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和女民警的浪谩故事 大伯哥睡弟媳

“清儿!”

青朽见她探头探脑的模样,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到底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找于公子的?”

“呃,清儿当然是来找小姐的,可是,”清儿见青朽发了火,赶忙收回视线,堆起满脸的笑,答道,“可是我见于公子进去了到现在还没出来,有些好奇了嘛。”

“你好奇就进去看看不就得了?你要没什么事说,我可走人了。”

青朽拉下脸,只要一想起于恨,她的心情就好不起来。自然也顾不得再与清儿瞎缠乎,只想着快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为好。

“小姐别急,我这就说……啊,小姐你别走啊……”

见青朽的脸色不妙,后知后觉的清儿也不敢笑了,她敛了敛面容,正准备说出她想告诉青朽的事,可一抬眼,却见青朽已不在跟前,而是走出老远去了。

而此时的青朽的心里不是一般的烦闷,任凭清儿在后头喊破了嗓子,她也不想理会。

想来这些天,她遇到的好事没遇到一件,烦心事却是龇皮捋肉般的接踵而来。她要是早知道有这么多麻烦事在等着她,她还不如在那天就随了尘师叔上山去,倒还能落得个清净。

只可惜她即便是一心想要离开这里,老天爷也没能让她走了多远,便又让一个大麻烦主动找上门来了。

当青朽刚走到路人比较多的石桥桥头时,一道人影也不知从哪儿闪了出来,如同一尊门神一般,拦在她的面前。

“青二小姐。”

青朽只觉来人的声音很耳熟,抬头一看,不由无奈地叹道:

“唉,紫护院,今儿个怎么连你也在这里?”

“啊,小姐,其实紫护院也是和清儿一道,准备去找小姐的,小姐千万别责怪他才是。”

清儿从后头追了上来,刚在青朽面前站定,便立即为紫秦辩解道。

“我不会责怪你们,也没什么好责怪的,只是我想知道,你们今儿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可别怪我翻脸了。”

青朽哪还有力气责怪他们,她现在满肚子都是怒气正不知该如何发作。

于是她双眼死死盯着清儿,她只希望清儿将要说的事儿确实重要,不然她这一腔的怒气,可全要这没眼力价的小丫头一人兜了去。

“呃?”

清儿见青朽脸色不善,突然有些怕死地缩了缩脖子,飞快地跑到紫秦身旁,扯着紫秦的衣袖,轻声说道:

“紫护院,还是你先说罢……”

“那敢问紫护院,你又是为何事来找青朽的呢?”

清儿的话音刚落,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青朽立刻把矛头指向被人当成了挡箭牌的紫秦,咄咄逼人地问道。

“青二姑娘……”

青朽的气势让毫无准备的紫秦也是一惊,即便是有什么想说的话,也顿时忘了一干二净。

“好吧,其实你们都没什么可说的了是吧?那我可走了,从今往后,你们都休想再来烦我。”

青朽隐忍着勃发的怒火,朝眼前的两人,各丢了个白眼,绕过他们向桥上走。

“呀,小姐,你别这样,我们是真有事儿要说啊――”

“清儿姑娘,还是让小人来说罢。”

清儿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紫秦阻止了。他安抚似的冲清儿笑了笑,接着便信心满满地对着青朽离去的背影朗声说道:

“青二小姐,其实小人与清儿姑娘,今儿是专程来请青二小姐回府的。”

青朽闻声,果然立住了脚,扭头盯着紫秦问道:

“你说什么?你说你们是来请我回去的?”

紫秦点点头:

“回青二小姐,在下与清儿姑娘确是奉了老爷之命,来请青二小姐回府的。”

“紫护院,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是我爹让你们来找我,要我回去的?”

虽然能回到家里是青朽日思夜想的事儿,而紫秦的表情又认真至极,但听说是父亲让她回去的,青朽还是有些怀疑,又多问了一句。

紫秦看着青朽,见她望着自己的目光炯炯,眼中忽然闪过一道奇怪的神色,但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垂下眼帘恭敬地答道:

“是,是老爷让小人来寻小姐回去的。”

“是么?我爹真的这么说过了?”

紫秦的反应虽快,但还是让青朽捕捉到了一丝异样,她突然明白了些什么,于是眯缝了眼,面上挂上了笑,笑盈盈地问道。

“这当然是真的啊,小姐。”

清儿见青朽笑起,以为她转怒为喜了,又见紫秦的样子似乎要露馅,急忙走到青朽跟前,抓起她的手,笑道:

“若没老爷的允许,我们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随便来请小姐你回去啊,紫护院,你说是不?”

说着,她背着青朽将头扭向紫秦,又是挤眉,又是弄眼的,让人看了觉得好生滑稽。

“好了,清儿。”

青朽收起笑容,用力掐了清儿一把,正色警告道:

“我现在正与紫护院说话,你站一边去,若再捣乱,别怪我不客气。”

清儿哪敢造次,乖乖地住了嘴,站到了一旁去。

制止了清儿的聒噪,青朽又看向紫秦,笑道:

“紫护院,你倒和我说实话,今次真是我爹亲自派你来请我回去的?”

“这个……”

紫秦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不自然,他看了看一旁急得直朝他比手势的青儿,想了又想,最后还是说了实话:

“这个……老爷倒还没有亲口说过这样的话,只是……”

“只是什么?”

青朽挑高眉毛,笑容趋冷。

“只是――”

清儿见紫秦这样下去恐怕要坏菜,也顾不得青朽的警告,再次窜到了两人之间,惶惶然解释道:

“只是我们见老爷把小姐赶出家门后,成天长嘘短叹,郁郁寡欢的,所以――”

“所以你们就擅自做主,说是我爹要我回去,想把就这么我骗回去?”

听到这儿,青朽已大致明白了清儿的意思,她一语打断了清儿的话,冷笑着接上话茬,揶揄道。

“啊,这也不能说骗吧。”

谎言被戳穿,清儿很是尴尬,她飞快地看了紫秦一眼,然后附在青朽的耳旁,神神叨叨地低声说道:

“其实小姐你不在府里这一期间,府里出了不少怪事,特别是在小姐房里,昨夜里还……总之下人们都都闹得心神惶惶的,而小姐又不在府中,清儿担心你会出什么事,所以寻思着,还是小姐你回去比较好。”

“出了怪事?我的厢房怎么了?”青朽瞪大了眼,觉得清儿说出的理由可笑至极,“就算真出了怪事,我回去又能怎样?难道你当我是什么咒符,请回去就能封妖除魔么?”

“唉,小姐,你明明知道清儿不是这个意思……”

挨了青朽好一通数落,清儿的眼圈红了,她实在想不通,小姐这才出来几天,怎么就变成了个全身是刺的刺猬,见一句话不对,就卯起劲来蛰人,之前的好脾气都上哪儿去了?

“其实小姐你误会了,小人所说的并非全是谎话,二小姐不在府里的这段时间里,府里确实发生了些怪事,请小姐回去,小人与清儿只是担心小姐一人在外边,万一出了什么事,小人们照应不到罢了。”

见清儿说不下去了,紫秦忙帮着劝说道。

“怪事,究竟出了什么怪事?”

之前虽然听到清儿说起家中发生了些怪事,但因清儿平时老爱咋呼,所以青朽听是听了,但心里还有些不以为然,可现在听见一向严肃的紫秦也这么说,她才觉得或许真有其事。

“小姐你看吧,连紫护院都这么说了,你现在知道清儿没骗你吧?”

见青朽的表情因紫秦的话而变得认真起来,清儿小嘴一瘪,感到委屈极了。

“得了,你还是少说废话,”青朽瞥了她一眼,不为她的表情所动,“快说说,我不在的时候,家里都发生了什么怪事吧。”

“唉,说起这件事还真诡异。”一说起这些,清儿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她先是看了看周围,然后凑到青朽跟前小声地说道,“小姐你不是也知道,每次小姐上山修行,小姐的房间都是由清儿来打扫的吗?”

“是你打扫的又怎样?”

青朽翻了翻白眼,继续问道:

“然后呢?”

清儿眨巴眨巴眼,不理会青朽的催促,不紧不慢地问道:

“那小姐你应该不知道,老爷曾交代过的,小姐的厢房必须由清儿亲自打理,绝不能假他人之手这件事吧?”

青朽一愣:

“这倒不知道,可这又怎么了?”

“其实小姐离开的第二天,清儿也像往常一般去打扫小姐厢房的,”青朽越来越着急,而清儿倒不着急了,她先咽了口唾沫,才继续低声说道,“可是那天清儿却在小姐屋里,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你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清儿,你倒是快说啊。”

青朽的耐心已被消磨殆尽,不禁急切地催促清儿道。

“其实清儿发现――”

清儿皱了皱鼻,神秘兮兮地说:

“清儿在整理娘娘赐给小姐的物品,还有小姐平常穿的衣物时,竟然发现有几件东西竟然不翼而飞了!”

“啊?清儿你是说,你发现的怪事,就是你发现了阿姐送的东西,突然不见了?”

青朽突然觉得浑身无力,对这个清儿,她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只不过是丢了几件她根本不在乎的东西而已,没准是哪个下人觉得好,顺手拿走的,算得了什么怪事,这丫头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清儿还是眨眼,反问道:

“对啊,难道小姐不觉得,这事儿很奇怪吗?”

“不就是丢了几件东西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青朽又朝天上翻了个白眼,对清儿的说辞不屑一顾,“许是哪个丫鬟老妈子见着好,随手拿走了也说不定,你瞎咋呼什么?”

“小姐,这哪是清儿瞎咋呼,这事儿的确蹊跷得很哪。”

清儿见青朽不屑的表情,急辩解道:

“小姐你仔细想想,老爷是特地交代过的,小姐的任何物品,都得由清儿一人照管,清儿也一向小心,从来没丢过东西,可这次……”

“好了好了,就算再小心的人也有失误的时候,更何况粗心如你。你想想,是不是前一日收拾完了忘了锁门,让那贪小的人,趁机得了便?”

不管清儿怎么说,青朽依旧是不在意。要说奇怪的事,她倒觉得爹竟然特地交代清儿专门打点她的厢房这点上,倒还比清儿嘴里所谓的怪事更让她觉得奇怪。

只因平日里爹对她都是不闻不问的,而却对她的生活起居这么在意,细想起来,真还有些匪夷所思。

“可是小姐走的那天,清儿明明是清点好一切,锁好门再走的,而第二天再去看时,门是锁得好好的啊。而且,”清儿见青朽还是不信,恨不得能多长几张嘴出来,与青朽好好辩解一番,“如果那人即便真是见财起意,小姐房里多的是值钱的首饰,那贼人放着值钱的不偷,又何必选那些不值钱的偷呢。”

“你说什么?丢的东西都是不值钱的?”直到清儿说出这话,青朽才稍微认真了些,“清儿,你说清楚些,那天你清点时,都发现丢了些什么东西?”

“让我想想……”

清儿转了转眸子,想了想,答道:

“我记得小姐离开那天,娘娘赐给小姐治伤的那瓶药是放在桌上的,可第二天再看时,就已经再也找不见了。还有……”

“好了,我知道了。”

青朽打断了她的话,问道:

“清儿你确定不是你放错了位置,而找不到了吗?”

“小姐,我都说了多少次了,那些东西清儿每天都必须仔细清点一遍的,”清儿对青朽的反复质疑有些不满,她嘟起了嘴,不悦地说道,“而且门也是好好的锁上的,可那些东西又是怎么没了的呢?”

“嗯……”

这会儿青朽也迟疑了,虽说清儿这丫头有时是粗心了点,但好歹也服侍她了这么多年,在对待她的事上,清儿行事是无可挑剔的,她说不见了,应该是真不见了。

要说掉了什么东西,青府也算是大户,某个下人没了个簪子,丢了个耳坠这种事也是时有发生,下人中有个别手脚不干净的也不足为奇。

可这事古怪就古怪在,即便是清儿大意没将门锁好,让贼人闯入屋里行窃,按理说也不该避开贵重的不偷,而只拿一瓶用过的膏药吧?

“还有更奇怪的事儿,清儿还没与小姐说呢。”

见青朽开始相信自己的说辞,清儿顿时兴奋了起来,继续抖搂:

“就在前日晚上,伙房的许嬷嬷无意经过小姐厢房,还发现了件更奇怪的事呢!”

“又有什么奇怪的事?”青朽终于起了兴致,“清儿,你都知道什么事就全说出来罢,说话不带这么大喘气的。”

“小姐你稍安勿躁,听清儿慢慢说就是。”青朽越是催促,清儿就越是不慌不忙,她将声音压得不能再低,附在青朽耳旁,神秘地说道,“话说那天夜里,许嬷嬷经过小姐屋前时,竟然听见小姐屋子里,似乎有人在哭。”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171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