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疯狂搞寂寞少妇 老板好爽用力点

二十分钟后,杨昭和段博在别墅会和。杨昭讲述了在象南小学的所闻,又焦急地说:“能不能找魏岩伦想想办法。先把柳筱救出来。”

段博板着脸说:“杀害柠子的凶手你也要救?你心里可曾为柠子着想过?”

“柠子是我的妻子,我如何不替柠子着想。但是不救出柳筱,如何得知柠子的下落?”

“柠子已被她们推入大海了。”

“不,或许还有其他的可能性。我要亲口从她嘴里知道真相。”

“你心里还是忘不了那个贱人。你对得起你那惨死的妻子吗?你要搞清楚,我们来这里是抓凶手,而不是来救凶手。”

“柳筱是我的杀妻仇人不假,但她也曾是我的女人,就算要她偿命,也决不能让她在我的眼皮底下蒙受屈辱。我曾亏欠过她,就当我还她。我救她,并不影响让她受到应有的惩罚。”

“不要指望魏岩伦了,他的势力比李吾仁小得多,且他也不是李吾仁的人,李吾仁根本不会鸟他。况且,魏岩伦也绝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去得罪他。”

“那我只有到李吾仁那个色魔的军营里去要人了。”

“那你必是有去无回!”

“就算有去无回我也要去。我和柳筱交往时,保护不了柳筱。和柠子走到一起后,又保护不了柠子。我算什么男子汉。况且,只有救出柳筱,才能知道柠子下落。所以今天我必去不可。”

说完,杨昭头也不回地朝别墅大门走去。

“站住!”段博在后面喝了一声。

杨昭停下了脚步。

段博叹了口气,说:“你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确实,只有先救出柳筱,才能从她口中得知柠子的下落。我跟你一起去。”

“不,段博。你为了柠子的事,已经仁至义尽了。你不能再为我犯险。”杨昭打心里不想把段博牵扯到险境。

“我必须和你一起去。”段博坚决地说,“是我把你带到勐离来的,我若丢下你不管,我怎么面对柠子和你的家人。你也说只有找到柳筱,才能知道柠子的下落。我在这里办法总比你多。走,我们马上准备。”他不由分说,将杨昭拉上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进入房间,段博从衣柜里拿出两套勐离特区军队的军装,又从抽屉里拿出两把五四手枪,将其中一套军装和一把手枪递给了杨昭:“快穿上军装带上枪。”

“这样吧,我穿上军装带枪进军营和李吾仁周旋,你在外面接应我就行。我如果没出来,你就再找魏岩伦想办法救我。” 杨昭知道段博的用意,他还是不想让段博为他犯险。

“要救人就别婆婆妈妈的。”段博摆摆手,“一切都是缘份。生死祸福自有天命,”他迅速穿好军装,又将手枪别在了腰间。

“段博,好兄弟。”杨昭不再多说什么,也照做了。

早期勐离特区与缅甸政府对抗时,曾经全民皆兵,所以人人都可穿军装,都可佩带手枪,特区政府并无禁令,相反还持默许态度。

军装和手枪都是魏岩伦送给段博的,这是他对段博多次送礼的回报。杨昭和段博在国内玩过仿-真-枪,懂得如何使用手枪。

紧接着,他取出一张魏岩伦赠送的勐离政区图,找到李吾仁军营的位置,与杨昭一起讨论营救柳筱的方案。两人互相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在十分钟内设计出了一套营救方案。

晚上六时许,杨昭和段博钻进皮卡车,杨昭坐副驾驶室,由段博开车,朝李吾仁军营疾驰而去。

皮卡车行驶到军营门口,站岗的哨兵们跑了过来,示意停下。段博钻出驾驶室,掏出一张委任状,对哨兵说:“我是贸易部的专员,奉魏副主任的命令,前来向李副总报告一些情况。”

那张委任状也是真材实料,魏岩伦为了拉拢段博,曾经带他去见过特区统制蓝午。勐离人才匮乏,要想发展壮大,还得依靠来自中国大陆的各行各业的人才,蓝午深知这个道理,当他得知段博是深圳的公司老板后,当即拿出一张委任状,在上面填了“兹任命段博为贸易部专员”等几个字,送给了段博。一般来说,只要是中国过去的有能耐的人士,蓝午都会给他们颁发委任状,以图扩大勐离特区的政治影响力。

段博最初没把这张委任状放在心上,只是用来把玩观赏而已,没想到关键时刻却派上了用场。

哨兵拿过委任状瞧了瞧,还给段博,又拿出对讲机说:“报告储连长,贸易部的段专员带着一个同事要见李副总,车辆是否放进来。”

对讲机里传来一阵粗犷的男声:“那先放进来吧,你让他们把车停在办公楼的后面。我就在那里等他们。”

哨兵喊了声“是!”,又朝段博敬了个礼,用手指了指营区内正对着大门的仅有的一座砖瓦楼房,说:“段专员,这座楼房就是办公楼,请你把车停到楼房后面,警卫连的储连长在那里等你们。”

“谢了,小兄弟。”段博拍了拍哨兵的肩膀,回到驾驶室,将车缓缓地驶入了营区。

营区面积不大,仅半分钟,段博就将车停在了楼房后面,与杨昭一起下了车。一个三十多岁、身着军装、佩带手枪的精壮汉子迎了上来,问哪位是段专员。

段博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笑着递了过去,说:“我就是。”又指了指杨昭,“这位是我的同事杨专员。”

“我是李副总的警卫连长储朝忠。”那汉子接过烟,自我介绍了一下,引着段博和杨昭走到楼房正门,进了一楼大厅,请他们在沙发上就坐。

“储连长,请问李副总在哪里?”杨昭问。

“实在不好意思。李副总在二楼包厢宴请贵客,没时间见二位,你们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代你们传达。”储朝忠边说边给他们倒茶。

段博深知,要救出柳筱,必须擒住李吾仁这个贼王,于是说:“这件事非常机密,我既是受魏副主任的委派,同时还带了蓝统制的命令。”

储朝忠犹豫了一下,说:“李副总确实吩咐过,今晚不见任何人。他和贵客刚入座没多久,我现在贸然去通报,一定会被他训斥。这样吧,你们先在这里等,我一个小时后再去通报,这样李副总就不会发脾气。”

段博说:“储连长有难处,我们也理解。那行吧,我们就在这里等。不过还要劳烦储连长给我们兄弟拿两副牌消遣消遣。”

储朝忠说:“没问题,请两位稍等,我去隔壁的会议室找一下。”

储朝忠走后,杨昭立即悄声对段博说:“一个小时内不知会发生什么,况且一个小时后也不一定见得到李吾仁,我们得想另外的办法。”

段博说:“我刚才观察了一下,这座军营的岗哨基本都是防外的,并不防内。军营的武装人员大多都在营房,一楼除了那个储朝忠,只有厨房的厨师和端菜的女服务员,这是他们的一个致命弱点。现在天色已黑,我们可以采取行动,先控制住储朝忠,再冲上楼擒住李吾仁,挟持他做人质,把柳筱带出来。”

“不妥。”杨昭说出了他的观点,“楼房门口还有两个警卫,况且楼上应该也有警卫。我们在这里控制储朝忠,难免要发生动静,如此一来,门口的警卫和楼上的警卫都会发觉,我们会遭到两面夹击。而且他们如果开枪的话,肯定会惊动营房里的数百名武装人员,到时候他们都聚集过来,别说能不能擒住李吾仁,我们的性命都会有危险。我在下车的时候观察了一下,楼房后面二楼的几个房间都开着窗户,墙边还种着几棵大树,树和窗户的距离很近,爬上树就能跃入房间。我从小爱爬树,这是我的强项,我看这样,我们兵分两路,我绕道楼房后破窗擒拿李吾仁,你在一楼控制储朝忠,到时候,我俩到二楼会和。占据制高点,挟持李吾仁上车,安全地驶离军营。”

“还是你想得周到。”段博点点头,“那我们现在就立即行动。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如果惊动了营区的武装人员,就算控制了李吾仁也会有很大麻烦。”

“你放心吧,这些我都懂的。”杨昭点了点头。

这时,储朝忠拿着扑克牌出来了,他说:“那几个连长排长天天在会议室打牌,每次打完又乱放,幸亏我找到了,要不我也陪两位一起玩两把?”

“那感情好。”杨昭笑笑,“对了,我的手机落在车上了,我得去取一下。你们稍等啊。”说着他走出楼房,径直去了楼房后面。

几分钟后,杨昭还没有回来,而楼上却传来了打斗声,储朝忠站起身,欲跑到楼上查看。

因为门口有哨兵,段博不好动手,也尾随着储朝忠上了楼。

待储朝忠上了二楼,段博迅速拔出手枪,还未举起,却被警惕的储朝忠察觉。

“段专员,在办公楼,外人一律不得拔枪。”储朝忠边说边也抽出了枪,两人同时举枪瞄准了对方。

这时,旁边一个房间传来了枪声,就是李吾仁扣动扳机的枪响声。段博和储朝忠听了都大吃一惊,不约而同地怔了一下,又几乎同时飞起一脚,向对方踢去。两人的脚法都很厉害,一下都踢中了对方持枪的手腕,对方的枪支都被击落在地,两人开始徒手搏斗起来。

这时,楼房门口的几个哨兵听见枪响,也都冲了进来,见一楼大厅没人,于是举着枪,猫着腰朝楼梯涌来,嘴里喊着:“李副总,储连长,邱班长,楼上有没有事?”

“有刺客,你们快来帮忙!”储朝忠大喊一声。

房间里的杨昭正和柳筱绑缚李吾仁和小邱,也没来得及第一时间出来支援。待杨昭完全控制住李吾仁和小邱后,他已经清晰地听到了门外的打斗声,马上持枪冲了出去,刚好储朝忠对着他的背。杨昭从后偷袭,一记重拳打在了储朝忠的后脑勺上,直接将其KO……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261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