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唔好深被灌满了米青 睡醒他的昂扬还在体内

翌日,吃过早饭后,玉娆阿妈的竹楼里,只剩下了尘丫儿、秦勤、殷莫辛、孔含蕾,其余人等,均知道他们要说正事,都各忙各的,玉娆阿妈还很贴心地为他们准备好了茶水,为秦勤准备了山羊奶,全部是纯天然,无公害污染的绿色食品。

四人坐定以后,尘丫儿拿起秦勤的手把了把脉,然后,小脸露出了笑容,对着秦勤说道,“秦姐姐,小宝宝很健康的,孔姐姐,对吧?”,孔含蕾是知道小丫头身上存有绝活,虽然没有读过正规的医科院校,但她那一手绝活,可不是正规医科学生所能掌握的。

听到尘妹妹的问题,孔含蕾认真地点头,表示同意尘妹妹的症断,并说道,“嗯,弟妹的情况非常好,就慢慢养着,一定是一个健康可爱的宝宝”。

这时,秦勤被她们二人说得不好意思,但有一点好奇心,就问了出来,“嫂子,尘妹妹,知道小宝宝是男是女吗?”

旁边的大男人殷莫辛看着三位女士在讨论小宝宝,也没有感到尴尬,还饶有兴趣地听着她们的谈话,当听到弟妹问小宝宝的性别时,他也很好奇地追问了一句,“对呀,含蕾,你能看出小宝宝的性别来吗?”

“要知道小宝宝在妈妈肚子的性别,是要通过仪器才能看得到的,我现在没办法知道弟妹的小宝宝是男是女的”,孔含蕾所学为西医,自然是没办法看出孕妇肚子里宝宝性别的。

孔含蕾刚才看到尘妹妹为秦勤把过脉,看着尘丫儿问道,“尘妹妹,你能看出小宝宝的性别吗?”孔含蕾刚问完,秦勤急切地看着尘丫儿,追问道,“是呀,尘妹妹,你能把脉,一定知道小宝宝的性别,对吧?”

尘丫儿看着秦姐姐期盼的样子,乐了,问秦勤,“秦姐姐,生男生女,不是一样的吗?难不成你也想要男孩儿吗?”

秦勤不好意思的望着尘丫儿,正色道,“尘妹妹,我可不是重男轻女啊,只是想提前知道而已,尘妹妹,你把脉真能看得出来吗?如若看出来了,就告诉我嘛,我也好提前准备小孩子的衣服不是?”

孔含蕾也好奇,不过她的好奇不是生男生女,这些对她们医生来说,生男生女都是一样的,她好奇的是,小丫头真能把脉就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啦?过去也听人说过,但是没见识过,现在小丫头如若真能把脉就知道肚里孩子的性别,那她真要向小丫头学习学习的。

“尘妹妹,你就告诉我们吧,我也好奇的”,孔含蕾也催促着尘丫儿。

尘丫儿笑望着他们三人,三个成年人好奇心那么重,那就满足他们的好奇,也让秦姐姐事先有个心里准备,想到此,尘丫儿谦虚地说道,“那个,我也说不准,到时,说反了,你们要原谅我的”。

三人不由而同地点头,秦勤宽慰尘丫儿,“好妹妹,说吧,不就图个乐儿嘛,啊,不要有思想包袱”。

“嗯,从脉像上看,秦姐姐此胎是一个小公主,嘻嘻”,尘丫儿调皮地眨了眨美丽的单凤眼,然后,她看向了秦勤,看到秦姐姐眼里闪过一丝失望的神情,她知道,秦姐姐想为殷家生一个继承人,当然是男孩儿最好,不过,瞬间后,秦姐姐眼里又放出了光彩,对着其余三人说道,“小公主,好啊,不是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吗?闺女贴心”。

殷莫辛听到小丫头说了胎儿的性别,还是持怀疑态度,但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过多关注这些事,也就没有吱声,孔含蕾听到胎儿是闺女,对尘丫儿说道,“尘妹妹,如果真生了一个闺女,你真是神了”。

“孔姐姐,不是我神,自古‘望闻问切’合称‘四诊’,是自古就有的,我只不过是应用而已,呵呵”,尘丫儿很是不好意思,孔姐姐人家是正牌医科院校毕业的,而她可是连一天学校都未进过,怎能班门弄斧呢,只好“呵呵”两声而过。

孔含蕾看到小丫头行事低调,并没有为自己有绝活,而骄傲自满,她刚要表扬夸奖小丫头,身边的阿辛就接过小丫头的话,说道,“含蕾,尘儿姑娘是家学渊源,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殷莫辛说完,看了看外面的天气,现在太阳已经照射在山寨里,布朗茶山的晨雾全然散去,阳光照在山峦上,而竹楼正好被四周的山峦环绕着,阳光通过竹楼周围的空窗,斜照了进来,满屋子都是跳跃的光彩。

“尘儿,我们进入正事吧”,孔含蕾听到阿辛直接称呼小丫头为“尘儿”,而省去后面的“姑娘”二字,心里一跳,然后看向了阿辛,阿辛怎么如此亲热地称呼小丫头了?他们之间到底是何关系?而且现在还说“进入正事”,看来阿辛确实是有事,否则,“无小尘”与殷家长房少夫人也不会在此,据说还是被“绑架”而来的。

“好啊,辛大哥,我们谈正事”,尘丫儿听到殷莫辛直接喊她“尘儿”,莞尔一笑,心想,看来殷莫辛已经知道了沈家与殷家,不,应该是殷默的渊源,如果不出意外,那么,殷莫辛的真实身份,理应正如她猜测的那样,于是,改喊殷莫辛为“辛大哥”,也不再是“殷老师”。

听到小丫头喊他为“辛大哥”,这还是小丫头第一次如此称呼他,殷莫辛会心地笑了,心想,看样子,小丫头已经猜到他的身份了,否则,是不会改变称呼的。

竹楼里的四人,正要进入谈正事的关口,外面,岩宝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一进屋子,岩宝对着尘丫儿喊道,“尘妹妹,你真是料事如神,今日早晨,镇子上真来了一个漂亮姑娘,我不敢耽误,就赶紧来告诉你了”。

听到岩宝的喊声,四人都不由而同地望向了尘丫儿,特别是殷莫辛,脸上露出了吃惊的神色,想都没有想,就问尘丫儿,“尘儿,意思是柯姑娘到了?”

“暖大柯?”秦勤、孔含蕾不由而同地喊出了柯姐儿的名字,因为,她们是认识“暖大柯的”,“暖大柯”真的追来了?也忒神了。

殷莫辛刚问完尘丫儿,马上想到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昨晚上尘儿提到的“尾巴”,他担心地又追问了一句,“会有尾巴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353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