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口述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 被多个老男人调教

季惟付都那样说了,李晓乐便觉得自己实在是没必要再多说些什么,反正她知道安雅引不起他的兴趣。

两人吃过晚饭,牵手悠闲漫步在华灯初上的街道。昏黄的街灯打在身上,营造出一种暧昧的光晕。或许是气氛太撩人,季惟付揽着李晓乐的纤细的腰身,印上柔软红唇。

正待他要加深这个吻时,不合时宜的电话声破坏了正浓的甜蜜气氛。李晓乐尴尬的推了推不情愿的季惟付,稍退后一步掏出手机。

李晓乐靠在季惟付怀里蹭了蹭,在他不情愿的视线下接听了电话。

“郑晓晓,对于你这不合时宜的电话,你最好有个完美解释,不然……”接起电话,李晓乐先声发难。但戛然而止的话,伴随着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让人察觉到这听电话的不寻常。

季惟付停止了自己的‘骚扰’行为,略带询问的看着她。

李晓乐面色难看的挂断电话,拉着季惟付就上了路边的出租车。“师傅,天晶大酒店要快!”李晓乐几乎是大喊出声的。亏得司机师傅心理素质好,只是稍微抖了抖而已。

握住李晓乐颤抖的手,季惟付轻声安抚道。“镇定点!先告诉我发生什么事!”

李晓乐有些无助的抓着季惟付胸前的衣襟。“我不知道,徐丽丽打电话来说晓晓出事了!”李晓乐有些无助的望着季惟付。“她应该没事的对不对!”

郑晓晓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想她出事。

“放心,不会有事的!”轻轻拍抚着李晓乐的背,季惟付轻声安抚着。

她重视的人他是不会让她们受到伤害的。季惟付清冷的眸子里透着坚定。

一到目的地,出租车还没停稳李晓乐就打开车门冲了出去,却在门口的时候被酒店的保安给拦了下来,说是要会员证。

李晓乐哪有会员证,又担心里面的郑晓晓,所以险些跟保安起冲突,这时候在后面付车费的季惟付赶来,跟保安说了两句便带着李晓乐顺利进去。

两人直奔郑晓晓他们所在的包厢,远远的只见有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站在门口,又将两人拦在门口。两人说明身份来意这两人仍旧纹丝不动,不肯放行。

李晓乐急了,担心郑晓晓的焦虑心情,加上三番两次被阻拦,让她彻底爆发。许是听到了外面的声音,里面打开门,一脸忐忑的徐丽丽露出了头来。

李晓乐上前抓住徐丽丽,焦急地问道。“徐丽丽,晓晓呢?”

徐丽丽显然也被吓得不轻。“我、我、我不知道!”她满脸泪水的摇着头。“什么叫不知道,她人跟你们一起来的,也是你给我打电话说她出事了的。”李晓乐激动的摇晃着她。

季惟付上前拦住激动地李晓乐,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后背。“你冷静一点,交给我。”从敞开的门缝瞥了一眼包厢里的一片狼藉,季惟付平静的开口。“你慢慢的把事情说一遍。”

许是季惟付的震惊有着感染人的魔力,徐丽丽渐渐冷静下来,将事情发生经过给说了一下。

原来今天本来是中文系跟经济系的联谊会,因为女方这边人数不够徐丽丽便磨着郑晓晓一起来参加。一群人由着经济系一个说是富二代的男生带着进了这家会员制高档餐厅。

酒过三巡,众人也都有点喝高了。尤其是那富二代对全程都木着一张脸对他不屑一顾的郑晓晓起了兴趣,就上前来对着她拉拉扯扯,还欲非礼她。郑晓晓当然抵抗不过他的蛮力,被他给占了几下便宜。

就在这时一群人推门而入,不由分说的将刚才非礼郑晓晓的男生揍趴在地,然后郑晓晓就被其中一个黑衣人带走,而她们也被看了起来。

听了徐丽丽的话,李晓乐感觉整个人都要喷火了,看着躺在沙发上半死不活的富二代,恨不得上去再给他补两脚,只不过她现在没时间管他罢了。

李晓乐无措的抓着季惟付的手臂,声音带着一丝极力控制的哭腔。“小付,怎么办?晓晓会不会有危险?”她实在是不敢想象晓晓或许遇到了什么。

“别担心,我想办法!”说着季惟付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也不知道他跟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些什么,一会之后收了手机,对着李晓乐安抚的一笑。“放心,很快晓晓就会回来了!”

果然,不到十分钟郑晓晓就被两个黑衣人带了过来。李晓乐连忙迎了上去,抱着郑晓晓左看右看,直到确认了她没事这才舒了一口气。“臭丫头,你吓死我了!”李晓乐拍了一下郑晓晓的肩膀两下,为自己因为担心她而死掉的脑细胞出气。

“我这不是没事嘛!”郑晓晓勉强一笑。“我们走吧,我很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

听她这样一说,李晓乐连忙点头。“对对对,早点回去休息,压压惊!”说着拉着郑晓晓就要离开这个令人不愉快的地方。

身后季惟付对着送郑晓晓出来的男人点了点头。“转告慕容少爷,季惟付改天再去跟他道谢。”

“慕容少爷说他哪里有一瓶上好的Lafite,等着季少爷一起品尝。”黑衣人面无表情的转述着主子的话。

季惟付也不介意黑衣人的态度,微一点头快不跟上已经远去的李晓乐的步伐。

回到宿舍,李晓乐也不敢问郑晓晓被带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人为什么要带走她。只是拿着她的睡衣,推着她进浴室好好洗个澡,出来好睡觉。

郑晓晓刚进浴室,徐丽丽也随后回到了宿舍。看着坐在床上一脸冷漠的望着自己的李晓乐,徐丽丽有的缩了缩脖子。

“徐丽丽同学,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一下今晚发生的事。”李晓乐冷冷开口。

被她那样盯着徐丽丽有些瑟缩,但随即又觉得自己凭什么要害怕她,又挺了挺背满脸的不在意。“有什么好解释的,该说的在酒店不是都说过了。”

见她死不认错,李晓乐的表情越发冰冷。“这样啊!”李晓乐起身,手搭在徐丽丽的床上由上而下的俯视着她。“难道不是你跟什么人达成了协议,所以才会缠着晓晓去的。”

无怪乎李晓乐会有这样的猜测,因为平时徐丽丽跟郑晓晓并不亲近,甚至可以说徐丽丽很不喜欢像郑晓晓这种头脑聪明,长得又好,家世又不错的女生,因为这样的人跟她根本就是两种相反的人。

但她昨天却十分反常的缠着她看不顺眼的郑晓晓去参加什么联谊,这种情况下很难不让李晓乐有所联想。

徐丽丽瞳孔一缩,避开李晓乐略带犀利的视线。“你你别随便乱猜测人啊!”徐丽丽猛地站起身,指控的看着李晓乐。“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季惟付怎么会那么厉害,一个电话就让人把我们给放了,他是什么背景你都也没说!”

听着徐丽丽令人无语的指控,李晓乐轻笑一声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她。“我男朋友什么背景我还需要向你报备么?徐丽丽你不要太搞笑!”不屑再跟她多废话,李晓乐直起身子,留下最后警告。“我只最后说一句,不要再让我看到你打什么歪心思,不然别怪我没给你脸!”话刚说完正好郑晓晓从浴室出来,李晓乐连忙笑着迎上去对着她卖乖。

李晓乐话里明显的轻视让徐丽丽越发的不甘。凭什么都一样是平凡的家庭出身、她长得还没自己漂亮,可是她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拥有一个像季惟付那样对她温柔体贴还长相、品行、甚至是照今晚看来家世也肯定十分不俗的男人。

但自己却汲汲营营的到最后却只能被人给吃豆腐,占便宜。凭什么,看着说笑中的两个人,徐丽丽心中的不甘越发的明显。

眼角瞥到面色扭曲疾步离去的徐丽丽,李晓乐撇了撇嘴,她才不怕得罪人呢。像这种不知自爱的女生也要不起别人的尊重。

郑晓晓安抚了关心自己状态的李晓乐,说是累了便躺下休息。但只有她知道,躺在床上其实是一夜无眠。脑海里不断地回想着许多被她可以的画面。

她曾经用了很长时间来逼自己遗忘,而这好不容易才有的成果却在今晚看到那个坐在轮椅上,令人心疼的男人后统统瓦解。原来有些事情不是已经忘记,只不过是她不想记起而已。

心,疼的难受。似是有一只手一直在抓着它,令她喘不上气来。

只要一想起那双冰冷注视着自己的眼睛,郑晓晓的感官便只剩下难受,她……该拿什么去弥补那个自己亏欠许多的男人。

听着下床郑晓晓若有似无的轻叹,李晓乐也无了睡意。双手枕在头后,李晓乐若有所思,能让郑晓晓这样的人她能想到的只有一个,虽然郑晓晓掩藏的很好,但却逃不过她的眼。

她知道那个一直被她当做逆鳞一般存在的男人出现了,只是不知道这种方式的见面对他们是好是坏。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353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