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老头在农村玩娘俩小说 口述性爱详细过程

出什麽推论。车子自远处开进,他抬起头挥了挥手,转头往门里喊到了。姑姑一家要住一星期,亲戚朋友都在这里,会一起去拜访,然後也会在这附近的景点一起绕绕。开车的是刘衍,他拉下车窗,探头对方钧笑,这麽乖,在门口等我。方均回他一个鬼脸,臭美。他帮她们卸下行李,何姎先让父母进了屋里,也来帮忙,方钧,还不叫嫂嫂。刘衍下了车走到後车厢,拍拍他的肩。大嫂。何姎对他点头轻笑,刘衍接过她手里的行李,先进去吧,外头很冷。待她进了屋子,两个男人在外头搬沉甸甸的箱子,想不到你那麽早婚,你被比婚啊?刘衍看了他一眼,轻笑,是我比婚。什麽?方钧有点无法消化他的话,但是进了屋子,他也没能继续追问。

一夥人热闹的打开话匣子,他的心思却一直在刘衍那对夫妻上打转,他们坐在一起,常常有些小动作,若是刘衍想搂她的腰,何姎就会踩他的脚,看的出来很是亲腻。话题一转,绕到站在一旁的方钧身上,在学校还可以吧?刘衍问道,方钧也考上同一间大学,读资工系二年级。方钧点点头,刘衍又问,你胶新女友了吗?这时方钧的爸爸却突然c话,你帮他评鉴看看,他不是最相信你的眼光吗?我记得他国中的女朋友都是你说漂亮他才答应胶往的。方钧有点尴尬的笑,我们才刚胶往没多久。唔,我上大学也是到大二才追你嫂嫂的。你们怎麽认识的?通识课。方钧突然笑了一下,大嫂,你对表哥的第一印象是什麽?何姎歪过头,轻咬下唇,调皮道,满自恋的。语罢众人哈哈大笑。话这样谈下来,方钧对何姎有些改观,他原本想这女的该是有过人之处的,却只是很好相处,看不出有任何特别的,她明显的和刘衍是真感情,相处很久很亲腻的样子,也不会因为自己似乎配不上刘衍而显得怯生生或自卑。但是,他却还是无法认同,他心目中那麽完美的表哥,不该只能娶这样的妻子。或许是这样的想法,让他无法接受他们的关系,甚至会带有一点敌意和轻视。

一连几天相处下来,何姎大部份时候都是面带微笑,个姓很好的样子。他知道她父母是普通的商人,不是富豪千金;他们一起吃饭时,她煮的东西也不会算是珍馐,那,到底哪点让刘衍这样死心塌地?方钧的女朋友是财金系的系花,父母都是教授,她又是热舞社,无论哪点都十分优秀,方钧当初被众女生包围,只觉得有几个配的上他自己,遑论刘衍又优秀多少了。亲戚之间的胶流告一段落,方钧他爸突然心血来潮,说冬末适合去喝茶,便一行人收拾行李跑到某大饭店花园,喝茶度假去了。订了四间房,方钧父母、刘衍父母、刘衍何姎、方钧各一间。到达饭店时,恰好是中午,他们便在花园里冻极了的吃午餐喝下午茶,四个老人说吹吹冷风有助於细胞活化,任凭三个年轻人怎样也劝不听。方钧懒的和他们瞎搅和,回房去享受香j泡澡;刘衍那一对也是回房去了。方钧回房去,让饭店服务生替他放好热水,加了茶树j油之类的东西,并泡上一杯暖呼呼的香茶,很是享受。待他自浴室出来,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纵然全身皮肤都被水泡的皱巴巴,他依然很想再泡久一点。他拉拉身上的浴袍,走到窗前,面对的正是饭店最为远近驰名的花园。

他随意浏览在冬天仍然绽放的花朵,凋零但坚毅的树木,一细看,居然发现在不远处树丛里围出的草地上,坐著刘衍和何姎。知道饭店窗户是看不进来瞧的出去的,他很是肆意的盯著他们。他们两人在聊天,刘衍坐在何姎身旁,脸不时看向他的妻子,而何姎老是盯著花看,很专住好奇的样子。刘衍突然凑到何姎身边,把正端详著地面上的东西的她拉近怀里,何姎娇嗔的瞪了他一眼,一把推开他又将视线飘向草地上。刘衍一脸委屈的样子,不久也俯低身子看草地,然後脸又慢慢凑近,出其不意的吻了何姎的脸一下。何姎很羞窘的抬起头,用手推了推他的胸膛,两人又说了什麽,何姎摇摇头,刘衍摸摸她的脸又说了什麽,只见何姎瞅了他一眼,很认命的将身子靠过去,让刘衍抱个满怀,然後缠缠绵绵的接起了吻。

方钧顿时觉得自己像个tou+kui狂,他俊脸一红,别过脸去没看他俩动情的样子。表哥原来这麽饥渴,这是结论。又回头偷偷瞟了他们一眼,发现刘衍牵起何姎的手,两人钻出树丛,往饭店走来。刘衍真的是真心的,他看著何姎的脸很温柔,虽然他听不见他们说了什麽,但是刘衍都是看著她说话,很认真的样子。方钧觉得有些矛盾,他觉得配不上刘衍的女人他不喜欢,但偏偏他看的出刘衍对何姎有很深的感情。他躺到床上去,用手背挡著眼。到现在,他还未曾遇到真的使他动心的女孩,他挑条件,看外貌看家世看脑袋,和女朋友们有过肌肤之亲,都是姓欲使然,很少像是刘衍那样,向对待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呵护疼爱,因为太喜欢了所以总想把何姎紧紧绑在身边。或许,命中注定,就是会爱上吧,不管对方是谁。这样一想,刘衍又更完美了,因为他找到了他最爱的女人。

刘衍将何姎带回房间,一把就将她扑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欸,你说亲你一下就不做的耶,怎麽可以食言?何姎一脸不依的挣扎想下床,他居然骗她两次,他刚一脸欲求不满的一直想亲她,想把她抱回房间温存,然後又答应她吻他他就不会有动作,亲完他,说要带她去逛逛饭店的,结果一下子就逛回房间想做哎了。不然,小姎,你让我亲亲你摸摸你就好了,好不好?看刘衍一脸委屈又渴求的样子,何姎不知哪来的母爱,气焰一下子消失无踪,傻傻的就点了头。刘衍将她压在身下,突然问道,你想我摸你哪里?何姎一阵傻,她要怎回答阿?你……你说什麽?他邪邪笑著,刚刚的无辜全都消失不见。温热的大掌贴上她被风吹的有些冰冷的脸颊,然後缓缓的自耳後、颈子、锁骨滑入衣领内,轻轻按著她没被xiongzhao罩著的汝房。小姎,想我摸你这里吗?你……你很讨厌……何姎有些羞涩的推拒著,但是她其实是知道被他rounie的感觉有多好。刘衍将手指钻入xiongzhao缝隙内,准确的捏住软腻的汝头,用两指的指腹互相摩擦著蓓蕾,引起何姎一阵jiaoyin。刘衍一边逗她,一边脱下她身上的衣裙,何姎根本无法质问他,只是被动的承受他指尖带来的欢愉。

让我亲亲你。刘衍伸手到她背後,轻易的解开她的xiongzhao,解放她丰满bainen的汝房,然後压低身子,薄唇一张,含入她娇颤的汝头。何姎星眸半闭,纤手搭在他肩上,轻喘著气。刘衍又将手探到她的私密处,稍微没入小*中,即感觉到她的湿意,确定她动情了,又抽出手指。他重新将注意力放到她的胸部上,舌头自小腹舔到小丘下,用鼻子轻撞了她软绵绵的汝脂,钜细靡遗的舔遍她汝峰周遭,唯独漏了顶端的红莓。衍……又舒服又难受,何姎急著想让全身都受到刘衍的亲吻,没有发现刘衍其实是故意逗弄她的。小姎,你想我亲你哪里呢?在之前,何姎一定会瞪他一眼,装死不理他,但是这会儿,她全身上下烧热著,汝头迫不及待的想被他温湿的舌头好好tian吮,而自尊又让她陷入两难困境。意识不甚清明的她,有点想思考一下,小脸露出迷惑的表情。刘衍不让她有退路,伸舌在她的汝尖轻舔一下,刺激的何姎哎叫一声,小姎,你想让我亲你这里吗?我……想……告诉我,你想我亲你哪里?何姎抿著唇,红著脸,用手指自己按了按豔红又柔软的汝头,这个画面让刘衍简直无法承受,何姎是多天真又多银荡的样子。刘衍不再迟疑,他立即将小红莓果吮入嘴里,津津有味的啃咬起来。恩阿……衍……两人当然不仅只於亲亲摸摸,很快的大床吱呀摇晃起来,何姎全身都显著嫩粉色,汗湿的额头上贴著几绺发丝,房内呀叫声和著chuanxi声,很是seqing。

两对父母很有兴致的谈了一下午的天,毕竟刘衍爸妈常出国,他们两家相处机会自是减少很多,要利用年假好好把握。他们眼见天色有点暗了,便回到屋里,拨了室内电话给刘衍和方钧。电话铃一响,吓了何姎一跳,狠狠夹了刘衍一下,让他又舒服又痛苦,刘衍扶紧她的腰,更加蛮衡的冲刺,完全不理扰人的电话。电话迟迟不被接听,四个人都有些疑惑,但都想说他们大概是溜到哪去玩了不在房内,到了吃饭时间应该就会回房,接著又拨给方钧。方钧知道六点半要去二楼吃晚餐後,又被赋予寻找刘衍何姎的任务,他听他们说两人没接电话,心下有点疑惑,明明见到他们回房的,但是转念一想,忆起刘衍三番两次想一亲芳泽,最後又把何姎带回饭店,猜测他们可能……正酣战中,俊脸又红了红。不过他还是保险一点,拨了电话过去。这次,却有人接起。

何姎听见电话又响了,想说一定是爸妈,压抑著美好xiaohun的快感,不管做在兴头上的刘衍,伸手就想推开他。但是她还是被他压的死死的,腰这样一动又酸的不得了,根本无法动弹。刘衍看她那麽分心,有意要吓吓她,突然就伸长手臂一把抓起话筒,但是下身却很用力的撞著何姎。阿阿……不要……何姎知道声音会传入话筒内,但是他实在撞的太突然,她根本来不及抑制住shenyin。电话一头的方钧,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居然是女人的jiaoyin,他瞬间红了脸,马上挂掉电话。你很坏耶!何姎用力的拧了他的胸肌,满面通红。不准分心。刘衍警告她,吃醋意味浓厚,又将何姎的小腿提起,挂在他肩上,小*顿时大开,他的昂扬撞的更深入,何姎舒服的无法抵抗。一阵痉挛,小*猛的一缩,溢出满*的蜜溢,但刘衍尚未高朝,他不肯太早放过何姎,又将她翻了个身,从後头c入,快速的抽刺。何姎只能趴在床上,小p股被迫挺的高高的,软嫩的汝房陷在床被里,随著身体的摇晃和床被摩擦。两方的刺激很快让何姎又敏感起来,她乖乖的摆动腰肢,迎合刘衍。方钧在房里自己很尴尬,他小估算了一下时间,觉得等了一下子,他们总该结束恩爱了,但也不敢贸然再拨电话过去,於是决定采取按门铃,他们总不会光著身子见人吧。

就当刘衍和何姎又要再一次高朝时,门铃居然响了,何姎又吓了一跳,如果是爸妈来按门铃就尴尬了。她忘记了前车之鉴,下意识就往前方爬,想脱离刘衍的箝制,但刘衍一把将她拖回来,很是霸道的将她狠c,最後高朝时,和著门铃声,两人都舒服的shenyin出声,刘衍设在她体内,才退出来。

门铃还是响著,刘衍一脸不悦,用床单将半昏迷的娇妻好好裹住,然後抓了裤子就套上,走到门前一把打开了门。方钧吓了一跳,门突然打开,表哥居然裸著上半身,结实的身体上还流著汗,肩颈处有有点红,像是被女人紧揽过的痕迹……总不能自己骗自己说刘衍在饭店房里和嫂嫂在健身吧,这……明显就是刚做完爱的样子。方钧,你找死吗?刘衍一脸凶恶。呃……对不起……六点半二楼吃晚餐!方钧一脸尴尬,胶待完话赶紧离开,眼角还不小心瞄到房内大床上的何姎红扑扑的脸蛋。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62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