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四婶含着我的大粗棒_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

叶儿其实是个挺可怜的孩子,从小父母双亡,父亲临终前将她托付给自己的亲弟弟,也就是叶儿的亲叔父。

由于家里只有这一个女儿,叶儿的父亲将自家全部财产都给了弟弟,只希望弟弟能好生待这孩子。

谁知道叔父有了钱之后,从此不思进取,整天只知道喝酒赌钱,将钱都输光后就打起了叶儿的主意。

那时候叶儿什么都还不懂,就被自己这个亲叔父哄骗着卖进宫只为换几个酒钱。

进宫以后叶儿才知道叔父的真实嘴脸,从此也不想回去那个家,因此很希望能长久留在宫中。

同时因为漂亮灵巧被选中为女皇身边的侍女,从此对女皇效忠,这么多年无论遇到什么凶险都没有站到过乔路那边。

这样知根知底又忠心耿耿的人女皇才用着放心。

“叶儿,那新来的四个小丫头,哪一个年纪最小?”上官凤儿偏过头来问道。

“回陛下,四人中年纪最小的是秀儿,今年才刚十五岁。”叶儿拿着一根龙形步摇走过来插到女皇的头发上。

“去,单独把她给朕传过来,避开外面那些眼睛,朕到望月阁等你们。”上官凤儿命令道。

“是,奴婢这就去。”叶儿说完,就急急的走着小碎步出去了。

没多会,叶儿就带着秀儿来到望月阁。

秀儿一来就赶紧跪到地上:“奴婢叩见陛下。”

上官凤儿坐在望月阁的一张木质长椅上,轻轻抬了一下两根手指。

“快起来,陛下让你平身。”叶儿赶紧对秀儿解释女皇刚才的动作。

秀儿起身,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她面容清秀,身材小巧,穿着一件月牙色长裙,裙边上用粉色丝线绣着几朵惟妙惟肖的梅花。

“秀儿,你是丞相送入宫来的,来之前丞相可有嘱咐?”上官凤儿面无表情的问道。

“回陛下,奴婢不知谁是丞相。”秀儿低头轻声答道。

“就是那日引你们十几个女子入宫的人。”上官凤儿耐心引导着。

“陛下,奴婢之前不曾见过丞相,丞相并未有任何嘱咐。”秀儿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那你从何而来,且说与朕听听。”上官凤儿继续问。

“回陛下,奴婢原本是石头县县令之女,原住在石头县。”秀儿道。

“噢?那为何如今却到了星月城?”石头县城那么远,秀儿怎么就来到这里了,这引起了女皇的好奇。

“石头县连年天灾闹了饥荒,父亲大人亲自带着不少人马和钱粮前往赈灾,却在赈灾回来的路上被奸人所暗害。”这时候秀儿眼中渐渐泛起了泪光,呼吸也开始有点急促。

上官凤儿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用眼光示意秀儿说下去。

“后来父亲手下的捕快大人查明凶手原来是因为杀人越货被父亲处斩的犯人同伙,准备要派人捉拿归案。”秀儿就一直继续说了下去,边说边掉泪。

“谁料到他们扬言要杀了我们全家,也果然和说的一样到处追杀母亲和我,府里衷心的家丁被杀害了不少。”大颗大颗的泪珠砸在地上摔成一瓣一瓣。

“母亲看大家因此收到牵连,实在是于心不忍,便将家财散尽,分给了还活着的家丁、丫鬟,让他们连夜逃命各回各家。”

“几名功夫不错的家奴一直到护送我们出了县城才离开,我们母女也从此东躲西藏,在路上仅剩的银两又大半都被歹人抢走,就一路逃荒到了这里。”

“到了星月城以后,我们去找了原来父亲的好友,有意投奔,然而伯父家已经搬家,没有住在原来的地方。”

“我们母女两人无依无靠,用包袱里仅剩的碎银子租住在一间小客栈里,我就想着要赶紧赚些银两安顿母亲才行。”

“客栈的老板娘知道我们的情况后,就好心为我介绍了一个她认识的牙婆子,说是此人在星月城和不少大户人家都有打交道,也许可以帮我找个活干。”

“这个牙婆子说她看我知书识礼,完全没必要去什么大户人家做丫鬟,可以带我到一个官家的府里学些规矩和礼仪,然后就去参选宫女。”

“如果能选上就月月有饷银拿,如果选不上,也可以给五两银子。选不选上都有钱拿,奴婢当即同意了,就跟着牙婆子到了一个府里。”

“奴婢去的时候本身是夜里,而且又是从后门进去,所以压根不知道是相府。”

“每天有专人给我们十几个人教各种宫中的言行规矩,也给了我们些碎银子,唯一要求就是任何时候不要多话。”

“中间过程中除了教我们规矩的几个姐姐,从未见过其他人,那日跟随丞相来宫中,就被陛下选中留下了,陛下,所有的情况就这些。”

秀儿说完这最后一句,轻轻吸了一下鼻子,往后面站了站,虽然没有再出声却是控制不住的抽噎。

叶儿也听得心里难受,红着眼睛轻轻用手给秀儿拍了一下背以示安慰。

上官凤儿听完叶儿的一番陈述,内心唏嘘不已,这小丫头如果说的都是实话,也是够让人心疼的。

父亲横死,母女逃亡,一个县令家的小姐还要出来挣钱养家,也是真不容易啊。

最要命的是秀儿说石头县城连年天灾?自己从来就没有听到任何大臣提到过,乔路也绝没有说过。

朕的天下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朕定要好生治理这星月大陆,看样子真是得加快亲政的步伐。

还有,暗杀去赈灾的县令?朝廷命官就这样死了?剩下这孤儿寡母到处逃,还有王法吗?

这秀儿也是个苦命的人,当然前提她说的是实话。

“秀儿,朕赐你二百两银票,今夜叶儿安排人护送你出宫,先在近处安顿好你的母亲。”叶儿马上从衣袖中拿出一张银票递到秀儿手中。

秀儿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跪到地上谢恩。

“陛下皇恩浩荡,秀儿无功受禄,此生定当效忠陛下直至身死。”连着叩了三个头,秀儿才起身站到一旁去。

其实从她们主仆三人在望月阁谈话,就一直有人在附近的小路上走动,但是上官凤儿完全不担心。

因为她选的这个地方,从一个池塘边上要经过长廊才能到达,而几面临水,水面又还宽阔,其他人没办法靠近偷听。

所以,明面上,女皇只是带着两个贴身宫女在这观赏景色,任何眼线也没办法打听到她们的谈话内容。

就算乔路要再次试探,直接告诉她自己在望月阁观景,身边带几个宫女本来就正常,没什么值得怀疑的。

这时候阳光已经开始刺眼,照到身上暖融融的很是舒服,上官凤儿想着自己的身体尚未完全恢复,最好的办法就是多晒太阳。

一来,这样可以尽快帮助自己把体内多余的阴气排除去,二来,也可以更快的清理出余毒。

只有身体恢复了,才能更好的应付今后要发生的各种错综复杂的情况,一切才刚刚开始。

于是安排秀儿去御膳房传话,说今日中午女皇陛下要在望月阁进餐。

不多久秀儿传话回来,手里还多了一条薄薄的毯子以及一把檀香木扇子。

秀儿动作灵巧的将毯子折叠了一下,铺在另外一张长凳上,低腰请女皇坐到毯子上去,毕竟女皇的身体还是有些虚弱。

上官凤儿斜靠在长椅上,一只手臂搭在望月阁的栏杆上,往池边看去。

池塘里宽大的荷叶边,时不时有小鱼探出身来,游了几下又钻回荷叶下面去。

上官凤儿唇边淡淡的挂起笑意,她希望星月大陆的百姓都能像这小鱼一样自由自在。

当然同样希望自己也尽快摆脱乔路的控制,做真正掌管天下的女皇。

这时御膳房到望月阁传菜来了,浩浩荡荡来了好几十人,大家齐齐叩头,整齐的三呼万岁后才开始上菜。

先是几个宫人走近前来,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一张又大又厚的纯白抹布,此人低着头刷刷刷的擦着望月阁中间的木桌。

擦好之后,此人拿着抹布低着头快速移步后退。

紧接着又有四个宫人走上前来,四人配合极好,其中一人抖开手里宽大的桌布。

另外三个人一秒内就分别拉住了桌布的一个角,四人站在木桌边一抖。

只是一瞬间,宽大洁白的桌布已经铺好,这四人立即后退。

这时候一个个侍女手里拎着御膳房装菜的竹篮子排队走上前来。

第一个侍女将手里的竹篮放在桌上,揭开盖子,用双手将篮子中装着菜的盘子抬出来放在桌子中央。

这第一道菜是连福海参,侍女报了菜名再将盖子盖上,提着竹篮后退。

第二个侍女随即走上前来,抬出第二道菜凤尾鱼翅......

一大排侍女挨个上完菜,桌子上摆满了各类菜式,荤素搭配正好,还有点心、水果、甜汤等等。

御膳房出来的菜,当然是色香味俱全,即便对于上官凤儿这个前世的冰雪城城主来说,也觉得这里的饭食仿佛比冰雪城还更胜一筹。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