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亲爱的快顶我的,讲述夫妻三人行故事

一个小时后,女鬼回到巷子里,她神情有些低落,“大师,我没见着我父母。”

女鬼神色不似说谎,而这增阴符的效果已经开始慢慢变差,唐歆知晓今天事情肯定解决不了,“你先跟我回去。”

女鬼似是有些累了,便跟在唐歆后面。

回到家,唐歆并未让女鬼进入别墅,而是去了后面的林子里。把阴魂带到家,对她没什么影响,但对唐天骄和卓萱这样的普通人总归是不好的。

卓萱见唐歆回来,松了一口气,今天晚上唐歆回来的格外晚,本来卓萱还想问问,结果唐歆打了招呼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卓萱到底是什么都没说。

回到房间,唐歆拿出早上那把刀。

唐歆并没打算将这把刀丢掉,相反,唐歆准备炼化它,将其变成法器。炼化的过程显然不是一件易事,一直到深夜,唐歆才炼化了十分之一,唐歆画了张新符贴在刀上,打算去洗澡睡觉。

炼化法器的同时也相当于在修炼,自打唐歆突破小乘之后,浑身的感觉都变灵敏了,除了在教室能看清前面的黑板外,站在二楼卧室门口,唐歆还能听到楼下有人说话。

唐歆推开门,看见唐天骄和卓萱坐在沙发上。

两人似乎在讨论什么事,没想到唐歆突然出来,卓萱有些惊讶,“怎么还没睡?”

唐歆道,“就睡。”

唐天骄赶忙说,“等下,我有点事想找你。”

唐歆走到楼下,在唐天骄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唐天骄拿出钱包,打开其中的一个格子,唐歆看过去,那里有一堆像灰一样的物质。

唐天骄见唐歆一点也不惊讶,便说,“这个地方放的是你给我的符纸。”晚上回来唐天骄就问卓萱的平安符去哪了,原本唐天骄以为卓萱的符也变成了这样,没想到卓萱的完好如初。

好端端的符纸变成了灰,明显是被烧掉了,而唐天骄的钱包却没有被烧过的痕迹,这就是让人奇怪的地方。

唐歆解释,“平安符本就是保平安的,它已保护你,自然就变成了废纸。”

唐天骄陷入沉默,难道说符纸变成这样和今天发生的事有关?

卓萱敏锐的察觉到唐天骄的不对,“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唐天骄沉吟了一会,有些不确定的说,“今天我去工地上调研,差点被楼上的钢筋砸到。”

卓萱一阵后怕,听唐歆的意思,如果不是这符纸,那唐天骄岂不是就被砸到了,就是普通距离被钢筋砸到都疼,更别说高空落下来的,这要被砸中,还能活命吗?

唐天骄问道,“是不是没这符,我就有危险了?”

唐歆肯定的说,“不错。”

卓萱问,“是不是人为?”

唐天骄否认了这一点,“当时项目上的人上去检查了,确实是意外。”越说,唐天骄越感到后怕,是不是还差一点点,他就和家人就天人永隔了。

唐歆又等了一会,见两人没什么话说了,便先回到房间洗澡睡觉。

隔日天还没亮,唐歆便起身,先画了一张平安符,又画了一张增阴符。

吃饭的时候,唐歆把新的平安符递给唐天骄。

这一次唐天骄可是郑重的接过,然后宝贝似的放在钱包里,“谢谢你了。”

卓萱在一旁说道,“要不给你配个手机吧?”

其实原先唐歆也是有手机的,只是平时用的很少,因为没什么人联系她。为此还有人说酸话,说这世上不会有人愿意联系一个丑女。回家之后,唐歆就把手机扔了,还说以后再也不用手机。

不过唐歆毕竟不是原身,再说有手机确实会方便些,比如今天这种情况,唐歆可以直接跟他们电话说一声,而不是请宋嘉佑带话,“好。”

唐天骄立刻道,“回头我就去给你买个最新款的。”

这个唐歆倒不是很在意,日常可以联系就行。

唐歆今天没等唐天骄和卓萱吃完,便说,“我吃好了,先走了。”

“路上慢点。”卓萱交代。

唐歆出了门后,唐天骄叹了一口气。

卓萱理解唐天骄为何叹气,“之前总觉得歆儿还是个小孩,有时也盼着她能成长起来,可如今她一夜之间变得成熟了吧。”她也开始愁了起来。

唐歆先去后面林子看了眼女鬼,交代了句让女鬼先待在原地,晚上回来接她,这才去上学。

第一节课下之后,蒋一霜来到了七班。

蒋一霜是出了名的高冷之花,她找了个门口的同学,“麻烦把这个转交给唐歆。”

蒋一霜不欲多说,见那位同学接过信封便离开了。

七班的人无比震惊,纷纷猜测蒋一霜给的信封是什么。

唐歆接过信封,上面写着,“谢谢你解决我们的难题。”打开一看,原来是钱。

曹丽丽一脸好奇,“蒋一霜给你的是什么?”

“钱。”唐歆着实没想到蒋一霜这个寝室还会给她钱。

“啊?”曹丽丽有些不解。

唐歆说,“大约是因为宿舍的事。”

曹丽丽点头,“那是该给。”自打见到这世上有鬼之后,曹丽丽在网上搜了不少相关的消息,驱鬼的道士一般收费都很高,就算普通的驱鬼符,都能卖到几千一张。

七班不少同学听说蒋一霜给唐歆送的是钱,一时间更加震惊了,这不就说明唐歆真的把蒋一霜她们寝室的鬼给除了?

同学震惊的心思一直到最后一节课才有所缓解,班主任赵德福讲完本节课最后一个知识点,

“明天考试的排号已经出来了,今天放学之后,大家记得把课桌搬好,希望大家慎重对待这次考试,等成绩出来之后,学校会召开家长会。”

“什么?家长会?”

“我的天,这个消息也太突然了吧。”

“我已经预感到我的悲惨日子了。”

“啊啊啊,为什么要这样。”

听着学生的吐槽,赵德福道,“行了,谁叫你们平时不努力,再说上上个星期都通知你们这周要期中考试。”

因为考试的事,曹丽丽剩下半天心情都不是很好,整个七班的氛围都有些低迷。

晚上从学校出来,唐歆回家放了个书包便又出去了。

旁人看着的是唐歆一人,实际上,唐歆身后飘了个鬼。

唐歆问,“家住哪?”

女鬼说,“在市西边的松香小区,我爸叫马明达,我妈叫蒋飞洁。”

唐歆点头,“跟紧我。”

半小时后,唐歆和女鬼出现在松香小区前。

松香小区的安保措施做的十分不错,以至于唐歆还没走到门口,就被拦住了。

“你是找人还是?”保安问道,一脸戒备。

女鬼说道,“你跟他说四栋一单元的别墅区,马明达家。”

唐歆说出女鬼报的地址,保安说,“这户啊,早搬走了。”

“那你知道他们搬哪去了吗?”唐歆说道。

保安摆手,“我一个保安怎么可能知道。”

女鬼说,“难怪我昨天回家找不到人,我爸妈经常去的地方也没人。”

“家人号码记得吗?”唐歆问道。

女鬼眼睛一亮,做鬼时间久了,都忘记还有电话可以联系了,“记得。”

唐歆找到一个公共电话亭,女鬼一脸惊讶,“你家人竟然没给你配手机吗?”

“号码多少?”唐歆问道。

女鬼报了一串数字。

“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女鬼愣了下,怎么会是空号。她又报了个号码,电话那边传来同样的声音。

想了想,女鬼报了第三个号码,唐歆摇了摇头。

连续三个号码都是空号。

唐歆说,“亲戚朋友的电话呢?”

女鬼有些着急,“我都记不住他们的号码啊。”她只记住了父母和家里固定电话的。

“你爸妈做什么的?”唐歆问道。

“做生意的,我爸公司以前就在那边路口左转,现在公司也没见了。”女鬼低着头,昨天在家没找到人,她就去了他爸公司,结果外面大楼的牌子都换了,里面的员工都是陌生人。

看来这事没那么简单,唐歆揉了揉眉角,“先回去,我想想办法。”依她现在的人脉,根本打探不到女鬼家的事。

唐天骄早早的在家里等着唐歆,见唐歆进家门,迫不及待的把新手机拿了出来。

唐歆道谢,顺便让唐天骄帮着去打探一下马明达这个人。

唐天骄一口答应,他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由于第二日要考试,一大早唐歆就出门了,考场的排序是按照上次月考成绩的名次来编排的。一般来说,最差的考场是实验室,里面待的也都是最差的考生。

唐歆理所当然的在最后一间考场——化学实验室,这间实验室不仅冷,还没有暖气。好在唐歆目前的体质不怕冷,倒是曹丽丽冻的直打哆嗦,打算待会回寝室加衣服。

第一门考的是语文,考完之后休息十分钟,再接着考第二门。

前排的学生聚在一起讨论刚才的考卷,“那个岐王宅里寻常见后面一句是什么啊?”

“我忘记了,我只记得后面的落花时节又逢君。”

好几个学生纷纷点头,“要考也是考名句啊,这怎么考第二句了。”

“这个出题老师真的过分。”

“你们带语文书了吗?”

“没有。”

“我也没。”

曹丽丽加好衣服过来听到同学在讨论这个问题,便看向唐歆,“你做了吗?”

唐歆点头,“崔九堂前几度闻。”

声音不算大,但是实验室的学生都听到了。

“对对对,就是这句,我咋就没想起来呢?”

曹丽丽叹了一口气,“我也没做出来。”

“没关系,下场考试努力。”唐歆道。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367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