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宝贝太紧了在分开一点|汁液顺着大腿流下来了

“直接杖毙!”荀铭珩本就心情不好,又听到这种事情,别说开恩了,直接便选择了杀鸡儆猴。

这让本以为自己能逃过一劫,还能看看自家小姐小话的菱花直接面色煞白如纸。

“皇……”她张了张嘴,想要求饶。

可不过是个小小的宫女而已,又怎么可能会让她去叨扰了圣驾。

连上的小太监不等她说第二个字,便直接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连同着侍卫将她给拖了下去。

官筱琬对此并没有多大的感觉,只是冲荀铭珩服了服身子,便想要跟着那下侍卫一起下去领罚。

可到底多少还心心存了些怨气,转过身子的时候,她忍不住的偷偷撅了撅嘴。

那娇气的小模样落在荀铭珩的眼中,却给了他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

虽然可以肯定从来没有见过谁对自己做过这样的表情,但她那举动实在是太过熟稔,仿佛与自己做过无数次的亲昵。

“等……等等!”荀铭珩挣扎了一会,还是叫住了那转身离去的娇小身影。

“嗯?”官筱琬睁着圆滚滚的眼睛,一脸疑惑的看着那个面色阴沉且纠结的男人。

“看在你父亲最近在政事上替朕处理了不少的麻烦,这一次朕便不跟你计较了!你现在老老实实的回冷宫里,以后不许再偷偷跑出来!不然朕定不轻饶!”荀铭珩声音低沉而又凌冽,像锐利的刀子似的,一下下刮着面前这些人的心脏。

可是官筱琬却并没有半分的害怕,反而还有种想要偷笑的冲动。

他还真是傲娇,明明就舍不得看自己被打板子,却还要装出这么副凶巴巴的模样。

“可是皇上,万一还有人欺负臣妾怎么办?你也知道这两次我会出来,也是因为受了委屈。”官筱琬眨巴眨眼睛,清澈透亮的眸子里不仅满满都是委屈,而且还泛着淡淡的水光。

像是波光潋滟的春意,又像是伤心时的雾气。

四目相对,荀铭珩的脑袋“轰”的一声,竟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能感觉到胸腔处那颗跳动的心脏,像是快要从肋骨下挣脱出来似的。

不过他很快就将这样的情绪给压了下去,并且目光也变得冽凛了下来。

他想要说这都进了能冷宫能活命都算是不错了,还有些心情去管受不受委屈。

可到底自己只是罚人在冷宫里呆着,也不是真的想要她的命。

更何况自己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不仅觉得眼前这个横竖顶多见过三、四次的妃嫔眼熟,竟然还有点舍不得真的被处罚。

荀铭珩觉得很是心虚,就仿佛自己背叛了真爱一般。

他削薄的唇死死的抿成了根如刀的直线,然后意诲不明的瞥了眼王总管,什么话也没有说,便迳自转身离去。

那略微有些匆忙的脚步,总让人看着有点儿落慌而逃的味道。

官筱琬歪着脑袋有些狐疑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官美人,你放心,以后每隔三天老奴会亲自去冷宫看望你,你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告诉老奴,老奴会替你处理好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