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绝色肉欲完整版-我和母亲在麦子地里干

凌央手里握着支撑尸骨的探陵,这一支飞箭射过来打在白骨上,整得她虎口生疼。

退了几步把前人的尸体移出房间,凌央也不查看一眼,就又前进两步把它又送回去了。

嘎,又一只飞箭从同一个方向和角度射到了尸骨的头部。

这种箭极细,造成的创口很小,而且又快又准,按道理是避不开的,但它好像只在同一个地方发射,也只会打出同一个角度的箭矢。

这就好办很多了,“记下来,入口这块青色的砖,叫一号得了,往前黑色二号,那里不能走。”

凌央也不去确认洛晓是使用什么途径记下的,只是提着人骨又在周围几块砖面上试了试,“呃呃呃,要么你给编号吧。”

因为入口正对的砖不能直走的话,就得往旁边去,旁边的砖又要叫几号,以凌央这种水平的逻辑,直接卡壳了。

“用国际象棋的称法吧,像是入口这一块数过去......”洛晓大着胆子往前一些,确定了一眼房间里的方砖数量,比国际象棋的棋盘格数要多出来不少,但没有关系,顺延就是。

“这样吧,我们别管不能走的格子,我们直接把路线安排好,只记应该走哪一块就行。”凌央把尸骨放在地上,示意洛晓照一下她们所在的地面。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再往里,这个棍子就不够长了。”洛晓才刚说完,就见凌央拆了好几个绷带。

“嗯,所以我们边走边试。”凌央抖开绷带把它们接在一起,再将地上的白骨扶了一下,用绷带把它的肋骨和探陵的棍头缠得紧一些。

“你是说,带着这个...探测装置,咱们就这样走进去?”洛晓觉得十分不靠谱,且不说这样很惊悚很考验胆量,就说这些机关本身吧,既然是再次经过也会重复攻击的装置,那若是角度刁钻些的攻击,就算知道暗器会从何而来,也不一定能避开啊。

就这般毫无防备措施地跟着,怎么想都怎么像是在花样送死。

“对啊,排雷也是这么排的嘛。”凌央已经重新站了起来,举起探陵支着的白骨来回摇了摇,很稳固,就是不便携。

“等等等等一下,稍微等一下,让我想个更好的办法。”洛晓反对这么冒险,又把手电筒往房间里照了一下。

那里面的摆设不像鬼哭那么繁杂,一个个靶子虽是无序的陈设,互相之间却有足够宽敞的距离。

“行啊,你想着,我继续试试门口这一块地方,等我试完了你还想不出来,咱就按我说的走一个。”凌央不是一个很好的领导,一句话丢出来就给了洛晓莫大的压力。

搞得人家拿手电筒的手都开始发抖了,凌央还不忘嫌弃一声,“来点美多巴?”

洛晓快速摇了摇头,很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一些,“这里出现这样的机关,好像不太符合这座皇陵一张一弛的设定。”

凌央应了一声,“所以这里面的暗器只会在固定位置,固定角度出现,是可以摸索的。”

“你是说,这些安排就是故意让闯入者轻松掌握的吗?”洛晓把电光照在了房间里的墙壁上,这次的浮雕画是......人。

各种装扮和姿态的人像,男女皆有,且都容貌优异。

“轻松掌握?你口气好大啊,你来你来。”凌央把棍子的一头递给洛晓。

“对对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你先别试了,我们讨论一下。”洛晓不敢接那棍子,连接着的那具尸体虽然还没有散架,但它已经受了两下箭击和新添的一处刮伤,估计撑不到走出这个房间。

“你说。”凌央把白骨大姐收了回来,靠在墙边。

洛晓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有说服力一些,“我们可以先确定,触发机关的是光影还是声音。”

“你拿手电筒照了这么久,还能是光影吗?”凌央面无表情地回复。

洛晓颇为尴尬,“对不起我......”

“总之我们可以预料的是,这个地方和第二个房间应该差不多,就算不会很危险,也不可能快速让我们通过的。”凌央转了转手腕。

“要是这座皇陵的密室只有两种模式的话......其实鬼哭那个房间的解法还挺简单的。”洛晓回忆了一下,除了有些吓人以外,那里需要做的仅仅只是拆解一个结界罢了。

“不简单啦,逆结界术或许以前也有,但肯定没多少人会的,要不然怎么光结界术为人所知呢。”凌央伸了个懒腰,也知道自己刚才提出来的方式不怎么靠谱,正在考虑别的走法。

“那些靶子会不会有什么借鉴意义呢。”洛晓见凌央没有执意要冒进,连忙又做了一个猜想稳住对方。

“比如?”凌央直接反问,在鬼哭的房间里,各种凌乱的摆设就毫无意义,所以她对洛晓的说法不怎么赞同。

“靶子就是用来射准的不是吗,我们已知了两处地方会发射箭矢——”

“——第二次出来的是飞刀。”凌央强迫症犯了,开口订正。

“对对,就是我们暂时知道的这两处发射暗器的地方,所袭击的位置是从来不变的对吧。那就是说它对准的目标一直都是一处。”洛晓不是个会说话的家伙,总觉得自己这些说明听起来很没有说服力。

“噢,你是指,如果这位白骨大姐不挡着的话,飞出来的暗器应该是指向那些靶子的。”凌央理解问题一向是角度清奇的,这会儿刚好倒听懂了对方的意思。

洛晓点了点头,“如果咱们先圣有强迫症的话,应该要如此才符合......”

“据我所知,她没有。”凌央摇了摇头。就那些有关蓝夏塔亚的说法来判断,这位先圣虽是个正派形象,却不同其他的仙人善者那么伟光正,她行事恣意,性格也颇让人摸不清头脑。

“呃,我总觉得这里不应该有实质性的——唉唉唉,你干什么啊!”洛晓捂住自己的嘴巴控制音量,但凌央行为真的又吓了自己一跳。

她为什么要突然把人家白骨的一只手掰出来呢。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347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