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潇湘汐苑打底下的小嘴,狗老公小黑txt

林青山过了五日才带着人去往溪尾村,在他看来,他这是特意凉着。

他这次来是特意来谈判的,收到信的那天,他就想明白了,林一芙是看出了他有所求,而她必有所得,所以才敢借机对他提要求。

林青山不得不承认,这女儿像他,虽然用了些手段,但是却让他不讨厌,但他却也要让对方知道他不是个被人予以欲求的人,所以才自以为是地冷了林一芙五天,等对方着急,意思就是谈更多条件就得看自己分量够不够。

只是林一芙一直忙着研究系统所说的“情”和“欲”,那天哭了以后,情绪爆发,升到一级,这几天指数都没变过。

她强烈地想尽快升到五级,想知道后面的奖励都有啥,更想知道寿元增加的奖励在第几级。

林青山坐着马车大摇大摆地来到溪尾村,因道路狭窄,不足以让他这辆宽敞的马车通过,他只能在村口下马车,一行人走路进去。

行到那面篱笆墙便透过稀疏的篱笆看到林一芙散着头发在对着一盘肉发呆。

林青山嘴角微勾,食之无味了吧!

催管家从林青山进公主府之后便一直跟着,对林青山的脾性可谓了如指掌,一看他的神色就上前两步去拍了拍篱笆的院门。

乡下的院子都不兴落锁,甚至连门栓都没有,大多数院门只是随意阖上,一推就开的。

林一芙回头一看,也透过篱笆的间隙看见来人,便道:“门没锁,进来吧!”

她清脆悦耳的声音听在催管家耳里无端多了些怠慢,他再一次感受到这一家子的无礼,还有些下不来面子,拍门的手尴尬地收回,转而把门推开。

催管家回头对林青山献媚道:“驸马爷,您进去。”

林青山一行人动作一如上次地高调,这次少了位穿红戴绿的公主在身旁,也少了官差,只林青山主仆两人和数十护卫家丁,引了不少邻居躲在屋里东张西望,林一芙闭着眼睛都知道多少双眼睛在门缝里看过来。

她把那盘肉推开,林青山主仆已走到她身前,她看了看两人,比了比椅子,“坐下吧。”

林青山皱了皱眉,觉得这副冷淡的态度与他想的截然不同,他看了看有些老旧的椅子,还是坐了下来。

林一芙想了想,站起身来,“我进屋倒茶水过来吧,你们稍等。”。

她的身影“嗖”一下就消失在屋前,再次出现的时候,手里果然端着一壶水和一垒杯子出来。

她“哐哐哐”地把杯子摆在三人面前,分别倒了加了点碎茶叶的水进去。

林青山点头致谢,不过面前的茶杯纹丝未动,催管家不敢坐,站在林青山身后,见林一芙这架势只觉出寒酸二字,林一芙明显也把他的茶备了时,他只摇头说,“不敢不敢。”

林一芙看了两人一眼,只觉这主仆两都让人作呕,嘴里轻笑一声,嘴上倒是没说什么,只坐下后,端起自己的茶喝了一口。

林青山见她一直不说话,勉为其难地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放下,可茶喝了,她依旧不说话。

本来是想让对方焦急的事情,如今竟变得自己有些焦急。

“你外婆呢?”

林一芙神色淡淡,“她出去给人治病了。”

他点了点头,心里觉得张外婆不在更好行事说话,道:“一芙,你在信里说的,为父都考虑过了,你对你亲娘的感情,我可以体会,只是你娘去了这许久,去守墓就不必了。”

意思是说既然入土为安,又何必打扰。

林一芙听出他话里的拒绝,“这就不劳您费心了。”

林青山未入公主府之前是一位穷书生,自小也是在市井长大的,对于讨价还价很有一套,别人出价一两,你得先压一半,给对方把价格往上提一点的空间。

他如今对着林一芙便也是沿用市井之中买卖的伎俩,先是拒绝,等对方觉得无望,退而求其次地提一个小条件,只是林一芙没接他的招,说完不劳他费心之后就不说话了。

林青山又抓起杯子抿了口茶。

他道:“当年是我对不起她。”

林一芙:何止对不起,简直忘恩负义,泯灭人性。

所以呢?

她很耐心地等着他的下文,有些东西林青山错得离谱,她知道剧情,她知道自己有筹码,一点都不焦急,反而送人进王辰希府上的事情一拖再拖,就有些得罪人了。

林青山看着这双清澈如黑玛瑙的眼睛,顿时心慌起来,明明长得更像他一些,但是此时他仿佛看到了昔日救他的那位善良的姑娘。

他一咬牙,“我和你娘没有三媒六聘,我可以让她以妾的身份迁入林家祖坟,也可以让她的神位入林家祠堂,这些我都答应你。”

“驸马爷……”催管家惊叫,他想提醒林青山,这不合规矩。

在林青山看来,这场谈判,他已经输了,因为他忍不住先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然而在林一芙看来,这是不够的,她状似天真地道:“没有三媒六聘,那怎么有我啊?”

林青山闻言一愣,显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以天为媒以地为聘,有天地见证,我娘明明是正儿八经的妻,怎么能说成是妾呢?”

躲在正屋门后的张外婆,险些被手里的针扎着,她的膝盖上放着一件大红色的嫁衣,这衣服一芙娘从十六年前就开始缝制,她死后,张外婆便把这件半成品的嫁衣塞入箱底,来个眼不见为净,如今她想让林一芙带着这件嫁衣离开,便又拿出来接着缝制。

张外婆今天压根没出门,应该说她这几天都没出门,她得了林一芙的话,如果林青山再来,她就躲在家里,不要出去,她自会应付。

妻?

一芙娘的死在她心里是个永远都填不平的坑,当林一芙说让她娘入祖坟时,她也是以为以妾的身份入,没想到这丫头竟想的是这个……

张外婆摇了摇头,手中的针线已然做不下去了便放下,专心聆听外面的对话。

林青山还未出声,催管家已经拿手指头指着林一芙的脸,“你,嚣张,主人贵为驸马,已经有公主一人了,怎么能再有一位妻子?”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49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