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按摩按着就按到里面_用你的大肉棒在我小穴里跳舞

“就凭你!”

伴着一道冷厉至极的声音,众人只见眼前人影晃动,“砰”的一声,王经理被人一脚踹翻在地。

见此,纪落笙转动看着来人,不禁莞尔一笑。

这个戚寒泽,来的还真是时候。

看到总裁来了,王经理吓得趴在地上不敢动,整个人完全呆滞住。

与此同时,戚寒泽一把将纪落笙拥在怀内,轻抚她红肿流血的面颊,目光冷冽,威严地看着倒在地上的王经理,说:“设计界不需要你们这样的败类,滚!”

闻言,不顾王经理错愕的神情,面对众人,戚寒泽再次高调宣布:“从今天起,英伦服装公司的老板就是纪落笙。”

闻言,众人皆惊。

连续得到两间公司的纪落笙一脸坦然,在土豪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不可能。

就在纪落笙一脸平静脸时,戚寒泽霸道地拉起纪落笙径直向门外走去。

“疼,松手。”

闻言,戚寒泽放开了纪落笙的手腕。

见纪落笙微蹙着眉头,轻轻摇摇手腕,嗔怒地看向他,戚寒泽忍不住微笑,抱起她。

“放手啦。”

“不。”

随即戚寒泽看向怀中的纪落笙。

原来纪落笙为了今天的商谈穿了件白色雪纺衬衫,下身一条黑色短裙,露在外面的两条漫画腿雪白笔直,是所有女人都羡慕的那种腿型。

她的头发扎成了一个低马尾,一张令人惊艳的脸毫无保留的露了出来,唇上涂着口红,肤色白净,双眸大而灵动,这双眸子此时正无奈又害羞地望向戚寒泽。

见此,戚寒泽心中的怒气消了大半,但想到纪落笙亲力亲为忙工作的事,又不禁生气。

回到戚公馆,戚寒泽捞起纪落笙一把扔在床上,怒声道:

“工作很重要?”

被那样摔在床上,刺激了肺部,纪落笙随即剧烈的咳嗽着,眼眸少许咳嗽过度的泪花。

她被剧烈的咳嗽压的说不出一言一语,只能蜷住身子捂住胸口,神情凄然。

见此,戚寒泽转身离去。

看着他从发火到离开,纪落笙正一脸莫名其妙。

片刻后,戚寒泽端着一杯热水送到纪落笙唇边。

一杯热水下肚,咳嗽缓解了,纪落笙也能说出话来了:“上次在盛世设计,你曾问过我是否会为了梦想不顾一切,对吗?”

闻言,戚寒泽怒气渐消,冷冰冰的面孔渐渐变得柔和生动。

见此,纪落笙接着说:“我的梦想就是做一名优秀的设计师,只有去设计公司工作才能让我真正实现我的梦想,你给我公司,我很感谢。但那是你给我的,不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

“所以,你不要?”

“不,我要。我不但要,还要让这两家公司成为最优秀的设计公司和服装公司。”

话落,纪落笙目光炯炯地看着戚寒泽。

其实心里却在打鼓,戚夫人的那些话始终萦绕在她心间,如果她和戚寒泽不离婚,那么自己得到的公司是否只是镜花水月?

听到纪落笙这么说,戚寒泽心里的疑虑打消,淡声开口:“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无收回来的道理!”

闻言,纪落笙猛松了口气。

见她小财迷的样子,戚寒泽唇角勾起,随即扬手:“开饭了!”

片刻后,戚寒泽和纪落笙坐定在餐桌旁,厨师上菜的时候只将菜摆在戚寒泽一侧,并不理会纪落笙,甚至看纪落笙的眼神充满了嫌恶。

除了管家老林,其他人也远远地躲着纪落笙,好像她身上沾染了什么致命的病毒一般。

见此,戚寒泽一拍桌子,一把抓住厨师,质问:

“你们干什么? ”

厨师闻言,吓得不敢说话,抖抖索索地从衣兜里掏出尚未关闭显示屏的时候,上面赫然写着:“当年发疯杀人,如今危害业界。”

标题下方是纪落笙的照片。

见此,戚寒泽将手机“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怒骂道:“滚出去。”

听到这话,厨师和其他人安静地离开。

坐在戚寒泽身边的纪落笙看到手机内容,并不慌乱,掏出手机,翻阅着,新闻的内容是关于纪落笙作为精神病人杀人的那件事。

看后,纪落笙冷笑一声,看向戚寒泽,道:

“有些人终于耐不住性子了,要在设计大赛决赛前夕逼我退出,痴心妄想。”

说完,她将手机拍在桌子上,继续吃饭。

见此,戚寒泽却蹙起了眉头,道:“舆论的力量能杀死人。”

“我不在乎。”

“幼稚!”

话落,戚寒泽便吩咐唐成联系各大媒体,务必将这件事情压下去。

然而,次日,网上再次曝出纪落笙发疯后杀死的人是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

这次,不光是网络平台,传统媒体也纷纷报道。电视上、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纪落笙五年前那件事,以及五年后疯子杀人犯试图参加设计大赛洗白的报道。

一时间,网上及坊间都恶评如潮,纪落笙被人肉,隐藏在网络下的黑手蠢蠢欲动。某些不明真相的所谓“义士”白天黑夜地守在戚公馆附近,想要痛打纪落笙,让她认罪,送她进精神病院。

好在戚公馆保卫严密,想越界的“义士”们无法进入。但戚公馆的下人们看纪落笙的眼神都充满了嘲弄和嫌恶,直到管家老林开除了几个人,情况才渐渐有所好转。

这几天纪落笙都窝在家里专心准备设计大赛,这天她的电话响了。

“纪落笙,你都吓得不敢出门了?你现在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纪落萧,是你找的人黑我的,对吗?”

“黑你?呵呵,传没有做过的事才叫黑,那些都是你自己犯过的事,怎么能叫黑呢?那叫审判!”

“你没资格,我也不是在乎。”

话落,纪落笙挂了电话,头有些疼,这几天,她明白了戚寒泽说的舆论的力量。这力量虽不能真的杀了她,但不明真相的群众却能用唾沫淹死她。

这几天戚寒泽都是早出晚归,很难见上一面。

这让纪落笙的情绪更加低落,她不想看手机、不想看电视,却又忍不住想知道舆论到底发酵到哪一步了,戚寒泽是否将舆论压了下去。

电视上,主播一副不嫌事情闹大的表情,夸张地报道:

“最新消息,被纪落笙开车撞死的遇害者,沈辰林的亲生弟弟沈辰星向本台记者提供了最新内幕,请看。”

紧接着,镜头前出现的沈辰星声音,随即他看着镜头,丝毫不加掩饰眸底的恨意道:

“五年前纪落笙杀了我哥哥,间接逼死了我母亲,害得我流落街头。最近,她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从精神病院出来了,还要杀了我。就在上周一,她哄骗我要带我一起去祭拜我哥哥,可是她居然想开车从悬崖上冲下去摔死我。幸亏我命大,活了下来。”

话落,沈辰星便捂住脸呜呜地哭了起来,哭的肩膀都在抖动。

见此,热血的记者便开始义愤填膺的声讨纪落笙:

“一个孩子,眼看家破人亡,自己流落街头,却还要遭受谋杀未遂的心理阴影,而造成这一切的凶手却逍遥法外,甚至还要参加设计大赛。沈辰星,我们会替你讨回公道的。你说你还有一些证据,是什么呢?”

闻此,沈辰星拿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正是纪落笙和当日三名黑衣人站在一起。

紧接着,沈辰星抖抖索索地拿着照片哭着开口道:“这就是纪落笙和她的帮凶,就是纪落笙威胁我,不让我说出五年的真相。”

随后,沈辰星又拿出了手机,打开视频,视频中是纪落笙和沈辰星开着车冲向悬崖的片段。

这时,沈辰星继续说:“纪落笙威胁我,我不答应,于是她就打算开着车冲下悬崖,要和我同归于尽。”

话落,沈辰星泪如雨下。

见此,电视机前的纪落笙一把按下遥控器,关了电视。

“咳咳。”

纪落笙剧烈的咳嗽着,她纤细的肩膀剧烈颤抖,几欲夺眶而出的眼泪,被她硬生生忍回。

随后,她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天无绝人之路,在精神病院里她都没被弄死,现在出来了,反而还会被唾沫淹死吗?

念此,纪落笙努力支撑身体站起来,却眼前发黑,向地上倒去。

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手接住了她,而后她被抱起放到了床上。

“咳咳!”

受到惊吓,纪落笙蜷曲着身体,更是不住的咳嗽着。

“喝了它。”

一缕清甜气味萦绕在鼻腔间,纪落笙抬眼,看到戚寒泽端着一小盏透明的液体立在床前。

闻言,纪落笙接过那盏液体,毫不犹豫地一饮而尽。

清凉的液体由喉咙流过,滑向胃部。片刻后,肺部的不适感减轻了许多,纪落笙不再猛烈地咳嗽了。

“你想杀了自己吗?”

话落,戚寒泽疲惫地坐了下来,躺在床上,原本俊朗的面庞写满了劳累。

闻言,纪落笙眸光闪烁,随即慌忙转移话题道:“你很累吗?”

“累。”

话落,戚寒泽侧过身将纪落笙拥搂在怀内,拉过纪落笙的一条胳膊,放在脖颈下枕着,一双稍显黯淡的眸子望向纪落笙。

见此,纪落笙心疼地抚摸着戚寒泽脸,一汪秋水似的眼睛看着他,问道:

“你是为了我的事才累成这样的吗?”

“废话。”

话落,戚寒泽故作张狂地一跃而起,站立在地上,说:

“给你看样东西。”

话落,戚寒泽从衣服口袋内掏出一叠资料,道:

“你撞死人的案件有疑点。”

闻言,纪落笙忙走下床,双手抖抖索索地翻看那叠资料。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720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