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老爷爷和孙女浴室做_和大侄媳妇

“喜欢我?”张勋的回答差点让洛清欢笑出声来,“你所谓的喜欢,可真是特别呢。”

动作优雅地取下耳环,项链等等演出时才用到的饰品,洛清欢将放置在一旁的黑色羽绒服拿了起来,想要绕开张勋,可张勋怎么可能放过她,洛清欢一只脚已经踏出门槛的时候张勋一把抓住了她。

“清欢!你是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想将张勋留到最后收拾,可是这混蛋偏偏是有让她发怒的本领,洛清欢低头望着她被抓住的手臂,眼神晦暗不明。

张勋怎么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什么都知道却偏偏要装好人,他以为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收买洛清欢,还真是把所有人都当做傻子来看。

洛清欢懒得和这样的废话,她转头朝着对方微微一笑,就在张勋以为洛清欢要回心转意的时候她猛地一脚踹在了男生的重要部位。

这一脚快准狠,一踹过去张勋的面色顿变,哪里还顾得上拉着洛清欢,洛清欢拍了拍被男生的手抓过的衣袖扬长而去。

“清,清欢,你,你……”

张勋此刻已经跪在了地上,一张脸皱在了一起,这样的他看起来只是狼狈,没有一点儿之前的风度翩翩,偏偏是这样狼狈的时刻,被演出完毕回到后台的乐队众人看了个彻底。

看到张勋狼狈地跪在地上,手还在捂着某个部位,在场的女生纷纷移开了视线,而男生则是一脸的复杂,同时张勋也注意到了众人回来,一张脸白了又黑。

见张勋面色不佳,大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扶起他来,只是打着哈哈当做没看到一样走开,肖琅也在人群中,见到张勋这样狼狈,背过身去的他忍不住偷笑起来。

张勋为什么会这样他大概明白,从时间来算也就只有洛清欢刚才在这里,也就是说是洛清欢将张勋打成了这样,肖琅可是一点儿也不同情张勋,相反他只觉得洛清欢的做法简直是大快人心——起码让他很高兴就是了。

不过洛清欢去哪儿了呢?

正思考着这个问题的肖琅手机屏幕一亮,打开手机一看,发现正是自己的好友发来的消息。

〔阿琅,你的演出应该结束了吧,别忘了今天西餐厅的饭局,这次你可不能推脱了〕

……

从后台离开后洛清欢就发消息给乐队队长自己有事要离开一趟,洛清欢专门将仓库里拿到的衣物带到了距离帝都大学远一些的医院,一方面是想避开他人的耳目,一方面洛清欢也不想让熟人知道,所以才选择了来到这间医院。

这间华安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私人医院的保密工作一向是做的最好的,在洛清欢给出了这大笔费用后立马给她安排了各项检查,果真如洛清欢所料,她的身体已经无法取证,倒是她拿来的衣物上可以化验出她和赵武的DNA。

“洛小姐,你的化验单已经出来了。”

“谢谢。”

年轻漂亮的小护士将化验单递了过来,洛清欢扫了一眼就将其收起,她并不是很了解各项化验的内容,这张化验单对赵武的打击都多大——她还需要寻找一个专业的律师。

在来之前洛清欢已经做好了所有的调查,华安医院附近就有一家私人律师所,律师所的主人名为姜宪,这个叫姜宪的男人可是大有来头。

作为姜氏企业大少爷,洛清欢可以放心,此人绝不会因为钱把自己的消息泄露出去,洛清欢现在每走一步都要经过精心的计算,决不能出纰漏。

被律师所的人领到了一扇门前,洛清欢抱着一堆化验单,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敲响了姜宪办公室的门。

“请进。”

隔着一扇门,洛清欢就听到了男人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这声音有些熟悉。

洛清欢推门的动作顿了顿,最终还是推开了那扇门,她快步走进房间并将房门关好,听到关门声的男人此刻已经抬起头来,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

将化验单放在了律师的桌上,洛清欢沉声道:“姜律师,我这次来是想请你分析一下我手上的化验单,能不能作为可以递交法院的证据。”

洛清欢说着便抬头,对上了那人的视线,只是在看清那人模样的时候,洛清欢直接愣在了原地。

怪不得她觉得声音如此熟悉!面前的这人——竟是和上个任务世界的男主长得一模一样!

“长卿?!”

望着那张熟悉的脸,洛清欢脱口而出那人的名字,只见办公桌后的男人愣了下,随即弯唇一笑,笑容温暖。

“这位小姐怕是认错了人,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人——初次见面,不知道小姐怎么称呼?”

并不是头一次有人将他认错,不过这一般都只是在酒吧或者别的娱乐场所才会出现的事情,那些女人总是端着酒杯不经意撞在他身上,然后借口认错人寻找和他交流的机会,倒是头次有人在他的律师事务所这样做,姜宪只觉得有些好笑。

这年头的年轻姑娘,怎么还是同一种搭讪的方式呢?

男人的声音将洛清欢唤醒,面前的男人虽然和长卿的模样还有声音几乎一模一样,然而长卿是绝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

洛清欢猛地后退了一步,再次看向姜宪时眼中已经没有了方才的震惊,她轻咳一声试图掩饰方才的尴尬。

“我是昨天打电话预约的,姓洛。”

提到自己的姓氏,姜宪似乎想起了什么,放下手中的笔将一个蓝色的笔记本翻开,在笔记本上找到了洛清欢的名字。

“洛——小姐是吗,请坐请坐,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吗?”

原来是之前预约的客户,姜宪定了定神,而洛清欢已经将化验单放到了他面前,示意他看一看,姜宪拿过化验单一看,瞬间明白了洛清欢的意思。

“姜小姐——想要做到什么地步呢?”

“自然是让那人坐牢,身败名裂。”

洛清欢毫不掩饰自己对赵武的憎恶,姜宪见状不由得认真起来,男人修长干净的手指在化验单上移动着,最终叹了口气。

“洛小姐,仅是这些恐怕不够。”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725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