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淫水直流 好爽 快点 受不了了 好想要哦出了好多水

没想到王闯家里吃的看起来还挺简单的。荷叶粥、鸡蛋羹、尖椒皮蛋、红烧剥皮鱼、糖丝番茄片、梅菜扣肉、黑鱼汤还有一道小白菜。

“饭菜不多,不要介意,反正就我们四个人吃。”

“不会不会,已经很丰盛了。”

客气一番后,个人去卫生间洗手,卫生间很大很豪华,相当于他在家的房间了。等到入座吃菜的时候他才知道他天真了,明明都是很简单的菜,却非常好吃,特别小白菜,一定是用高汤煮过的,火候恰到好处,而且他发现每一道菜的食材都非常新鲜而且特别。

“这是我跟在你身边见到的第一家食材全部有机的,营养高而丰富。”

“哈?”系统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平时吃的有机蔬菜不是有机的吗?

“就是食材全部有机种植、不添加任何化肥或者激素,而且种植方法也很科学。鸡蛋也是土鸡蛋,非常纯正,色泽浓黄而红。你们家特意订的有机蔬菜,但是那其实是半有机的,就是美味居,食材也不是全部有机的,大多是半有机的。因为完全有机种植太麻烦了,比如有些菜招虫,很不好管理。像我们星球,有机蔬菜完全无法种植。”

“为什么?”这还是他第一次听系统说起原来星球的事。

“土壤肥力下降非常厉害,不人工添加肥料,蔬菜没办法长好,而且虽然我们对污染控制很严格,但还是很严重,比地球还要严重。”

陈曜恻然,赶紧多吃几口。

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啊,哪里不对呢……

饭后甜点有他最喜欢的芒果酸奶,冰冰的,恰到好处。王婕吃完饭就去上班了。

于是,王闯赶紧趁着林婶洗碗的时候去冰箱拿起酸奶和零食躲到游戏室里吃。

这下陈曜终于想起来哪里不对劲了。

王小胖子今天中午吃的有点少。

“多亏有你们,回头有人问你们,你们一定要说这些零食和酸奶是你们自己吃的。”王闯一边吃一边说。

“……”

“对了,你说的那个小跟班呢?”陈曜突然想起来他说过有人监督他的,今天好像没见到。

“那个烦人的跟屁精,不来更好!不过,你们明天就能见到他了。”

吃完王闯非常高兴地带着他们一起打游戏了。不过刘然操作渣到爆,玩了几场没意思,就去KTV唱歌了。一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陈曜和刘然都没见过王父和王母。一直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他们才听到别墅外小车鸣笛的声音,管家林伯打开大门,陈曜刚好画完一幅画停下来,一听到声音就拉着刘然从画室里出来了。

这是一个微胖有着小肚腩的中年男人,眼皮微微浮肿,拿着黑色的公文包递给林伯。陈曜带着刘然主动向前微微大声自我介绍:“伯父,你好,我是陈曜,王闯的朋友。”刘然也跟着小声介绍自己。王父略点一点头就到沙发坐下。

陈曜不知所措,他想已经打过招呼了,应该就可以了,况且林父看起来有点疲惫,应该不想理他们,于是向刘然使眼色要走。

“我听小婕说过了。小姐回来了吗?”

陈曜以为是问他们,停下来要回答,但是林伯着药茶端过来,先他一步回答,“小姐还没回来,不过她说十点会回来。”

陈曜瞟一眼二楼的游戏室,发现一个身影悄悄打开门溜走才放下心来。

“伯父,那没事我们就先走了。”

“等等,”

“呃?”陈曜又停下脚步。

王父呷了一口药茶,慢慢说道,“你们坐。”

陈曜和刘然慢慢吞吞走到沙发对面坐下。刘然因为在室内,取下了帽子,因此王父多看了他一眼。

刘然也习以为常,中午吃饭的时候王婕愣了一下。。

“这孩子比小闯可爱。”长得跟芭比娃娃一样的,简直是小闯减肥成功后的模版。

陈曜一愣,刘然一僵,随后恢复原状。

没想到王闯的爸爸是这样的爸爸。

不过王老板,眼神可能不是很敏锐,王闯减肥成功也不会长成刘然那妖孽样子,不过自己的儿子在自己的眼中总是经过美化的。

“呵呵。”

“小然啊,一看你们就是品学兼优的孩子,我们小闯呢,比较任性、比较调皮,也不怎么爱学习,以后你们互相帮助啊。”

刘然一愣,“伯父,我们和王闯是在绘画比赛的时候认识的。”

“哦,是吗?”王婕只说了王闯带两个朋友来家里玩几天,他还以为他们是小闯的同学呢。

刘然和陈曜点点头。

咳咳,王父干咳了几声,“不是同学也可以互相学习嘛。”

刘然为难地说:“可是我感觉我们不是一个绘画风格啊。”王闯的风格偏向于西式绘画。听他说,他六岁以前是在澳洲生活的,绘画也是在那里由一加拿大大学生做家教时启蒙的。

“哈哈,刘然的意思是说,王闯画画其实挺厉害的。”眼看话题朝一个尴尬的地方走去,陈曜岔开话题道,“伯父,怎么没见伯母?”

王父摆摆手,“她不在家。”

为什么不在家?陈曜和刘然都有此疑问,不过没继续问下去,明显这其中有问题但是人家不想说,虽说他们和王闯投缘,但毕竟认识不久,这种级别的私事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王父见此也暗赞这俩小子识趣。

其实识趣的是陈曜,刘然只是不感兴趣而已。

于是又简单交谈了几句后,陈曜去休息了,刘然的画还没画完,所以去了画室。

这头,王闯也成功躲过别人的视线回了房间,阿南感谢,还好有陈曜提醒。

之前,王闯在玩游戏的时候就拜托了陈曜,如果有人回来,就想办法提醒他。

不过,陈曜也说了,十点之前王闯要停下打游戏,因为他要准备休息了。

王婕说是十点回来,实际上拖到十一点多,才听到车上鸣笛的响声。她一直想接手父亲的事业,因此大学没毕业就到公司实习了。她们家一直做的是以开发房地产为主业,以投资娱乐方面为副业,但是她想投资互联网行业,在如今这个年代,两个方面来钱最多最快,一是娱乐,而是互联网。可是娱乐方面他们是外行,风险太大,你不知道哪部剧会火,哪部剧会爆冷门。

早上果然在饭桌上见到了王闯口中的小跟班。

清秀而平凡的面容,线条略显冷峻,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你好,我叫席郗。”

为什么说是清秀而平凡呢?因为仔细看他五官是很清秀的,略带一点苍白,但是又是平凡的,因为陈曜发现他转头就忘了他长什么样子,接下来吃饭都跟没有这号人一样的,存在感……非常稀薄。

不过,“小希希,你这么早就来了呀?”

席郗看了他一眼。

陈曜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一眼里看出了他对王闯的说的话,“你个白痴,这不是废话吗?”

他注意他,还是因为系统和他说的一句话,“真是天生的影子。”

然后系统解释了什么是影子。

在他们那儿,有专门的一个职业叫做影子,这个职业还挺受欢迎。比如,管家之类的,有些生活杂事需要别人帮忙打理,但是又不想有那种自己的生活被别人介入或者入侵的感觉,还有暗卫,暗中保护别人,比如情报收集者,存在感薄弱更有隐蔽性。

其实他们那里也有替代品,比如存在感调节器,但是这个不便宜,而且容易受外界因素干扰。也有机器人管家,但是总是不如人来的灵活,与人可以比拟的,也很少会去做管家,因为这样的机器人太贵,用来当管家太浪费。

真有意思。

席郗转头看向陈曜,陈曜坦然一笑,没说什么。

对别人的视线也很敏感呐。

可是,有一个人绝对不会忽略他。

王闯余光看着席郗,从陈曜盘子里偷拿一个煎蛋,然后眼疾手快地用皮蛋瘦肉粥盖住。

“一天只能吃一个。”席郗冷不丁来一句。没有叫名字,但大家也都知道是谁了。

话说这里的鸡蛋确实不错,陈曜听说生蛋的鸡叫“九斤黄”,意思是自然状态下这种品种的鸡有的可以长到九斤重,颜色多为黄色,它生的蛋也非常肥嫩鲜美,只是产蛋率不高,向昨天他们吃的蛋也很好吃,但是是那种专门饲养的山鸡下的蛋蛋,因为并不添加任何鸡饲料,所以口味非常纯正,但是也仍然比不上九斤黄下的蛋。

今天早上的煎蛋用的就是这种蛋,因为并不是每天都有,王闯平时也非常喜欢,今天故意让刘然坐在他和席郗中间,借刘然的掩护多吃一点。

“你明明低着头,怎么会发现?”王闯悲愤道。

席郗又看了他一眼,和之前的一眼一模一样。

陈曜轻笑,帮忙说项,“偶尔吃吃没什么问题吧。”

席郗这次倒是放下筷子,难得解释了一句:“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他是易胖体质,又不爱运动,能减一点也都不容易。”说完看王闯挣扎地用筷子按着煎蛋,眼疾手快筷子伸过去夹走吃掉。

王闯狠狠瞪着席郗,然而他并不为所动,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再瞪也瞪不出花来。

陈曜和刘然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原来……王闯之前说的没有夸张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286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