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老板让我舒服_老婆和岳父小爱

“对啊,明天是唐洐的生日。”穆青一副求夸奖的表情看着时水月:“这个消息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的呢!”

时水月听穆青这么一说微微愣了愣,她是想起来了,原本小说剧情里面就是因为染姝为唐洐过生日,所以两人的感情有了质的飞跃。

至于是为什么,作者的解释是:唐洐从小就被唐家给予重任,别说过生日了,连平常玩耍的时间都少得可怜,时间一久,他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还是他的奶娘告诉染姝那天是唐洐的生日,这才有了两人感情升温的感情戏。

“啪!”

穆青看着那被震得微微晃荡的桌子,不由得咽了咽口水:“那个……洛莫还等着我给他做饭呢,我就先走了哈!”说完就飞似的跑了出去。

真是的……时水月低目看着自己拍在桌子上的手,原来自己还是没办法放下心里面的疙瘩,毕竟如果没有她,唐洐应该会跟染姝在一起,可是她现在已经不能离开唐洐了,说她自私也好,她……

“啊啊啊!老乡救命啊!!!”

时水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突然飞奔进来的染姝给扑了个满怀。

被染姝的“凶器”差点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水月:“……”

似曾相识的画面。

“哎你跑什么,我还没说完呢!”紧接着绯娣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凤眸微眯的看着染姝:“这个药啊我还加了千里马的粪便,黑寡妇的眼珠子……”

听绯娣念一个名字,时水月的嘴巴就抽一下,而整个人趴在时水月身上的染姝更是抖个不停。

“这些东西可是我珍藏多年的,快点喝了,别浪费。”绯娣把汤往桌子上一放,汤面上漂浮着浮渣看得时水月那是眼皮直跳啊。

“老……老乡,我觉得吧……”染姝欲哭无泪的说道:“要不我还是被蛊咬死算了吧!”

“咳咳。”时水月尴尬的咳了咳,安慰道:“你别多想,她就是吓你的,这个汤里面根本没有那些东西。”但是估计也就跟那些差不多了……

“真的?”染姝半信半疑的放开时水月,但是一想起自己身体里面的虫蛊,染姝还是毅然决然的端着比她脸还大的盆子一口闷了。

“绯娣,里面真的放了那些东西吗?”趁染姝正在灌汤,时水月扯过绯娣偷偷摸摸的问道。

绯娣瞥了一眼染姝:“那可不是,我像是那种开玩笑的人吗?”要知道这些东西她可宝贝着呢,要不是看在时水月的面子上,她才不会为了救染姝而浪费这些“好东西”呢。

好吧。时水月咽了口口水,她还是别告诉染姝了,不然她估计得好几个月吃不下饭。

“嘭!”染姝猛得把碗往桌子上一放,碗空。

“味道怎么样?”绯娣目光闪烁的看着染姝。

染姝砸吧砸吧了嘴:“一般吧。”就是味道有点奇怪。

绯娣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又马上振作起来,拉着染姝就往医馆跑:“走,我们去看看你身体里面的蛊怎么样了!”

“卧槽!你不会又要给我洗胃吧!”

“不用洗胃那么麻烦。”

“那就好……”

“用针扎几下就知道了。”

“!!!”

时水月:“……”

那天医馆那条街的人们都知道,医馆馆主杀猪足足杀了两个时辰。

“可惜没办法做生日蛋糕……”时水月撑着下巴坐在院子里面,明天就是唐洐的生日了,她改做点儿什么呢?

刺绣?现在刺会不会太晚了啊,况且她又不会……

做饭?可万一又把厨房给炸了,那她后几天就没饭吃了啊……

跳舞?她倒是学过一点芭蕾舞,不过想想在唐洐面前跳这个,时水月觉得自己尴尬症都要犯了啊……

唱歌?五音不全的她怕是要以扰民罪被举报吧……

思来想去,时水月头都大了。

“啊啊啊,怎么那么麻烦啊!”时水月急得不行,要不去问问其他人的意见?

“你说过生日?”正在修花的穆兰抬头看了一眼时水月:“我就给你过过生日而已,你也就那点出息,给你盒桂花糕就高兴的不得了了。”

时水月:“有……有吗?”

“只不过男孩子嘛,你给他准备个什么武器功法,他估计就开心的不得了了。”

武器功法啊……时水月想了想:“可是唐洐不缺这些啊。”他那金库里面这些东西都是成堆放的,起灰了都还没用过。

穆兰语塞:“那我就不知道了,要不你去问问我爸?”

“好吧。”时水月点了点头,唐御应该有点办法的吧。

“你问我生日想要什么?”唐御摸了摸下巴想道:“我之前倒是眼馋那把剑很久了。”

时水月:“然后呢?”

唐御:“然后我就买下来了啊。”

时水月:“……”

唐御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脸色突然温柔了下来:“还记得我过十八岁生日那天,灵儿给我做了一桌子菜,我们一起吃完饭,然后就是情到深处,不可自拔……”

“停停停!”时水月无语的看着唐御:“能不能说点有建议性的啊!”

唐御也很无奈啊:“我也很少过生日嘛,再说了你想给谁过生日,直接去问他想要什么不就好了,至于在这里纠结吗?”

时水月瞪了他一眼:“那样就不惊喜了!”

这次轮到唐御无语了,过个生日而已,至于吗?

看来他们是没什么好的建议了……时水月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湖边,目光无神的看着湖面上左右摇摆的船支。

“对了!”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时水月盯着那些大大小小的船支,终于露出了笑容。

收到雾递上来的消息,唐洐无奈的笑了笑:“我都快忘了自己的生日了。”水月也是费了心思。

“夫人是心疼主人。”雾说道。

唐洐点了点头:“你继续看着水月,多派点人去保护她。”

“是。”雾抱拳答应道。

忙活了一个下午,时水月才踩着饭点偷偷摸摸的回去了唐府。

“发生什么事了,水月你心情很好的样子。”正在给时水月剥龙虾壳的唐洐见时水月这么开心,忍不住问道。

他虽然从雾那里知道时水月在外面做的事情,但是确实是猜不到她到底是在做什么。

“你猜啊。”时水月一口咬住唐洐手上刚剥好的虾子,温润的舌尖轻轻舔过唐洐的手指。

唐洐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又继续给她剥虾子。

时水月就看着唐洐给她剥虾子,那直勾勾的目光让唐洐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几次想问出口却又在看见时水月那灿若星辰的双眼下放弃。

反正他迟早会知道的。唐洐目光温柔,他的小姑娘总是能带给他许多惊喜。

差不多将近凌晨,时水月突然敲响了书房的门。

“水月,怎么了?”唐洐从案台上抬起头来:“睡不着吗?”

时水月哪里还有时间给他解释啊,拉住唐洐就往外面跑:“跟我来就是了!”

唐洐怕她跑得摔了,也不敢挣脱就这样被时水月拉着跑了一路。

“呼……呼……”跑了这么长一段路,时水月有点气喘吁吁,她转过头看着唐洐,认真的说:“唐洐,生日快乐。”

唐洐好笑的捏了捏她的脸:“嗯,谢谢。”

时水月笑了,拉住唐洐的手说道:“你先闭上眼睛。”

“好。”唐洐听话的闭上眼睛。

时水月往湖面看去,几分钟过后,一切就绪,那船上的人看着时水月的手势,做出了动作。

“砰!”

“可以睁开眼睛啦!”

唐洐缓缓的睁开眼睛,刹那间,眼前的一幕惊艳到了他。

五光十色的烟花在天空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痕迹,落下湖面泛起波澜,不可计数的船支在湖面上,船头的灯笼被红线连在一起,一排一排整齐的往前驶去,待船支移动,被船支挡住的画面就露了出来:无数的花灯被摆成了四个大字,照亮了整个黑漆漆的天空。

“生日快乐,唐洐。”时水月的脸在烟花的照映下有一种朦胧的美感,唐洐微微一愣,不由得笑了出来,把时水月轻轻抱入怀中。

“谢谢你。”唐洐轻声道。

时水月也回抱了他。

这么大的阵势,街道上的人们都被惊动了,纷纷走出家门看着这盛大的画面,一时间,原本凄凉的夜晚突然热闹了起来。

“其实不用这样,你就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了。”唐洐摸着时水月的头,感觉心里面暖暖的。

“我是上天赐给你的,可这个生日礼物,却是我送给你的。”时水月蹭了蹭唐洐的手:“我送的就是不一样的。”

唐洐就是拿她这个样子没办法:“好好,媳妇说什么都是对的。”

“看完了就回去休息吧,明天你还要早起。”时水月从唐洐怀里面站起来,她今天的目的已经完成了,功成身退,很成功!

唐洐低下头轻轻吻了一下时水月的额头:“不用,明天我放假。”

时水月好笑的扯了扯唐洐的脸:“又给自己放假?”

唐洐一脸无辜:“我生日难道还不让我放一天假吗?”

“好吧好吧,你过生日你最大~”

两人坐在船上,肩膀靠着肩膀,头靠着头,望着那灿烂无比的烟火,就是一夜。

然而还在加班加点处理原本是由唐洐处理的事情的泠,第一次有了欲哭无泪的心情。

更别说冷手下的那些小弟们了,明明平常只需要打打群架走个场面的他们,居然大半夜的在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他们都心情也是非常的一言难尽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47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