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征服风流短裙美妇 舌尖在花缝中滑来滑去

温言走进办公室后,顾煜便紧随而入。

“你接受他的求婚了?”他眸光黯然低沉一问。

“是的。”温言随而一应。

顾煜只觉血液瞬而凝固,全身似被蚂蚁啃噬般发麻,心头被厉刀狠捅,疾步上前紧抓着她喝道:“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温言双眸紧眸,愤而将他的手甩开说:“你想怎么样?”

顾煜眼眶泛红直视着她,又再次狠抓住道:“我要你离开他。”

“这和你没关系。”温言仍想全力挣脱,但这次他似力道更大,紧拽不放。

在拉扯之际,“砰”轻微的掉落声响起。

两人眼眸不觉都望向发出声源的地上,温言一望自己的左手,已然空空,心似被狠拽起,瞬而往前欲捡起。

顾煜却抢她先一步,拾起地上的钻戒,声音一沉道:“就那么在乎。”

“还给我!”温言直盯着他冷语一说。

顾煜见此转而走到窗边,手往外一伸说:“不怕我扔了。”

温言抿唇双手微拽道:“你别太过分!”

此时办公室门被打开,顾耀快步走进,怒指着他喝道:“你在做什么?”

顾煜瞥了他一眼说:“别多管。”

顾耀愤然不已,转而上前一把拉过他:“跟我回办公室。”

顾煜此番却仍有他拉走,不再争吵。

温言见此疾步上前向着他说:“把戒指还给我。”

顾煜嘴角敛然一笑,手心摊开已空道:“扔了。”

温言只觉心漏跳半分,双眸紧缩,闪烁着怒火快步往办公室外跑出。

顾耀见状欲伸手打,他转瞬亦挣脱向外走出。

待到了走廊前,见庄攸神色如常的站在。

顾煜随而走近直视着她道:“是你叫我爸来的。”

“恩。”庄攸紧盯着他一应。

顾煜抿唇欲骂,但终是忍下随而走开。

庄攸回头望了眼顾耀,向他微微颔首,转而亦跟上离开。

温言直本奔楼下后,疾步到她办公室窗台下的草坪上,慌然四处找着。

“在哪呢。”她的声中微颤着,猛烈的太阳直射而下,不一会就让人有着眩晕感。

温言直而双膝趴在草地上,手不断扒开草丛,心中焦虑不已,

不多时,只觉双眸间有些许模糊,脑中思虑有些凌乱,微闭了下眼眸。

随而再睁开继续找,忽的前头一道亮光闪着,她瞬而起身向前一走,见钻戒静趟在地,莹莹发亮。

温言嘴角微漾,面上似松了口气,拾起全然细看了看,只见钻戒指圈的一处,多了道细小的划痕。

她的心一沉,酸涩气郁之意涌起,紧握钻戒捂在心口。

过了片刻后,温言转而上楼走回办公室,见顾耀仍在门口站着。

她自顾往里一走。

顾耀走进后回身将门一关,在她的对面坐下说:“煜煜不懂事,希望你不要见怪。”

温言低眸望着钻戒,指尖不时轻拂着。

顾耀见她不出声,心中难免没有底接着说道:“以后我会多加管教,让他不再找你麻烦,今天的事你看能不能不告诉简律。”

温言转而抬眸直视他,默而不语。

顾耀见状再而一说:“他们母子见识太浅,上次和你在街边争吵,也不知道是得罪了谁,我的车被无故禁行,每天只能停的很远,再走到局里。”

温言紧盯着他缓而开口说:“顾局,我不希望任何人来破坏我的生活。”

“明白,是煜煜的错,我让他向你道歉。”顾耀见她松开紧而再说道。

“不用了,除了工作上的往来,其他没必要了。”温言伸手随而应道。

“那简律...”顾耀转而拖音一说。

即使他不明说,温言心中已知晓从而回道:“我不会告诉他的。”

“那就好,不吵你工作了。”顾耀笑笑随而起身走出。

此时办公室才渐渐安静下来,温言指尖紧握着钻戒,微眯着双眸斜靠在椅背。

时间分分秒秒而过,一天就在指缝中转瞬即逝。

此时公园一角,飘散着浓浓的酒气,玻璃瓶散落满地。

顾煜拿着酒瓶一直狠灌着自己。

一旁的庄攸终是伸手愤而夺过说:“你想喝死自己吗?”

顾煜面上布满酒红,耷拉着头自言自语道:“一了百了。”

“一个女人就让你连平时的傲气都没有了。”庄攸紧而怅然说。

顾煜嘴畔喃喃低语,摇晃的身子颓然倒于椅子畔。

庄攸见状拍了拍他的身子,已不再有反应,全然是喝醉了,眉心微蹙抿唇想了想,只得搀扶起他到就近的酒店休息。

而现已是下班后许久,简黎两人已接了温纪,开往水兰郡。

待到了后,温纪父女仍是被眼前的贵气惊到,一路紧跟而入。

温言亦是如此,微扯了扯简黎的衣袖道:“这是城堡吗?”

他低眸浅然一笑说:“你以后就是这的女主人。”

温言双眸发愣直盯着,心中虽经常有过想象,但真实所见,却远远超乎。

此时简牧夫妇两人缓步走出,身后紧跟着几个佣人。

林苑泛起如白玉兰般的笑意。

温言瞬而向着两人亲切一叫唤道:“叔叔,阿姨,这是我爸爸。”

温纪身上泛着沉稳之气,伸手向着简牧一握。

他微微颔首亦伸手回握,轻和说道:“要亲家特意赶来吃饭,真是辛苦了。”

从他口中听到这话,便是对温言一家最大的认可,温纪瞬而一笑说:“应该的,这是孩子们的喜事,我们都高兴。”

温言听到简牧的话,亦是心暖,他们不仅对自己好,更那么尊重父亲,面对他们全然褪去高高在上的贵气,只当是普通人般。

林苑向着他们道:“大家别站着了,先去餐厅吧。”

众人一应随而便穿过巨宽的客厅,才走往餐厅就坐。

林苑指着桌上的菜说:“亲家,我们也是从阿言的口中,大概知道了你素日喜欢吃的,所以这是我们俩今天自己下厨的,希望能符合你的口味。”

温纪甚感亲切向着他们道:“你们的这份心,我深感愧意啊。”

温言更是如此,她眸光瞥见满桌的菜,全是之前自己无意中说的,竟不想他们如此上心。

简牧端然一说:“你能放心把唯一的女儿嫁进我家,我们心里也是感谢的。”

温纪望了眼温言,随而直视着他们道:“阿言能遇见阿黎,能有你们这么明事理的公婆,才是她的福气。”

简黎转眸对着她莞尔一笑,转而再说道:“你们都是我和小言最好的父母。”

温言更是起身向着他们微微俯身,眸中满是诚然说:“谢谢叔叔阿姨什么都为我考虑。”

林苑浅然笑笑伸手示意她坐下道:“马上就是一家人了。”

温言望了眼简黎一笑,转而方坐下。

林苑对着温纪一说:“今天叫亲家吃饭,是想商议下订婚和结婚的事宜。”

简牧继而说道:“你家那边如果有什么需要或者风俗,都可以告诉我们。”

温纪瞅着两人正色道:“这些都由两位亲家做主吧,我没什么要求的。”

温言听此轻拍了下简黎的手背,他侧眸一望会意,两人便站起身转而说道:“爸妈,叔叔,我和小言的意思,就只办婚礼,不办订婚宴了。”

“为什么?”林苑听此从而问道。

“我们都喜欢简单一些,今天在双方父母的见证下,就算是订婚了。”简黎轻牵过她的手。

“这会不会太草率,委屈了阿言。”林苑随而再说道。

“不会的,阿姨,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其他的礼节我都没关系。”温言转眸凝视着简黎,宛然一笑直说。

林苑不由望了温纪一说:“亲家,关于订婚宴你的意见呢。”

他紧而回道说:“那就尊重两个孩子的选择吧,阿言她向来也喜欢简单低调。”

简牧伸手一拍她的手道:“由他们吧,等办婚礼的时候隆重一些就是了。”

林苑笑笑便也同意,整餐饭都在愉悦融洽的气氛中度过。

待晚餐完后,两人先将温纪送到家,转而再回尚雅苑中。

洗漱完后都身穿着浴袍,面对面盘坐在床上聊着。

温言清澈的双眸直盯着他说:“今天去了水兰郡后,我觉得以后自己都是睡在金矿上了。”

“有那么夸张嘛。”简黎听她的形容不觉一笑道。

“我这已经形容的很含蓄了。”温言伸手指指说。

简黎浅然一笑,指尖轻点了下她的额畔。

温言瞅了瞅他的下巴说:“长了一点点胡子,我帮你剃了。”

“恩。”简黎嘴角微漾欣然一应。

两人随而便下床,简黎径直走到窗边的睡榻坐下,温言则走进洗漱间,将用具托盘拿出。

待走到窗边将盘放于桌上,先用热毛巾轻敷了会。

等了三分钟后,转而再涂上一些优质的剃须膏,再用修面刷打着泡沫涂圈圈。

一系列步奏后,温言拿过电动剃须刀,缓步走近他身前。

幽昏的灯光映照下,只觉他的面容更显清俊,她唇畔转而上扬,露出皎洁的笑意,趴开白皙的双腿,直坐在他的腿间。

简黎见状亦由着她,微扬起浅笑凝视着。

温言转而按下开关,指尖搭上他的脸畔,细细的剃着。

过了几分钟后,温言灿而一笑说:“这样就帅了。”

简黎笑如春风拂过柔声说道:“老婆,你在诱惑我!”

“哪有。”温言直望着他随而一说。

简黎亦不说,只低眸一望。

温言顺然低头,只见酥胸若隐若现,更是魅惑不已,轻而呵呵一笑,想着赶忙从他身上跨下。

简黎怎会让她再次溜走,伸手拦过她的腰际,反手一推,将她扑倒在睡榻上,欺近于咫尺间。

瞬而温热的唇欺压而上,浓烈的吮吸痴缠,两人的睡袍亦在此际脱落,甩于地上。

爱抚亲吻萦绕在两人间,魅惑之意充斥着整个房间,又会是整晚的暧昧涟漪。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35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