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老公把我塞得满满_舔吸咬小穴

「防毒程式安装好了,你用用看,我去看看你哥在厨房弄得怎麽样。」周言窃笑,话才刚说完,厨房便传来杯碟被打碎的声音,周言听到後便笑容更大了,笑著走出了厨房。

周言才走出甄润瑛的房间,甄润瑛的脸色便沉了下来。

住院一个星期的期间,周言和甄泽瑜已经将客房装修成甄润瑛的房间,还为他购置了新电脑和新书柜,让甄润瑛一入住便应有尽有。

甄润瑛低头拉高裤管看自己的双脚,伤口已经结痂了,只是医生说伤口有细菌感染,他的双手双脚可能会留疤了,他倒是没所谓,只是当他听到医生的话时,便想到这双腿曾经受到欧阳鸿义的锺爱,曾经承受过对方多少热吻。

在医院时,他还抱有过期待欧阳鸿义会来看望自己,只是随著时间的逝去,他这点小得不可再小的期望便化成了灰烬。出院至今已经一个多月了,有好几次几乎忍不住想要打电话找欧阳鸿义,每每都要靠身上的伤痕才能令自己狠下心肠忍住要拿电话的手。

「天真。」甄润瑛喃喃自语,将目光放到被放在书桌上的侧背袋,是他在住院时甄泽瑜买来给他的,一手取过在里面翻了翻,将一只戒指翻了出来,没错,就是当初送给欧阳鸿义同款的另一只。

一直不舍得丢掉,是心里还有丝丝希望,可甄润瑛发现,不丢掉的话,自己就不会死心。

才走出房门,便听到厨房传来嬉笑声,原来是甄泽瑜和周言正在厨房里玩家家酒正玩得不亦乐乎。

「看来你真的不适合在厨房,不如你在出面当大少爷乖乖等吃?」周言低笑。

「好样的周言,敢嫌我,看招!」 甄泽瑜笑著将沾满水的手往周言脸上抹,使劲的抹,让周言脸上都沾满了洗菜水。

「……你不仁我不义。」周言笑著捧住甄泽瑜的脸,慢慢的拉近自己的脸,一下一下的用脸擦拭对方的脸,直到甄泽瑜的脸也满是洗菜水,才停下自己的恶行,盯著甄泽瑜赤红的脸笑道: 「脸红了?下次还敢不敢?」

「混帐……做饭去,别饿著我的宝贝弟弟……」

「好好好……」

玩闹完了,二人也就一起煮饭炒菜去,好不温馨,这一切都尽入甄润瑛的眼帘,甄润瑛先是笑了笑,然後又像想到什麽的僵住了笑容。

自己和欧阳鸿义同居的时候,几乎天天下厨,但欧阳鸿义何时踏进过厨房一步帮自己的忙?他只会在客厅看报纸,或是在房间内看电视。

原来一直是自己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受到宠爱,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如此可笑。事实一直摆在眼前,只是自己被恋爱冲昏了头脑,瞎了眼,蒙了心,才没有意识到。

心中泛起一阵郁闷,甄润瑛感受到,体内有一头名叫怨恨的野兽正在缓缓张开双眼,又有一个名叫妒忌的魔鬼正在自己的心门外不断叩门。

「小瑛?你站在这里发呆做什麽?」甄泽瑜托著一大窝热汤走出厨房,发现自家弟弟正站在客厅中央发呆。

「没事没事……」甄润瑛回过神来,冲甄泽瑜笑笑。

「没事就过来吃饭吧,我煮了你爱吃的洋葱猪排。」

「你顶多是递了油给我吧?」厨房传来周言的笑声。

「闭嘴!什麽时候学得这麽多话!」

甄润瑛听著听著也忍不住捧腹大笑,笑得腰都腰了,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在淌血。

吃饭时甄泽瑜忙著挟菜给甄润瑛和逗他说话,甄润瑛才发现一直很出色的兄长变得有点急躁没耐X,却一点也不讨厌,比以前更像一个真实、有血有R的人了,不再事事追求完美,更重要的是,周言对这些缺点照单全收,更将缺点当优点的爱著甄泽瑜,当成宝的捧著。

相反,自己在欧阳鸿义面前小心翼翼,什麽任X话都不敢说,生怕他会不高兴,又事事顺从他,只为了让他开心……

原来,爱对了是不用如此小心翼翼的……

饭後,甄润瑛自动请缨负责洗碟洗碗,让甄泽瑜可以去沐浴休息,周言则可以做点公务事。只是洗了没多久,周言便走进厨房硬是要帮忙。

「润瑛,你常常皮笑R不笑的,你哥哥一直很担心你。」周言边洗著碗碟边说。

「……对不起。」

「我不清楚你发生什麽事,只是人生不是只有爱情而已,你还年轻,人生还有很多事情等著你去发掘。」

「只是……觉得自己之前很蠢而已。」甄润瑛有一点没一点的说。

「可能你们还太年轻了,很多事情都不懂得如何处理。」

「那你和哥哥……是怎样的?」

「我们?」周言像想起什麽好笑的事情般一下子忍不住笑脸说:「我第一次见到你的哥哥时是他大学入学的日子,他一个人躲著哭,哭得可惨了……自那时起我便忘不了他了,毕竟能在C大开学日哭的如此凄凉的人只有那麽一个啊……我和他做了一年同学我就毕业了,一直都是朋友,但我一直都喜欢他,也知道他也喜欢我,只是我没有告白,我想在等我有能力给他承诺时才和他开始……」

「……」

「我那时可辛苦了,边想著要努力工作,又怕你哥会被其他人追走……我以前听过一句话,说两个人不能白头到老只有两个原因,一、在对的时间遇上错的人,二、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我知道你哥是对的人,可我一直都怕,盲目的开始会破坏白头到老的可能X……哎呀,怎麽了……」周言被甄泽瑜从後一抱吓了一跳,想扒开他的手却遇到甄泽瑜奋力反抗,把双手扣得死死的不肯放开,把头埋进周言的背,像是想闷死自己般的死活不肯抬头。

「喂,你再这样会闷死的,乖。」周言柔声劝道,只是甄泽瑜还是不肯放手,不住的摇头。

「你弟弟都看在眼内了喔。」周言想,这招该有用了吧?怎料甄泽瑜依旧不肯放手,还紧抱著他步步退後,往主人房的方向步去。

都做到这地步了,甄泽瑜的意思周言怎会还懵然不知,往还在惊讶著的甄润瑛一笑,便反客为主的横抱起早已赤红了脸了甄泽瑜走进主卧室,还好主卧室和客房中间隔著个大厅,之後一直待在房内的甄不会听到什麽不该听的。

在对的时间遇上错的人,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66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