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和校花啪啪-领导偷闻老婆内裤

“客官,客官,茂峰城到了。”昏暗的车厢内突然被光照亮,卫檀衣困顿地醒了过来。

马车已停靠在驿站门口,马夫正撩起帘子探进头来,冲他道。

“嗯。”他慢悠悠地出了马车,抖擞一身压得皱巴巴的长衫,问:“多少钱?”

马夫嘿嘿地笑着:“一钱银子。”

这么贵?由于不清楚究竟走了多远,卫檀衣有些吃惊于这个价格,不过他还是解下包袱准备付钱。

驿站进进出出的人不少,包袱解到一半就被急匆匆跑出驿站的一人装个满怀,一包东西稀里哗啦撒了一地。

“抱歉抱歉!公子没事吧?”撞了人的青年倒也知书达理,一面道歉一面帮他拾捡起地上的物件。

东西一件不少,可就是当中的一件损坏了。

青年托着断了几根扇骨的雕花扇,皱着眉看了半天,抱歉地道:“实在对不住,竟摔坏了。这扇子值多少钱,我照价赔就是了。”

卫檀衣接过扇子展开来,十几种花香依次飘逸出,仿佛有灵气一般。青年讶然,知此物价值不菲,面露苦色。

“这染香扇是后肃陈王为讨好宠妃璃姬而命百工费时一年制成的绝世之宝,阁下如要照价赔,只怕是倾家荡产也赔不出,”卫檀衣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说道,“不过此物虽价值连城,于我却没有什么用,阁下随便开个价,收了去罢。”

鬼使神差地还是把扇子揣了出来,这不正是个脱手的好机会么,既然要走,就走的干干净净,和那地方,那些人有关的一概不要。他心里痛快地想。

青年愣了愣,又复接过扇子翻看,仍觉得那香气层层扑鼻奇异非常:“真非凡物!公子真是高人,竟随身带着这般名贵之物。这样吧,我身上有五百两的银票,另外还有一件信物,公子随便到京城或者茂峰的解记银庄,只要出示此物,千两以内予求予取。”说着解下自己腰间悬挂的扇子连同银票递了过去。

卫檀衣接过来随手放进包袱,也懒得客套,微微躬了躬身就走。

“喂!你还没付车钱!”马夫连忙喊道。

“我替他付吧。”青年连忙掏了块碎银子递过去。

而卫檀衣自始至终就没有停下过脚步,好像要和过去发生的事永远告别一般,头也不回地朝着茂峰城门走去。

***

魂魄归体后,解小公子慢慢地苏醒过来,看着三个陌生的人,眼里充满了好奇。

之后卫檀衣单独和他在园中漫步,另外两人则被驱逐到了门外,和担忧的老管家为伴。

“方才话被打断,”韩如诩竖起耳朵也听不到里头半点动静,于是气馁地转而问老管家,“解小公子是为何被家里人疏远的?”

老管家坐在石凳上叹气:“说来也不能怪小少爷,从他落榜以来,就总有下人说看见他对着没人的地方说话,或者明明躺在藤椅里,却说着些不明就里的话,最初的时候似乎还跟夫人说过他在园子里听到许多女孩子的说笑声,后来大家都怕他,他也就说的少了。”

女孩的说笑声?韩如诩不由的望向淬思,自己是看不到,不知香住园中是否真有那么些人。淬思看出他的疑惑,微微摇了摇头,旋即又透过漏窗望向园中,神情不无担心。

“老爷和二少爷都找小少爷谈过,说不必执着于考功名——大人应该也知道,解家是没什么指望做官了,”老管家絮絮叨叨起来,“也真是遭连累了,姑爷也是个有能耐的人,就怪那死了的谁,害得活着的人没一个舒坦的。”

不多时卫檀衣欣欣然走出来,身后却没有跟着解小公子。

“问清楚了?”韩如诩有一肚子的疑问,又不方便在老管家面前提出来。

“全都弄清楚了——唯一感到意外的,大概就是这个了。”卫檀衣似乎心情很好,脸上也笑着,袖子一抖亮出手中的一物。

三人均凑上去看,只见他手中握着一把木骨雕花扇,湿漉漉的还在滴水,显然是刚从池子里捞起来。“老人家,这原本是你家哪位少爷的所有物吧?”卫檀衣问道。

老管家思索片刻,答道:“老奴是不曾见过,不过这等风雅之物,怕也只可能是二少爷的。”“二公子此刻在府上吗?”“巧得很,前天刚回来,吃过午饭就该上路了。”

卫檀衣点点头,也不解释,就朝府门大步走去,三人只得快步跟上。

赶到门口,正见宋骁夫妇二人与另一名青年有说有笑地从堂屋里出来,又见到他们三人,宋骁微微露出不悦的神情。

“这是二公子的失物吧?”卫檀衣看也不看宋骁,径直走向那第三人。

“这……你如何寻得?”解二少爷大喜过望,接过来用袖子反复轻轻擦拭,感激不尽地问。

卫檀衣淡淡一笑:“失而复得,又何必多问。”解二少爷怔怔地望向他,却并未认出他是谁,口中只道:“那真是多谢了!”

告别了解家人与宋骁,三人又复回到驿站租马回京城。

“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一路走下来卫檀衣一言不发,韩如诩终于沉不住气问道,“难道我俩只是陪你跑一转,连知晓的权利都没有?”

卫檀衣眉一挑:“如果是关于夜半鬼的事,昨晚不就已经问明白了吗,解小公子的生魂到京城去找我,就这么简单。”

这回连淬思也不乐意了:“事情绝没这么简单,主人,连我也不告诉未免太过分了。”

“说的也是……那么就回到店里坐下来慢慢说吧。”

***

卫檀衣走后的一个多时辰内,解小公子仍旧坐在园中不走。

——原来在进京找我之前你就已经灵肉分离了这么久,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那人说自己之所以听到那些姑娘的说笑声,完全是因为心中有强烈的愿望,想要有人陪伴,有人仰慕,想要从落第的阴影中走出。

——没有人能理解你的痛苦,而你也无法解脱,慢慢地就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解小公子忍不住抬头望着满园姹紫嫣红,自己曾把它们都当成了人,当成了在失意时唯一能理解和安慰自己的人。灵魂离开了身体,听到了想听到的声音,看到了想看到的人。

还有那扇子。

——我还当是谁能假扮成我,原来不过是这玩意儿在搞鬼。

——不管是什么,听了主人太多的心事,难免沾上怨气。看来有些事还是不说为妙啊。

“可他说的‘不说为妙’的事,究竟是指什么?”解小公子抱住了头。

而另一头,掬月斋中,奔波了一天的三人正各自端了茶杯,准备听故事。

“那扇子当年是师父给我的礼物——或者说,代祸兮赔我一件更值钱的宝贝,以求弥补象牙摔碎的过错。那时的我年轻气盛,下山后顺手就把它给当了,换了些银子在茂峰城里逍遥自在。”

卫檀衣始终没有抬起过眼,好像说着别人的故事一般淡漠:“当年我有个手里不握着东西就睡不着的毛病,虽然不喜欢,也还是收下了,半夜发梦多半也就被那扇子听了去,也不知怎的就成了一股怨气,有事没事的还会吓到人。”

“这么说来,解小公子看到的只是个幻觉,可是不应该啊!”韩如诩困惑道。

“常人当然看不到这样的幻觉,就算看到了也捉摸不到,”卫檀衣解释道,“他之所以能看到——你们之前也注意到了吧,他醒来以后,完全不认得我们,也就是说能看到扇子上幻觉的,只是他的生魂而已。”

淬思恍然大悟地拍手:“于是说,那就是一个鬼遇见了另一个鬼,都是没有实体的人,所以才会感觉就像真的一样。”

“就是这样。”

“我还是不明白,”韩如诩摆手,“你的扇子为何会说你已经死了,你不是还好好的活着吗?”

卫檀衣笑而不答,韩如诩更加困惑,他愈是困惑那笑容就愈是灿烂,最后他不得不举手投降:“行,你爱是人是人,爱是鬼是鬼,不要告诉我。”

“韩大人,”不人不鬼的店主突然笑得格外阴森,“你怎么区分生和死。你确定自己还活着吗?就像解小公子不知道自己魂魄离体一样,也许你早就死了,只是活在我的法术之下也未可知。”

韩如诩嘴唇一抖,继而抿紧,愠怒着放下杯子夺门而逃,也不管淬思笑得一条街都能听得到。

——

染香扇一词,出自作家大风刮过的同名短篇小说,不过所描绘的物件和故事不尽相同,有兴趣的亲可以去搜搜看,小司很喜欢风大的小说~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221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