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被司机操得好爽,宝贝,你太小了,夹死我了

程小萌的眼神躲躲闪闪的,两只手绞在一起,紧张兮兮的。

她看上去就不会说谎,所以杉灵一眼就看出她今天不对劲了,一会儿开会一会儿又没开会的,一会儿确定了主题一会儿又没确定了。

程小萌和杉灵虽说不太熟,但平时也一直正常交流,就算她是赞助商,也不至于一个方案出没出都得撒谎看脸色的地步。

杉灵本想再问她两句,但程小萌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她想了想还是松了口。

“算了,主题这块以后再说吧,毕竟你是学生会文娱部的部长,你可以自己统筹好这次的舞会。”

程小萌松了口气,“那、那就好。”

“不过进度我也是要问的,”杉灵道,“不管怎样我也是赞助商,需要知道你们这里的情况。”

她最后敲定的是杉氏集团下新收购的一家高端甜品连锁企业进行赞助,除了赞助费外舞会那天也会提供甜品,任谁都知道这次是杉家出资的。

所有她也必须知道她自己赞助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进度如何,不然这二十万的赞助费做出二十块的效果她绝对会激情杀人。

不过程小萌能当上校学生会文娱部的部长应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遮掩着,但能保证最终效果和时不时汇报一下进度,杉灵也可以接受了。

程小萌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连连道,“行,行,一定跟你说。”

杉灵点了点头道,“嗯。对了,昨晚没查寝吧?”

“没查呢,”程小萌忙道,“不过昨天有人找你,让我跟你说刘教授的小测提前了一个月,我给你发消息你没回。”

杉灵一惊,昨晚她不知道自己会在温锦晴家留宿,根本没带充电器,而且跟温锦晴埋头学习根本忘了自己手机没电了。

她连忙把手机拿去插充电器,刚充上就去开机,一打开就看到好几条消息。

最上面写着“到了没有”的是温锦晴发来的,杉灵回了个刚吃完饭回宿舍后,对方就很快回了个好好休息的表情包来。

第二条消息则是清敬发来的。

杉灵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加上的,之前清敬向她借了手机,哒哒地按了几下又递了过来,她还不知道他干了什么,大概是那次加的。

清小霸王发了一张图片过来,是对着镜子拍的一张照片,镜子里映着白皙的腹部和上方隐隐约约的腹肌。

少年虽然还没有完全长开,但腹部上的腹肌已经能看出个漂亮的形状来。

他的腰不粗,但也不细,看上去像是漂亮的弧线似的带着隐藏着的力量,腹肌上方还有一点儿的水光,看上去细腻而光滑。

杉大富婆看到图片还先怔了怔,不知道他发这个干嘛,但她觉得不能亏待自己——

于是把照片翻来覆去欣赏了好几遍,还用手在屏幕上隔空摸了好几下,这才心满意足地退回了聊天界面。

她一退出去,就看到那张图片下面还有一行字:

【今天帮你擦了一下镜子,看,干净吧。】

杉灵无话可说。

她觉得清小祖宗的目的十分明确,发腹肌图就腹肌图还非得拐弯抹角一下,她想了想,忽然勾起了嘴角,回了消息过去。

【挺干净的,没想到你还会帮我擦镜子啊?】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对方正在输入中”了一分钟才又回了过来,这次又是不同角度的几张腹肌自拍图。

【随手就擦擦了。你看每个角度都很干净。】

【很乖,那个抹布用完了记得放回水池里,别乱丢。】

【我放水池了,你再看看图,】对方极力提示,【镜子的缝隙我都给你擦了。】

杉灵置若罔闻,【是嘛,我水池里好像有刷子,你下次别用抹布了,直接用钢刷就可以了。】

【我今天还用了洗涤剂,你看看有没有残留在镜子上?】

【没有吧,应该都被你擦干净了。怎么了?忽然一直提镜子?】

对方这下没回消息,终于消停了。

他消停了好一会儿,似乎完全接受了事实,回了个“好”来,隔着屏幕还能感受到了丧气。

杉灵这才笑了笑,忍着笑意发了条语音过去,“腹肌好看。”

她刚发过去,清小霸王就立刻给她打了语音电话过来,清亮的声音十分装模作样。

“啊?什么腹肌?哦,你说我腹肌啊,还行吧,”他道,“你不说我都还没注意到。”

“行了你,”杉灵憋笑道,“最近在家里怎么样?”

“也就那样吧,你房子我每天有做卫生,第一次做卫生居然还是给你家做了,不过我不会做饭,所以点了外卖……”

小霸王在那边说着一些近况,杉灵听了之后又嘱咐了他几句后,刚打算挂断电话,就听到小霸王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再说吧,”杉灵叹气道,“我马上要小测了,而且文娱部那里的赞助也得盯着,太忙了。”

“你不来我要去找你了。”

“那你来吧,”杉灵笑道,“只要你能找到我就行。”

她说着,又和清敬聊了几句后才挂了电话,在退出聊天界面时她想了想,又打开照片云摸了一下小霸王的腹肌才查看其他消息。

其他几条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聊天,杉灵一一回了后才看了班群,一点开群就看到有人艾特了全体成员。

“刘秉正:@全体同学 十一月初将会有一次小测,请同学们准备好。”

剩下的99+消息全部都是同学们的鬼哭狼嚎,杉灵也跟着发了一个哭唧唧的熊猫头后,默默拿起刚放回书架的书看了起来。

虽说是小测,但刘教授的测验一向很严格,本来计划是定在校庆之后,现在直接提到校庆前一周,不少人都忙得晕头转向。

杉灵有了温锦晴那次补课进步了不少,这几周又逮着机会往她家跑,在温大美人的恶补下简直是突飞猛进。

期间她又问了几次程小萌主题舞会的进展,程小萌都说着快了快了马上要布景了,杉灵忙得要命,问了之后就没怎么管了。

她就这样熬到了十一月初。

*

十一月初的A市依然很炎热,南方的沿海城市并不是随着季节变化温度,而是“唰”地直接掉下来的。

A大还有一周就要进入校庆了,不少装饰品已经装扮上去了,学校的氛围也热热闹闹的。

“好了,这次的小测结束了,成绩之后会发给大家,辛苦了。”

学生们全都叹了口气,愁眉苦脸 。

“我提前小测可是为了你们好,”刘教授一边整理着试卷一边道,“你们这都什么表情?我可是说真的,因为没有意外的话……”

他清了清嗓子道,“这次的试卷讲解,是向眠教授给你们讲的。”

学生们立刻安静了下来。

在沉默了数秒钟后,他们全部爆发出了尖叫声——

“ 啊啊啊啊!刘教授你不会骗我们吧?!真的是向眠教授给我们讲解吗?!”

刘教授笑道,“那还不是,本来教授是打算这学期来A大开讲座的,不过他之前是我学生,所以就答应了我来替你们讲一节课了。”

他顿了顿,又道,“不过只有一节课,专门给你们心理学专业上的……”

刘教授的话还没说完,学生们又沸腾了起来,他拍了拍桌子没人理,只好无奈地放任他们去了。

杉灵在一旁整理着自己的东西,虽然早就习惯了,不过也还是挺期待的。

她虽然没见过向眠教授,不过一直听说名声在外,本来是要给A大做一次讲座的,现在提前来给他们心理学专业开小灶也挺好的。

而且她这次小测自我感觉十分良好,说不定能给教授留个好印象。

学生们还在囔囔早知道就好好复习了,刘教授又训了几句后才把他们放下课了。

杉灵十分满意地抱着自己的书走出教室,打算去食堂吃饭,但她刚下了电梯,就听到一旁的小女生兴奋地窃窃私语。

她顺着几个女同学的目光看过去——

一眼就看到在花坛旁边站着的少年。

少年没有穿着熟悉的白衬衫,而是换了一件黑色的长袖卫衣,宽大的衣服下两条腿越发的笔直而修长。

他换了一个深棕色的包,斜跨在自己的背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看着,白皙的脸颊被树荫遮蔽着,隐隐约约看不真切。

少年在树下认真地读书,任由风吹拂着额前的黑发,像是静止的画像一样美丽而如此的吸引人。

杉灵也被他吸引住了,就这样看着他,直到对方跟她对上了眼,朝她快步走了过来——

“你考完了?”

杉灵揉了揉眼睛,疑惑道,“你怎么来了?”

苏白在她面前站定,淡道,“怎么,我不骑单车不用那个黑色的包,你就不认得我了?”

“什么啊?”杉灵一脸懵逼,“我又不是靠着你的车和你的包认你的,我可没那么傻。”

苏白心里想着那天醉酒你嘴里就说着“这个单车和这个包,难道你是苏白?!”,结果醒了还不认账了,但他没说……

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记得这句话。

还为此没骑车来,又换了个包。

他只能转移话题道,“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

杉灵刚想问是什么,就看到苏白从包里递过来了一个纸袋,她以为还是吃的,于是立刻伸手推拒了。

“我不是说你以后不用给我买吃的了,”杉灵道,“你怎么又……”

“这不是吃的,”苏白道,“你打开看看吧。”

杉灵犹豫了一下,伸手掂量掂量苏白手里的纸袋,还挺重的,并不像是什么甜品奶茶。

她把纸袋接了过来,朝里面看了几眼,纸袋里是厚厚的几本书籍,她有些诧异道,“这是……书?”

苏白微微点头,“之前你不是叫我推荐课外书吗?”

杉灵“啊”了一声。

“我去咨询了一些人,说这些是最好的课外书。不过图书馆和书店都没货了,今天一家书店终于到货了……”

他顿了顿,道,“我给你买了些,不知道你还需不需要。”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479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