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一口咬上胸前的红豆/进来我都湿透了

“嫂子。”司明薇有些神秘兮兮的说道:“我觉得我哥这次回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叶沐凝扬了扬眉毛,有些疑惑地望着司明薇。

司明薇继续说道:“你看啊,我哥以前都不怎么主动回来的,这次还是从温子茜的婚礼上回来了,连你们自己的家都没有回去,直接就来大宅了,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叶沐凝很茫然的眨了眨眼,说道:“难道天晟集团出事了?”

“诶,你真的是‘一孕傻三年’啊!”司明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叶沐凝,说道:“你们在婚礼的时候,我哥哥有什么异常么?心情不好或者焦虑什么的?”

叶沐凝仔细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没啊……”

“我哥向来就算公司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解决好的,根本不用这样子着急的回来找爷爷。”司明薇解释道:“而从婚礼上回来了就急着找爷爷了,真相只有一个!”

司家大宅的书房里。

“我想和叶沐凝举办婚礼了。”司爵望着司老爷子的眼睛,淡淡地开口道:“婚纱我都请人定制好了。”

司老爷子有些震惊地望着自己的孙子,又气又好笑,说道:“你小子可真行,我还以为你是回来和我商量的,敢情你这是什么都准备好了,就是知会我一下啊?”

司爵想了想,说道:“没,我就是求婚成功了,一个人定了一个婚纱罢了,凝儿还都没去试穿呢!”

看着司爵一本正经的模样,司老爷子都不知道自己应该笑出声还是应该佯装生气,只是抬起手指了一下司爵,又有些无力地垂了下来,低声说道:“好一个先斩后奏!”

司爵笑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狡黠,脸上浮现出一丝平日里几乎不会出现的撒娇的神色,说道:“我这不是赶着回来告诉您老人家了吗?”

司老爷子无奈了,点点头说道:“好吧好吧,但是你记得要先去和叶沐凝的母亲见个面啊!”

司爵眼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神色,终究还是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嗯,我会的。”

“嗯。”司老爷子点点头,又问道:“你想怎么举办婚礼呢?”

司爵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说道:“我要给她一场最盛大、最豪华、最梦幻、让她终身难忘的婚礼。”

司老爷子看了一眼司爵认真的模样,突然笑了,平日里不爱说话的总是冷着脸的司爵,每次提起叶沐凝的时候,嘴角眉梢都满是笑意。

这大概就是找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感觉吧,司老爷子眯起眼睛,回忆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和司老夫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是这般欣喜的模样,仿佛就像拥有了自己的小太阳一般。

司爵和司老爷子谈了一下午,大致把婚礼的一些流程说了一会儿,剩下的就由司爵自己去联系婚庆公司了。

晚饭的时候,司老爷子突然拿出来了一只上好的和田玉的手镯递给了叶沐凝,说道:“这个镯子是司爵他奶奶生前最喜欢的镯子,当初千叮咛万嘱咐要传给孙媳妇儿的,本来早就该拿出来了,但是想着应该在你和阿爵婚礼上带挺好的。”

叶沐凝有些没反应过来一般,呆呆地望着司老爷子手上的手镯,突然想到刚刚司明薇一脸神秘的和自己说:“我哥哥肯定是迫不及待要回来娶你了!”

脸上突然有些发烫,叶沐凝不知所措地回头望了一眼司爵,却落入了他眼底的一片炽热之中。

叶沐凝的脸更红了,小声地说着:“谢谢爷爷。”

“我那傻孙子可算是要把你娶回来了!”司老爷子有些开心地说道,却接收到一道凉飕飕地目光。

司爵面色微寒,有些不悦地瞪着司老爷子。

若是放在旁人那里,大概早就被这种目光吓坏了,然而司老爷子似乎并不害怕,只是笑眯眯地望了一眼司爵,戏谑道:“哟,你这不是还没跟叶沐凝提婚礼的事情吧?”

司爵的脸色有些难看,司老爷子笑得更欢了,这傻孙子还真没和人提婚礼的事情啊。

叶沐凝这会儿大概是反应过来了,知道司爵一定是和司老爷子提了结婚的事情,小声地说道:“阿爵他……和我求婚了的……”

说着,还伸出了手指上的戒指给司老爷子看了看,似乎在力证一般。

司老爷子笑得更欢了——叶沐凝大概以为司老爷子是在说人家叶沐凝还没答应要嫁给司爵,这会儿跳出来帮司爵说话呢。

温冷韵被赶走了以后,司明荷便在外面为她购置了一处房子。

为了方便温冷韵出行,顺便避开那些有些八卦的豪门世家的女眷们,司明荷选的地方就是比较靠近市区的位置了。

靠近市区又要位置和环境比较好的小区并不算多,太过于高档的小区以司明荷自己手里的资产来说,负担的有些吃力,她也不好意思伸手找司老爷子要。

当初司明荷和哥哥司瑾钰提出想给母亲买一套房子的时候,司瑾钰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没钱。”

说完这句话,他丝毫没有多看自己的妹妹一眼,便开着豪车出去飙车了,在司瑾钰的眼里,对不起全世界也不能苦了自己。

司明荷有些无奈,却也不能指责司瑾钰什么,独自一人拿出来了所有的存款,开始仔仔细细地挑选了一个房子。

帝都的房价向来贵的可怕,司明荷本身也没有什么很多的经济来源,突然买一座高档小区的房子是有些困难的,而温冷韵天天哭诉酒店住的没有家的感觉。

之前司鸿信的房产什么的都被没收了,自然也没有多余的房子拿出来给温冷韵了,而温冷韵又向来好面子,饶是这种时候,也不愿意回婆家求助,说是自己终究还是司家的儿媳妇,万万不可丢了面子。

这样子一来,所有的压力都压在了司明荷的身上,她精挑细选,最终终于找到了一个尚且心仪的小区——而巧合的事情是,这个小区恰好也是林冉云住着的小区。

起初温冷韵看到这个小区的时候,心里有一万个嫌弃,嘴里直嚷嚷道:“你就不能去买一个别墅?不能去买一个高档点的地方?这种地方我怎么能住!”

多日的压力让司明荷爆发了,她气急败坏地回道:“哥哥也不帮我,我拿出来了我所有的积蓄了,我只买得起这里!你要是不愿意住那就待在酒店里!”

见着平日里几乎不会对自己大吼大叫的尚且算是懂事的女儿突然气成了这副模样,温冷韵有些讪讪地闭嘴了。

就这样子,她还是决心住在这里了,当然,装修什么的都是司明荷一个人操心完了。

一切都弄好了,温冷韵提着包就可以入住了,依然是司明荷一个人去酒店接她然后再回的小区。

“我不在的日子里,司家大宅里最近有什么事情发生吗?”温冷韵一手摆弄着自己手里的镯子,一边趾高气昂地问道。

“没有。”司明荷淡淡地说道。

“哼。”温冷韵冷哼一声,说道:“那司爵和叶沐凝就没什么过得不好的吗?”

司明荷有些无语地看了一眼温冷韵,说道:“妈,您可别作妖了,人家就要结婚了,爷爷把奶奶留下的和田玉手镯都给了叶沐凝,现在叶沐凝就是司家的宠儿,您可别鸡蛋碰骨头了!”

“和田玉的镯子?”温冷韵一听,整个人都坐直了,有些恨恨的瞪着司明荷,问道:“真的假的?”

“真的啊!”司明荷说道:“爷爷当着全家的面给的,能有假么?”

温冷韵气急,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这个镯子她是知道的——刚嫁入司家的时候,司老夫人尚且还在人世,手上便带着那个镯子。

镯子是和田羊脂玉的,呈脂白色,虽然没有精致的图案,但是因为原料很好的缘故,在灯光下也呈着流光溢彩的感觉,煞是好看。

那会儿司老夫人带在手上的时候,越发衬的她的手臂细嫩白皙,温冷韵看的很是心动,加上想着自己是新媳妇尚且受宠的缘故,便厚着脸皮前去讨要了。

然而司老夫人却温柔地笑着拒绝了她,只是淡淡的说道这是要以后留给自己很喜欢的孙媳妇儿的。

温冷韵以为这不过是她拒绝自己的胡乱找的一个借口罢了,没想到这镯子最后竟然落到了叶沐凝的手里。

“司老夫人都没见过那个小贱人,谈什么喜欢!”温冷韵低声念叨道:“她凭什么拿到这个镯子!”

“什么?”司明荷似乎听到自己的母亲在低声说着什么,却又没听清楚。

“没什么。”温冷韵冷冷地回答道,她可不想最后又被这个女儿说一顿。

暗地里,温冷韵却握紧了拳头——这个镯子可是自己求而不得的东西,最终却落到了叶沐凝的手里,这样子想一想,对叶沐凝的恨意又要加了几分。

再怎么样也要将镯子夺回来啊,就算是给自己的儿媳妇都要比落在叶沐凝的手里好啊!

嫉妒的种子就这样子在温冷韵的心里悄悄发芽了,似乎一瞬间都忘记了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被从司家大宅里赶了出来了,也忘记了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为什么进了监狱一般,满脑子只有着想要伤害叶沐凝,想要夺走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玉镯子。

然而这个时候,逃到国外的云千逸也要回来了,躲避了一阵子以后,云千逸觉得风头似乎过去了一般。

他打电话给了林冉云,打听了一下司爵的现状,得知似乎国内没什么人还记着要抓自己了,他决定回来了。

林冉云起初有些担心,但是云千逸一而再再而三地保证自己不会出事,林冉云拗不过他,便让他回来了。

然而正是因为云千逸要回来了,有预谋地联系上了温冷韵,才能让她有机会再次作妖。

这一切,温冷韵并不知道,她甚至一度认为这一切就是天意罢了,因此才傻乎乎的后来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险些酿成了大错。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温冷韵自然而然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多么嫌弃着的女儿,在日后会为了救她做到什么份上,那时候她才能意识到,自己这么多儿女之中,谁才是最孝顺自己的。

从司家大宅回去的路上,司爵的表情一直很是怪异——似乎看起来既开心又不开心。

司爵因为叶沐凝那般傻乎乎地维护着自己的模样感觉很是愉快,但是又有些不高兴司老爷子竟然这么直白的告诉叶沐凝,自己想要和她结婚了。

这让司爵觉得很不悦——举办婚礼这种事情,不是应该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司爵找一个很是浪漫的氛围下说出来的么,在这么多人都在的时候,由自己的爷爷这样子的大喇喇地说出来算什么嘛!

这样子想着,司爵原本的喜悦之情又被惆怅的情绪冲淡了许多。

叶沐凝撑着头看着司爵的脸色,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她竟然一直没发现,司爵的表情竟然是这般丰富啊,一会儿满脸笑意,一会儿眉头紧锁的,似乎一个人在上演一万场内心戏一般。

看了一会儿司爵的表情,叶沐凝有些困了,便靠在司爵的肩膀上睡着了。

肩膀上突然传来了一阵温温软软的触觉,司爵一回头便见着叶沐凝很是香甜的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得沉沉的。

“真是一个小睡。”司爵轻轻地摸了一下叶沐凝的面颊,小声吐槽道,动作却很是轻柔的环住了她,唯恐她的身子滑下去了一般。

叶沐凝迷迷糊糊之中便寻了一个很舒服的姿势,紧紧地圈着司爵的身子睡着了。

回到了司爵的别墅,司爵直接公主抱的姿势将叶沐凝抱回了房间,放在了卧室的,想让她睡一个好觉。

而叶沐凝的身子在接触到床的一瞬间便醒来了,她有些迷茫地揉了揉眼睛,呆呆傻傻地望着面前的男人。

大抵是因为还没有完全睡醒的缘故,叶沐凝的眼睛里满是水汽,扑闪着大眼睛,长睫毛微微颤抖着,看着很是懵懂地模样。

“阿爵?”叶沐凝有些茫然地轻声唤了一声。

刚睡醒的女人的声音还是带着一丝慵懒的,嗓音软软糯糯的很是可爱。

“我在这里。”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带着一丝宠溺的笑意,伸手捏了捏叶沐凝的脸颊,司爵问道:“醒来了?”

“嗯。”叶沐凝重重地点了点头。

司爵低低地笑了,伸手扶起来叶沐凝的身子,柔声问道:“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好不好?”

“好。”叶沐凝甜甜地回答道,声音很是乖巧。

“爷爷说……”司爵犹豫了半晌,说道:“过几天回你母亲贾璐,和她说一声要举办婚礼的事情。”

“嗯好。”叶沐凝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虽然母亲对自己的态度一直不太好,但是结婚这种大事,终究还是要和她说一声比较好的。

……

林冉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三天过去了,云千逸大概也要回来了。

前几天似乎在小区里看到了一个人影,远远瞧着似乎是温冷韵的模样。

因为司鸿智的缘故,林冉云对司家每个人的模样都是了如指掌的,毕竟总有一天还是想要那恶心的一家人陪葬的呢!

看到温冷韵的身影的时候,林冉云有些惊讶,身子侧着躲到了一旁——虽然司家认识她的人可能就只有司老爷子,这么多年也可能记不清面容了,但是终究还是不要被他们发现了自己的踪迹才好。

只是温冷韵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看她那副模样,竟然还提着一些日用品——莫不是她住到这里来了?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有礼貌地敲门声。

“叩叩叩,叩,叩叩叩。”

很是有节奏的敲门声,就是她和云千逸约定好的暗号。

林冉云飞快地走上前,拉开了房门。

面前的男人身材高大,却穿着一件冲锋衣的外套,头上带着一顶棒球帽,整个脸被一张口罩和墨镜围得严严实实的。

林冉云起先怔楞了一会儿,随即发现身形还是很熟悉的,于是倒退了一步,让云千逸进了屋子。

云千逸进屋以后,小心翼翼地关上了房门,将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的,这才取下了自己的全副武装。

原本清隽的脸庞已经不复存在,此时此刻的他皮肤被晒得有些黝黑,留着,头发被剃成了板寸。

林冉云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男人,怔楞了半晌,随即有些心疼地说道:“千逸,你怎么弄成这副模样了?”

云千逸笑了一下,说道:“我就是想换个形象回来,这样子不容易被认出来。”

林冉云点点头,却依旧很是心疼,自己这个侄子从小就是一副乖巧斯文的模样,一下子变成了拉碴皮肤黝黑的模样,她都觉得他一定是受了很多。

“你在国外还好么?”林冉云问道。

“好。”云千逸点点头,说道:“让姑姑担心了。”

林冉云摇了摇头,俩人又说了一下自己的近况,林冉云告诉了云千逸自己在小区了看到了温冷韵的事情,似乎温冷韵也住在这里了。

闻言,云千逸脸上出现了若有所思的模样,似乎又在盘算着什么事情。

林冉云站起身子,柔声问道:“千逸这一路回来饿了吧?想吃什么告诉姑姑,姑姑去给你做。”

云千逸笑了一下,轻声说道:“随意就好。”

这时候林冉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她拿了过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有些厌恶地扔在了一边。

云千逸瞟了一眼,却呆住了,紧紧地望着来电显示。

过了一会儿,打电话的人似乎放弃了,电话铃声断了。

这时候,弹出来了一条短信:“妈妈,我明天和阿爵一起回来,和您商量一些事情。”

云千逸看了一眼正在厨房忙碌的林冉云,陷入了沉思——叶沐凝要来了,她能有什么事情和林冉云商量呢?

还要带着司爵是吗?

隐约之间,云千逸似乎觉得自己的新的机会来了,大概这正是一个绝妙的去报复司爵和叶沐凝的机会吧。

叶沐凝已经习惯了林冉云不回复自己短信的事情,前几天天晟集团有些事情要忙,她便等着司爵忙完了再和他一起去见林冉云。

算起来这还是司爵第一次和林冉云见面,之前林冉云虽然一直讨厌着司家的人不愿意见他什么的,可是如今都要办婚礼了,再不见见他似乎也说不过去了。

一大早起来,司爵便起床换上了一套西装,将自己收拾妥当了。

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挺重视这次见面的——毕竟于叶沐凝而言,林冉云还是她很重要的亲人,司爵自然也会很重视的。

提早便派人准备好了见面礼,叶沐凝起床以后,直接换好了衣服,司爵便带着她吃了一点早餐,一行人就出发了。

到林冉云家的时候还是上午,叶沐凝寻思着这个时候林冉云应该还在睡觉。

打电话依旧没人接,叶沐凝走上前敲了敲门。

门很快便打开了,林冉云穿戴整齐的站在门口,似乎并没有在睡觉。

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很热情的表情,但是这一次见着叶沐凝的神情终究不是以前那般嫌恶的模样了,叶沐凝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高兴一下。

“妈,我还以为你没起来呢。”叶沐凝有些尴尬地说道:“我刚刚给你打电话你都没接……”

“哦,手机在卧室,没听见。”林冉云克制住了眼底嫌恶的情绪,淡淡地回答道:“你们进来坐吧。”

司爵的眼神在叶沐凝和林冉云之间扫视了一圈,随即提着东西进来了,说道:“妈……伯母,这是我给您带的点儿东西。”

林冉云的眼里闪过一丝错愕,看了司爵一眼,淡淡地说道:“你放那吧。”

“妈妈,您吃饭了没?”叶沐凝问道。

“没有。”林冉云坐在沙发上,眼睛紧紧地望着电视,头都没有抬一下。

“那我去给您做饭吧。”叶沐凝问道:“您想吃什么?”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278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