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狗把女人日得舒服死了,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现代

沈秋萍的话一落,屋内再次安静了下来,沈姥姥瞪了一眼沈秋丽,满是不悦,大女儿一张嘴,烦死个人了。

直到秋秋身后跟着的一串肥鸡咯咯咯的叫了两声,这才把大家伙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

“哟?这鸡还都是活的啊!”沈姥爷看着那一连串的野鸡,眼睛都瞪大了,惊讶极了。

旁边的沈姥姥不赞成的看了一眼沈秋萍,“秋萍,老头子生日年年过,不差这一个礼!”顿了顿,“你家条件也不好,你这次把一窝鸡都给带过来了,你婆婆还不兴怎么不高兴呢!”

沈姥姥是晓得自家小闺女的条件的,叶家人口多,条件差,赚来的钱,将将够糊口。

这么一大窝的野鸡送到娘家,还不晓得自家闺女回去了以后,怎么被婆家的人收拾。

沈秋萍眼眶有些热,她把秋秋往前一拉,“娘,这可不是我从叶家带过来的鸡,这是我们来的路上,秋秋捡到的一窝野鸡,她念着姥爷今儿的过生日,硬是让我全部送了过来,就当给爹过生日了!”

“真的?你没唬我?”沈姥姥有些不相信,这么一窝的肥鸡,哪里能说捡到就捡到的,莫不是小闺女为了讨他们欢心,在诓骗他们咧!

“真的,不信您问问秋秋?”沈秋萍无奈的说道。

秋秋脆生生的点了点头,软声,“姥姥,姥爷,这真是我在路上捡的,不骗您!”顿了顿,她提着野鸡的大腿肥,倒挂起来,“您瞧瞧,家鸡可不是长这样的!”

沈姥姥和沈姥爷一看,还真是,家里可没这么大的野性,尤其是尾巴处的羽毛也不一样,“还真是野鸡啊!”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捡得到。

东东往沈姥爷的腿上慢慢的爬了上去,奶声奶气地说道,“姐姐前几天还捡到了好大一窝鸡蛋呢!东东吃的好舒服!”

这下沈家的人越发惊奇了,细细的问了下来,越问越惊讶,沈姥爷年纪大了,有些迷信起来。

尤其又是过生日,最喜欢这种福气了,连带着脸色也红润了几分,大声吩咐,“晌午把秋秋送给我的那只鸡炖了,咱们吃大肉!”

这肥噜噜的野鸡是只公的,只能吃肉,若是只母的,他们家就留下来养着,让它带小鸡崽的。

在场的孩子们高兴的不像话,“哇,吃肉,有肉吃! ”

不过是一个鸡的距离,就把沈家的孩子们和秋秋、东东两人的关系拉近了不少,连带着沈秋萍这个小姑姑,受欢迎起来。

秋秋笑盈盈的,她把趴在沈姥爷怀里的东东给拽了下来,拉着他手,软声说道,“姥爷,秋秋携东东一块,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顿了顿,她从沈秋萍手里的接过篮子,揭开了盖在篮子上的布料,“这这是我妈亲手做的准备的寿桃,您吃下去,一定会长命百岁。”

篮子里面装着的寿桃白白胖胖的,在顶角的位置,被沈秋萍用红苋菜的汁点了点,所以寿桃的顶部成了艳红色,别提有多生动了。

秋秋的声音又糯又甜,一双眼睛跟宝石一样,亮晶晶的,她这般笑莹莹的说着讨巧的话,别说沈姥爷了,连围着的几个舅母,都觉得这闺女稀罕的不得了,恨不得把秋秋给放在心尖尖上疼。

他们总算是晓得,为啥这小姑子把秋秋这闺女养的跟千金小姐一样,要是他们,他们也愿意!

沈姥爷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都是好孩子!”接着他转头,对着秋萍说道,“秋萍啊!你把孩子们都教的很好!”

“爹,是孩子们自己懂事!”沈秋萍脸上特别高兴,有些酸,“不过,当年您都没这样夸过我!”

秋秋连连说道,“才不是,我和东东是您生的,姥爷夸我和东东,就相当于夸您了了!”

这下,连沈老头都哈哈大笑起来,“你瞧瞧,还不如你闺女懂事!”

沈秋萍哪里是吃醋,她是高兴!高兴的不得了。

她这么多年回娘家,从来没这般扬眉吐气过。

他们笑意盈盈的样子,在沈秋丽看来刺眼的不得了,“什么孩子懂事,不就是几只鸡吗?至于这般捧着吹着吗?”

她这话一说,现场再次安静了下来。

大伙儿都齐齐的看着沈秋丽。

一旁一直没开口的沈姥姥骂道,“你要是不会说话,趁早给我滚回去!”

先前那一次,她念着老头子过生日,就忍了下来,没想到大闺女竟然变本加厉的阴阳子怪气,听了就让人浑身不舒服。

这下,沈秋丽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下了个没脸,她顿时气恼,“娘,我以前回来拿那么多好东西,也不见您这般稀罕过!”

怎么到了小妹拿了一窝鸡回来,大伙儿都围着她转??

凭什么啊??

沈姥姥,“你以前拿回来的东西,哪次不是双倍的又拿走了??连上次秋秋和杏子两人过生日,那个水头好的玉镯也被你得了去,你听见秋萍母女两人说过你半句不是没??”

自家的这个大闺女,这么些年,越活越回去了,心眼子也越发的小起来。

这下,沈秋丽顿时没话了,静了下来,怕她娘再次把玉镯要回去,那个玉镯的水头可是十分的好。

不过沈秋丽不晓得是,自从那玉镯到了林杏手上,就一天天黯淡下来,如今若说是拿着普通石头做的镯子,也是有人信的。

秋秋听到这话,下意识的摩挲着手腕内侧的那个玉佩地方,那地方清凉凉的舒服的紧。

她软声哄着,“姥姥,姥爷,我们开饭好不好,我和东东两个走了十几里路,这会好饿呀!”

秋秋模样生的好,说起来话也软乎乎的,拉着沈姥姥的衣角撒娇的样子,让人的心柔软了一半去,沈姥姥的气性也消了一大半,对着懂事体贴的秋秋是越发的喜欢了。

她说,“老大媳妇去把厨房的菜收拾收拾,我们一会就开饭!”顿了顿,还特意嘱咐,“把那只野鸡给炖上,咱们今晚上放开肚皮吃!”

吩咐了老大媳妇,沈老太便把剩下的五只小鸡崽给关到了鸡舍里面,对着身后的秋秋说道,“家里刚好要孵小鸡了,如今这小鸡崽来的正是时候,瞧着这样长大了,咱们今年连孵小鸡的事情都给省下来了!”

“那感情好,这小鸡崽来的正是时候!”秋秋软软地应了一声,有些期待,“姥姥,等这些小鸡崽长大了,我和东东要吃鸡蛋羹!”

“好好好!到时候姥姥给你做碧玉鸡蛋羹,你妈小时候可是最爱吃的!”沈姥姥年轻的时候模样生的好,这样笑着说话的时候,慈祥极了。

秋秋对待着外家的人也越发喜欢起来,她脸上有着好奇,软声问道,“姥姥,那玉佩是从哪里来的,您晓得吗?”

沈姥姥怔了一下,“你是说玉佩还是玉镯?”

秋秋,“玉佩!”

沈姥姥陷入了回忆,“玉佩啊!玉佩是我当年的陪嫁之物,不过那玉佩因为质地差,所以一直是压箱底的,没人喜欢,当年家里破败的时候,那玉佩原本我没打算要的,后来一想,那是我娘留下来的,我就顺手带上了!”

这么些年,这玉佩也还是老样子,趁着上次秋秋和杏子过生,她索性找了一些好东西给晚辈,只是这些年沈家日子过的艰难,那些压箱底的东西,都花了七七八八。

实在没办法,就把那玉佩也一块拿了出来凑个数,当做晚辈给晚辈的礼物,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只是我瞧着你当初是喜欢玉镯的,就是你嘴巴笨了一些,被杏子给抢了先!”

其实相对于嘴甜聪明的林杏,沈姥姥更偏爱秋秋这个嘴笨但是心眼实在的孙女,连当初手镯拿出来的时候,她也是让秋秋先选的,没成想,被林杏抢了先去!

秋秋笑了笑,“姥姥,我和那玉佩有缘,我挺喜欢玉佩的!”

这话听在沈姥姥耳朵里面可不是那么回事了,她抬手点了了点秋秋的脑门,“你啊,跟你妈一样,打小就心眼实!”

秋秋一个劲儿的抿嘴笑,也不说话。

躲在屋内的林杏,从窗户口看到秋秋和沈姥姥两人亲热的模样,眼睛都快喷火了,她一直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她才是重生的,是老天命定之人。

满怀心事的林杏在被喊出去吃饭了以后,整个人的目光都没从秋秋脸上移开过。

可是,至始至终她都没在秋秋脸上发现任何不对。

不仅如此,因为她的焦点在秋秋身上,坐在旁边的沈秋丽喊了她好几次,她都没反应,沈秋丽有些不高兴,“杏子,去给你姥爷敬个酒!”

林杏恍然回神,她猛地想起来件事情,上辈子她之所以会坐实了灾星这个名头。

就是从沈家出去的,上辈子的姥爷在过生日的时候,多喝了一杯酒,导致当场倒地昏迷,后来又因为救治不善,当天夜里就走了。

而那杯酒就是她敬出去的,所以,她成了沈家的公敌。

而她想要知道秋秋倒地是不是和她一样是重生的,那么这一次是个很好的机会。

林杏倏然笑了,笑的温婉动人,“妈,我是姐姐,我该让着一些的,这酒就让秋秋敬吧!”

这下,沈秋丽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来之前,不是和杏子商量好了,要好好的巴结下姥姥和姥爷的,怎么这会临到头了,她还把机会给让了出去。

被林杏这么一点名,桌子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搁在了秋秋身上。

秋秋原本埋头苦吃的,大舅母做的香菇炖鸡实在是味道好极了,她几乎都没停下来过,却没想到,突然被林杏给点名了起来。

她无辜的睁大眼睛,软声道,“我不喝酒!”

小姑娘声音软糯糯的,拒绝起来也是甜丝丝的,让人生不出恼怒起来。

旁边的沈姥爷哈哈大笑,“姑娘家家的不喝酒是好事,免得以后出了门子,容易吃亏!”

秋秋眉眼弯弯,一双大眼睛带着儒慕,“谢谢姥爷体谅!”

林杏跺了跺脚,面上有一丝着急,但是被掩盖的很好,“但是今儿的是姥爷过生日,这是好日子,咱们当晚辈的理应给敬一杯酒被姥爷的!”

接着,她话锋一转,“既然姥爷体谅咱们不用喝酒,那么秋秋你用茶水来敬也是好的,总归是份孝心!”

秋秋越发觉得林杏不安好心起来,只是面上却不动声色,她软声,“既然杏子姐,这么希望我敬酒,那我就以茶代酒了!”

说罢,就举起面前的杯子,走到了沈姥爷旁边,拿起了酒壶,恭敬的给沈姥爷倒了一杯,双手举了过去,“秋秋祝姥爷,身体健健康康,万事如意!”

沈姥爷摸了摸胡子,一脸高兴,他是个重规矩的,如今晚辈懂规矩,又会来事,他怎么能不高兴,“好好好!有你们这些孝顺的晚辈啊!老头子身体肯定是健健康康的!”

说完,就端起了杯子一饮而尽。

他喝下去以后,林杏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沈姥爷看着,不放过他的一丝一毫的表情。

但是沈姥爷喝完了以后,红光满面,没有任何的不自在。

这下,林杏摸不准了,有些奇怪了起来。

一旁放下酒杯的秋秋确实把林杏的怪异看在眼里,她低声催促,“杏子姐,既然你催我以茶代酒,怎么,轮到你了,就不紧不慢了,莫非把姥爷给忘记了?”

林杏越是这般,秋秋也越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起来了?只是她却没想到,林杏会这般罔顾亲情而不顾。

林杏被人一看,她头皮一麻,坐在她跟前的沈秋丽更是觉得平时机灵的闺女,今儿的跟着了魔一样,让秋秋那死丫头抢了风光。

想到这里,她就恨了起来,下手也没跟轻重,死死的掐在林杏的软腰上,林杏疼的倒吸了一口气,面上却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端起了杯茶敬了沈姥爷,“姥爷,杏子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这话是先前秋秋说过的,她在说起来,就有些掉份了,只是林杏太急,一时慌了神,等她说完,才发现大家古怪的望着她。

不过这会也顾不得这些了。

沈姥爷的神情有些不快,不过到底是接下了林杏倒的酒,一饮而尽。

不过,他喝完,原本的红光满面顿时惨白起来,他捂着胸口,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林杏站在原地,手脚冰凉,颤着音,“不可能!!!”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481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