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办公室浪荡女秘性故事_和老板一起搞

半轮明月高高悬起,陈安的步伐亦越走越快。穿过华灯初上的街道,走至一家酒肆的拐角处,忽地从身后传来几声低沉的呜呜~声。陈安心头一紧,望向柴垛声源处,心道:“小巷里还有狼不成。”突然汪汪呜~呜汪汪汪一阵犬吠,陈安这才放下心头恐惧,原来是犬,暗自庆幸虚惊一场。

欲从墙根轻轻溜走,岂料那犬从身旁柴垛窜扑而来,柴垛里还发出小犬唧唧叫声,方知自己无意已惹怒护仔的母犬。

见大犬目光狰狞,裂开唇瓣露出尖锐长牙,面目凶煞狰狞,且身形健硕,来不及再多想,陈安拔腿就跑。那大犬前腿一扑后腿一蹬,便跃距陈安几步之遥。陈安越加惊恐,不要命地向前飞奔着,一直被追至街巷的尽头,正矛盾着往哪边跑,却一个不稳狠狠摔倒在地。

眼看气喘吁吁的恶犬逼近,起身恐怕已来它不及,手撑着紧张得冷颤的身体,闭上眼睛,心里妥协道“好吧!我让你咬便是了,你也不至于将我吃了吧!”没有等到预期的疼痛,只听嘭~一声,一沉重的物体跌落在地。

睁开眼一清瘦高大的背影正对着自己,不等陈安看清来人,大恶犬又伏在地上,发出低沉呜叫,似对刚才踹落自己的一脚愤而不满。一个腾空又扑向来者,男子身子向右一转,左侧长腿横扫而出,嘭~又一声,大恶狗再次重重落地。

它唧唧唧的惨叫着,趔趄着身子,目光依旧凶锐,似乎在表示,被撩拨了它暴躁的脾气,自然不能轻易放行。男子见恶犬不肯离去,撩起衣袍,右脚正欲抬起,只听陈安急切喝道“且慢!先生莫要把它打死了。”男子一顿,那大恶犬这下没了嚣张气势,夹了尾巴小跑而去。

陈安起身拍了身上的尘土,道“它刚下完仔,我路过之时,误惹怒了它,如若将打出个死伤来,那些小仔岂不可怜。”

陈安这才打量了男子,面如秋月,眉如墨画,一双狭长眼睛似皎洁的上弦月,深邃的眸子似墨黑宝石,在月光之下泛着光泽。眉宇间泛着温柔涟漪,眼波流转又给人淡漠孤傲之感。鼻梁高挺,薄悉的唇瓣,抿着淡淡的弧度,俘获众生。脸颊俊美的弧度,像精雕细刻般巧妙绝伦,凸显出冷峻的独特的男子之俊逸。金冠束发,整洁利落,亦愈加棱角分明。着一袭青色长袍,深沉而不失优雅。温润清脆的声音响起,男子说道“今后行路需多提防这些小畜。”陈安作了一揖“多谢大夫相救。”

男子看向陈安,只见少年面容甚为俊秀,月光下,他眸子明澈纯净,竟如明净的天空般一尘不染。白色方巾罩头,一袭合身锦白素袍,脚穿雪白长布靴,额前散落着因方才狼狈摔地而凌乱下来的几缕发丝,温润如玉,儒雅明朗,朦朦胧胧的月光更将眼前的少年映照得犹为俊美。

男子闻听陈安称他为大夫,不禁有趣,抿唇浅浅一笑,道“如何称我为大夫?”陈安漾起纯净笑容“你身上有浓郁的药草香。”男子又轻一笑“我只是药铺卖药的伙计,而非大夫。”陈安也盈盈一笑,露出笃定目光“先生所言非实,您身上的药味是混合之后熏染上的,是在多种药物混合后熬制或研碎等过程中所熏染的,不是炮制前单纯的药味。”

突然沙沙沙一阵作响,似有脚步急切而来,男子转身便看到一只大脚迎面横踢而来,迅速向后仰去,避开强势攻击。只见来人轻盈落地之后,攥起拳头回身直击向男子胸口,男子后退一步,右掌向下一拨,迫使来人拳头偏离攻击方向。

来人复又右脚上步,左肘顶砸向男子后背,男子闪开右胯,身子一转,左掌推开砸来左肘。来人跃身又一旋踢,男子屈身右脚与踢来左脚相撞。同时落地,不待对方反应过来,左脚横踢,男子的脚在其脸前停下,继而又收回。片刻后,那人揖道“大人果然好腿法,适才大人已手下留情,小人再次追上来偷袭,实不应该,感谢大人手下留情,告辞!”男子也拱手道“告辞!”

那偷袭之人突然转身,说道“小人日后不会再来打扰,但是大人不可无提防之心。”男子再次施礼“多谢壮士相告。”

陈安拾起一些白色坚硬果实放在手心,立即叫住正欲离开的男子“先生,且慢!”男子转身,陈安问道“这些半夏果实可是您携带的?”男子定睛一看,忙道“正是,应是刚才打斗之时,不小心洒落。”说着,从腰间掏出一紫色锦布袋子,二人将地上洒落的半夏果实一一捡拾起来。

陈安递来所捡起的半夏果实,男子忙伸出瘦长白皙的手接下,礼貌施一礼“多谢!”陈安也礼貌回礼“不必客气。”“告辞!”“告辞!”

二人作别,陈安转身走去,可一低头,适才药包子被摔破了,自己的药也洒了,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捡起的药材“雪参?当归?鹿茸?怎么会这样?”心道“荒郊野外,难不成,撞上了怪异之事?”不禁打了个寒颤,皱起端整秀眉,继而一个场景浮现在脑海里,独自喃道“唉!定是与那小丫头拿错了!”

来至有两尊石狮子的陈府门口,见府门尚开着,便蹑手蹑脚地进得门来,悄悄从庭院溜至西厢房门前,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扇门“吱~”声响传至空旷漆黑的庭院里。一管家模样的人来至走廊“咳咳~谁呀?”一个轻细的声音道“上官叔,是我!”

“哦!安儿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陈安忙道“上官叔,小点声,我今天出去玩忘了时间,爹和娘可曾找我?”管家低声道“老爷没回来呢,不过,夫人刚才问你了。”陈安呆呆地瞪着大眼睛,慌忙道“娘问我了?那,您先忙吧!我回房间洗漱一下。”管家连忙道“好好好,你快收拾一下,速速来见夫人,莫要惹她为你担心。”

上官管家是陈府现在唯一的一名家丁,复姓上官,单名一个闻字,二十年前,陈星烜夫妇曾替他赡养老母三年,后又救下他一条性命,上官闻百般感激,时刻铭记夫妇厚恩。

而陈星烜夫妇简朴厚德,家务杂活大多都亲力亲为,家丁丫头本也不多,为给上官闻找份事情做,于是便招入府中,帮陈星烜打理府上一些事情,领份工钱,赡养老母。二十年来,其他家丁丫头各自去留有处,上官便成了陈府唯一的家丁,对陈府恩情感念不已的上官闻,对陈府大小事务都竭心竭力,不辞辛劳。

陈夫人一个人在房间里收拾着,将整叠好的衣服放入衣柜内,又急步出了房门,对院子里的管家说道“上官,安儿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要不你出去寻寻吧?”管家忙说道“嫂子,安儿不是早会儿都已经回来了吗?”陈夫人惊讶道“回来了?我适才去看,门还关着呢!”

陈夫人说着便往陈安的房间里走去,房间内倏然亮起灯光,陈安叫道“娘,稍等一下!”慌乱的换掉一身酒味的衣服,急忙前来开门。陈夫人惊道“安儿果真在房间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陈安打开门,躲闪着目光“娘,我,我早回来了。”为了不让陈夫人担心,陈安小心翼翼地撒着谎。

陈夫人溺爱地望着一袭深蓝衣装的人儿,轻声嗔怪道“安儿,你怎么忘了回来先向娘打招呼呢?尽叫娘担忧。”陈安忙搀着陈夫人往屋里走,撒娇笑道“是,娘,安儿知错了。”陈夫人溺爱道“好了,饭菜都快放凉了,你爹还没回来,我们不等他了。”陈安又搀着娘亲出门“好,我们先吃,锅里给爹扣两个菜。”

二人刚出门,院子里泛黄的灯光下走来一位苍苍白发,年近古稀的男子,花白的长长胡须垂落胸前,可是面容红润,神采奕奕,一点不显老态,严整的剑眉甚显严肃冷峻。额头上深浅不一的皱纹,是被岁月深深留下的痕迹,恰似代表丰富阅历的印记。一双鹰目炯炯有神,使得整个人丰神更添。虽瘦骨嶙峋,但身子依旧伟岸,走起路来,健步如飞。

浑厚的声音响起,对正走出来的二人说道“夫人,安儿,你们还在等我呢?”说话的正是陈府老爷,姓陈,名星烜,字德玮。担任过当今皇帝的太傅,后任翰林院院士,十年前又转任官学院士,在修学书院教书,为人亲和,平易近人。

陈夫人开口说道“老爷今天怎么这么晚呢?我们正准备不等你了呢!”陈安将娘亲扶过门槛,又转身搀住陈夫子,问道“爹进宫了?”陈星烜慈祥笑道“是啊!”陈安忙对年迈双亲说道“爹娘稍坐,我去厨房端饭菜。”陈星烜慰然朗笑“我的女儿真是长大了,可是爹,却一天比一天老了!”

陈夫人也忙跟着陈安出去,回头道“老爷,您先洗漱。”母女二人将饭菜端上桌,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围坐下来开始用餐。陈安问道“爹,皇上今天诏您去商量什么大事了?”陈星烜夹起鸡块放进陈安碗里,轻叹道“皇上诏爹去,又商量了一些新政的举措,如今,皇上刚刚亲政,虽能看透三冗弊端,但推行新政,只怕任重道远啊!”陈安似懂非懂的点头“自古守旧容易,革新艰难,确实任重道远!”

陈夫人将陈安最喜欢吃的炸豆腐块夹与爱女“这是跟方大嫂新学的炸法,裹了面的,尝尝看!”陈安将炸豆腐块放进口中,直冲陈夫人点头“娘,酥脆可口,甚是美味呢!”陈夫人乐得咯咯笑将起来“安儿喜欢就好,娘以后常给你做。”陈安夹一块放进陈夫人碗里“娘也多吃点。”又夹与陈星烜道“爹,快尝尝娘的手艺。”金色的灯光下,一家人更显温馨谐睦。

陈星烜也连连点头,认同着陈夫人的厨艺“你娘年轻时可是张厨娘呢”!继而问向陈安“《礼记》我圈出的三段背译得如何了?”陈安忙道“第一段已经可以背译了,剩下的两段爹以前提及过,所以不难”。陈星烜和蔼笑道“不错!不错!但是,要切记,学文章不能浮光掠影,浅知其意,要广延深究,于学穷理。”陈安忙道“孩儿知道,就是爹说的读书六法,居敬持志、循序渐进、熟读精思、虚心涵泳、切己体察和着紧用力。”陈星烜望着自己乖巧懂事的孩子,可是高兴得很,抚须大笑起来“安儿真是心思灵秀,心思灵秀啊!”

另一处静雅别致的房间里,粉衣女子端坐柳木琴前,对着窗外凝望寂静星空。一双明眸在灯光下乌亮有神,柳眉如黛,鼻梁挺翘,唇瓣丰韵,娇艳若滴,额前散落的几缕青丝微微拂面,平添几分魅惑风情。粉色裙裾绣素白色碎花,银色丝带盈系腰间,真一个,玉颜若画的绝世佳人!柔润玉指攀上琴弦,悠扬的乐音从弦上漾开,悦耳的琴声立即回荡满整个庭院。

身后一小丫头匆忙走来“芸娘,芸娘,不好了!”女子十指轻抚,乐音骤停,被称为芸娘的女子声若黄莺“怎么了?心儿?”小丫头心儿怯怯说道“我熬的药,不是我们买的药。”

芸娘不解“怎么回事?”心儿忙急切解释道“芸娘,你还记得我们把药材放在思音阁的柜台上吗?”芸娘这才明白过来“所以,你返回去的时候,取错了?”心儿嘟嘴“不是心儿取错的,是那三个醉鬼的其中一个,他急于和老板争吵,随手提一个药包塞给我,结果就,拿错了。”

芸娘起身拿起书卷重新坐下“没事,把药包好,明日送回思音阁。”心儿垂下头“怕是没有办法包好,只能端去了,都滚两边了。”芸娘面对这样的丫头只能哑然无语。

褪去一身儒雅蓝色长衫的陈安,露出女子特有的细腻嫩滑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柔美,坐进浴桶中,用白皙的手指,撩起清水打湿脖颈,端详着适才因被恶犬追赶而摔伤的手臂,继而闭上眼睛,将整个身子依靠在浴桶里,温柔的水浸泡着疲惫的身体,热气缭绕在上空,也抚去了身体上还散发着的淡淡酒味。

东厢房内,陈星烜对陈夫人说道“上官大娘一去世,东院就剩上官一个人了,我让他搬过来住,他说什么也不来。”陈夫人也深感同情地说道“上官说了,他舍不得离开大娘住过的屋子。”沏来一杯茶递给陈星烜,转身出门“我去看看安儿。”

泡罢舒适热水澡的陈安,穿着中衣,坐于案前,静心研读着手中书卷。陈夫人一走至门口,便见正专心读书之人,不忍上前打扰,便轻步离开。陈安余光看到陈夫人身影,忙起身叫道“娘,您来了,快进来坐。”陈夫人温柔笑道“娘见你还亮着灯,就想过来看看。”看了眼案前的书卷“安儿在读《杂症纪要》?”陈安扶娘亲坐下“是啊,孙大夫著述的医术真是精细博越,方证针对有具体病例,让人禁不住想要穷研精读啊!”

陈夫人温慈道“安儿的医术现在已经比娘精通了,确是可造之材,如若孙大夫尚在人世,定然爱你天分,可惜不能拜他门下,学得精术。”陈安给陈夫人按摩肩头“娘,孙大夫虽书著得博越,但是用药有些恪守。”陈夫人将陈安拉至面前“你都开始批评娘的师父了?”温柔抚上脸颊“孩子,你想过琴棋书画的淡雅生活吗?”陈安忽闪着明净的眸子“琴棋书画?”

陈夫人继续说道“皇上已经准许你爹辞官返乡了,快则三个月,慢则还有半年。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离开京城,寻一处民间小宅,过上一种平淡的桑乐生活,我的安儿也可以着回女装,日日琴棋书画,自由心意。”陈安漾开甜笑“只要和爹娘在一起,哪样的生活都是幸福甜美的,现在的诗书学堂,安儿很享受,以后的琴棋农桑,安儿也很向往。”

一句话说得陈夫人眼睛湿润起来,悄悄拭去泪花,欣慰理顺陈安青丝“娘的乖孩子,应该过最舒适,最惬意的生活。”陈安漾着幸福的笑容“娘,我今天给爹买了清喉利咽的几味药,但是……”陈安轻抿唇“但是,全丢了……”

陈夫人轻笑“没事!孩子!药丢了不要紧,以后记得下学后早点回家来,要不让,娘会担心你。”陈安连连点头“好。安儿再也不贪玩了。”陈夫人“那安儿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去学堂呢!”陈安应道“嗯,好,这就休息。”送陈夫人出门,不忘对娘亲说道“娘也早点睡!”陈夫人笑意盈盈“好!”

回至房间的陈夫人,见陈星烜正躺在床上手执书卷,便走至床前轻轻坐下,陈星烜问道“和安儿聊这么久?”陈夫人略显伤感道“是啊!”见陈夫人泪光闪烁,陈星烜忙问道“夫人,你怎么了?”陈夫人拉上粗糙大手“老爷,安儿真的很乖巧懂事,我太高兴了?”陈星烜看向热泪盈盈之人,起身安抚道“安儿乖巧懂事,你怎么还哭起来了呢?”

陈夫人拭泪道“老爷,我突然想到,如果没有安儿,我们老夫妇现在该是怎样的生活?”陈星烜突然沉默,陈夫人顾自说道“老爷,刚才安儿的一番话,让我想了许多。”陈夫人伤感的喃喃说道“我们成亲五年,终于有了第一个孩子,小女儿一岁零七个月的时候,正蹒跚会步,牙牙巧语,却被老天爷安排了一场浩劫,突患夺命天花,我只能无力地看着她在我的悲呼中闭上眼睛,那种无助和绝望,就像一个噩梦一样,让我至今想起,仍然撕心裂肺。”

陈星烜起身安抚道“夫人,不是说好,以后再也不提起了吗?”陈夫人哽咽道“漪儿走了之后,我们再也没能有第二个孩子。这漫漫十年里,我以为我们陈府从此冷冷清清,再也不会有婴幼喜啼,天伦喜乐,直到安儿的出现,我的心才又从死寂中活来”。陈星烜也感伤安抚道“我们有了安儿,有了新生活,从此只有快乐,以后不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吗?”陈夫人这才拭了泪,叹道“老爷,我一直以为,安儿就是菩萨怜悯我们孤苦,慈悲心动,赐给我们的孩子啊!时间真快,一眨眼,已经又过了整整一十六年了。”

陈星烜长舒一口气“是啊!所以,为了安儿安安全全地长大成人,过上正常孩子的生活,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陈夫人深深点头“老爷,您最快什么时候可以辞官呢?”陈星烜严肃道“我会全力协助皇上尽快推行新政,纵使如此,还是要三个月后我们才能离开汴京。”

修学书院,几个较先到达学堂的学生,寻至自己位置端坐下来,拿出经文朗声读将起来。陈安大步流星跨进学堂门,在中间一排靠右的座位前端坐下来,也开始轻声读记,转眼间,匆匆而来的白衣少年们已坐满学堂。郑浩姗姗来迟,看来昨天真的醉得不轻,在陈安的斜后方位置坐下,见陈安回头瞧了眼自己,忙眨眨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以示自己今日状态甚好。调皮之余,怎么还是带有“娘味”呢?真叫人禁不住鸡皮疙瘩蔓延全身,陈安只得别回脸,将目光重新拉回至书卷上。

林鑫磊在陈安斜前的座位上坐下,一回头,便见郑浩正对着琉璃小铜镜认真地孤芳自赏着。遂揉了纸团砸向正“心无旁骛”的仔细臭美之人。被突如其来砸上额头的纸团吓得“花容失色”,定睛一看桌上的纸团,狠狠瞪向正窃笑的罪魁祸首。完整目睹这一幕的陈安,用书卷挡脸,不禁也偷笑起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2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