽的站不住脚。或许,他更加痛恨的是那种他跌落人生最低谷经历羞辱的时候,她却站在高处目睹一切後然後高高在上地伸出手说要拉他一把,条件却是用他的婚姻作为交换。他痛恨的是那种不平等。

可是现在又算什麽?是在清算麽?又有什麽意义?不管是对是错,都已经将结束了。

“少爷,太太她……”站在身後的管家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想说些什麽。

但是蒋泽涵做了个手势阻止他说下去。或许他是在害怕吧,怕知道了太多不应该知道的事情,怕自己动摇,怕自己会……後悔。

在一切已经无法挽回的时候後悔。所以有些事,他宁愿永远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心里那种莫名的有几分yīn郁的情绪到底是什麽,他也不愿探究,因为一切都已经过去,再多的也都无意义了。他只是突然记起,大学时代,曾有那麽一个年轻的身影一直追随著自己。仅此而已。

如有来生,希望她不要再遇上自己吧。

作家的话: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将蒋先生洗白还是抹得更黑,至於他到底是不是渣,每个人心里的衡量标准都不一样,我也无法做到让每一个人满意XDD

小虐了一把,明天补上个甜蜜蜜的番外来治愈一下大家,真的是甜蜜蜜哟,看看这一世婚後的蒋先生是如何给宣妤庆祝生日的。顺便给大家捎点肉渣~~

下午五点更恶人!

☆、(8鲜币)番外之生日礼物1

番外之生日礼物1

这已经是宣妤和蒋泽涵结婚三年後的事了。

“蒋先生,帮我扣一下後面的扣子?”宣妤一边在镜子前整理著衣服一边向丈夫求救,那是一件白色雪纺小礼服,是丈夫前两天送给她的,让她今天穿上然後一起到外面为她庆祝生日。

也不知是不是拿错尺寸了,裙子她穿著有点紧,还短了半截,原本应该是及膝的长度她穿了之後却只能堪堪遮住雪白的大腿。上半身就更加尴尬了,稍紧的剪裁完美地勾勒出她的xiōng线,xiōng前以及後背都是镂空设计的,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处处流露著性感的诱惑。

宣妤越看越觉得自己根本不能穿这衣服出去!正想和丈夫商量换一件衣服的时候发现原本还在房里的丈夫竟不见踪影,她喊了好几声也没有回应,感到有些奇怪,看了看墙上的时锺,也快到约好的时间了,怎麽就突然不见人了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761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