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总裁吻到窒息 闺蜜的老公干的我很爽

看着族里的族长都来齐了,三族长咳了一声,开始发话:“我们与虎族的对战已经持续了整整半年了,往年这时,我们从来没有遭遇过这么猛烈而持久的攻击。原因是什么也不言而喻,但我们今年在战争中居然节节溃败,我们鹿族虽不好战,但近一千年来从未停止过对战争的预防,新一代的鹿族精英并没有少……”“三弟,扯这么多做什么,不就是一朵花吗,我们给他们就行了,来年再种也行啊。”大族长端正的做在位子上,一手抚着他长长的胡须,摇头晃脑的打断了三族长的话。这时,末位的八族长立马反驳:“三哥,绮桑花的价值你也不是不知道,咱们鹿族近千年来就培育绮桑花,咱们祖先就是因为绮桑花才得以飞升成仙,而如今你却要把他送出去,更是枉费了三哥近三百年的心血!”大族长被指责后气得胡子都不抚了,指着他就喊:“老八,你就会向着你三哥,绮桑花是重要,可是鹿族怎么办,你不要命我可是还要呢!”八族长一甩袖子,刚想反驳,却见三族长说了声“安静。”大族长还想继续说,被三族长的目光一扫,也只能悻然坐下。三族长见安静下来,就提问一遍:“还有谁要说什么吗?老四?”四族长被点到名,顿了一下,扭头望了望旁边的五族长和二族长,见他们低着头,只能说:“我认为,这、现在我们压根打不过虎族,听说他们今年还和别的族联手,我们、我们,还是把花送出去吧。”三族长听完,再扫过众人,只见大族长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没人说话。直接就说:“我们不能送花。除此以外什么都可以。”大族长马上就接话:“现在妖界无妖敢帮我们,谁敢虎族作对,那是三大恶族之一啊!”“有。”八族长说话后看了三族长一眼,了然于心后说到:“魔界女王。”

魔界是黑暗沼泽中魔物诞生的聚集地,沼泽中的魔气源源不绝,有人说是因为世间所有的肮脏物都被扔到了那里,也有人说是八宗罪幻化而成,众说纷坛,至今没有一个正确的说法。不过,现如今没有谁会不知道魔界女王。魔界,人界,妖界,可能连高高在上的神仙都略有耳闻。这位魔界女王用了不足一百年的时间,就用雷厉风行的残暴手段把魔界整顿了一遍,而且悄无声息。等众人听到风声时,她魔界女王的名头已经坐实了,手下坐拥了数量众多的坚不可摧的无头骑兵,魔界无一不以她为尊,闻风丧胆。但是,最为出名的不是女王的手段,而是她的美貌与荒淫无道。她的美貌,据说能让人心甘情愿的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为她送上所以金银珠宝,现在传闻的龙王三太子就是一个例子。荒淫无道是因为魔界女王在她新建的魔宫中养了众多貌美男宠,不顾时间流逝,白日宣淫从不停歇。尽管如此,仍是有不少冒险者想前去求见,有的是自持美貌想应聘男宠职位获取利益,有的是想一窥女王芳容来场春风一度,更有的是勇者想去打败女王借此证明自己的能力。有一段时间魔界是门庭若市,直到传出有一部分勇士命丧魔界有去无回之后,魔界才得以清静……

三族长去拜访了上古神树。这棵直耸云霄的巨大树木据说在盘古开天辟地的时候就已经存在,历经了混沌时期到如今的三界分明,长青不枯。鹿族从一诞生,即有世世代代守护神树的使命,同时,也获得了与神树沟通的权利,只有历任被神树选中的族长才知道。

三族长虔诚的站在神树面前,法杖被放在地上,双手合十的低下头,缓缓的开口说话:“神树大人,如今我该如何拯救鹿族?我愿奉上我的一切。”

话音刚落,一阵微风凭空,吹动了神树的叶子,发出了沙沙声响。古老而神圣的声音响起:“有何因,结何果。”三族长不由的焦急起来:“没有守护好绮桑花是我的原因,我愿为此付出所有的代价,只愿、只愿我的小七平安无事……”神树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纵然是失误,但真正的因果不在你的手中。福祸相依,乃是天定。我们护不住他。去吧。”话音一落,三族长四周回归平静,他已知,神树已经给出了结果,无法更改。

回到住处,三族长先是去看望了小七。仆人通报说了少爷在花园,远远看去,只见一个芝兰玉树的少年,正坐在亭子中看书。鱼冠束发,身着月牙色锦服,衣裳上绣着青竹,腰挺得笔直。近看更是秀美,少年气还未完全褪去,但男人的英气却已初显,光洁白皙的脸庞,唇似亭外新开的桃花娇嫩,棱角分明,鼻子精致坚挺,目光清朗,通身做派像是画中走出的清秀少年,动人心魄。

三族长看着少年,越来越像自己早逝的儿子。当年自己的妻子生下自己的儿子后亏空身体便早早去了,自己不曾再娶,独自抚养儿子长大成人,直到娶妻生下小七,随后竟随妻子离开直至噩耗传来……唉,不想也罢。

倒是少年感觉到有熟悉的气息接近,抬头一看,欣喜的站起来向三族长摆摆手,喊爷爷过去凉亭。三族长加快步伐往凉亭走去,刚到凉亭那少年就扑过来撒娇了:“爷爷好久没来看我了,阿金说你只在我落水昏迷的时候来过,我醒来后您都没来看过我。”三族长看着单纯的孙子,欣慰不已的摸摸头,更是感到难受:他该如何如何在魔界生存……

鹿植扶着三族长在凉亭坐下,三族长一眼就看到凉亭上的书,居然是一本人界的小黄书,封面是美丽又暴露的女郎,气的三族长胡子飞起:“小七,你又不听教训了,谁给你弄来的!!”鹿植见事情败露,只能飞快的把书拿起扔给身后的小厮阿金,忙给三族长倒茶,嘴里求饶:“爷爷,绕过我吧。”

三族长喝完茶,长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鹿植,目光直视远方,说:“小七,族中的事情,你清楚吗?”鹿植顿时立正身子,认真回答:“腹背受敌。”三族长一振,心中愈加苦涩,这么好的少年,竟要被推入那地狱去。“小七,我不愿断送鹿族的未来,我更不愿断送你。”说完话,三族长决心离去,无论如何我都要护住我的孙子。“爷爷,我可以的。”三族长回头看向说出这话的少年,颤抖着问:“谁说的!”鹿植闭了闭眼,轻声回答:“八叔公昨晚说的。而且我自己清楚,我是族中最弱的人,出生时便体虚,化人型更是比同龄人晚了近一百年,更无法使用妖力,不得不花费族中无数宝贵药材来吊着这副孱弱的身躯。现鹿族有难,我肩不能扛,唯有这美貌皮囊能博人一笑了。”三族长心中心中大悲,身体摇摇欲坠,只望着还笑意盈盈的少年,说到:“小七你切勿妄自菲薄,你很优秀,就如同你的父亲。”鹿植赶紧扶住爷爷:“我唯一的遗憾就是等不到我的父母回来鹿族,但是,只有鹿族还在,他们才有归处。我不后悔,爷爷,我已经准备好了,只等着您来找我。我们,明天就出发吧。”三族长眼中含泪看着孙子,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转身抹了泪离去。

少年看着老人离去,那垂暮之年的背影令人心酸。身旁的小厮忍不住出声:“少爷,要是不愿,您大可对三族长说……”鹿植摆手打断了他,“没什么大不了”随后底下了眼帘,看不清心中所想……

作者:大家好,我是第一次写文章,纯粹是看心情,所有字数没有办法控制。如果有问题希望大家能指出,同时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谢谢大家!!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38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