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啊…嗯…爸爸叔叔 啊受不了快来舔我下面

只是,如果出国的话,至少是要出去两三年吧,这几年的时间里,郎静怎么办?

她会愿意跟自己出国么,就算是她愿意,恐怕郎父郎母也不会愿意的,万一闹到最后,他们出国找郎静,那就不好看了。

回家以后,宁泽宇想着跟郎静商量一下。

“如果有一个机会让我出国两三年,去学习进修的话,你愿不愿意跟着我一起去?”

“我不能出国。”

“我知道。”宁泽宇沉默了一会,“那你愿不愿意等我几年,我回来以后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出国以后他肯定跟着二伯好好学习各种知识,不会像之前一样不懂事瞎胡闹了。

这是他唯一的一个机会,宁泽宇心里很清楚,二伯就算帮自己,也只会帮这一次了,如果他还是那样满脑子只知道玩,很有可能会什么都得不到。

“你放心,出国后我肯定好好努力。”怕郎静不放心自己,宁泽宇跟她说了很多,尤其是自己和二伯的事情,基本上都跟郎静说了。

自己小时候经常去的就是二伯家了,和他会更亲切一些。“所以你愿不愿意等我?”

过了这几年以后,他就回国好好经营自己的公司,和郎静过日子。

郎静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她内心的答案很清楚了,她不愿意等。

如果等他这几年的话,未知数太大了,而且几年的异地恋,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撑得下来。

万一半途而废的话,也太可惜了吧。

“你就一定要出去吗,你有没有想过留在国内,不出去。” 

如果是要学东西的话,其实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能学到东西的。最关键的就是看宁泽宇愿不愿意去学习。

如果他是那种特别特别努力的话,那自己也会相信他,给他几年的时间。想起他之前干的事情,郎静表示自己根本不敢去堵,这两三年的时间,谁也不知道他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要去那个地方比这里更加繁华,诱惑也多了很多。恐怕到时候自己对他来说就不是唯一了。

“我觉得不管在哪里学,的东西都是差不多的,关键是看你愿不愿意去学。”看着宁泽宇,郎静开口了,“在国内也很好啊,你一定要出去吗?”

宁泽宇苦笑了一声,二伯的意思很明确了,自己跟着他到国外去呆几年,看看他是怎么经营一家公司的,然后找到自己的不足,改一下。

如果一直留在国内的话,他学到的东西肯定是很有限的,毕竟理论和实践是两个东西。

“所以你这次回来并不是在跟我商量,而是在通知我。”郎静看着他,他虽然说是在问自己的意见,但是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如果你想出去的话,那你就出去吧,就算为了我,你选择留在国内,心里也是不情愿的。”

宁泽宇没有说话,一直看着郎静,眼睛里带着忧伤,他现在也很纠结啊,不知道到底该选择什么。

和二伯的事情自己已经全部都说了,本来以为她会理解自己的,没想到两个人谈了半天会是这种结局。

如果她真的是已经做好了决定的话,就不会回来这么问她了。“是,我已经想好了,我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我要出国去学习。”

“我出国的这几年,国内的这个公司会由二伯找人帮忙经营,我相信他的能力,公司一定会发展的更好的。”

宁泽宇不知道的是,二伯已经做好了决定,他要自己亲自来经营这家公司。

如果把公司交给别人的话,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些意外情况,这要是自己的公司也就算了,可是这是宁泽宇的啊!他第一次创业就失败的话,肯定会受到很大的打击。

就为了以后不让他一蹶不振,自己都一定要帮他把这个公司好好经营!

“从我的私人账户里拨款1000万,打入公司财务里。”看着自己的处理,二伯做出了决定。

这件事情说到底是他自己的私事,虽然说他是公司的总裁,但是这种钱从公司的账户里出毕竟还是不太好,就从自己的私人账户里出吧。

“然后你联系一下国内几家大公司,看看他们近期有没有这方面的合作需求。”

经过这几天的分析,他已经大体明白了宁泽宇公司的业务,其中有很多业务都是比较受欢迎的,想找合作公司应该并不困难。

只不过公司的员工数量未免也太少了一些吧,二伯有些头疼的把公司员工名单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这一共才两个人,能干点什么呀。

“你当时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不多找几个员工?”二伯没忍住打电话给宁泽宇,想问问他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

公司经营初期资金不足很正常,老公少一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再怎么少也要维持在十几个左右吧!

这只有两个人,一个人得身兼数职呀,“只有两个人,公司的事情肯定是忙不过来的,你肯定是要多找几个员工的。”

宁泽宇苦笑了一声,“当初我找了十多个员工,然后公司就出现了经济困难,我想这些员工也都要养家糊口,大家都不容易,所以给他们的工资水平都是偏高的。”

听到这,二伯点了点头,宁泽宇能这么想,自己就放心了。

身为公司总裁,不光要处理好公司的事务,而且还要平衡好员工的情绪,如果出现工资分配不公或者是工资水平太低的话,肯定会让员工心里有不满的情绪。

他们心里不满,工作效率就很低。只是,既然他给员工的待遇这么好,那么为什么还会有那么高的离职率。

“他们辞职的时候,跟我说的理由是公司发展前途不大好。”说到这,宁泽宇的语气里满是无奈。

他知道公司经营状况确实不是很好,但是现在毕竟是刚刚起步,走一些弯路也是正常的吧。

“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那我觉得那些员工走,简直是太正确的选择了。”二伯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里明显带着笑意。

这些员工很明显是那种可以同甘,但是不能共苦的,不管是跨国公司还是刚刚起步的小公司,都会因为经营不善而出现一点小问题,区别不过是出现问题大小罢了。

他们公司之前也出现过这种问题,但是在全公司员工齐心协力的努力下,现在公司的经营情况是一天比一天好。

“这种员工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在公司出现困难的时候,他们会第一时间离开。你的公司不可能任何问题都不出现吧,他们现在走,总被以后走好。”

听了二伯的话,宁泽宇点了点头,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说这些人想走就走吧,他一个都不挽留。

“对了,我看你公司里面还剩下两个人,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儿?”

“他们两个人是打算留在那个公司同干共苦的,之前我也找他们谈过了,因为公司贷款贷不下来,他们还说他们还说要把家里的钱拿出来帮助公司。”

说到这,宁泽宇也觉得非常不可能,他们这也太好了吧!

二伯笑了笑,这种员工虽然很难找,但是还是可以遇到的,宁泽宇创业初期就遇到了两个这样的员工,已经很幸运了。

这种员工相比工资来说,会更重视情谊一些,“我记住这两个人聊,你放心吧,我会给他们很好的待遇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把这两个员工培养成公司以后的高管。这种高管会带着公司越走越远。

听了二伯的计划,宁泽宇对自己公司的未来充满了希望,他原本还以为自己的公司没有希望了呢。

“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国,我到时候叫我助理去找你。”二伯问了一句,既然宁泽宇有的话,肯定是越早出国越好了。

听到这儿,他有一点犹豫了,如果出国的话,不知道郎静的态度是怎么样,之前他们两个已经谈过这个问题了,郎静并不支持自己出国。

“我在考虑一下吧,会尽快给你消息的。”

二伯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尽快考虑一下吧。”

自己这段时间还打算去谈一个重要的客户,如果宁泽宇来的早,自己还可以带着他一块儿去见那个客户呢。

身为公司的总裁,肯定要经常去见客户的。如果他赶紧跟自己见识一下的话,对他以后也有很大的帮助。

回家以后,宁泽宇又跟郎静谈了一次,“这个机会对我来说真的很难得,我不想放弃,我是一定要出国的,而且我想这段时间就出国。”

“那你出国吧,我也不知道我能等你多久。”郎静看着他,这个问题自己是真的没有办法回答他。

这几天时间里会发生什么,真的不知道,说不定会出现其他人走进自己的心里,也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流失,自己会越来越爱他。

希望是后者吧,他们两个坚持了这么久,如果就这么输了,输在异地恋上,那未免也太遗憾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346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