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琳琳慰问敬老院 不要不行快停下

夜色微暗,一辆辆豪车或低调或奢华地绕过巨大的喷泉停在别墅门口,着统一黑白工服的工作人员会在恰当的时机,接过钥匙将车开到该停的地方。

身着礼服的男男女女三三两两地朝着齐家里面走去。这幢占地面积高达3千多平方米的齐家豪宅,坐落于岭东江旁边远山上,绿化率达到了百分之六十五以上。

“齐媛,生日快乐!”

齐媛很罕见的按照齐母要求的那样穿上了裙子,脸上也画着淡妆。含着礼节性的笑容,她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礼物,大大方方地说了句谢谢。

待人走后,她将礼物随意地扔给身后的佣人,丝毫不在意里面装得是什么。她一边招呼着迎上来的客人,一边远眺进入齐家的主干路,那里车流如注,车灯绚烂闪烁,眼睛里满是期待。

不知道许筱筱会不会从那条路上来?

“齐阿姨,齐媛老是站在那里不动干什么呀?”娇俏可爱的女孩好奇地拉住齐母。

齐母无奈地摇摇头:“她呀好像邀请了一个很特殊的朋友,老早就在期待着了。连我叫人给她打扮也没有抵触,应该是想着要让那人一进门就能看见她吧。”

女孩子露出了然于心的笑容,一定是在等秦瑯了,这个圈子里有谁不知道齐媛喜欢秦瑯呢?而且两人又是青梅竹马加上未婚夫妻,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也不为过。

礼物都被齐管家指挥着送入专门放置的房间里,仅仅不到一个小时,那件平日里略显空旷的房间就已经快要被礼物的巨山给挤破。

佣人艰难地塞进去包装精美的礼物,转身找到了正在指挥布置的齐管家。

“齐管家,放不下了……”

齐管家皱了皱眉,又瞧了一眼天空,脸色明显沉了下来。“先别管那些了,马上要下雨了,今天不适合露天举办宴会,叫人将东西都收进来吧。”

“是。”佣人应道。转身开始叫身边的同事搬东西进去。

山里的天气,变换莫测,常常是上一秒晴空万里,下一秒冰雹猛下。

齐管家摇摇头,转身看见刚刚和他说话的佣人还抱着礼物,于是喊道。“哎!这个礼物别老拿在手上呀!都是送给大小姐的,不知道有多么贵重的。”

说着,他跑过去抢过礼物。

和齐媛玩得好的几个女生拉走了齐媛。“媛媛,秦朗来了,快过来。”

齐媛对秦瑯的到来是完全无所谓的,但架不住好友的一片好心,被生生拽了过去。

许筱筱按照齐媛画得抽象派地图找到齐家的时候,正巧是最忙的时候,齐家的佣人们忙得脚不沾地,这可以算得上是十几年前发生那件事以来齐家最为重视的一场宴会了,这么多年齐家可以说得上是愁云笼罩,一家上下都在尽量避免举办如此喜庆的宴会。

现如今这场宴会不仅仅只是庆祝齐媛的十八岁成年,更是要宣布和秦瑯订婚,齐秦两家强强合作的大事。

许筱筱抱着半人高的泰迪熊玩偶,有些心累。有钱人家都喜欢离群索居似的选这种高山上建别墅,偏僻难找就不说了,关键天气还不是一般的恶劣,明明山脚下还是暖风习习、蛐蛐声阵阵,到了半山腰便开始阴森森地,好不容易才爬到了山顶,结果却突然下起了夹着冰渣的大雨。

“喂!那个!你傻呆呆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过来!”

许筱筱站在柱子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那个打扮得像是cosplay女仆的人是在叫她么?

“别愣着,快去换衣服!”那人不由分说地拉住许筱筱,推搡着她叫她去换衣服。

“不,你认错人了,我是来参加齐媛的生日的。我是她朋友。”许筱筱认真说着,并用袖子擦了擦脸上流下的雨水。

“你?哈哈,别开玩笑了,你看看那边。那些身着礼服,身份高贵的人才是来参加我们大小姐的生日宴会的。像你这种地摊上买的劣质衬衫配牛仔裤和球鞋的女生,我们小姐是不会有你这种朋友的!”

许筱筱向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那些衣着光鲜亮丽的人站在灯火通明的大厅里谈笑风生,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的一瞬就能结交到权高位重的商政大碗,谈下数百万的生意。

这所谓的上流圈子,许筱筱从来就不曾接触过。即使是前世在魏凌昀身边待着的时候,也仅仅是作为宠物一般,别说是带她来参加这种宴会了,就是他们俩的关系也是作为魏凌昀的隐私,被人不敢谈及。

那里光明令人向往,而许筱筱站得位置却昏暗一片。齐媛跟她提起来的时候明明说得很随便,所以她才穿着一身家常的衣服,抱着送她的礼物大大方方走过来的。就是一路上看着无数只能在电影或广告中看到的豪车轻松超过她,也没有发觉到任何不同。没想到这便是齐媛眼中普通的庆生会,居然如此声势浩大,令她自惭形愧。

那个女佣人还在粗鲁地拽着许筱筱,“快点去换衣服,我们快忙死了!”

原来前世她苦求魏凌昀无果,不是因为他心里早有她人,而是因为她从根本上就配不上对方。也自然怪不得魏凌昀会用那种逗玩取乐的轻视心态对她,怨不得谁,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

许筱筱蓦然生出一股自己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懦弱,她挣开女佣人的手,将怀里抱着的泰迪熊塞到女佣人的怀里。“礼物我送到了,告诉齐媛:祝她生日快乐。”

压下心中的苦涩,许筱筱有些摇摇欲坠地转过身。

没了泰迪熊的遮挡,女仆看清了对方俨如烟云的绮丽容貌。禁不住连声音都快要找不到了,只是愣愣地看了好一会儿,在她要走的时候又突然出口。

“你别走!你一定是来兼职的吧?我一看就知道了,管家说过我们人手不足,会找些人来兼职的。”

那人一脸我已经猜出你身份的表情。

“小芳,干什么呢?还不快和她们一起去收拾东西搬进去!”

“是,齐管家。”

齐管家抱着客人送给齐媛的礼物,快步走来。“她是谁?”

“她不就是兼职帮忙的吗?”

在许筱筱的视角里,那位年近古稀的白头发老头,挺直着胸膛,一脸嫌弃地抢过了小芳怀里的泰迪熊玩偶,将怀里抱着的一件礼物塞到了她手中。态度傲慢而倨傲地对她说。“送到西边的储物室去!”

许筱筱:……

两人的动作快得让许筱筱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怀抱玩偶和多出来的一件礼物,许筱筱转身开始去找所谓的储物室了。

随着她越走越深,一路上连人都没有,到处都是被冰碴雨水打落的花朵,这些在市面上或珍贵或罕见的花,在这里就只是花而已。

在穿过一道生锈的老旧铁门后,许筱筱走进了一个欧式凉亭中,凉亭里摆放着石桌石凳,桌上还有几碟精致诱人的点心,一旁是一壶热气腾腾的茶。花瓣一般的杯子里盛满红褐色的茶水,不停冒出飘渺的淡淡热气。

茶还热着,东西也没见动过。这附近应该还有人在,找他问一下路吧。不然这么大间房子带花园,还真是难找什么储物室的。

许筱筱本打算将东西直接放桌上,但是上面东西摆的太多,最多可以放那老头硬塞给她的礼物,反倒没有地方好再放她怀里的玩偶了。

所幸玩偶很轻,抱着也不碍事。许筱筱很愉快地决定,就抱着玩偶去找人问路了。

顺着鹅卵石铺成地小路越走越深,两旁的植物也开始变得茂盛杂乱,与先前看得那些被人精心打理过完全不同,这边就像是从未有人修剪过一般。

杂草疯长,长满藤蔓青苔的石像断纹明显,有些还缺了一角。

这里像是人忘记了一样。

许筱筱暗暗想着。

这时,在一座天使雕像下传来一阵细微的哭泣。

许筱筱循声过去,看见一个穿着米黄色吊带长裙的妹子蹲坐在那里,一头茂密的红色卷发披在脑后,瘦弱的身体随着哭泣一抽一抽的。裙摆上沾满了黑色的泥土沙石,双脚赤-裸地踩在湿润冰冷的石板上。

“你好。”许筱筱喊了她一声。那人哭泣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但并没有回头看许筱筱就又继续埋首在双腿中哭泣起来。

“那个,我不是想要打扰你哭泣的。我想要找储物间,放礼物的。”

许筱筱说完,妹子哭泣声更大了。

许筱筱完全搞不懂她为什么更伤心了,但就这么放着小姑娘在这露天下边淋冰碴子雨边伤心哭泣也不是她能干出来的事情。

她走上前抽出一只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别哭了啊,你看天上还在下着雨呢,要哭到屋里哭啊。不然冻感冒了怎么办?”

话一说出口,许筱筱就有些想要打自己耳光,活了两辈子连安慰个小姑娘都这么蹩脚。

什么叫做别感冒?人家正伤心着呢,哪里有空管这个!

正哭着的小姑娘一下子火了,抬头看向许筱筱一把推开她,瓮声瓮气地朝她吼道。“滚开!你可真讨人厌!”

说完,她又缩回去,继续哭泣了起来。

正是刚刚这一露脸,让许筱筱看得清清楚楚,只见许筱筱嘴角抽搐了几下,然后拍了拍屁股坐在她身边。

“齐媛,你哭个什么劲儿啊。我可是因为你的一句普通宴会,花了一个月的工资买的礼物,还一步一个脚印儿慢慢走到你家的。被你家工作的人嫌弃个底朝天,我有哭过吗?”

哪知齐媛听了更加伤心,生气吼道。“你爱来不来吧!谁要你来了!明明你自己上赶着来的!怨我喽!”

许筱筱听得窝火,想着明明是齐媛自己逼着她来的,还说只是普通过生日的,所以她才……想不到对方一点都不领情,还埋怨她。

这哪里能忍!太过分了。

“齐媛你是故意的吧?故意叫我误会穿成这样好叫你和你那帮朋友们取笑是吧?”

齐媛抬头,明明还红肿着一双眼,可许筱筱还是能从中看出一丝丝阴冷仇恨。

许筱筱被看得有些心惊胆颤的,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哪知这个貌似躲避的动作刺激到了齐媛,于是更伤人的话脱口而出。

“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的!你穿得这么寒酸,也好意思和我做朋友?你不配!你不配!”

许筱筱久久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扭头就走。惹不起,她还不伺候了。

齐媛见她真的要走,忍不住又哭出来。“都走!都走!都讨厌我,不喜欢我!呜呜……”

对方那个豪迈哭法实在是太吓人了,许筱筱最终还是乖乖地返回坐在她身边。

“乱说,我上次在医院里见到齐伯母难道就不爱你了?”

“这个是我给你买的礼物,给。”

齐媛抽了抽鼻子,用手臂擦了擦眼睛。红通通的兔子眼死死盯着许筱筱送过去的泰迪熊玩偶,“给…给我的?”

许筱筱挠了挠头发,有些忐忑地点点头。“我知道我这个比不上你家客人送来的礼物昂贵,但是这玩偶是我一收到工资就去挑选的。”

“我希望你能喜欢它。”

齐媛撇撇嘴接过,嫩白的手指捏了捏玩偶的耳朵。“真丑,一点都不好看,颜色灰扑扑的,毛毛还不如我家的羊毛地毯软……”

那一脸嫌弃不已,却又要强迫自己接受的小模样。看得许筱筱心头火大,这丫头真是欠揍了。

“齐~媛~”许筱筱攥紧拳头比划了几下,“你貌似对我送你的礼物有诸多不满啊?”

齐媛没有看她,视线落在玩偶上时笑得仿若天使。“虽然达不到我的要求了吧,但是看在它是你给我买的份儿上……我非常非常的喜欢。”

许筱筱感觉自己仿佛一拳打到了空气上,无力地说。“随便你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4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