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军嫂肉小说在线阅读 温离崖犀儿小说

第四十一章 去留之际(结局二)

高明虽然说不愿意追究这事,可是脑子里一整天却都在琢磨这事,心里竟是越想越窝火。自从进了报社,十多年来他给自己定了两条规矩,踏踏实实做人,兢兢业业做事,自问也一直是在这样做。虽然他从没刻意去讨好谁,但也从不轻易得罪谁。

要说跟身边同事的关系,高明自我感觉应该还是不错的,至少应该说过得去吧。平时看着和大家相处得也算融洽,没想到每每一到关键时候,却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

为了区区一个记者部主任职位,难道有人就真的那么不择手段?那么过分?说是人心难测,人心难测,说起来还真的让人寒心哪!

想来想去,高明越想便越是寒心,便觉得真的没意思了。他在心里把有可能干这事的人,悄悄排了排队。仔细数来数去,嫌疑最大的有三个,一个是马宇生,一个张琴,还有一个就是老丁。

当初提拔高明时,马宇生就憋了一肚子火,觉得高明是抢了他的位置。虽然没有明说,但心里不满却是众所周知。本来这一次如果高明能提拔一下,他也打算就努把力,争取把马宇生这事解决了。但现在这么一弄,就谁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了。

张琴对高明的怨气却是因为小池子那件事,不上内参虽然是黄总亲自拍的板,但张琴事后去找过钱卫东,也不知道钱卫东跟她说了些什么,反正张琴就把这笔账默默记到了高明头上。

老丁记恨高明却是没办法的事,他一个亲戚的孩子犯了事,市局有人帮忙捞出来,就给人家弄了一篇人情稿,却被高明拦了下来。高明其实也不是故意为难他,而是当时小池子事件闹得正凶,市局面临很大压力,上面要求涉公检法的稿子必须严格把关。老丁的稿子送审不但过不去,还肯定要挨批,但不送就得罪了老丁。高明当时虽然毙了稿子,却给老丁解释了好半天,没想这冤家最终还是结下了。

除了这三个人,高明就实在想不出来他招惹过谁。虽然有人变态,见不得人家好过,但也并非每个人都有这毛病吧?

高明心里有事,再加上没胃口,中午就没去食堂吃饭。苏菡下午上班就在OA上问他,高明想了想,只说事情多一忙就忘了。

苏菡自然不相信,下午就找个借口过来看他,还给他送了两包饼干过来。高明虽然并没有饥饿感,却也不愿辜负苏菡一片心意,便撕开包装吃了几片。

苏菡看高明心事重重的样子,心里也替他难过,便想劝劝他。想了想就说,高明,你既然不打算追究这事,就别去想那么多好不好?千万别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呀。

高明苦笑着说,我不追究,却并不等于这事就过去了。跟你说句实话吧,苏菡,我的心已经都凉透了。

苏菡说,那你打算怎么办?辞职不干了?

高明说你算说到了点子上,这会儿我正在考虑这事呢。

苏菡一听这话,一很吃惊地看着高明,说真的呀?

高明点点头,却没说话。

苏菡看他一本正经的模样,也知道他并不是在说气话,想了想就说你可要考虑好了,实在不想干就不干了呗,你不干我也不干,我跟你一块辞职,你去哪儿我也去哪儿。

高明摇了摇头,说这事儿我还没想好,晚上有时间的话,咱们仔细商量一下再说吧。

苏菡走后,高明心里就一直没有平静下来。他本来就已经动了辞职的念头,苏菡那番话,更促使他很快下定了决心。如果像任剑那样,干脆两个人一起辞职离开阳州,去换一种活法,似乎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一想到这些,高明的心情便非常复杂。既有一种冲动,但不知为什么,也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

整整一个下午,只要一有空闲,高明就都在考虑这事。想来想去,觉得这件事还得马上就做。如果一拖,说不定就会像上次那样,弄来弄去就弄黄了,反倒让人笑话。

下午下班之后,高明没有马上回公寓,而是开始按照自己设想的步骤,着手实施辞职计划。为了尽量减少记者部同事的猜疑,高明决定和苏菡两人分开辞职,他先行一步,苏菡则过些日子再说。

高明先以个人原因为由,写了一个简单的辞职报告,然后又起草了一个便函给魏桥,说他即日就将离职,请他给钱卫东打招呼,让他回来继续主持记者部的工作。

写好之后,反复看了几遍,觉得措辞上没什么问题之后,就一并提交给了魏桥。刚刚做完这些,就接到苏菡的电话。

苏菡说高明,你还没下班吗?

高明说,已经完事了,我又处理了一点私事。你在哪儿?

苏菡说我在公寓等你,你吃饭了吗?

高明说还没呢,你吃过了吗?

苏菡说也没呢,我想等你一起吃。

高明说想吃什么,我请客。

苏菡说什么也不想,你先回来再说吧。

高明挂了电话,下楼的时候想了想,还是到车库取了车。开到横街公寓门口,就打电话叫苏菡出来,带她去了任剑推荐那家小餐厅。

苏菡一路上都抱怨高明,说她根本没心情也没胃口,也不想去外面吃,应该就近在路口小店随便吃点什么就行。

高明说今天这个日子很特别,这顿饭不仅要吃,还必须要吃好。

苏菡瞪了他一眼,说为什么呀?

高明就讲了他已经提交了辞职报告的事。

苏菡听了很吃惊也很生气,说高明你真可气耶!事先为什么不告诉我?不是说好晚上先商量吗?你先走了我怎么办?

高明赶紧简单讲了讲他为什么这样做的理由。苏菡听了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也就没再言语。两个人的心情,似乎渐渐也好了一些。

自从任剑走后,除了工作采访,高明和苏菡再没单独去过公众场合,更别说去梅园和南国风情这种豪华场所消费。所以要到外面吃饭,就只能去这种地方。好在这里价廉物美,而且从没有熟人来。

到了那家小餐厅门口,高明先找地方停好车,和苏菡走进餐厅一看,才知道酒好不怕巷子深这话还真非虚言,餐厅里人不少,已坐得满满当当。苏菡一看就皱了眉头,正想转身却被高明一把拉住。苏菡使劲挣扎了一下没能挣脱,高明却笑了笑,轻声说干吗?你想跑?

苏菡说看看这场面,连个座儿都没有,你说这饭怎么吃?

高明说别急呀,看我的,有办法。

说罢就拉着苏菡走到柜台跟前,和老板打了招呼。老板笑眯眯地抬起头来和高明说话,转眼看见苏菡,表情却一下就僵住了。但仅仅过了一瞬,又恢复了满脸的笑容。

只要见过苏菡一面的人,就很容易记住这张脸,因为苏菡那种美冷峻而凄婉,非常别致所以也就与众不同。老板想起几天之前,任剑刚刚带这个美丽的女孩来吃过饭,没想到今天就换了别人,心里不免就有些想法,便忍不住暗暗揣摩苏菡的身份和职业。

高明虽然和任剑来过餐厅几次,和老板却说不上有多熟,但任剑走前曾特别关照他,要照顾高明。老板叫来一个服务员问了问,实在没办法,便只好又带他们去了后面那个小隔间里。

老板安置高明和苏菡坐下,又让人拿来菜谱让他们点好菜,说,前面生意太忙他要去照应,请高明别客气,有事就找他。高明赶紧表示感谢,老板临出门的时候,还别有深意地看了看苏菡。

苏菡似乎并没有注意老板那特殊的眼神,但高明早已发现这种异常。心里虽然感觉很奇怪,却没有表现出来。

待屋子里只剩他们两人的时候,高明忍不住就问了苏菡一句,说苏菡,我问你呀,你跟这儿的老板很熟吗?

苏菡一愣,然后就摇摇头,说不熟啊,我只是前些日子跟任剑来过一次。环顾一下四周,然后又补了一句,说好像我们两个人,当时也是在这个房间里吃的饭。

看高明眼里充满疑惑,便讲了她和任剑来这里吃饭的经过,还把他们当时交谈的内容,也毫无保留地告诉了高明。

高明听罢就哈哈大笑,苏菡觉得莫名其妙,就说高明,你在笑话我吗?我可没觉得这有什么好笑。

高明笑罢才说,苏菡你个傻丫头,老板也许把你当成了风尘女子,难道这还不好笑吗?

苏菡一听这话就很不高兴,作势要打高明,高明赶紧抓住她的手, 说你别生气呀,如果他真的这样想,不是连我和任剑也糟践了吗?我这心里还不爽呢,你打我有什么用呀?

苏菡却还是不依不饶,两人正打打闹闹,高明手机突然响了,苏菡这才消停下来。

高明拿起手机一看,却又是任剑。想起早上他俩才通过电话,任剑这会儿又找他能有是什么事?该不是股票又出了什么岔子吧?便赶紧接了,只听任剑很焦急地说,师父,我老爸去找过你吗?

高明一听,不知他什么意思,便说没有啊,他干吗要来找我?

任剑说刚才给我妈打电话,说老头子下午也跟她打了电话,告诉她说,想来找你打听我现在的地址呢。

高明一听就紧张起来,说你怎么不让你妈转告他,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也根本就没告诉过我呀!

任剑说,我当然说了,而且还不止说一遍,但老头子死活不相信, 我有什么办法?

高明说贱人哪,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行,但千万别让老人家来找我,算师父我求你好不好?

任剑沉默了片刻之后,才说那,我再给我妈打电话说说吧。师父你最好跟我一起祈祷,但愿老头子能听我妈的话,别去折腾你。

高明说贱人哪,瞧瞧你弄出来这些事!说真的,我现在不仅是服你,而且是怕你了!

任剑说我也不想把事情弄成这样,可有什么办法?

高明想了想,说任剑,我觉得你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要不你还是回趟阳州,和你爸面对面把话说清楚吧。

任剑说得了得了,老头子现在正在气头上,我可不敢见他。

高明说你也别把问题想那么严重,父子之间,毕竟有话还是好说。

任剑说好说?你是不知道老头子怎么说的吧?

高明说我想,他肯定不会说太过分的话。

任剑说当然,他确实也没说太过分的话。

高明说,那他怎么说?

任剑说他只是说,要活活扒了我的皮。

苏菡在旁边也听见了任剑这话,实在忍不住,竟然轻轻笑出声来,便赶紧拿手捂住了嘴。

任剑在北京安顿下来之后,和欧阳都办了手机新卡。为了糊弄他老爸老妈,却仍用阳州号码和他们联系,但没过两天事情就露了馅。

任剑走后第二天,任老头就回了阳州。满世界找不到任剑,再跑到他家里一问,才知房子已被卖掉,任剑已带着欧阳子青远走高飞,却不知道到底去了哪里。

任老头差点当场气死,然后就找到报社来打听情况,又得知任剑早已辞职。任老头打任剑手机,任剑却不敢接,每每都是铃声一响就赶紧挂断。任老头又气又急,便放了狠话,说要登报跟任剑断绝父子关系,但话说得虽然硬气,却也不敢真的就采取行动。

任剑老妈此时仍然带着菲菲住在广州,闻讯之后一边骂老头没人性,一边骂任剑没良心。但是当任剑给她打电话时,老妈大哭大闹一阵之后也就松了口。然后就想知道,任剑两口子现在究竟在哪儿。任剑担心老妈告诉老爸,死活也不敢说。战况就此进入僵持阶段。

任剑两口子眼下最揪心的,就是菲菲的事。菲菲只要一接任剑电话,就又哭又闹要找妈妈,把旁边的欧阳总是弄得双泪长流,柔肠寸断。任剑便狠下心肠和老妈谈判,说如果不让欧阳和菲菲说话,就不再跟她联系,之后老妈终于让步,但这事却不敢让老爸知道。

欧阳和菲菲通话时,母女俩总是又哭又笑,往往一说就一个多小时。每次通完话,欧阳总要默默想一阵心事,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任剑问她在想什么,欧阳却只是笑笑,什么也不愿说。

挂断任剑电话之后,高明和苏菡又议论了几句任剑和欧阳的事。虽然他们俩心里一直很挂念那两口子,也很为他们担心,却又实在帮不上什么忙。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70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