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类似娇养的肉宠文 被儿子发泄真满足

更重要的是依着宋衣纯的经验来看,这里面明显有几副看着都让人沉醉其中的首饰,大概应该就是古董级别的天价甚至无价的珠宝了。由此看来,这凌氏家族的富饶还真不是一般以上的水准,就这些东西哪里只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宋小姐你请便。”林叔笑盈盈的对着宋衣纯回答道。只是看着宋衣纯忙前忙后的盯着桌子上的东西连连赞叹的样子,林叔便也立刻猜出宋衣纯绝对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平常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能够一一叫得出这些珠宝的名字甚至分析出它的来历?之前还觉得看到宋衣纯的时候觉得眼熟,现在林叔倒是有些回忆起了一些过去已久的往事。

“这些都是给我的?”努力平复了内心的激动,季筱陌此时满眼都是亮晶晶的影子,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完了估计自己以后离开凌家的时候最舍不得的应该不是林叔了,再怎么想也应该是这些一件比一件精致的首饰才对。

难怪那么多的女人想方设法也要在凌黎宸面前开出一朵花来,想必凌家与她们而言,真得算得上是顶级的豪门的世家才对。

听到季筱陌的问题,林叔慈祥的点了点头。“那就收起来吧。”季筱陌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虽然知道这些东西不属于自己,但也还是狠狠的被眼前的华丽璀璨给惊艳到。

“夫人可以再选选明天要佩戴哪些。”林叔恭敬的回答道。其实不止是这两个孩子,就这样的气派自己也倒真没见过几次。就连沈环当初嫁到凌家,那些个老家伙们倒是出手也没这么大方过。怎么这次一个个的,倒还有些攀比起来的意味了。有趣有趣,着实有趣了。凌四这小子更奇怪,平时眼光高得谁都看不起,这次竟然会送这些个东西过来,实在也是让人好奇。

“明天?什么意思?”季筱陌不解的问道。

“夫人你看这册子里面夹着的帖子,明天凌四爷在家里举办宴会,特地说是要让你和少爷一起去。”林叔耐心的提醒道。按着凌家的传统,这宴会应当是在夫人和少爷结婚之后就商量着举办的,大概就是让凌家一些有资历的长辈认认人,只是因着这次自家少爷在婚礼当晚遭遇的意外,所以生生的只能往后推迟。

不过当初沈小姐做的事被封锁了消息,继而凌氏家族的人倒也不知道。想必也是因为这样,老家伙们都有些等不及了吧,就连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凌四也掺和了进来,明显这阵仗不小啊。

何况凌四这些年来出了名的低调,平时连见一面都难,这次竟然会主动站出来操办宴会,着实也让林叔惊讶不已。上次见他这么积极是什么时候呢,林叔倒是都有些忘了。想来凌四这次出面,应该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今天是第几场了?”赵繁眼睛酸涩的看着手上的花名册,此时却连翻阅的力气都使不出来。叶津这人的变态确实是名不虚传的,这不他们花了大把的力气找的人,他的人竟然一句话就给否决了。

早知道等来的是这种结果,她倒还不如在家睡大觉或者带着宋玥珂出去吃点好吃的,省得在这里浪费时间。宋衣楚不在,大家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执行官,可是赵繁真心有些招架不住叶津那边给的压力。

话说这些人到底是不是故意来找茬的,她不看着来试镜的这些一个个都挺好的嘛,怎么这些人竟然一个都瞧不上。又不是选主角,就李潇那个角色就真的那么重要,用得着他们这么严阵以待。

不过要是能有满意的赵繁也就不说什么了,可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些人是真的一个个的都是一副眼睛往天望的架势,那还选什么选,直接回家各玩各的好了。

何况李潇不也就是仗着自己有点人气,除掉明星光环赵繁倒是觉得比他好的人现场一抓一大把,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想干嘛。她就不明白了,叶津自己既然这么挑剔,那这种场合他干嘛不亲自来。弄得赵繁此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人沟通了,想吵架都找不到对象,再说她也不能直接上手去和这些副导演们理论吧。

“你可小声点吧,人还没走呢。”阿路听见赵繁小声的抱怨,吓得急忙捂住了对方的嘴。

“我问过了叶津这次也是被李潇的事情给刺激到了,现在公众因为对嘉艺的意见直接连累叶津也难逃谴责。所以人家这次决心直接把李潇这个角色给u掉,这些人表现得越像李潇反而更吃亏。”阿路就觉得里面肯定有问题,好在自己在叶津那边有熟人。所以这么一打听才知道还有这回事,不过这来的几个人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弄得他们嘉艺这边给出的消息越走越偏。

“哎哟我去!他们怎么不早说,合着是耍我们呢。”赵繁一听这话心里的火气立马就上来了,本来徐曼当初提议要和叶津合作的时候她就不怎么赞成。原因不多,就因为叶津这人在圈内的风评确实不怎么样。

才华倒是有,不过人品嘛,就得见仁见智了。据说叶津最开始出来拍电影的时候,就是因为和剧组里面的女演员暧昧不清,得罪了那个女演员的金主,所以一直都没有机会出头。虽说这事倒也不能全部算在叶津的头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出了这档子的事肯定双方都有责任才对,但是由此倒也可以看出叶津的为人了。

“我看他们真是欠收拾!”赵繁生气的拍了拍桌子,狠狠的瞪了眼不远处的叶津派来的人。要不是现在嘉艺没得挑,赵繁才不想和这些吹毛求疵的人浪费时间,要按她之前的脾气早就摔桌子走人了哪里还来看这些人的脸色。

看来俗话说的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赵繁此刻真的很想问问上帝,是不是自己以前走得太猖狂了,所以现在就是遭受报应的时候了?

“冷静冷静。就这点委屈你都受不了?”眼看赵繁又要失控,阿路急忙安慰道。别的不说,现在多少人等着看嘉艺的笑话,或许那些人就等着嘉艺自乱阵脚呢。宋总不在,赵繁的所作所谓就代表了整个嘉艺的态度,无论怎样阿路也得想办法安抚赵繁。

“你先别生气,好好听我说完再决定也好啊。我也问了他们怎么事先不把要求说清楚,结果你猜人怎么回答的?”说到这个问题阿路又想起了以前刚入行的时候听别人说的话,这个圈子里从来都不缺聪明人,因为每个人都在努力的学习怎么装傻。以前自己还没能体悟到这句话的精髓,只是这次碰上李潇的事他才对这句话背后所蕴含意义有了些许的了解。

“怎么说?难道他们还想着让我们自己去猜?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叶津的名气也不是这么用的吧,况且说白了就算叶津现在再抢手也不代表以后就能这么一直顺风顺水下去。”赵繁最是看不惯着这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人,本来因为李潇的事她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结果这些人每一个让自己省心的,合着大家伙都以为宋衣楚不在,嘉艺就能任由他们拿捏了?

“哎,虽然倒也没这么欠扁,不过也话说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了。他们说我们嘉艺没问,是不是听起来挺好笑的?”这种话说出来确实让人无法反驳,但也让阿路清楚地了解了他们的嘴脸。

“你说我们有必要和这种人生气?现在他们团队就是吃准了嘉艺目前的处境,知道我们这边很艰难,所以才故意摆高架子呢。”果然雪中送炭这种事,从来都少,多的却是幸灾乐祸落井下石。所以哪有什么所谓的节操,当人知道做这件事不需要付出代价之后,所谓底线也只是形容虚设罢了。

“所以我们必须要先忍忍,等这事过了就好了。再说叶津和我们的约都是签了的,他们也不敢闹得太难看不是。顶多就是我们现在忍气吞声一点让让他们咯。而且我看叶津倒也还是没什么意见的,他的意思也就是只管要人就行。不过嘛,我个人觉得主要还是他们工作室的破事多。”阿路知道赵繁是个暴脾气,遇到事情比谁都要跳得高。只是这事再怎么委屈他们这边也得受着,毕竟现在嘉艺才是被人痛批的那一个。

“我看这样吧,再这么耗下去也不是什么好办法。我们还是得把叶津约出来好好谈谈。别的我不敢说,就今天来的几个人,我是真不信任。你别说我戏多,我就觉得吧这里面说不定还就真有故意来捣乱不希望嘉艺好的呢。”阿路刚入行的时候就听人说过这个圈子里的那些弯弯绕绕是是非非,多的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无间道什么的还真不是什么电影,而是真是存在的。

只是自己一直身在嘉艺,虽然职位也是不上不下的有时会有些想不开,但是也没做过什么违背本心的事。况且宋衣楚一向讨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整个嘉艺也被她管理得很是透明,就连徐曼那种人也就只敢偷偷搞些小动作,大的动静也闹不出来,所以自己也就没什么机会见识。

要不是这次出了李潇的这档事,总的来说这些行业里不能见光的手段,阿路也就只能平时在交际的时候听别人私下讲讲就算了。然而依着叶津那边的局势来看,目前最大的问题已经不是嘉艺想不想要和他们搅和在一起,而是那些人是否已经把嘉艺当成了箭靶,时时刻刻的都想使些卑鄙的手段取而代之才是。

听完阿路的话,赵繁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想要捣乱?可是叶津的人不都是跟着他熬过来的,这些人敢扯他后腿?”

赵繁只觉得一阵愕然,看来自己还是想得太少了。难怪她就觉得这件事怎么做怎么不顺,原本还以为是嘉艺的能力不达标,没有多余的库存了。说真的她就丝毫没把心思想到对方身上去。

不过现在看来倒还真有点这个意思,照理说叶津如果真的这么在意李潇的退出,那他肯定就会亲自来把关才对。没道理要把这件事交给手下的人去办,自己反而躲起来不参与。

思及此,赵繁重新审视了一下对面正在谈话的几个人,随之心里的疑云也就越来越大。如果真是这样,那她不就是活生生的被人给耍了,而且对方明摆着就是要挑拨嘉艺和叶津的关系,至于目的,应该就是让叶津成为压倒叶津的最后一根稻草!真是厉害啊,这种卑鄙的方法也能想得出来,赵繁真是佩服对手的心计。合着真把自己当把白痴耍呢?

“你先别激动,这也只是我的猜测。但是不管怎么样,出了李潇的事我们都该和叶津好好谈谈才对。我听曼妮说,当时出事之后宋总和叶津在公司应该有些争执,所以也借此机会和叶津好好沟通一下,然后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也能调解一下嘉艺目前的局势你说对不对?”

阿路说这话倒也没有什么实质的证据,只是现在这么任由叶津的人在这里折腾也不是什么办法。

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现在的嘉艺等不起也输不起,他也只能先这么恶意的揣测一下了。归根到底,他们还是不能再做无用功下去了,不然的话可就正好中了别人的圈套,让嘉艺陷入更加艰难的境地了。

“你说得也对,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时机和人力对于现在的嘉艺来说太至关重要了,对此赵繁也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阿路这样是对的,毕竟还能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了不是吗?

“大家听我说说一下。现在大家辛苦了,今天的选拔后头还剩多少人?”赵繁站在前头,刻意对着旁边站着的嘉艺的工作人员大声问道。

“还有20多个。”小助理扯着嗓子回答道。

“看了一上午了我想大家也都累了,至于这剩下的人,我看就直接留到明天再试镜吧。不知道各位有什么问题没有,正好嘉艺也想约叶导来谈一些新戏的问题,我想有他在场一定可以更快的找到最合适的人选才对。”赵繁转而一本正经的对着叶津工作室的人解释道,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13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