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女儿和母亲交换_爹地疯狂要女儿

/

“我怎么感觉李黍尧就是想甩锅?”古青鸟看向了郁杰说道。

郁杰点头:“实不相瞒,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于是古青鸟重现转向了许文,说道:“老爷子,你看,是这样的,我自己呢,也是个瞎子,而且我也不算是玄门的人,我只是认识一个玄门大佬而已,而且这个大佬最近出去办事了,我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所以说,你孙子的问题,既然李黍尧这个昆仑传人都解决不了,我就更解决不了了,您还是去找别人吧。”

古青鸟根本就不像因为这件事情在牵扯上什么麻烦的问题,虽然听起来许应还挺可怜的,虽然许文现在老头子一个孤苦伶仃的也很让人同情,但是这种事情古青鸟是有多远就跑多远,根本就不想掺和进去。

许文也是满脸的沮丧,几乎要痛哭流涕,说道:“如果姑娘你们都不能解决我孙子的问题,恐怕过上几年他就要死了,到时候我这个老头子,就算有再多的钱,或者还有什么意思?”

突然,古青鸟想到了一件事情,说道:“说不定李黍尧说的贵人不是我呢?”

许文问道:“什么意思?”

古青鸟指了指身边的郁杰说道:“这儿不是有一个正经的玄门认识吗?说不定李黍尧说的贵人就是她。”

郁杰大惊失色,说道:“青鸟,你可别害我了,我的这点本事,还不如我奶奶呢!再说了,我们这一脉的能力是给人解决内心当中的问题,让他们明白到底应该怎么去度过难关……”

说着说着郁杰就有点发愣。

古青鸟说道:“是吧,现在许老爷子心里有事儿,没有办法度过难关,难道不应该是你来解决?”

郁杰摇头叹气:“许老爷子这个事儿根本就不是因为心里想不开的问题,而是确实存在的问题,我怎么可能解决?”

古青鸟耸耸肩:“那我们就没有办法了,许老爷子,你还是去另寻高人吧。”

但是许文既然得到了李黍尧的指示,已经决定孤注一掷,不管古青鸟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贵人,他都想要试上一试,于是说道:“姑娘,算是老头子在这里求你了,你就跟我到家里去看一眼,就看一眼,行不行?好歹让我死心地彻底?”

古青鸟很想说自己是个瞎子,就看一眼也看不了,但是看着许文的样子,听着许文苍老的哀求,古青鸟终究还是没有狠下心来,于是点点头说道:“那就去看一眼,我可提前告诉你,这件事情我真的是没有办法。”

许文哪里还听得进去,听到古青鸟说要去看一眼,他喜出望外,对古奇鸟说道:“好,就去看一眼,就去看一眼。不管姑娘到底能不能解决我孙子的事情,我都有丰厚的酬劳。”

古青鸟不由得头疼,说道:“无功不受禄,老爷子,你的钱还是留着以后给你孙子再找高人的时候用把,我拿着不会心安理得的,你管我一顿饭就行了。”

许文点头如捣蒜,带着古青鸟他们上了门口的车,然后一路绿灯到了许文的家里,发现许文居然并不是住别墅的,而是住了一个很老,很普通的房子里面,里面住的大多都是养老的人。

许文悲戚地说道:“人老了,就容易孤单,儿子死了之后,我一个人带着孙子整天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很不适应,后来就搬到了这里来,这个地方有很多上了岁数的人,没有那些空荡荡的楼道,我可以下楼跟他们聊天遛弯,打牌下棋,算是能填补一下心里的空缺。”

古青鸟听着许文的话,不由得有些想念自己家乡的父母,决定过年的时候一定要回家去看一看,然后跟着许文进了这一栋念头很老的楼房里面,上了三楼,就到了许文的家门口,许文掏出钥匙来,还没等开门,就听到里面一串脚步声传来,许应在里面喊道:“爷爷!”

许文打开了门,伸手摸了摸跑过来的小男孩的头,古青鸟有些感动。许文说道:“因为应儿身上带着那种血光,我不敢让他去上学,生怕出什么和私情,所以一直都是找人在家里教学。但是这样的方法是不能长久的,初中和高中一定要去学校上,但是……”

但是,如果许应身上的问题解决不了,恐怕他也就上不了高中了,十五六岁就要死掉。

看着面前这个可爱的小男孩,古青鸟和郁杰都是有些恻隐,实在是不希望这样年轻的生命在这么早的时候就夭折。

许文看向了古青鸟,问道:“姑娘。”

古青鸟叹了一口气,用神眼和心眼朝着许应的身上看过去,本来以为会什么结果都看不到,但是却突然就发现,自己居然能够看到一个小小的东西正躲在许应的灵魂火焰当中,小小的,圆圆的,有些不规则。

她有些好奇,于是缩短了距离去看,最终看清了灵魂火焰的当中的那个东西,就像是一个虫卵一样。而才从这个虫卵里面,正散发着一些红色的东西,渗透到他的灵魂当中,让整个灵魂火焰都变得金色暗淡,多了一些狰狞的血色,就算是古青鸟,都能够感受得到这些血色里面残存的恶意。

古青鸟没有想到,自己还真的是许文的贵人,李黍尧很可能是知道了这个小男孩身上到底是什么问题,但是他的本事不可能涉及到人的灵魂,所以就叫古青鸟过来看,果然看到了问题的所在。

看向许文,古青鸟点点头,许文伸手拍了拍许应的头,说道:“你去写作业,爷爷跟姐姐说点事情。”

出生在没有父母的家庭,许应虽然还不知道自己家里曾经的悲惨往事,但是依然很懂事,听到许文的话之后,很听话地离开了门口,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把房门关上。

许文请古青鸟他们进了屋子,到了客厅之后,许文很着急地问道:“是不是真的看出什么来了?”

古青鸟有些艰难地点点头。

许文开心地说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李先生不可能会骗我的!”

古青鸟苦笑,说道:“我虽然看出来了许应身上到底是什么问题,但是我没有办法解决,我只是能看见而已。”

许文这个时候也冷静了一些,问道:“不知道姑娘看到了什么?”

古青鸟伸出了手指,比划了一下大小,说道:“大概就这么大,我在许应的灵魂里面看到了这么大的一个虫卵,我觉得很可能这种蛊虫就是生存在灵魂里面的,然后在人产生下一代的时候,它也会将虫卵留在孩子的身体里面,如果等到它吸收了太多的灵魂能量彻底孵化出来,大概就是噩梦的开始,后续或许还有什么剧烈的变化,让人彻底的崩溃。”

许文听得毛骨悚然,虽然之前就知道许应的身体里面有什么蛊虫,但是之前那只是臆想而已,而现在古青鸟就直接比划着手指头告诉他,许应的灵魂里面有这么大的一个虫卵,这样直观的印象直接让他有点不能接受。

愣了半晌,许文才反应过来,问道:“那应该怎么办呢?”

古青鸟摊开了时候:“我早就说过,就算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我只是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而已,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怎么解决,还是的看你自己。”

许文这才叹一口气,知道自己实在是操之过急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解决的魔障,到现在能够摸到一点的端倪,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如果再期望能够这么快解决,那就真的是得寸进尺了。

最后许文留古青鸟和郁杰在家里吃了一顿饭,饭是老头子自己亲自做的,没有任何人帮忙打下手,许应坐在座位上吃得很香,其他三个人都是味同嚼蜡,根本没有吃出味道来。

许文最后送古青鸟他们上车的时候,问道:“真的不能联系你认识的 哪位高人吗?”

古青鸟放下手机,说道:“他估计去了什么山区之类的,去给我找治眼睛的前辈了,手机没有信号。”

许文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摆摆手,将他们送上了车,嘱咐司机将他们送到地方,就站在楼下看着古青鸟他们坐车离开,看了很久,看到车都开的看不见的时候,许文才又叹了一口气,回到了楼里面。

古青鸟和郁杰回到了家里面,走在小弄堂,郁杰忍不住问道:“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吗?”

古青鸟笑了:“世界上那么多的稀奇事,我又不是神仙,总不能看见了就能解决,而且我本来就不是什么神奇的人,只是多了一双眼睛而已,而且我还要等着别人来救的可怜,哪里还有能力去就别人?有那个本事不如就先自救了。”

郁杰也明白确实是这个道理,所以也就没有说什么。

回到家里之后,郁菁看到他们的兴致不高,还以为他们是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于是泡了一壶茶送到他们的桌子上面,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古青鸟和郁杰就把许文的事情讲给了郁菁听。

郁杰听完之后,也是很惋惜。

但是郁菁这个人,天生就很乐观,远比古青鸟还有郁杰要乐观很多,他说:“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管怎么着急,最终还是要找对人才能够解决这件事情。我觉得许文和许应的报应也应该到一个限度了,不应该让报应应验在小孩子的身上,许文能够遇到你,就是他的缘法。既然算命的老先生告诉他让他到集会就能够遇到贵人,那么他遇到了你,就说明他的缘法到了,缘法既然到了,没有什么是挡得住的,这件事情一定会解决掉,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古青鸟听了之后觉得有道理,郁杰倒是有些晕头转向,有点后悔当初没有跟着奶奶学好这套缘法的理论,现在根本听不懂自己的姐姐到底在胡说八道一些什么东西。

但是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没过多久三个人就重新恢复了原来心情,古青鸟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躺在床上,裹着被子暖暖和和地发着呆,竟然觉得这个世界如此的冰冷。

不管是在对待自己,还是在对待古青檐,或者是对待许应的时候,这个世界都显示出了毫不留情的意味,难道这个世界就是冷冰冰的毫无感情的吗?古青鸟觉得并不是,自己的眼睛虽然瞎了,但是终究还是找到了另外的一条路。

自己还有兰陵,还有古青檐,还有自己认识过的这些朋友,就算是出门也能够得到郁菁和郁杰的帮助,实在是有些感动。

她相信,许应身上 问题一定能够得到解决,说不定许文现在已经找到一些线索,去寻找能够了解到人的灵魂,和能够接触到人的灵魂的高人也说不定,毕竟许文比古青鸟来说,还是高端了一些。

古青鸟只是通过古青檐和兰陵认识了一些人,但是许文却是实打实的有钱,用利益来打动那些人帮他的忙。

想着想着,古青鸟就睡着了。

因为睡得太早的缘故,古青鸟第二天早上自然醒的时候,发现才不到五点钟,但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躺在被窝里反而往里面漏风的冷,古青鸟于是起来穿了一身厚衣服,决定出门去吃点热乎的。

结果刚出门,古青鸟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灵魂火焰和佝偻的身影正在从弄堂的入口走进来,走得很着急,但是因为身体不太好的缘故,着急也走得很慢,看起来狼狈不堪的样子。

古青鸟皱了皱眉头,关上了身后的房门,看向了对面走过来的许文问道:“老爷子,还有什么事儿吗?赶这么早。”

许文看到古青鸟在这里,开心地笑了,说道:“我来这里是来正式请姑娘帮忙的。”

古青鸟愣了一下,说道:“我不是说了,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手段,我只是能看见灵魂里的东西而已。”

许文摇头:“这就够了,我已经找到了能够解决灵魂问题的高人,但是他需要一双眼睛。”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15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