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公交车上硬硬的东西-老板扒了美女的内衣

苏司月当然不会吝啬分享好东西给朋友了。

华瑶一起参与了香水的制作,觉得太神奇了,苏司月带来的这些个器具都没见过。

“苏姐姐,你这些玩意儿都是自己做的吗?”华瑶看着这个简易蒸馏器问。

苏司月点了点头,那骄傲的神情。

蒸馏器里面缓缓滴下来透明的液体,散发出淡淡的姜花味道。

“什么味道好香呀,感觉很清新的味道。”华娉被姜花的气味吸引过来问道。

“专门为你调制的姜花香水,喜欢吗?”苏司月一边装瓶一边问华娉。

华娉有些不解地问:“为什么我们的是香水,你的是香膏呢?”

“香膏嘛是为了龙三随身好携带,做多了就留了一份自己用咯,你们两个姑娘家,香水放在梳妆台上就好了。”

苏司月把香水倒入漂亮的琉璃瓶中,轻轻晃匀了,拿出一个有小孔的盖子封住了瓶口,用精致的雕花顶子盖在上面。

只可惜在这儿没有按压器,只能沾着一些使用不能喷雾,不够完美。

华瑶倒是不知道这段牵情往事,问道:“龙三是谁呀?”

苏司月没来得及说话,就让华娉抢了个先,“龙三可是苏姐姐的心上人呀。”

“坏丫头,我让你当着小孩子面乱说话。”

华娉被苏司月追的满屋子乱跑,两个人玩闹得忽略了一旁的华瑶。

华瑶的智商瞬间在线,照推理那龙三不就是皇兄吗?

苏司月身上的梅花味跟皇兄身上的味道极其相似,况且龙三,龙三,龙三子,原来如此。

“好你个苏姐姐,竟想不吭声做我皇嫂……”华瑶也加入了追逐的队伍中。

哪料,华娉猛地脸色一变,拉着华瑶去了屋外头。

留下苏司月一个人在原地发愣,什么情况,怎么突然两个人都走了。

“你怎么知道是皇兄?”华娉悄悄小声的问。

“这么简单怎么猜不出来,他们身上的气味儿都是一样的!”

华瑶一脸不屑的模样很是欠打。

“嘘,你可小声点,苏姐姐不知道皇兄身份的,你别瞎嚷嚷再把他们吵黄了!”

华娉长话短说,交代了起因经过结果。

进屋子的时候,两个人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继续把玩着香水。

苏司月倒是觉得这两人一副没发生过什么事情的样子,实在令人生疑,刚刚怎么突然就出去了呢。

苏司月一边想一边围着这两人看,看的华娉跟华瑶心里毛毛的。

刚刚华瑶说了句什么,就走了呢,怎么就想不起来了。

苏司月实在想不起来还是问问吧:“老实交代,你们两个悄悄聊什么呢?”

“女儿家的心事,苏姐姐就别问了,快开课了,咱们走吧。”

华娉随便敷衍了一句就要撤离此地,以免言多必失。

“就是,要是迟到了,太傅可是要发脾气的,走啦,苏姐姐。”

华瑶跟着华娉的步伐往勤学殿走去,苏司月只得跟在后面,观察这两个姑娘老大不对劲了,却也说不上来哪里有问题。

勤学殿。

几位皇子公主都已经端着正坐好等着太傅的到来。

看着三人一起进来,华清不免嗤笑,看你们还能得意到几时。

课堂上,华清与华瑶针锋相对,在才华上较劲。

下了课后,四个人一起出去在门口挤着了,华清跟华瑶谁也不让谁先出去。

华清得意忘形,以为姜辰阳要倒台了,也不把华瑶她们放在眼里了,出言道:“现在不让我先走,怕你们以后要后悔哦。”

华瑶见对方一脸得意的表情,不屑地往外一迈,回头说:“那就走着瞧咯,我们走吧。”

华清没有跟着出去,也懒得跟华瑶吵架,强弩之末,垂死挣扎罢了。

华清不知道姜辰阳跟科洛基部落的首领秘密达成了协议,她的好日子从现在开始也就在倒计时了。

今天正好是先皇去世第二十八天,丧期已满。

大皇子姜辰钰早就发现自己手底下人不对劲,总觉得有猫腻,却耐不住这野心。

不管这姜辰阳是真病还是假病,姜辰钰打算今天都要除了他。

今天是姜辰阳继位的日子,姜辰钰派了重兵包围了皇宫,要是计划不顺就直接逼宫。

姜辰钰自以为杜公公已经被被收买了,现下稳若泰山,站在殿下等着看好戏。

姜辰阳派遣了专门的官吏去祭天、地、宗社,抵告受命于上天和祖宗。

姜辰阳拖着羸弱的身子在杜公公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坐在了龙椅上,整个人靠在了龙椅上显得毫无生机。

姜辰钰跟杜公公对视了一眼,暗示他可以行动了。

杜公公拿起一早备好的圣旨,开始念起了祝祷恭贺之词,与原先姜辰钰草拟给他的内容完全不同。

这让在下面跪着的姜辰钰感觉不对劲,姜辰钰不顾大家异样的目光站了起来,打断了杜公公那冗长的废话。

“杜公公,你怕不是拿错了吧?”

杜公公却不以为然说:“怎么可能呢,钰王觉得我该拿哪道圣旨呢?”

“你!”姜辰钰想了一下,走到了宝座台上,一把夺过杜公公手里的圣旨,拿着走到了下面说道,“既然杜公公不记得了,那就我来宣布。”

“我皇弟身体不堪重负,难以继任,选贤任能,要传位于我……”

“是吗?朕怎么不记得,朕有说过这种话!”

听到后方传来的声音,姜辰钰惊得回头一看,姜辰阳突然正襟危坐了起来,丝毫没有病态的模样。

呵,果然是装病!

“朕说你说过,你便是说过,来人呢!”姜辰钰喊了一声,外面的重兵统统冲了进来,“如何,你还不从这龙椅上下来,坐着不会害怕吗,哈哈哈……”

殿里的大臣都吓得缩在了一起,没想到钰王竟然会逼宫。

“你倒是代入角色很快,竟还敢自称朕!来人,把这逆贼给朕拿下!”

听到姜辰阳说的话,姜辰钰不禁冷笑,“你现在还摆什么龙威呢,姜辰阳,这些可都是我的人,你……你们做什么!”

当发现矛都指着自己的时候,姜辰钰心凉了一截,一招错满盘皆输,不知道自己如此周密的计划怎么会被他瓦解的。

“钰王拥兵自重,谋反叛乱,当诛!。”姜辰阳摆了摆手让人把姜辰钰带走处置。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些墙头草的大臣一看架势,当今皇帝心机深沉,还以为要上演一出逼宫大戏,就这么轻松过去了。

大家表面看起来当然是轻松了,台下姜辰阳不知道下了多少功夫栽培心腹。

姜辰钰身边的得力干将便是姜辰阳安插过去的底细,他做的什么风吹草动,姜辰阳这边早就知晓了。

外头一个太监急急忙忙进来报告:“报,启禀陛下,科洛基部落的王子前来恭贺陛下登基,正在殿外候着。”

姜辰阳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说:“传。”

“传科洛基王子觐见~”旁边的杜公公尖声宣告皇帝的旨意。

一个少数民族打扮的男子领着一群人进来了,跪在地上说:“参见天朝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子,请起。”

此刻,有一个女人正在往大殿赶来,正是苏司月。

今天是皇帝的登基大典,太傅不开课,华娉跟华瑶还在睡懒觉。

苏司月早早地就起来了,皇帝登基如此大事岂能错过啊!

苏司月带着认路的十弦一路小跑到了大殿侧面,猫着腰悄悄地走了进来,躲在了帷幔后面。

看着被杜公公搀扶过来的新皇帝好像有点眼熟,但是由于杜公公挡住了大部分脸,苏司月瞧得不真切。

后来看到姜辰钰造反的时候,苏司月可兴奋了,没白来这一趟啊,看了一处逼宫大戏。

当镜头切换到龙椅上的那位,苏司月可是吓懵了,这人怎么长得跟龙三一模一样啊!

苏司月久久不能回神,他不会就是龙三吧?

十弦见苏司月的样子有些不对劲,摇了摇苏司月,轻声喊道:“苏小姐,苏小姐,我们该回去了。”

苏司月呆愣愣地跟着十弦一起走了出去,心里翻江倒海。

如果这个人真的是龙三,那该怎么办,一个拥有三宫六院的人如何会对我厮守一生。

原以为自己对龙三只是喜欢,想谈个恋爱罢了,没想到对方的身份特殊,却让苏司月愁极了,也意识到了龙三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华娉已经起来梳洗打扮了,看到不敲门就进来的苏司月,原本想说两句的。

可是苏司月似乎有些失魂落魄,华娉还是忍不住先关心了起来:“苏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华娉,皇上叫什么呀?”

听到苏司月的问题,华娉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难道她知道了些什么?

苏司月见华娉没有反应,追问了一句:“是不是叫龙三啊?”

“苏姐姐,你都知道啦……”华娉有些难为情,毕竟自己跟三哥一起撒谎瞒着她,骗人总归是不好的。

“原来我没看错,他真的是龙三!”听到华娉的话,仿佛重重的一击打在苏司月的心上。

华娉这下不知如何是好,趁着苏司月懵懵的状态,叫宫婢让华瑶赶紧起来,自己跑去跟那位皇帝哥哥求救去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35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