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啊好爽别停好紧好多水 换妻做爱过程

临近傍晚的时候路过一个湖,湖边芳草萋萋,四周山脉连延不绝,西岸有大片大片的莲,湖上一架木桥、几方黑石把南北两岸连接在一起,倒是颇有些意境。

坐了一天的马车乏味了些,一行人干脆停了下来在路边休整。当然,修整的只有马车上的两位而已,前后的金甲卫士下马侧立,却依旧站的挺拔,动作划一,沈清颜内心很是敬佩。

一回头,看见汤家二公子坐在树荫下小憩,竟然是一把宽敞的摇椅,摇椅上依旧铺着厚实的白色毛毡。倒是个会享受的,娇滴滴得很。

沈清颜转身便向树下走去,原本是存了要捉弄的心思,想要吓他一吓,结果被他身边的那位壮汉——元骞 一个眼神扫过来,沈清颜缩回伸出去的手,撇了撇嘴很是失落。

“二哥……”

不做声

“汤奕涵”

“哈!?哈!?”汤家二公子在摇椅上一骨碌坐起来,揉了揉眼睛面色迷茫,耳后的发因为躺在摇椅上乱了几分,发丝柔软纤细。

汤奕涵低头才发现沈清颜就蹲在自己身侧,才长舒了一口气。

“是你啊,怎么了?”沈清颜听到这个问题也是愣了一下,不应该是怕自己的吗?傻孩子这么没戒心。

其实汤奕涵对沈清颜也是又爱又恨,小的时候被其它山上的弟子欺负的时候都是沈清颜帮忙打回来的,以前沈清颜太坏了,捉弄人的方法都不带重样的,山上的弟子看到沈清颜就跑。汤奕涵爱跟在夏淳身后转,夏淳爱跟在沈清颜身后转,两个孩子多少还是对沈清颜有些依赖的。虽然,沈清颜更喜欢捉弄汤奕涵。

但汤奕涵对沈清颜,更像是面对一个姐姐,这个姐姐虽然护犊子,但是太坏了。

“我们还有多久到啊?”沈清颜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一个汤奕涵的师父,最近那本水系的法书上有些字确实参不透。

“元骞,还要多久能到?”汤奕涵也巴巴的问元骞,作为修者虽然不会觉得如何疲惫,但是无聊啊,汤家二公子是个闲的没事干就要上房揭瓦的人物,这几日天天呆在马车上他觉得自己都快要长蘑菇了。

“不出意外的话,还有半个月。”

这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前方清理的时候也十分容易。确实没有什么意外的,汤家的名头还是很好用,若不是什么大能,旁人也没胆量赶来拦道。但是元骞总是觉得有些不安,每日反反复复的检查却没有查到任何问题。

一切太顺利了,没有遇到阵法,没有遇到陷阱,连阴雨天气都未曾遇到。想到这里元骞觉得心惊,正值谷雨前后,南方应是雨季,怎得连雨都未曾遇到。

沈清颜一个从雾界出来的乡下丫头,自然不知道季节变化该是如何。每日净是修炼。

昨日与公子谈起一路的异常,二公子反应淡淡,似是早就知道会这样。

汤奕涵觉得自己折腾来折腾去虽然没什么意义,但还是存了些侥幸的心思,希望能拖着便拖着,沈清颜一日在自己这儿,就能多开心一日。

来之前师父便与自己说过,要想躲开那人定是不可能的,本就是该飞升的修为,虽然将修为硬生生压制在渡劫期不肯前进一步,但却参透了几分规则之力,实力肯定不是几个元婴期修士能比的。这一路,就当做是游玩吧。

夏淳显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让沈清颜离开夏府,不过是让那个人感到安全而已。

他的沈清颜不能被任何人惦记着,除了他。他的沈清颜眼睛里不能有任何人的身影,除了他。

宇文寒仓,对于大多数修士而言,一个近乎于神的名字。偏偏对沈清颜像是中了毒似的,为了她血洗九合天。

“二哥,我们走吧。”汤奕涵被沈清颜的声音拉回现实。

汤奕涵哼哼唧唧半天,最后不情不愿的爬上马车,继续一颗颗吃着一粒十金的提子。

“你就不好奇之前的事情吗?”这一路走下来沈清颜从来没有问过之前的事情,问的最多的是修行上的难题,说最多话的其实还是汤奕涵。

“刚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会好奇些,我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变成了这样子。但这一路也想了许多,生怕之前有什么仇家,但好在我现在容貌修为都与之前不同,加之没什么人费尽心思寻我,想来前生定是无牵无挂的。从头开始也未必是一件坏事,或许更胜从前也未可知。”沈清颜说的十分坦荡,心口如一。

还是二丫的时候也怀疑过自己的异常,为什么失忆,为什么母亲一直说自己不属于那里,为什么夏淳要带自己回府。后来知晓了自己失忆,知晓了自己先前修行上的了得,知晓了曾经的沈清颜竟然识得紫俊国显贵,认得大韩国汤氏,也确实有些震惊,更多的是后怕, 怕现在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被牵扯进曾经的恩怨里,她无力应对。

但这一路,汤奕涵的小心翼翼和对自己的爱护确实不假,沈清颜觉得这样不会撒谎的人,却不愿让自己了解曾经,那想来失忆前的日子定是过得不尽人意,为何要想起呢?

汤奕涵倒是十分开心,露出了一个自见面以来最欢愉的笑颜,觉得沈清颜真的太上道了,对嘛,那个人有什么好,让她受世人非议,修炼的时候遭小三算计,寂灭的时候连一具肉身都未曾留下。

她和该如此,说算了就算了,说不念就再也不会想起,说要忘记就绝不会给自己留退路。

她依旧是像从前,虽然容貌千差万别,但是眼睛总是亮亮的,面对信任的人藏不住喜悲;决定做的事情便全心全意,义无反顾。

汤奕涵觉得自己越发想念师父了,眼睛和心里,手指和发梢,都在想。他也怕有一天自己会不会像沈清颜那样,一朝寂灭不问前尘,他想快点问问师父,自己会不会有这一天,师父舍得让他难过吗?若真有这一天,师父会穷尽天涯寻他吗?

“要不,咱们明日就回汤府吧。”汤奕涵一颗颗吃着提子,眼神却飘来飘去一副心虚的样子。

“嗯?”

“本公子……想家了。”好吧,其实是想师父了。虽然撕个符便能让师父赶来,但他就想亲自回去见他,见他站在小院门前的树下望着自己,见他等着自己走过去扑到他怀里。

“也好。”沈清颜沉默了会儿点了点头,从夏府到汤府,这半年几经周转,不过是从一个地方飘到另一个地方罢了。若说是否会有些不适应、期待或者是胆怯,沈清颜都没有什么感觉,不过都是随波逐流的浮萍,她现在只想变强,这样就不用再寄人篱下,也不用仰人鼻息。

汤奕涵抬手敲了敲马车车壁,元骞恭敬的回了“是”,便撕了几道符,撤回了前方的探子,方圆五十里的守卫见符后撤到马车四周。

舍去绕路的那般麻烦,元骞遣一众修士列阵启阵,转眼间便到了临大韩国最近的唯客居。

左右不过是一夜,今夜且先沐浴梳洗。

哼,宇文寒仓,本公子不是怕你,本公子现在要去找我师父了!你若敢乱来,我便日日对着沈清颜讲你的坏,你想也别想让清颜姐姐觉得你有一分的好。

宇文寒仓确实看到大阵启动,也确实是想跟上,最近天寒,马车再舒适也难免透风,万一她病了该难受的。

他攥紧了手里汤奕涵留下的字条,薄唇抿的紧紧的,却再也没有向前迈一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339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