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描写姿势文笔好的h文 白领小艾的悲哀被金理

许烟的眼泪在黑夜中无声无息地流着,让身后的男人毫无办法。他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道:“你到底还有多久才好啊?”

许烟这些天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心里有着一重接一重放不下的事情。如今被他这么一吓,倒是痛痛快快地都哭了出来。

她伸出手毫无章法地擦了擦自己泛红的眼角。男人一直在她身旁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如今看到她的举止,忍不住开口道:“你好歹也是一国太女,怎么身上连个锦帕都没有,擦个眼泪还要拿手擦,多不干净啊!”说着,便将自己身上的锦帕递给了她。

许烟怒气冲冲地看向他,将锦帕接过后毫不客气地扔在他身上对他怒吼道:“要你管!你要是看不惯的话就快点滚回你的梁国!”

沐浴在月光下的这个男人不是梁钰又能是谁?他低低地笑出声来:“好了,还在怨我呢。谁能知道你这么胆小,禁不起一丁点惊吓,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许烟经过冷风这样吹,原先的惧意已经散了大半。她吸了吸鼻子,将凝霜重新拿在手上对殷泓道:“好了,我要走了。不管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总之你不要再跟上来了听见没有?”

殷泓看着她手中的凝霜在月色下发出朦胧的光,沉思道:“这把凝霜确实是好剑,只不过”

许烟瞧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翻了个白眼问道:“只不过什么?”

殷泓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故作深沉地说道:“可惜跟了你这样一个主人啊!”

许烟再也受不了了,一脚踹过去命中殷泓的大腿:“下次若是再胡说,踢的就不是这里了!”言毕,便拿着凝霜向前面走去。

殷泓捂着方才被许烟狠狠踢过的地方一边哀嚎着一边跟上去道:“娘子,娘子你对为夫好狠啊!”

许烟没有回头,怒吼道:“别跟着我了!还有,谁是你娘子啊!”

殷泓咧着嘴笑道:“当然是我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啊!等你回来后我便向女帝提亲。许梁两国联姻,不跟你联姻还能跟谁啊?”

许烟狠狠地说:“别忘了,如今在位的可是我母皇。你这皮相好得很,说不准我母皇就好你这口。”

殷泓的脸色僵了僵,又恢复到方才那般嬉皮笑脸的状态继续缠上前去。

许烟被他扰得烦不胜烦,终于回头看着他,带着以往从没有在他面前展露过的认真神色道:“是你对吧?你是那天晚上那个蒙着面的黑衣人对吧?”

她盯着殷泓的目光一动不动,却没有看到他表情的一丝变化。但许烟还是继续道:“不论你承不承认,事实就是事实。无论你这次来有什么目的我现在都不想过问。所以,趁着我还没有对你动手之前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许烟等来的并不是想象中殷泓的离开,而是他向自己越靠越近的脸庞。直到那张足以迷惑众生的脸近在她眼前的时候她听到了殷泓的声音:“我更好奇的是,你准备怎么对我动手?”

蛊惑人心的声音轻柔地传进许烟的耳畔,酥su yang痒。像是传说故事中会迷惑人心的海妖在低吟。

她闭上了眼,用尽全身力气将殷泓推开自己身侧,头也不回地走掉。

这一次殷泓没有再跟上来。他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渐渐眯起了双眼,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精光。

许烟终于到达望月阁的时候上面仍旧没有任何身影。她有些焦急地扯过一旁值班的侍卫问道:“怎么回事?近些时辰没有人来过吗?”

那侍卫一看是许烟,立即恭敬地回禀:“是的殿下,望月阁今夜自入夜后便没有人来过。”

许烟有些泄气的放开他,继续向上爬去。怎么回事?怎么过去这么久了何洵还没有将他带过来?难不成路上出了什么差错不成?

许烟坐在一旁的石凳上,为自己倒了杯茶,不安地喝着。

事实上许烟想的确实没有错,路上的确出了岔子,何洵压根还没能见到云起。

何洵看着眼前艳丽无双的少女,眼底已渐渐凝聚起一股风暴。他的语气已没有一开始的那般有耐心,而是带了些生气的情绪在其中:“贺小姐,属下再说一遍。属下是奉殿下命令出来办事,还请贺小姐行个方便。”

坐在他对面正悠闲地涂着凤仙花汁的贺鸢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啊,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何洵握紧了拳头:“所以还请贺小姐放属下出去。”

贺鸢挑了挑眉,那双昳丽的眸子看向他,其间含着让天下男人都无法拒绝的哀求神色道:“我一开始就说了,若是你答应我离开太女殿下身边到我身边来的话,我就放你走。”

何洵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他恨恨地看向贺鸢,薄唇里吐出的是锋利如刀般丝毫不留情的话语:“呵,贺小姐想让我留下来做什么呢?做你的侍卫?”

贺鸢摇了摇头,正准备解释什么的时候,便听到何洵的声音再度响起:

“还是说,做您的面首?”

贺鸢完全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当下便愣在了原地。何洵没有再看她一眼,提着剑走了出去。她手下的侍卫见贺鸢没有再下达命令,于是便默认了何洵的离开。

当真是一个人人都伤了心的夜啊。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下起了雨。何洵抹了一把落在脸上的细密雨水,带起帷帽,走进了漫漫的长夜之中。

这厢许烟正在为自己倒着不知道是第几杯茶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她还没来得及向后看去,便感到手背上一阵温暖。她顺着这双手向上看去,入眼的是云起那张温润的脸。

“怎么还是不会照顾自己,这么冷的夜还在这里喝着凉茶。你身边那四个丫鬟呢,怎么没有陪在你身边?”刚一落座还没等许烟说什么,云起便率先说出这些话来。

许烟皱了皱眉道:“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何洵今日怎么这么慢?是不是你们路上出了什么岔子?”

云起听到“何洵”二字,微微蹙了蹙眉后回道:“是有些事耽搁了,所以来得晚了些。”

许烟完全没有注意到云起额头上涔涔的汗水,心急如焚地开口问道:“今日在宫宴上你怎的那般冲动?殷泓不过是提了一嘴,还能立时便在大殿上定下不成?”

云起看向许烟,明亮的眸子中带着深深的坚定道:“你我的事情,我不愿意发生丝毫意外。”

许烟没有想过云起会是这个回答,当时便愣在了原地。待到寒夜的冷风再一次吹过来时,她才继续问道:“那现在呢,现在要怎么办?你是文官出身如何能当得先锋将军?”

云起摇了摇头,复又看向她坚定地说道:“这就是我现在在此的原因。”

冷清的寒夜中,唯有两颗炽热的心相互依偎才能给予彼此继续下去的温暖,而这大概便称之为“爱情”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480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