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校长的秘密_下班之后12p

京城,顺着巷子奔入花街,只见一阁楼挂红披彩, 楣上一扁,上书祭魂阁三个鎏金大字,门前两个妖娆女子,正花枝乱颤的招呼着客人。

满是男人的人海里,眼中突然映入一个姑娘,抬眼望去,她白皙的面容被一块薄纱半掩,单手拂面捋过发丝,秀丽的眼珠在守门的两位男子身上来回打转。

“如今乱世银子难赚,真是什么人都要来此行当插上一脚,不过你们来之前是否应该打听清楚,这京城柳巷之中,虽是花楼满座,却也只有我们天思楼才配得上这黄金地段,就连在此安札十年的牡丹苑,也要退位到第二楼的位置,如今你们祭魂阁一声不响的出现在这,怕是有失规矩吧?”女子娇媚的嗓音中透着一丝冷蔑,让人听着很是不舒服,一身鹅黄色锦缎丝绣裙衬得她皮肤更是无暇洁白。

两个男人显然是被她的一番言语,堵得哑口无言,怵怵的站立在那,互相观望。

女子精明得很,见状立马追加攻势,“识相的话,现在毁楼还来得及,若要等到我家姑姑出马,可就不是毁楼这么简单了呢。”那两道柳叶眉稍中都透着些许得意。

此时,人群后方突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是谁要毁我的祭魂阁?”这声音不大不小,却有着十足的震慑力。

众人相继回头望去,闪开一条过道,来者竟是一名妙龄少女,一袭纯白素衣,没有多余的装饰,腰间挂有两条彩虹颜色的玉堇铃铛,踱步之间,发出细碎清澈的声响。

她缓缓走到两位守门男子面前,瘦弱的身子,周身却散发出让人无比压抑的气场,瞳孔里波澜不惊的问道:“方才可是旁边这位姑娘,要毁了我们的祭魂阁?”

二人先是点头,又是摇头,后是胡乱晃头,看的唐白有些无奈,“你俩现在可以去领月钱了,我接手的祭魂阁,不需要软弱怕事之人。”

一张白纸信件,稳稳地拍到二人身上,两人看到信上所言,皆都无话可说的转身离去,留下花镜儿一人风中凌乱。

花镜儿一个健步冲上前问道:“你是什么人?听你方才所言,这祭魂阁是你的?”

双手想要去拽唐白的手臂,没想到却扑了个空。

唐白淡定自若的转过身子,看着有些狼狈的花镜儿,微微一笑,“天气这么热,多呆一秒,怕是都会花了姑娘艳丽的妆,不如回去补个妆先,晚点再来,花楼可都是晚间更热闹哦。”

说完,唐白淡然的走进场子,嘴角挂着坏笑,把花镜儿和众人拒之门外。

花镜儿气到眼底冒火,作为天思楼的头牌,她经历多少大小场合,阅人无数,今日竟让一个小姑娘耍的哑口无言,简直是见了鬼了。

气得她直跺脚,脸上的面纱险些滑落,差点出糗,回望祭魂阁的大门,她心中暗道“小丫头,咱们来日方长!”。

祭魂阁内,台子下方零零散散站了一行人等,唐白独立高台之上,她放眼望去,底下尽是议论者的姿态,微微蹙眉。

唐白自知她初来乍到,别说让她管理妓院了,就连看个铺子,可能她都需要请教别人。

自幼便呆在山上的她,丝毫不懂人情世故,整日习武练剑,与日月为伴,不知道家人是谁,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只知道她有一个开花楼的姑姑,山、是锦绣姑姑送她上去的,这楼、如今也是锦绣姑姑要她掌管的,可如今她自己却不见了踪影。

只留下地契与信件,信中是这样说的,“姑姑老家花园花死,他们需要姑姑啊,你已学成,下山回到京城接手姑姑的祭魂阁,一定要在姑姑回来的时候让他发扬光大,成为京城第一楼啊我的糖,暂离,望糖糖勿念,爱你的锦绣姑姑。”

看到这里,大家想必也都知道她姑姑的性格了,就是这么随意,爱花如命,看着祭魂阁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每一寸地面砖瓦都有花纹的图样,每一间包厢也都有三到五盆不等的花束,还有各种香薰。

就是这样随性古怪的姑姑,将她养到了五岁,也是个奇迹。

清了清嗓言道:“想必锦绣姑姑临行前,也都和各位姐姐交代过了,我叫唐白,以后祭魂阁由我接手,大家对于我一个小姑娘掌管花楼,一定都会有所疑虑,但我要说的是,无论年龄大小,无论资历阅历,只要能带领大家把祭魂阁做大,做好,那么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闻言,一个个都议论纷纷,其中一穿着最为华丽的女子问道:“小姑娘,可不是姐姐们不信你,只是这空口说白话,如何让大家信服?”

随之有人附和:“是啊,是啊,这锦绣姑姑走后,理当是我们池瑶姐接手,她可是这里最漂亮最有能力的了。”

此话一出,台下议论更甚,这个叫池瑶的呼声越来越高。

可此刻的唐白望着远处,内心异常平静,相比之前的担心害怕,她现在更多是坚定。

缓缓开口道:“京中七月开始评选,所有花楼都可参加,评为天下第一楼的花楼,花魁可进宫参选妃子,花楼将有五十万两黄金奖励,还可在京中享有特权,在这个乱世,但凡有点姿色的姑娘,都想当花娘,因为这个世界的制度,就是如此,女子不享有公平对待,仅依附于男人生存,供他们玩乐,可以说是荒谬至极!姐姐们要想赢得自由,就请支持我,让我们的祭魂阁成为天下第一楼,赢得特权,为自己赢得自由!”

说完,唐白在人群之中,竟看到一个老妇,亲切又真实,可其他人好像看不到她一般。

只见那老妇缓缓从袖口中掏出丝帕,擦试泛红的双眼说道:“终于,老朽终于看到了希望,锦绣这孩子真的没骗我,唐家后人不是庸人,一定可以,一定可以的。”

在混乱之中,唐白还是听到了,老妇的话里似乎有什么隐情,唐家后人?她叫锦绣姑姑孩子,按年龄来推算,她起码该是她祖母的那个年纪。

底下的人逐渐变得安静,有些女子,被激起了心中的不满,带头开始顺应唐白,随之都大肆的鼓掌。

唐白回了神,乘胜追击道:“既然如此,没事的话,大家都回到各自岗位准备吧。”

“等等。”池瑶出声说道。

唐白向来也不是什么胆小怕事之人,既然有人异议,她就该站出来解决,“这位姐姐,什么事?”

池瑶生的确实美丽,相比其他姐妹,她应该是头牌的待遇,这也让她多了一份优越感。

“祭魂阁刚来此地,难免有人惹是生非,听说妹妹你刚赶走两个守卫,我等姐妹安全谁来保证?”

这下又乱了套,一夜回到解放前。

她不得不利用樟木拍案,大声回应道:“安全?我若留下他们,才怕是真正的不安全!那两人唯唯诺诺,胆小怕事,收买利用的事情难道姐姐你就不怕发生了么?”

唐白突如其来的架势惊住了池瑶,也让众人不自主的被吸引了去。

放下樟木,还是那个淡定自若的唐白,“姐妹们的安全,我自然会做保障,晚上正式接客前我会找到合适的人选,如果有人质疑,我祭魂阁待遇从优,发钱走人,绝不挽留!”

霎时间,安静了许久,没有人再有异议,大家当然都想在新地方发展,没有人愿意去扎根很深的天思楼和牡丹苑,争风吃醋,世道正乱,花楼不会缺了人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

带大家散去后,堂内只剩下了唐白。

下了台子走到那老妇身边,主动给她沏了一壶茶水,贴着坐下,却迟迟不曾开口问话,她不知该如何问,亦或是如何说,万一这只是自己的猜测,到头来又是空欢喜一场。

拄着额头,有些苦闷,精致的小脸上挂满了愁容,心里想着,“这种风月场地,按理说不该出现老妇才对。”

啊!!!她想的头快炸开了,双手不自主的抓头,抓乱了发髻。

老妇见唐白在边上暗自伤神的模样,既心疼又想笑,这丫头还真是有趣的很啊。

她拿起手杖推了推唐白的衣角,吓得唐白一个激灵起身,灵动的双眸布满了讶异,看到老妇对着她眯眼笑,这才缓过神来,跟着咯咯的笑了起来。

“嘿嘿,您茶喝好啦?味道如何?我第一次给人家泡,也不知道好不好喝,额、您还要吃些什么么?”

说着唐白便要起身,让老妇拦了下来,“丫头别忙了,茶很好喝,我呀,不爱饮水都喝了大半杯呢,哈哈,小丫头如此懂事明事理,还有大道之义,难怪锦绣那孩子对你期望很高。”

唐白转了转眼珠,还真让自己猜对了,这老妇果然和自己有关系。

“原来,阿婆看我和锦绣姑姑一般大啊,唐白真是委屈,明明自己要小她七岁的。”她故作一脸的委屈模样,楚楚可怜。

惹得老妇捧腹大笑,“哈哈,傻丫头,锦绣是我带大的,有她的时候你还不存在呢,你这小丫头,还要和她争个高低输赢了,哈哈,看着你现在啊,我还真怀念以前的时光,以前在......”说到这里,老妇看着唐白满怀期待的小眼神,不禁发觉自己险些上了这小丫头的当。

忽的倚仗起身说道:“哎呀,阿婆真是年纪大了,老是感怀一些无用之事。”

唐白也起身追随,“阿婆,你是不是......”

她的话再次被老妇打断,“丫头啊,人活着简简单单最好,知道的多了,生活就会变得困难许多,阿婆希望你和锦绣都能开开心心简简单单的生活。”

看唐白着急着想要说些什么,老妇坚定的拍下唐白双肩,说道:“如今我也该放下了,从今儿起,祭魂阁就由你一人掌管了,唐儿你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妇人的尾音逐渐远去。

最后的最后,唐白模糊感觉到阿婆挥了挥衣袖,她便感到双眼无力,头晕晕的,意识慢慢消退,身心却从未有过的放松,倒下前只闻得到一阵清香,那是,她从未闻到过的香味,又像是,记忆最深处的芳香。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545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