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男主吃奶的肉肉\开始反抗后来默认了

被说不行的男生脸都憋红了,口不择言地骂:“你他妈怎么这么下贱!老子瞎了眼才喜欢你,被你耍!”

身后的男生突然扬声道:“他们说你看上陈子期了,是真的吗?”

裴初河回过头,凶狠地与他对视。

他恶毒地笑了,说:“陈子期会喜欢你?他那种人顶多跟你玩玩,上一上你。你以为陈子期不知道,你裴初河就是只不收钱的鸡。”

“他会!”

裴初河再忍不住了,冲上去甩了他一耳光,怒目道:“他就喜欢我!你知道个屁!”

五月,夜色清凉。

春意渐渐逝去,夏虫爬上少年肩头,大妈们买完菜匆匆赶着回家做饭,院子里几个孩子围在一起敲打小贩三轮车上的西瓜。

回到家时,天已经很暗了。

陈子期家里的水管修过之后还在漏水,他肩头挂了条毛巾,脚上趿拉着拖鞋,跑去楼上的公共浴室洗澡。

筒子楼顶层的阳台上,搭了两个简陋棚子,冬凉夏热,在家可以洗澡的人都不愿意来,他也是头一次进公共浴室。

他妈说女生澡堂的门是红色的,陈子期看了半天,发现左右两扇门上的漆都掉光了,夜里实在看不清颜色。

反正两间浴室都没人,他随便走进了其中一间,准备洗个战斗澡。

脱光衣服、拉上帘子,喷头流出小水柱,水压低得很、水温也不高,他瑟瑟缩缩地发着抖洗澡,就连帘子对面的隔间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动,也没留心。

花五分钟把澡洗完,陈子期用干毛巾擦了擦湿淋淋的头发和身体,裸上身、穿着大裤衩,拉开帘子。

正欲离去,拿在手里的肥皂突然从盒子里滑出来,顺着地面的水渍,一路溜进对面帘子里。

陈子期马上走过去,一把拉开浴帘想去捡肥皂。

入眼的,却是一双细白的、女生的腿。

他感到一阵“嗡嗡”地耳鸣声,猛地抬起头,对上薄荷慌了神的脸。

即使很快地又关上了帘子。

见到少女洁白身体的一幕还是深刻地留在了脑海中。

肥皂也不要了,陈子期一个字没说,健步如飞地冲出浴室,十足的流氓行径。

……

薄荷呆愣在原地。

女生浴室只听得见滴滴答答的水声。

她低头看向脚边的那块肥皂,缓过神来,心肝脾肺肾都要气炸了,狠狠地一脚踢开肥皂,一不小心差点滑倒……

洗完澡回到家。

妈妈见她脸色怪异,还以为水太冷,关心道是不是感冒了。

薄荷摇了摇头,闷进被子里不说话,拿被子盖住头,越想越生气,越想越难过,牙齿咬住手指,躲在里面偷偷地哭。

被讨厌的人看见没穿衣服的身体,少女感觉自己丧失了很贵重的东西,并且对方无论如何也赔不起。

她快要恨死他了。

*

第二天起来,哭得红肿的双眼像两只电灯泡。

薄荷伤心欲绝地拿热毛巾敷了下脸,无力地背起书包走出家门。

下楼梯时发现墙角站了个人。

是她最不想见到的人——

薄荷冷口冷脸地从他身旁经过,当他不存在。

陈子期赶紧跟上去,隔着几步的距离,跟在她的身后走。

他平日无法无天惯了,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想着道歉吧,但薄荷的脸黑得像只要他开口说一句话就会拿刀出来杀人。

陈子期没别的法子,只好一直紧紧地跟着她。

她买早餐他在一旁看着,她坐在长椅上吃包子他就一旁站着,她上了公车,他还帮她抢了个座位。

但薄荷不领情。

无视那个座位,手拉着公车吊环,目光直直地看向窗外。

车里几个明初的学生认出男生是陈子期,窃窃私语地议论他在讨好的这个女生是谁。

“是不是裴初河?”

“靠,你们见过裴初河没呀?不是长这样子好伐!哪有这么丑。”

薄荷听见后,已不止是伤心了,她看向身旁也在看她的陈子期。

与他井水不犯河水、互不搭理这么多年。

不可否认,是带着私心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3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