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和女友和闺蜜双飞小说 李泽言悠然在车里娇瑞

“我的女儿很好,用不着费心管教,这就不劳您费心了。”

“这管教不管教的原本也是轮不到别人多嘴的,只是今天不是情况有些特殊吗?我们也是被带累了所以就多嘴说了一句,您别见怪就好。”

江妈听了洪女士的话顿觉这个女人绝不是什么好相处的货色,她这么贬低自家女儿还得了?因而是什么作为大学教授该有的风度也不要了,什么气量也不要了,直拿出楚家人的那套‘士可杀不可辱’的气节和洪女士打起嘴皮子架来。

“瞧您说的这话,什么带累不带累的,我家江楚可不像那些什么在外面犯了错连累人的人,我家江楚向来都自律,长那么大也从没犯过什么错。今天被请家长也是头一回,和那些经常被请家长的孩子从来都不是一路人。今天也不知怎么了,竟然还被叫到德育处来了。”

洪女士一听江妈这么说,原以为江妈会是什么了不得的太太,这才开始打量起江妈来。只是她这么打量着也没发现江妈身上有什么大的牌子货,就连脚上穿的都是双平底鞋。心下不免又轻看了几分:原来就是个嘴巴厉害的妇女。

洪女士打量完了江妈,心里的优越感一下又上来了,直觉得今天发生的事肯定和江楚脱不了关系,只怕还是江楚挑拨的呢!他儿子以往就算被请家长那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严重过!难怪女儿小小年纪就这么有手段,原来是因为当妈的原本就厉害!

“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楚在旁边看着,第一回觉得自家老妈原来口才这么好,原来她以往都是藏拙来着?江楚惊讶归惊讶,但也实在是怕两人会在办公室里打起来,就对江妈说道:“妈,少说两句。”

林广缘也怕自家老妈再和江妈交恶,自然也阻止了洪女士想接着找茬儿的行为。

两人见孩子们发了话,自然也不好再揪着不放,当下就转头和黄副校长说话去了。这黄副校长见两人言语间都不是让人的主,心知这两人处理不好只怕是个马蜂窝,故而这么一来二去地也就没说给江楚和林广缘记过什么的,只说让两人把孩子带回家教育教育,休息一周,整理好心态再回学校上课。

姚然觉着停课对高三阶段学生的影响不小,还想再争取争取,但奈何黄副校长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也只好作罢。就这么着,几人就出了德育处的办公室。姚然原本想着这件事应该也是到这就结束了,奈何洪女士就不是个能轻易撒手的主,她认定了江楚不是什么好女孩儿又怎么会继续让她和林广缘同桌?

洪女士对姚然说道:“我们家林广缘是我疏于管教了,在学校还得老师多费心。”

姚然听了洪女士的话赶忙谦虚了两句,直夸林广缘在学校的表现很是出色。

“听您这么说我倒是也不怎么担心。只是我就怕林广缘在学校总会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呆在一起,所以还得老师您帮忙多留意一些。我看您不如句给他换个同桌吧,也省得他每天总闯祸,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江妈一听洪女士的这番话,当下气得险些又要和她争执起来,什么叫别有用心?说的好像她儿子是块金疙瘩,就怕人惦记还是怎么着?她这么说是说江楚扒着他儿子不放吗?她家江楚还没那么掉价!

“妈你说什么呢?换什么同桌?江楚挺好的,人也没带着我闯祸。”

“不行,听我的。”

林广缘还待要辩解两句,江妈忍不住说道:“既然这位家长都这么说了。姚老师,我看您就给我们家江楚换个同桌吧,也不求别的,只要是个安分的就行。”

“妈——”

江楚话还没说完,江妈就朝江楚瞥了一眼。江楚哪里还敢说什么,只好老老实实地在旁边站着了。

姚然一看,在家长的强权面前,学生的意愿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江楚和林广缘都是很优秀的学生,学习和人品都是没得说的,今天的事说起来还是误会的成分大一些。只是两位既然坚持,那就换吧。”

就这么着,两人跟着姚然回了教室后,姚然就让许笙和林广缘换了个位置,两人的同桌生涯至此就算是终结了。

姚然在教室里宣布完了决定就出了教室应付还在门口的两尊大神了。林广缘虽心下窝火也不好当众违抗姚然的命令,更何况许笙虽然还坐在位置上,但他的书本早就被金绍收拾好搬了过来。

班上的一众人等见这三个人收拾,门口又有家长在外边等着,对此自然是多有猜测。只是众人见林广缘面色不愉,都不敢问罢了。

等到林广缘和许笙把位置搬完,江楚收拾了几套试卷并笔记本就准备回家。

“你去哪啊?”许笙问道。

“托黄副校长的福,我放几天假。”江楚无奈说道。

江楚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出教室去了,林广缘见江楚走了,随手抓了几张试卷也出了教室。

江妈见江楚收拾好了东西,和姚然打了招呼就准备带江楚回家。江楚正打算转身时,就听见林广缘说道:“江楚,你等等。”

“等什么等,回家!”洪女士拽着林广缘说道。

江妈一见洪女士的所作所为难免憋火,瞥了江楚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江楚见自家老妈生气哪里还敢和林广缘说些什么,当下只说了句‘再见’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江楚走的干脆,林广缘却少不得郁闷起来了。洪女士见儿子出来了自然也和姚然打了招呼,挑了个和江妈相反的方向下楼回家。

江楚上了江妈的车,心中忐忑自然也不敢说话。两人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回了家。

“你跟我好好说说,今天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男孩子是怎么回事。我今天就不回实验室了,我们母女俩在家好好聊聊。”

江楚听了江妈的话,心想:就知道没那么容易放过我。好在她也还有申辩的机会。

“今天我和同学上自习的时候讨论问题来着,黄副校长也不知怎么了就把我们叫到德育处去了,二话不说就让我们请家长。黄副校长当时在气头上说话不太好听,我同学脾气也冲就和黄副校长顶了两句嘴,后来就闹起来了。黄副校长说我们早恋那是真的没有,我们就是同学而已啊。”

江妈一听觉得和自己想的差不多也就没怎么为难江楚。

“既然是这样也就算了,只是经过这件事你也该明白不是什么人都会对你深信不疑的,所以有些事能不沾就不沾。你现在高三,也别为了这件事情影响你复习的心情。今天这件事闹得这么大,难免会有些流言传出来,你过几天回去上学的时候只把这些当成耳旁风就好。要是实在听不过,也犯不着和别人争论,我们行得正坐得直又有什么好怕的?就算是你想换个学校念书,对我们家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江楚闻言点点头:“妈,我知道了。”

“你那个同学的妈妈我看也不是什么善茬,肯定不是个好相处的主。我原本觉得你自己是个有主意的,所以从来也没干涉过你交朋友的事。但是今天你也听到了,你那位同学的妈妈说话不太好听,明里暗里地说你巴着他儿子。我们江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家,既然人家瞧不上,我看和这些‘高门大户’里的人相处还是不要太近了的好。我之前见你说你也是去过这个同学的家里的,我看以后还是不去了吧,省得去听他妈妈觉得咱们别有用心,再说些什么难听的话。”

江楚听了江妈的话,心里虽然憋闷但也深知自家妈妈是在为她考虑,自然也没什么说的。

江楚这边母女两是平平静静地把事情解决好了。只是林广缘这边却没这么好受了。

林广缘和江妈由司机送回家后,林广缘心里烦得很也不想和洪女士说话。但是洪女士向来在家里强势惯了,哪里会多考虑儿子的心思?于是换了鞋就说道:“你以后在学校离今天那个女孩子远一点。”

“你又说这句话你烦不烦!江楚怎么了?她挺好的。”

“你这个年纪哪里懂什么好不好的?你看她妈妈今天说的话,一看就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人,我看你这个女同学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和哪些女孩子走得近妈妈从来也没说过什么,但是今天这个带着你犯错的女同学就是不行。”

“妈——,我犯什么错了!今天发生的事和江楚一点关系都没有!”

洪女士一听:嘿,这还维护上了!

“反正就是不准你再和这个女同学来往!否则我就给你转学!”

林广缘见洪女士油盐不进,当下不想和她再多废话,踩着拖鞋啪啪啪地上楼,砰的一声把房间门关上自己生气去了。林广缘想着江楚不知在家有没有挨骂就打算找个时间把江楚约出来。奈何洪女士最近连公司也不去了,在家把他盯得死死的,他连手机都被洪女士以好好看书复习为由没收了,更别提什么出门了。

就这么着,那天的事慢慢地就在江城一中流传了好些‘爱恨情仇’的版本,什么‘冲冠一怒为红颜’啦,什么‘黄副狠心棒打有情人’啦,还有什么‘豪门公子平民女啦’等等等等。等到两人重新回学校上课时,今天的事早就已经被吃瓜群众们在私底下传得面目全非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285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