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阿 啊 啊用力,嗯啊受不了了

“来,喝了吧!”律将手中的试管怼到了谢自岚面前。

谢自岚不自觉地后退,说:“我怎么知道这个喝了会不会出事?”

律摇了摇试管,说道:“如果你担心的话,我们可以找一只鸡喝了试试?找人不行,这个只够一个人的分量,匀点给鸡已经很勉强了。不过鸡吃了的话,大概……会变成战斗鸡?”

谢自岚:“……”

“鸡喝了没事儿,不代表人喝了没事儿。”谢自岚说,“而且短期没事,不代表长期没事。”

“那你想怎么样嘛?”律挠挠后脑勺。

谢自岚摇摇头,说:“在你没向我证明这个喝了真的不会出事之前,我是不会喝的。”

闻言,律沉默地看了手中的试管一会儿,突然抬头,液体再次形成水流向谢自岚流去。同时,一股外力迫使谢自岚张开了嘴。

这画面与公共谢自岚掐着律的脸颊的画面何其相似。

于是,在谢自岚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水流就飞快地流入了谢自岚的口中,一路进入了胃里。

“!!”谢自岚脸都绿了。

他试图干呕,但什么都吐不出来,就在他准备拳击自己的腹部时,突然一种剧痛从他的心脏像全身蔓延,痛得他直接半蹲下来,额头上的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滑下,大滴大滴地滴在地面上。

他脑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果然被这个小骗子坑了!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儿了!

很快他什么念头也没了,蹲也蹲不住了,痛得直接倒在地上,恨不得满地打滚。

太痛了,像是身上每一块骨头,每一块肌肉,都被人打碎、搅碎又组合在一起,谢自岚自诩自己也算经历颇多,对疼痛的忍耐力也是极强,但是这次实在是痛到了极致。

就在他要把“满地打滚”付出行动时,突然有人动作轻柔地抱住了他。

是律蹲下身子,将谢自岚的头放在自己膝盖上,又将手放在了谢自岚的额头上。

“会有一点点痛。”他说,“乖,忍一忍,马上就好了。”

他的手和谢自岚的额头接触的地方,有一股温暖的力量渐渐涌入谢自岚的体/内。

“这个过程是需要你自己挺过去的,我不能给你消除痛觉,只能给你稍微缓解一下。”律轻声说。

这一刻,他和平常那个不着调的样子判若两人,琥珀色的眼眸,像大海一般深邃而温柔,又像天空般包容而无垠。

谢自岚痛得模糊的视线中也仿佛感受到了这难得的温柔,他一只手挣扎着想要抓住什么,律握住他的手,被他反手紧紧拽住。

这一刻看似漫长,但钟表上的秒针也不过是晃悠了两三圈。

这一刻痛苦难言,但谢自岚却觉得有些舍不得结束。

等疼痛终于消下去后,律轻轻将他扶起来,坐在地上,半靠着柜台。谢自岚大口大口地喘气,好一会儿才平息下去,理智也慢慢回潮。

“爸爸,好些了吗?”

他看见那个小骗子眨着眼睛问他。

他忍不住嘴角扯出一抹笑,明明是这个小骗子才害得他这么惨,他刚刚怎么会觉得这个小骗子好看呢?

现在再看看这个小骗子,身上的衣服寒碜得可怜,更遑论什么审美品位。头发更是乱七八糟,简直辣眼睛,一看早上就没有好好梳头,多半是随手抓抓就出门了。

小骗子又眨了下眼睛,说:“你要不要测测自己现在战士等级到什么级别了?”

“嗯?”谢自岚疑惑,“我难道不是被你的药差点毒死然后死里逃生吗,听你这么说……难道是成功啦?”

小骗子扶额,拿过一旁的陶瓷茶杯递给他:“试试这个。”

谢自岚把茶杯攥在手中,微微一用力,茶杯竟然被直接捏成了粉末。

谢自岚:“……”

其实他刚刚是在开玩笑,他知道小骗子的药剂多半是成了,但是没想到居然这么立竿见影,而且效果如此惊人!

小骗子又啪嗒啪嗒地去给他拿了把水果刀,谢自岚直接把水果刀捏成了波浪形。

小骗子环顾一周,又拿了个铁质的保温杯给他,保温杯被谢自岚直接拧成了一个铁球。

谢自岚都被自己惊呆了。

律却被这个画面逗笑了,一位神仙姐姐般的少女面无表情地将保温杯捏成了一个铁球,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违和。

可惜律在地球还呆的不够久,他要是再呆一年半载他就会知道,这个违和感,叫做仿佛看见了金刚芭比。

“差不多啦,再测也测不出来什么东西了。”律说,“我看你体内的能量波动,大概已经到高级战士的级别了,但是具体的数值我也不太清楚,这个因个人掌握而异……你这里有没有测试战士等级的地方?”

“当然有。”谢自岚站了起来,走出了厨房。

律跟着他走了出去,却见谢自岚不是往大门走,而是上了楼,走进了一间房间。

律正打算也进去,却见谢自岚“砰——”地一下关上了房间门。

律不解地敲了敲门,却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道不耐烦的声音:“我换衣服,你也进来?”

刚刚冷汗把他全身都打湿了,怎么出门?

律摸摸鼻子,又没脸没皮地敲门道:“我可以帮你换衣服啊!”

“反正我是你包养的人。”

“滚——”里面传来一阵骂声。

律颇为遗憾地叹了口气:他原本还打算自己吃软饭的职业素养的呢。

…………

等谢自岚换好衣服后,他继续开着他那辆迈巴赫上了高速,过了半小时后,他在一栋大厦面前停了下来。

这栋大厦很高,上面写着“天盛安保公司”,谢自岚带着律走了进去。

门口还有两个保安打扮的人,但是律瞥了一眼,发现是两个中级战士。

谢自岚出示了一个证件,两位保安便让他们进去了。

律跟着谢自岚,颇为好奇地开口道:“这里是安保公司?”

“不是。”谢自岚冷冷地说道。

“那上面不是写着安保公司吗?”律抓了抓后脑勺。

“做个样子而已。”谢自岚说。

两人上了电梯,这栋楼一共九十层,他们在八十七层停了下来。

走出来后,碰上了一位穿着职业装,眉目柔和的小姐姐,她看到谢自岚后躬了躬身,而后笑道:“老大,你今天怎么到我这儿层了?”

“这位是?”她看着律问道。

她叫周蔚,是这一层的管理者。

“我朋友,姜沂。”谢自岚说,并没有做过多解释。

“姜先生,幸会。”周蔚伸出手。

律愣了一下,他来了三个月,还没有人要跟他握手呢,所以他并不了解这个习俗。

他迟疑着伸出手,却是伸反了。

谢自岚被这个笨骗子逗笑了,他对周蔚说:“别管他了,他就是个小傻子。”

周蔚也极其自然地伸回了手,笑道:“小先生还挺可爱的。”

一下子从“姜先生”降为“小先生”的律:……

周蔚说着说着突然又有些惊喜道:“老大,你脸色今天看上去好好多。”

谢自岚点头,道:“带我去战士等级测试室。”

虽然有些疑惑作为魔法师的老大要去战士等级测试室干嘛,但周蔚还是没有问。只是用余光打量了律一眼,想着也许是这个小先生要测试吧。

她将谢自岚和律送到了战士等级测试室,谢自岚进去前对她说道:“这次的测试结果保密,任何人都不能查看。”

周蔚低头应道:“是。”

谢自岚和律走进了测试室,测试室看起来很简单,面积不过是二十平方米左右。四面加上天花板和地板都是一种特殊的金属制成的墙壁,正对门的那一面墙上装着一块黑色的屏幕。

设施看似简单,其实是花了大价钱的。毕竟战士的破坏力极强,若是高级战士全力出手,指不定这栋大楼都会被打穿。这些金属能承受如此之大的压力,材料自然无比稀有。

更不用说那块不但能承受巨大的压力,还能够准确地测试出数值的黑色屏幕额。

律站在一旁对谢自岚说:“战士每一个级别的提升都是质变的升华,它们可以用力量大小进行初步划分。正常人的冲击力,即击打目标时的最大作用力一般为一百到一百五十千克左右。取其上限一百五十千克,若能超过这个上限,便才是战士修行之路上入了门。若是能达到十倍常人的力量,即出拳力道为一千五百千克,则为初级战士,百倍常人的力量,则为中级战士,若能达到千倍于常人的力量,则为高级战士。若能达到万倍与常人的力量,则为王级……”

“当然,这也只是初步划分。事实上,战士的战力并不以等级为唯一标准。比如你,你只是刚刚服下我的药剂,身体素质有了大幅提升,应该有了高级战士的级别左右。但是你只是力气达到了这个级别,却并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战力方面远远不及从小便开始训练,经过无数场近战搏杀的高级战士。”

谢自岚说:“少说这些人人都知道废话。”

律摸摸鼻子,说:“我这不是怕你(duzhe)不知道嘛。”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