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在电子厂睡过的女工_疯狂的大婶

贤婥婥听了捂脸身烧,已被胀得恨不能要突起来的嫩穴与小肚愈发一缩一弛,挤得那阳物更是兴奋,冲击绞动出淋淋花汁,睾袋噗噗跃动不止,凶猛撞打肛臀,散出一室的骚yín之气,片刻见身下人面泛吃痛,眼眶稍红,方才放缓了劲道。

鏖战持续多时,贤婥婥已又是半厥过去数遭,稠稠黏黏的元精与yīn液将垫在俩人身下的柴禾干草浸得湿了干,干了又湿。郭肇初次得玉人这般垂爱,根本无阑珊收场之意,无奈还有正事要做,见时辰已差不多,只得压住心火与胯下兄弟,射出最後一道存粮满满地添足了她小腹,才将好容易垂下头的家夥从已有些合不拢的yīn穴中拔了出来,将她浑身上下爱抚一番,又对上她樱唇吮住亲了一会儿。

她对面贴面的亲咀总有些害羞,现下也有点躲闪。郭肇勾了她下颌道:“小丫头,舅公蓄了这些日的货都给了你,你还不给我吃吃这小蜜唇?”

贤婥婥甫经云雨,身子尚乏,却正是情意之门大开,此时此地对他炽恋正热,勾搂住他颈脖,摸了摸自己被吻得肿胀的唇儿,又将手移下私处,童言奶气道:“舅公真是个恶霸,婥婥都快被你吃光了,你还怪婥婥不给你吃。”

郭肇见她神色娇憨,举止又尽是妩媚,忍不住道:“光了就光了,反正总是吃进舅公肚里,不愿意?”眼下容不得她再违逆真心,只缩入他怀内,虫儿一般低道:“愿意……愿意给舅公吃。”

郭肇听得耳热心喜,一把搂紧深嗅一番,手移到她圆鼓鼓的翘臀上,滑入缝间插抚起来,低低笑言:“这儿还没吃到,待日後舅爷爷给你把後面的花苞儿也开了,你就真是舅爷爷一个人的小rǔ猫儿了。”她念起当日在人间楼他对自己因为荆尚志而动粗,簪插後庭漏尿之事,咬了唇,稀软如花泥:“那里的洞洞可不能进去。”停了一停,羞道:“舅公不能吃那儿。”

郭肇故问:“那要吃哪儿?”他以为这小妮子会害臊闪躲,孰料贤婥婥咬了唇,捧住他头,低了脑袋,瞧了一眼敞开的衣襟,道:“婥婥这些日子……胀得慌,前几日在家中被舅公吃住才舒服一些……”

郭肇会意过来,一头钻入xiōng衣内,顿闻到一股rǔ香,伸舌在那色泽略微扩散的rǔ晕上挑弄,又含了奶头发劲啄吸起来,少顷见她哼哼出声,色如春花,又换了另一边,直至两颗肥嫩玉兔一视同仁了,方住嘴问道:“乖乖,是不是这样才舒服?”

贤婥婥娇躯发颤,拢了衣衫,暗忖被他含的时候,上头倒是不胀不痛了,仿似通了气儿一样,可下头却开始有些发痒了,故也不回答,只坐於他腿上扭了起来。

郭肇见她脸色潮红,浓眉一紧,道:“回去马上请个大夫瞧一瞧,可别有什麽毛病。”贤婥婥抿唇道:“许是信期快到了,我通常这样,为这事儿还请大夫,太羞人了。”

郭肇揽了她细软腰肢,低道:“那就更要看看了,调好身子,日後才好给我开枝散叶。”贤婥婥烧了颊,原先的讥哨早就忘干净,心头丝绵一般滑软不堪,脆声道:“谁给你开枝散叶,你不已有孩儿了麽。”他搂住她头在她螓首上一点,道:“我的宝贝婥婥为我生的骨肉,我想要得不得了,却又真的是有些不敢要。”

贤婥婥听他这样说,推他一把,声有哭音:“好哇,终於讲出真心话了,原先讲的都是哄人的。”郭肇抓了她葱根嫩指,道:“若是生出个跟你一样的孩儿,到时你们娘儿若联手一起来气我,我还有活路?”

贤婥婥这才破涕为笑,转怒为喜。俩人你一句我一句说著些从未有过的欢爱之语的当口,郭肇已替自己与这娃儿穿戴好,神色亦沈著了下来,立身直腰,道:“你先睡一觉,天光一亮,宝庆便会带赎金来接你回去了。”

贤婥婥见他脸上欲色已殆,整装巍然而立,心头软蜜霎时不见,撑了身子起来道:“什麽意思?”

正问著,门口铁链一响,传来声音,郭肇疾步过去,贴在那木门上,敲了两下。只听外头护院道:“爷,都安排好了,两名值夜的都打发了。”

贤婥婥一惊,冲了过去问道:“你又要留我一个人在这?”

郭肇抚了她脸蛋,道:“乖乖,睡个觉就天亮了。我出去办点要紧事,你明儿就能看到我。”

贤婥婥心头一酸,语气渐冷:“谁管明天能不能看到你!你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鬼房子里,我才不要!你要走,就把我也带走!”郭肇面一紧,道:“孩子话,我是去办正经事,你就在这儿歇著!”说著,那门闩一响,门缝开了些许。

贤婥婥见他第二次撇了自己,大哭起来,却又不敢哭出声音,只怕引来赌坊打手,坏了他的什麽事,捂住口脸,背了身子,强生生道:“你走,你走,我再也不信你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20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