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总裁肉大船多 jav video free中国

“蜜符,我们真的要去皇城吗?天都快黑了。”傅锦秋被第一次坐飞船的兴奋冲昏了头脑,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落下了。

“你怕了?”蜜符则是一心一意的开着飞船。

“不是,关键是我晚上不回去,我娘得撕了我。”傅锦秋继续试图说服蜜符。

“男孩子迟早要学会夜不归宿。”

“真的吗?”

“你看这我的眼睛。”

“眼睛……”

“看到了什么?”

“我自……”话还没说完,傅锦秋就仰头睡去了。

蜜符长舒一口气:“终于能安静的开船了。”

黑夜笼罩大地,小小的飞船载着两个小孩子飞过河流,森林,丘陵……

同一时间,为了宇宙的安全,九泉已经下定决心去抢果实了。他双手掐诀,心里默念咒语,身形渐渐隐去。在确定法术生效之后,九泉双脚离地,悄咪咪的飘到了那个神使旁边,可是还没等他伸手去摸那个果子,神使手中的婴儿突然间飞了起来,两只充满黑气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九泉的脖子,小嘴巴张开后露出了一对尖尖的虎牙,冲着九泉的脖子咬去。

九泉只觉得自己突然脖子一冷,有一种被当做猎物锁定的感觉,他单脚点地,往后飞出三丈远,可那婴儿的速度却更快,眼见就要冲到九泉面前了。

【泉泉大人退后】随着系统的声音响起,一把刻满不明文字的深棕色带有金丝花纹的戒尺出现在九泉面前,为他挡住了致命一击。

【这是什么?】

【没有见过的生物,或者说是死物,无法判定,超出任务范围,建议立刻脱离世界。】系统一边与九泉交流,一边跟那婴儿缠斗着。

【能找到他的死穴吗?】

【无法判定。】

【数据库给我】

【连接中,连接成功。】

九泉的意识直接进入巨大的数据库,突如其来的巨大信息量让他皱了皱眉头,但是很快便适应了:人形,生物,蛊虫,不对,死物,世界之外,虚空生物……九泉快速的过滤着那些信息,虽然系统已经帮他排除掉很多信息了,但是还有很多系统无法理解的原始文件。戒尺一次次的挡住婴儿的进攻,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戒尺开始渐渐有了很多划痕,牙印,这是它能量快速消耗所导致的。

【杀了那个神使。】

【收到。】没有丝毫的犹豫,在收到命令后,戒尺立刻调转尺身,直指神使的脑袋,而那个婴儿没了戒尺阻挡,便肆无忌惮的冲着九泉飞过去。但九泉的意识还没从数据库出来。

双方都达到了最快的速度,电光火石之间,生死已定。婴儿的牙齿在距离九泉皮肤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住了,另一边,戒尺直接穿透了神使的脑袋。场面十分血腥。九泉接住了落下的婴儿,看着这个小家伙睡过去,跟刚才完全是两个模样。

【自己洗干净再过来。】

【收到。】戒尺把自己从尸体中拔出来,从空间引出一股水流把身上的血污洗净。

【泉泉大人!泉泉大人!】戒尺飘过来,绕着九泉转来转去,一声一声的叫着九泉,似乎是因为杀了一个人而兴奋。

九泉的眸子暗了暗,伸手握住戒尺的尺身,释放出灵力把一些东西引导自己身上,渐渐的戒尺的声音恢复了正常。那些东西所谓杀孽。

此戒尺名为止戈,取自古世界金丝楠木树心,曾经作为古世界战场上虚空生物的神兵用来对抗大世界。虚空生物战败后,被大世界缴获并改造,最后成为了九泉的系统兼职管家。

九泉抱着那个睡熟的婴儿,从空间中拿出一张毯子把他裹住,推门出去了,至于那个神使不过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炮灰罢了,逝者已逝,他的目的,九泉也懒得去探究了。毕竟,在关乎世界存亡的大事面前,一个人的意义太少了。只愿你下一世去到一个和平的世界,安稳快乐的度过一生。

“天已经亮了啊,那个小丫头估计又要闹脾气了吧。”九泉从神使的住处出来后,去了皇城的早市,买点好吃的,好玩的去哄人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只是带着个婴儿……算了,就当是白捡了个儿子,带回去给小丫头作伴。

【泉泉大人,这个婴儿不对劲,建议抹杀。】

【不用,控制他的人已经死了,以后只要好好教导他就没问题了。】

【您确定吗?他是未知物种,危险系数很高。】

【世界这么大,未知物种多了去了,做我们这行的,总能碰到那么几个,或许这一遇就是一生的故事。】

系统听不出九泉话中的意思,索性休息去了。

逛完早市,九泉就往回赶,半路上从狼窝里把那两个倒霉的熊孩子给救了出来,还好到得及时,小家伙们没受啥伤。只是可能需要一些心理辅导。

带着抱歉的微笑,九泉把傅锦秋送到了顶着黑眼圈,处在爆发边缘的傅家父母手上:“傅大哥,真的很抱歉,都是蜜符的错,把锦秋带坏了,我回去就好好教育她。”

“肯定是这小子的错,小小年纪就敢带着妹妹夜不归宿了!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说着,还瞪了缩在傅母怀里抽泣的傅锦秋。

“还是不要用太过激的方式了。”九泉默默的为小家伙捏了一把汗。

又说了几句场面话,九泉终于可以领着蜜符回家了。到家之后,九泉把门一关,看着蜜符,准备给她说道说道,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到蜜符先说:“师尊,我错了。我不该自己一个人跑出去,更不该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让师尊担心。我下次一定改,一定做一个乖孩子。”

这硬生生的让九泉把他准备的一大堆道理给憋了回去,最后只好来一句:“你没事就好,师尊只是太担心你了。”

“只要师尊下次不再让蜜符一个人待在家里,不再让蜜符一个人,一直一个人,一个人会很难过,别人陪也不行,只要师尊陪着。”说着,小丫头渐渐有了哭音,九泉只好又忙手忙脚的安慰她,把买的好吃的,好玩的全拿出来哄人。后来才意识到,这剧情不对!

“哇啊啊啊……”一阵哭声从床上的小包裹里传来,蜜符把手中的食物放下,搬了个小凳子踩着爬到床上,就瞅见了一只小团子。婴儿似乎是还没出生多久,头发稀稀拉拉的,皮肤也是皱巴巴的,丑的不行。蜜符看的一脸嫌弃,只是这婴儿似乎是感觉到有人来了,便停止了哭泣,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蜜符,两只小手奋力的向上伸着,似乎是想要抓什么东西。蜜符试着把自己的手指伸了出去,就在婴儿的小手抓住蜜符食指的那一刻,蜜符突然感觉这丑东西似乎有点可爱了。

“啊呜~”小婴儿一口咬了下去。两只尖牙刺穿了蜜符的皮肤,粉色的小舌头舔舐从伤口里流出来的血液。

“好痛……”蜜符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可是却没想到这婴儿的力气如此之大,或许是因为手指的血液不够,婴儿有把嘴巴挪到蜜符的手腕处,对准动脉咬了下去。随着血液的流失,蜜符的意识开始模糊了:“师尊……”

在厨房里准备午饭的九泉只感觉心头一紧,他立刻放下手里的活,直接传送到了蜜符身边。九泉单手掐诀,幻化出一道金色的流光打入到婴儿的额头,另一只手把蜜符的手腕从婴儿的手里抽出来,然后给她止血。

【泉泉大人,这婴儿很危险,您还是把他封印起来或者直接杀掉吧。】

【不用,他只是在本能的捕食,是我疏忽了。】说完,九泉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婴儿,叹了一口气,把蜜符抱走了。

“蜜符,你还好么?”傅锦秋听说蜜符生病了,一大早就跑过来探望她。

“锦秋?我师尊呢?”

“他在隔壁屋,你师尊从哪里弄了一个孩子呀?”

“我也不知道,昨天还被那个小家伙咬了一口。”

“不是吧,这个年纪的婴儿连牙都还没长出来,怎么咬你?”

“你爱信不信。”说完,蜜符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鞋去找九泉了。

“哎,你去哪里儿?等等我。”

九泉端坐在厅里,拿着从系统哪里搞来的奶瓶在给小家伙喂奶。门口冒出来 两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邪门的婴儿?”

“嗯嗯。”

“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出来?”

“你这么蠢,怎么可能看得出来。”

“你居然骂我蠢,我昨天可是冒着被我老妈撕掉的风险陪你出门的。”

“还不如我一个人去,也不至于掉狼窝里。”

“你……”傅锦秋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两个小朋友在这偷看什么呢?”九泉的声音在俩人背后响起。傅锦秋看了看九泉抱着的孩子,那婴儿睁开了眼,滴溜溜的看着傅锦秋,把他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没啥,九叔叔,我娘还在等着我回去,我先走了,改天再来。”说完一溜烟跑了。

“这小子干嘛这么怕我。”九泉把目光从门口转到蜜符身上:“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师尊不喜欢蜜符了么?”

“嗯?”

“为什么又带一个孩子回来?而且还是个怪物……”

“傻丫头,师尊是怕你一个人在家孤单,这不刚好有个伴吗?”

“真的吗?”

“当然了,他叫九黎以后就是你的弟弟了,我们是一家人。九黎,叫姐姐。”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会说话?”蜜符撇着嘴说。

“捏捏,抱~”奶声奶的呀语,蠢嘻嘻的笑脸,在空中扑腾的小手,多像一个正常的孩子。可是蜜符一想到昨天被咬的事情,心底就是一阵抗拒:“走开,我不要怪物弟弟。”说完,就跑回自己的小房间去了。九黎似乎也感觉到了蜜符对他的厌恶,笑容渐渐消失了,转而委屈的看向了九泉,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九泉摸了摸小九黎的脑袋,无奈的笑了笑,看起来这俩人的磨合期比他预计的要长很多。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1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