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好硬好烫我要啊用力|我把小姨子上啦的故事

通脉草王本身无毒,之所以能够让修士昏厥失去反抗能力,便是因为它是大补之物。补过头了,人自然受不住。

按照常理张蕊这样炼气初期的小修士肯定也是无法承受住通脉草王的药力,走上与旁人一样的路,成为职务的养料。巧的就是张蕊淬炼身体用的正是通脉草,且是蒋绍丞给予的药方熬制独门的汤药一点点进行淬炼,因此对通脉草有了抗体。这次机缘到来,她便成了那个幸运儿。

蒋绍丞没有抢夺身体的主导权,正是因为看出了这次不仅是危局还是一场机遇,只看张蕊能不能接的下来从天而降的馅饼了。

他在灵魂空间中演练,空间震荡,带着玄妙的平率。

张蕊苦苦支撑,直到体内所有灵力都耗费。她这才感应到灵魂空间中蒋绍丞的举动,于是下意识的模仿。

红月下,药园深处,张蕊被困在通脉草王的药藤中。随着她灵魂空间中两个林滚的一呼一吸、一举一动,整个世界灵气翻腾。

干涸的身躯将通脉草王的药力吸收,转化,体内的杂志被排出。

随着药力吸收,她体内充满了纯净的通脉草药力,整个人散发着只有药材同类才能感觉到的气息。通脉草王仿佛将张蕊当做了自己的一部分,竟将她放了开来。

张蕊落下才发现,自己身旁半个昏迷的修士都不见,只有清脆的、嫩黄的、金黄的各种通脉草在红越谷的月光下随风摇摆,仿佛在和她打招呼。

张蕊惊奇的看了两眼仿若有灵智的通脉草,便诀汹涌的灵气浪潮朝自己扑来。

她的身体与外界诡异的形成了压强,外界的灵气太浓郁而她的体质太纯粹,好似气旋和反气旋的形成一般,外界的灵气拼命往她体内钻。

灵气毫无阻碍的进入身体,游曳周身,然后氛为一上一下两股,分别存入灵魂空间和丹田。被张蕊压抑的境界自然而然突破,若非蒋绍丞突然占据身体主导权将继续攀升的势头压下,只怕境界会无限制狂飙。

蒋绍丞的虚弱十分明显,仅仅在重要关头控制了一下身体便让人觉得灵魂快要虚脱。

张蕊看了看灵魂空间中两个魂力光团之间逐渐增多的联系,和那仿佛要将自己和蒋绍丞融合为一体的牵扯,心头焦虑。

不知道这个通脉草王能不能给他当宿体?

她一面思考,一面将灵力疏导。

“不要胡思乱想,这千年通脉草还只有一点点本能,没开灵智,当不了宿体。”蒋绍丞的话在脑中响起。

想法被他偷窥,她也不气恼,干脆抛开杂念,专心用魂力控制体内灵力运转。

她发现,使用灵力控制灵力的运转,比使用神念控制要方便的多。怎么说呢,就好比说一个是清酒、一个重度酒精,神念与魂力之间的差别便有如此的天渊之别。

当丹田的容量已经登顶,她便提高丹田内灵力的纯净度和厚重感。

如今修行人士为了追求进阶,无不适穷尽毕生方法,恨不得一日千里。如果有人知道张蕊反其道而行之不但不顺着势头赶紧进阶还拼命压制,恐怕会惊讶的下吧都掉下来。然后骂她“白痴”,说她“脑子有病”。

当张蕊身体淬炼外加进阶炼气中期结束,外面才传来其他修士的声音。

张蕊顺着通脉草王药藤的缝隙往外看,只见修盟和协会的人通力合作,攻守配合得当的以龟速往中心地带推进。

原来是营救的人姗姗来迟!

他们没有张蕊幸运,受到通脉草王的攻击后便会失去战斗能力。只能多人配合,将捆绑的人救下。

协会带头的便是一脸冰霜之色的陈绍江,他身旁不少协会的会员将之簇拥,那些人满脸恭敬。修盟的带头人则是傀儡王昌龙大师,他身边站着兜头盖住全身的王伟。

张蕊没想到他们这些人会凑到一块儿。

该怎么办?

自己就这样跑出去与他们汇合吗?

她下意识寻灵魂空间的蒋绍丞帮忙,却见他又陷入了魂力光团中,没了任何反应。

莫非是刚刚帮自己累着了?她疑惑的想。

既然没有蒋绍丞帮忙出主意,那就只能靠自己。

看看身边没有其他被抓的修士,不然窝进去也能装一装,等外面的人攻进来后便可以“顺势”被救出去,

但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不适合出头。毕竟那么多人都逃不掉,就自己一个炼气初期的小菜鸟毫发无损还从炼气初期进阶到炼气中期这样扎眼的从这种危险的地方跑出去,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多么惹祸。

那偷偷逃走?

张蕊看看四周,全是通脉草,这是进入通脉草窝了。

唉,还是要去找找出路。实在是找不到,再……找个隐蔽的位置偷偷不惹眼的出去不迟。

张蕊在通脉草老巢四下寻觅,发现越接近中心地带越是纯粹的通脉草家族成员,犄角旮旯反而有些生命力旺盛的千年灵草。这些灵草几乎都是三千年往上的,甚至还有三株万年的灵草。

想想也能理解,这边是通脉草老巢,若是没有半点儿优势的灵植哪里能在这边生存。大约活不了多久便会被抽干,因此留下的尽是好东西也没什么不对了。

张蕊一面寻出路,一面顺手将边沿地带的千年灵草给收取了,她留足了余地,没有直接将所有的东西都挖掘断根,甚至还在一些合适的地方洒下了不少其他品类的种子。

万年灵草她全部收取,却播撒下了三株灵草上结的种子,为他们留下生机。

通脉草,她只取用了各种品类的种子,一株也没有挖掘。

直到她将所有的位置都找了一遍,都没有发现任何阵法的痕迹。看来,只能选择找个人少的位置偷偷溜出去了。

张蕊认真打量了一番外面的人组合的阵法,各自分布的位置,做到心里有数后便选了一个最为偏僻的角落开始挖掘。不要误会,不是挖洞,而是把无数的通脉草王的躯干弄开。

通脉草王本能的觉得外面的修士很危险,被它划拨为自己人的张蕊竟然想要出去,她哪里肯。于是加大了对张蕊的阻挡,害的张蕊频繁做白宫。直到张蕊忍无可忍砍下了它巴掌大一块嫩芽这才罢休,放这个带着同族气息的不识好歹的家伙离去。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70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