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我被黑人日出水_快穿之女配跟男神h

苏倩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忍着心中的痛走向一条布满荆棘的死路。兰袭紧跟其后。以前都是哥哥在前方开路,自己只用拉着哥哥的手跟在身后就可以了。可这一次,苏倩自己拿起一根粗壮的树枝,一路上披荆斩棘,使劲敲打着身边的荆棘杂草,一下、一下、使劲地敲打,愤怒妒火驱使着苏倩在荆棘丛中横冲直撞,任凭荆棘划破她的裙裾,割伤她的双手,撕扯她的发髻,直到走完那条荆棘路。走完荆棘路后,便看见清澈的溪水,沿着小溪一路走,方能听到涓涓的水声,闻到百花的馥郁,听到嘤嘤成韵的莺鸣雀和,直到走到一片齐人高的草丛中,水声越来越大,花香越来越迷人,穿过遮挡视线的草丛,便进入了另一片天地——倩轩谷。

苏倩和兰袭达到倩轩谷时,两人已经满身狼藉,狼狈不堪了。兰袭却依然兴奋地说:“这还真是别有洞天呐!你们怎么知道有这么个世外桃源啊!”兰袭不禁被眼前的景致所震撼。

这是一个令人陶醉到窒息的山谷,群山环绕,清水相随,鲜花满地,百鸟争鸣,各式各样的蝴蝶在花丛中自由的飞舞。远处还有一片瀑布,水花飞溅,如烟如雾,犹如无数晶莹透亮的繁星从天而降。花丛中有数不清的奇花异草,颜色各异,水花飞溅到花丛中,在阳光的照射下,每一朵花,每一颗草都变得晶莹剔透,仿佛被注入了新的活力,远远望去五彩斑斓一片生机。最显眼的还是那三棵木棉树,放眼望去,一片橙红。三年前,苏倩还沉迷在失忆的痛苦中,哥哥带她来到这个世外桃源,他们取名为“倩轩谷”,她和哥哥一同种下了第一课木棉树,名叫“红云”。木棉花开,冬天不再来,寓意生命从此不再悲伤。此后的每一年,他们都会来种一棵木棉树。每当夏季果实成熟,朵朵棉絮飘浮空中,如六月飘雪一般,别有一番情趣。山谷中间哥哥还搭了个小亭子,亭前挂着“听雨轩”三个字。每当下雨时,他们或是在听雨轩品茶聊天,或是在亭中铺张毛皮,两人背靠背席地而坐,闭上双眼,凝听雨声。

来了这么多次,可每一次都会被陶醉,被震撼。但这一次,苏倩却悲痛欲绝,犹如千万根针扎入眼帘。苏倩眼中看到的是一对璧人的身影,女子窈窕,男子谦谦。兰香衣裙飘然,云鬓花颜,鬓边一朵兰花发饰尤显清新,身上亦是散发着淡淡兰花香,当真是个馥郁兰香的美人。兰香将头缓缓地靠在苏轩的肩膀上,好似一朵娇羞的兰花,而苏轩将手轻抚在兰香的纤腰上,既未主动迎合,也未拒绝。兰香陶醉在眼前的景致中,轻靠在苏轩肩上,耳语道:“轩哥哥,这里真美!”。又指着花丛中的一些奇花异草问道:“那是什么花呀?我们家研制香料自然也要种植各种鲜花,可这两种我还真没见过,还有那三棵木棉树,真漂亮!”苏轩却没有回答,只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直视着前方。阳光和煦,花影扶疏,两人的身影被勾勒得温情脉脉。

这些温情在苏倩眼里,如同针刺一般,她的心在滴血,所有的冷静消失殆净,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兰香暮然回首,发现衣衫破损,发丝凌乱,双手受伤的苏倩正在大哭,惊讶的不知如何是好。只有苏轩一人最为镇定,他知道苏倩会跟过来,所以故意和兰香如此亲昵。看到兰香盈盈地站在苏轩身侧,雍容典雅,而此时的苏倩也冷静下来,虽然狼狈,可依然有着一双冷凝的眸子,她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心痛,终于知道自己心痛为谁,终于承认了自己最不敢承认的事实,她爱上的一个不该爱的人。

“白色和淡黄绿色的是曼陀罗花,橘红色的是萱草,那三棵木棉树叫……叫……红云。” 她用冷静而低沉的声音回答兰香,含着泪,有些哽咽。

兰香有些尴尬,不料苏轩却无视苏倩的回答与处境,放肆的将兰香搂进怀里,笑着说道:“呵呵,以前和倩儿来着玩儿过,你要是喜欢,以后带你常来。”苏轩极力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哪怕自己此时心中已是翻江倒海,对苏倩心疼的无与伦比,可到了眼中,依然得表现出冷漠、无视的态度。因为他知道父亲正琢磨着和兰家定亲,而兰香一直也对自己青睐有加,定不会反对这门亲事。所以他急需给苏倩一个当头棒喝,也让自己定心。可他对兰香的这一“搂”,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苏倩再也忍受不了内心的煎熬,转身就跑,犹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极力用逃跑来逃避,又如同一个失败的逃兵。

苏倩跑向一个山坡,无奈这个山坡是此缓彼陡的走势,苏倩一味的乱跑,不料脚下一滑,从陡坡上硬摔了下去。苏轩脸色一变,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伪装的淡定,立刻放开兰香,奔向山坡。

兰香一时难以回过神,怔怔的站在那里,凝望着苏轩的背影。她一直都明白自己的心意,也知道双方父母的意思,她早就将苏轩视作生命中的另一半了,除了苏轩,她心里不再装得下任何人。只是苏轩一直也来对她若即若离的态度让她有些惶恐,有些患得患失。女人都是敏感的,苏轩对他那个妹妹实在是太好,好的让她害怕,但她拼命的告诉自己“他们是兄妹”。今天的兰香本来无比的幸福,尽享风光,缠绵温柔,可苏倩的出现使她的心又沉到了谷底。

别人沉迷在情情爱爱中,唯独兰袭蹲在一片鲜花丛中。兰袭不愧出自制香世家,虽是庶子,但比兰香这个嫡女有天赋的多。他天生有一副好鼻子,对香味极其敏感,任何香料只要他一闻,就能将其拆解。

兰袭凝视着眼前的曼陀罗花和萱草,神情严肃。半晌后,微微一笑道:“原来如此!真是别致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44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