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二婶的屁股好大 他的舌在花缝中滑动

此话一出,貂皮佬眼角皱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他反问竹竿子:司马兄的意思是

竹竿子瞥了我们一眼,对貂皮佬说:我们掌柜的现在被外人挟持,难免会言不由衷。杨老大要是肯助我一臂之力,咱们两家日后的合作还会少吗

这死小子,扯着民主的大旗为自己闹革命,一上来就企图占领道德的至高点。看来我对他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这就是一匹吃人不吐骨头的白眼儿狼。

选择权一下落入貂皮佬手中,他先是安静地把我们三人轮流扫视了一遍,像是在心中评价哪一块肉更有油头。最后哈哈一笑,向竹竿子大步走去,伸出双手要与 他握手言和。我心中一沉,老奸商果然是重利轻礼的生意人。既然眼前的局势已经是回天乏术,那么现在能做的唯有争他个鱼死网破,可是我看看自己浑身上下,好 像连一点儿同归于尽的本钱都没有,不禁暗自恼火。回头去看桑老大,他已经闭上了眼睛,好像完全放弃了希望在等死一样。我俯身对他说:老同志,咱还不到绝 路,那几个守门的都是花花架子,待会儿我数到三,我们一起冲出去,能活一个是一个,总比坐以待毙要强。其实我自己也知道,从这么一群亡命之徒手底下活命 的概率少之又少。可看着桑老爷子一脸末路枭雄的颓败之相,我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能在死前给老人一点儿安慰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强。不想他听了我的话,只是意 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小子,你太嫩了。

话音刚落,貂皮佬那边已经动起手来,几乎是眨眼之间,只见寒光一闪,竹竿子脖子上被人抹出一道血泉。他踉跄了几下,撞在古董架上,碎了一地的瓷器。貂 皮佬大叫一声好身法,亮出了夹在掌心里的匕首,又是一个箭步开弓,朝着竹竿子的脑袋劈了下去。那小子也算是条硬汉,他单手夺刀硬挡了一下,提脚踹向貂皮佬 腹部,乘着貂皮佬闪避的空隙,他甩起身后的木架子,将窗户砸出一个洞来,飞身逃了出去。

追找不到活人就是尸体也要给我拖出来貂皮佬一挥手,守在门口的七八条汉子立刻跟着他追了出去。

由生到死全是转瞬间的事,直到人去楼空我才意识到自己又从鬼门关里绕了一圈。桑老爷子半倚在墙上,把我招了过去,他冷笑道:司马小贼,终归是棋输一 着。做买卖讲究一个先来后到。杨白菜既然已经与我点头,又怎么会做他的帮凶。咳咳咳,我们跑江湖的最恨的就是吃里扒外的反骨咳咳咳

我没想到貂皮佬虽然势利,却也有一套做人原则。更没想到桑老爷子居然早就料到他会站在我们这边。我这些年做摸金校尉总觉得已经见惯了江湖险恶人间冷暖。现在看来,我的人生道路才是刚刚开了一个小头。

我把桑老爷子扶了起来,对他说:您现在别忙着思考打击报复的问题,咱们先去医院。

他摇头道:来不及了,内伤。老夫命不久矣。想不到人到垂暮,最后守在我身边的却是只有一面之缘的毛头小子。

我说:您快别感喟人生了。您现在必须相信广大的医疗工作者,您这点儿伤,对他们来说易如反掌。来,您快趴我背上,我背你走。

老头死活不肯,说:胡八一,你这个小混蛋。要不是老夫身边无人,怎么也轮不到你也罢,只当是天意,你听着,从今天起,你就是一源斋二十四家 行铺的总掌柜,百十号弟兄以后都指着你混饭吃,咳咳。我手上这枚祖母绿的戒指,能打开后堂里的仓库,里面的资料你随便看。我们总店原本是在美国唐人街上, 我老觉得在洋人的地盘上不自在,想不到刚回来没几天哎,这也是命。我死后,尸体先不要入土,你去总店找我的一个老伙计薛一棍,他会交代你一样东西,等 那东西到手再与我一同下葬。

我本来想告诉他,现在国家明令禁止遗风余俗,你就是带着传国玉玺也只能火葬。可一看他这副模样,只好点头应诺,接下这桩天大的麻烦。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307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