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姐夫啊不要啊不可以-李泽言和女主超长污文

看着眼前的大山,所有人认命了。

然而刚跑出去没多久,就被六级训练室的人从身后追上来,超了过去。大家已经热汗淋漓,此时更加咬紧牙关,鼓动腮帮子。

尹出讲师激励道“这条路上无数修炼者走过,那是他们一步一个脚印走上去的修为,你们也一样可以!为了新秀榜也好,为了你们各自的荣誉也罢,都要坚持不懈。

俗话说,人生是要靠选择的,选择若是错误了,再努力也是白费气力,然而此时于你们来讲,选择已经正确,那么唯有坚持才是胜利!”

“讲师说得对!坚持!坚持!”

慷慨激昂的新徒们热血沸腾。

终于一鼓作气奔上半山腰,随后拖、拖、拉、拉、拖、泥、带、水扑到山顶。

来到绳索桥边。

“好了,原地休息!”

面不红话不喘的尹出讲师挥了挥手,随后,他又说道“看见你们的住所与训练室了吗?”

山顶有秋风袭来,阵阵清凉,大家散落一边休息的时候,已经歪七扭八,席地而坐的人不在少数。

不少人喘息叹息,又用尽力气挺起腰身,抬起目光朝着尹出讲师手指的方向看去。

在这春天百花烂漫的知春山上,大家登其高峰,一览门派的风景。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门派,真美……”一人痴了一般望着下面的风景。

“这就是高处的风景,你们终有一天会在高处如履平地,尽情欣赏世间一切美景!”尹出讲师时刻不忘激励人心。

说的大家顿时打满鸡血,就连伊云纤尘也忍不住被尹出讲师的话语所感动。

以前,从来都是一个人修炼,为了修为,为了背负的责任,一个人站在那不胜寒的高处。

而此时,她身边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人是同行的,即便大家都互相不熟悉,或者可以说是不认识,但身处其中,有些情绪不由自主外露。

“想什么呢!”

柳飞絮拍拍伊云纤尘的肩头,无力地趴在她肩上,一阵重力袭来,伊云纤尘忍不住皱起眉头。

“你别压着我。”柳飞絮这是把浑身的劲都压在她的肩头了吧?伊云纤尘感觉自己都要挺不直腰板了。

“我现在是室长,我想压着你就压着你。”

我……感情您就这点及时行乐的目标?伊云纤尘有些无语地侧头看了一眼柳飞絮。

二人都吐着浊气。

伊云纤尘索性扭过头去看前面的风景,好歹心旷神怡一些。

柳飞絮哈哈喘气道“说实话,你以前真的没有训练过,关于体能的?”

“像在门派里这样系统的训练从来没有过。”伊云纤尘摇了摇头。

“你真是会抠字眼,一肚子坏水。”柳飞絮牢骚两句,伊云纤尘都不作答,随意她怎么想。

只是伊云纤尘又解释说“我以前住的地方,周围山峰很多,连绵不断的山峰也很美,所以日日攀爬,刚才的路途也就不算什么。”

“我就说你心思深!”

“……”伊云纤尘觉得她没什么好解释的。

说话间,听闻一道甜甜的声音问道“尹出讲师,对面山上是有其他修炼者进行体能训练吗?”

伊云纤尘二人也循着周文美的视线看去,对面山林中果不其然有一片片人群在奔跑。

“斩云派有一处被称为万峰林,也就是我们所站在的这一片连绵的山脉,每个职业每个修为的班级都会由讲师带领进行训练。而我们的地方,就是从知春山跨过天桥到达牡丹山。”

正听讲师解释着,伊云纤尘猛然察觉到有一道炙热的目光锁定了自己,她循着目光回头一望,正好看见沈佳馨跟在一堆人中间,气喘吁吁地爬上知春山。

可是她那一道狠戾的视线让伊云纤尘不悦地皱起眉头。

斩云派说来大,也真是小啊,时不时就能看见不想看见的人在眼前蹦跶。

沈佳馨也是意外训练的时候也能瞧见伊云纤尘,她们两个可真是孽缘啊!

她用那一双淬了毒一样的眼神剜着伊云纤尘,真想打杀伊云纤尘一番。若不是此时自己在班级的队伍里,她真是忍不住想要出去教训伊云纤尘一顿!

好在此时沈佳馨还是理智在线的,没做出出格的举动,顶多是眼刀子无条件赠予伊云纤尘。

伊云纤尘也毫不示弱,回望两眼,不然,沈佳馨还以为她是怕她所以躲避她呢。

柳飞絮从远处的山峰中回过神来也察觉到伊云纤尘的异样,扭头也是那么一瞧,好家伙!沈佳馨那铜铃般的眼睛是真大。她下意识回头看伊云纤尘一眼。

伊云纤尘和沈佳馨两个人的眼神交锋之间,不过刹那片刻,仿佛经历了一场恶战。

这一场不共戴天的恶战加着伊云纤尘的挑衅,柳飞絮嗅到了好戏的味道。

不等柳飞絮多言语,那边沈佳馨尾随大部队扭头缓缓朝着原来的路线下山。

这一拨人也引起了琴师这边新徒们的注意,两方人马只是相视一眼,便迅速分开。

柳飞絮笑呵呵道“大家各自训练着,唯有沈佳馨那个眼神啊,对你恋恋不舍的。”

这冷嘲热讽不等伊云纤尘反驳。

柳飞絮继续说“符咒灵术师啊,看她们一个个神气昂扬的。俗话说得好,人不在多贵在精啊,这么几个符咒灵术师,让人觉得很宝贝,所以门派都偏爱她们,但凡是好资源都先让着她们来。”

柳飞絮也不过随口一句叨叨,可她的这句话,却让别人听来‘感同身受’,有些难掩五味杂陈的心绪。

因为她们也想成为符咒灵术师,奈何没有那个天赋,失之交臂啊!

瞧着诸位新徒绝大部分眼里都带着艳羡的目光,目送那些符咒灵术师下山远去。

尹出清咳一声道“好了,不要再看了,再看又无法改变事实。”

这一句话有点打击人了。

伊云纤尘也扭过头看柳飞絮一眼。

“你也羡慕符咒灵术师啊?”

“我羡慕她们?开玩笑!”柳飞絮突然拔高了音调,一脸鄙夷不屑,别人把符咒灵术师夸的天花乱坠,她可是很看得起自己的,我是琴师我就很骄傲啊!

何况刚才那一群二级符咒灵术师班,最高等级也不过是沈佳馨那个二级九层的,以她三级跨阶的修为完全可以吊打了。

而柳飞絮这一声在这山顶上也尤为突兀,因为尹出讲师话音落下还无人说话。

尹出看柳飞絮一眼,赞赏道“看样子,柳飞絮并没有高看符咒灵术师一眼。”

“那么讲师呢?身为一名琴师,有没有后悔自己的天赋不是灵术符咒师?”也就柳飞絮胆大反问一句。

板着面孔尤为严肃的尹出头一次哈哈大笑,应着秋天凉爽的风。

他大笑道“大家都觉得灵术符咒师好,可是在我看来琴师也很不错,只能说是平分秋色,各有各的好。

大家也无需羡慕灵术符咒师,我们只要身为一名琴师做到出类拔萃,上了比武台干掉其他与你形成竞争的弟子,那就可以了。”

周文美甜甜的声音附和道“讲师说得对,每个人都无权选择自己的天赋,我们只有做到更好!”

“说得不错。”尹出赞赏地看了周文美一眼。

当即就有人附和起周文美的话。

“这小美人的口才不错啊,一下子就带动了大家的情绪。”柳飞絮低声说了一句。

伊云纤尘这才瞧了周文美一眼,与柳飞絮说道“怎么听你的语气,好像不喜欢她?”

“美人呢,我都喜欢。”柳飞絮拿起折扇晃啊晃,这会倒是不反驳她喜欢女子的话语了,不过这个喜欢没有歧义,不论男女,但凡长相美的,柳飞絮都有兴趣。

她顿了顿又说:“不过像你这么讨人厌的,是真的不少见了。”

柳飞絮又加重了力道往伊云纤尘的胳膊上一压,折扇扇起伊云纤尘因刚才的风尘仆仆而落在两颊的碎发。

虽说柳飞絮压着她,但这小凉风吹来也是利弊都有的,她就没太多意见了。

“既然讨厌我,那你还离我这么近?”伊云纤尘忍不住与她口舌之争。

柳飞絮哼哼两声,“注意听讲师说话!身为室长,我有必要提醒你这一句。”

这话伊云纤尘无法反驳,抬起眼皮子继续听尹出讲师慷慨激昂的话语。

“这世上空间系灵术师很罕见,至少我是未见到一人。不知有生之年是否能看见。”

原来空间系灵术师在九霄也是如此罕见,可以称之为绝迹的存在吗?伊云纤尘若有所思。

大家安安静静享受着秋风,继续听尹出讲师说着这种看起来是废话的话,活在九霄这么久,哪里不知道空间系灵术师基本灭绝了呢。

“其实不止是我,还有很多从事讲师的著名琴师大家,都认为琴师与空间系灵术师有很多相通之处。”

这话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力。

“众所皆知,琴师这个职业,是靠弦与空气中振动共鸣所产生的压力,再付诸灵力形成攻击,从点到线,线到面,面到一个空间形成。其本质和空间系灵术师没多大的区别。”

一下子,就把琴师抬上一个高位置,立在所有职业之上,堪比受万人景仰的空间系灵术师一个位置,那感觉……都飘了。

尹出讲师还继续说“而且自古以来,若非是尹琉璃化出符咒纸,那灵术符咒师还只是普通的,不知道如何进行修炼的五行灵术师罢了!”

的确,如果没有符咒纸封印技法、释放技法如此简单的技能出现,天赋突出的灵术师也无非是成为双系灵术师,同时修炼。

而一个人专心致志修炼一个职业能脱颖而出就不错了,竟然还要修炼两个,乃至三个?那不是痴人说梦?

所以在选择到底修炼哪一条灵根属性上,大家都争议很大。

是以,谁也不能说有三条天赋突出的灵根那就三种职业都去修炼,从前,大家都没有异想天开过!

但是自从有了尹琉璃这个天才符咒灵术师出现之后,符咒灵术师这一个行业彻底改变了命运。

尹琉璃这个人,就是个神话。

是以,尹出讲师的这一番话,也的确是把原来的符咒灵术师说得一无是处了。

也把众人哄得一愣一愣的,唯有一个清醒着,那就是柳飞絮。

她眉飞色舞道“我也那么觉得!大家不要看符咒灵术师享受一些福利了,但是未必就比琴师好啊。

大家看看我身边的伊云纤尘,她就是一名符咒灵术师啊,偏偏选择了琴师!足以说明,这符咒灵术师是有弊端的,不然她是傻子吗?”

又把她推上风口浪尖?

伊云纤尘从尹琉璃这三个字眼里回过神来,就听闻柳飞絮张牙舞爪的话语,以及众人透射而来的视线像是要把她戳穿。

她们在职业聚会上知道伊云纤尘是灵武双修的,但是这一刻再听,还是有些错愕,她们诧异于伊云纤尘是不是有先见之明?所以选择了琴师而不是符咒灵术师?

伊云纤尘面对这些探究的视线不动声色,但她心里一阵吐槽。

她觉得上辈子如果她选择的是独木桥,那么在这独木桥上她遇见了柳飞絮,也一定把柳飞絮给踹下去了!所以柳飞絮死不瞑目,这辈子还要纠缠她,祸害她!

伊云纤尘收敛一口气息,看向了一脸欣慰的讲师。

尹出讲师说“大家看看,不要以为自己是九霄的就如何,也不要以为来自九夜就怎样。每个人的格局与世界都不同,谁也不是高人一等的!”

见惯了人心炎凉,也体会过了这大陆上分明且无法跨越的阶级,尹出追求平等。

不仅仅是精神平等,更是希望这个世界对待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这是大师风范。也是斩云派慧眼识珠,也是尹出本就是个人物。

伊云纤尘心下这般想着。

她还是头一次,听见有人这般说着平等言论,也勾起她内心深处对平等二字的渴望。她觉得这位讲师,不简单。

“好了,大家都休息好了吧?”

尹出讲师挥挥手,大家嗷嗷哀嚎出声,柳飞絮一马当先,但是尹出讲师说一不二。

也完全收敛起刚才对尹琉璃的崇拜之意,当即严肃道“我看你们是想写门规了!”

一听此话,众人精神了。

哪里能为了此刻稍微休息那么片刻刻,就去罚抄许久久呢?

不划算的买卖谁都算得来账。

众人排好列队。

柳飞絮准备朝着那天桥出发了。

尹出讲师忽然说“你们应该是头一次看见斩云派的天桥吧?”

众人点点头,不知道尹出讲师这话是什么意思?带领他们看风景?如此,她们要是相信,那就是见了鬼了!

“来,大家看这个石碑。”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547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