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哥哥的好大干的我好爽_四女深喉口爆小说

我几乎一夜没睡。

刘贞将客房的窗帘设计成半透明的落地白纱,风从窗户的缝隙中吹进来,吹得那白纱如同年少的影子般,让我恍惚之间看到了童年的粉裙子。

不记得是几时,早上晨曦的光亮透过朦胧洒在我床边的时候,我见到被子上的那一颗颗向日葵,笑得跟太阳一样耀眼。

我一直躺在床上望着窗帘后投过来的光,看那光随着月亮的退场而逐渐变得嚣张。

在我聚精会神感伤的时候,我听到了刘贞起床的声音。她走路蹑手蹑脚,像是怕打扰我。我在心里笑了笑,这丫头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变,处处都为别人着想。

我推开卧室的门,见刘贞简单拢了一下头发,穿着肉粉色真丝睡衣在做早餐。刘贞在我眼里,算不上美女,但,经历了这么多人间悲欢离合之后,我也真正明白,用美来形容一个人,要起因于她的内在,才不会显得肤浅。

我靠在卧室的门旁,静静地看着她忙碌的背影。厨房的右侧,有一扇窗,那钻进来抚摸她脸庞的娇柔光影,像是在她身上涂上了一层奶油蛋糕,那感觉,仿佛空气中都透着小美好,你不忍心破坏她灵动的静谧,就像是惊扰了一场春天的梦。

她回头往桌子上放煎好的鸡蛋的时候,发现了我。

“沐夕?你怎么起这么早?我以为你要倒时差呢。怎么样,昨晚睡的如何?我给你弄的向日葵还不错吧!”

我笑了一声:“是不错,就是总觉得自己在田野里睡着露天觉。”

“哈哈,那我明天给你换个都是轮船的,你不得晕水呀!”她咯咯笑出了声。

我去洗簌。待我回来的时候,三文治和牛奶已经准备好了。她吃得很快,我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禁不住问她:“你这么着急吗?”

“哎,国内就是这样,每天可不就是赶集一样。谁在乎你美容觉睡得怎么样,饭吃的伤不伤胃的,要的就是效率。”

“效率,也不能违背正常的自然规律吧。”

“大小姐,你在国外呆得太久了。这回回国,慢慢适应一段时间吧。我今天有案子,先不和你说了。你吃完就抓紧补觉哈。中午自己弄点吃的,冰箱里什么都有,晚上等我回来!”

我应付了一声“嗯。”

身后的刘贞噼里啪啦地一阵忙活,当她踩着高跟鞋和我说再见的时候,忽然冷不丁地窜到我身边,吓了我一跳。

“亲爱的,你怎么不喝牛奶?对身体好的。是,喝不惯国内的这种吗?要不我去超市给你找找进口的?你习惯喝哪个牌子?发给我。”

“贞,不用了。我是好久不喝牛奶了。”

刘贞一边弄她的包带,一边抬头疑惑的问我:“不喝牛奶?喝什么?原来加拿大人白,不是喝牛奶喝的呀。”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和她告别之后,我并未像刘贞说的那样去倒时差,我头确实有些疼,但不是因为长途颠簸,而是从昨晚在接机口见到刘贞时,我就一直沉寂在自己内心深处的漩涡里。

我再次走向书架,伸手拿起那幅与我青春紧密相关的相片,怔怔地看了许久,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我的手一直没有放开那相片的框架。在我眼里,那框架就像是时光定格的机器,如果我松手,框架出了缝隙,那上面的人就会随记忆消失掉。

我斜靠在抱枕旁,侧着脑袋看阳光一点点地晕染了我们年华的样貌。照片里的人都镀了金纱在身上,安静而美好。背景的那颗树,我还记得刘贞和李恺一起刻在那上面的名字。只可惜,这一切,似乎,都幻灭了。

我望向客厅的窗外,隐约可以听见远处的喧嚣吵闹。南京上空的太阳,一如儿时那般清洌与纯粹,春风夹杂着这世界上众多陌生人的喜怒哀乐扑面而来,而我,在这解意的季节,掉进了回忆的黑洞之中。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将重新素写我36年的人生。

1984年,我于南京市的梅园新村出生。那时的街道,哪有现在这般繁华,以至于,我2014年回国一次的时候,差点没有找到自己出生的老房子。

记忆中的母亲,是一个整日叼着烟卷和人打牌的脂粉女人,她除了没把我饿死之外,其它没有任何精力放在我的身上。

1990年,我6岁。

“啊油,啊哪块的小屁漏儿,刮了我幺娃儿的单头儿(零钱)?”母亲正在与几个邻居打牌,我在内屋那个有些年头的木头床上躺着。声音由远及近,我好奇地推开门缝瞅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外门的门槛处,吴婶穿了一身绒缎袍子,那红色和她年龄极不相称。阴阳怪气地样子,说话之间眉毛差点飞上了天。

母亲忙于牌局,并未去理会吴婶究竟说了些什么。

吴婶见没有人搭理自己,索性把踩在门槛上的脚放下,站直了身子,大声又重复了一遍。而这一次,明显是冲着母亲说的。

母亲右手拿着一张牌,侧头看了一眼吴婶,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干么斯?俩艾斯( A)!啊油~这块耍的,傻里吧唧的,啊油~”众人一通哄笑,对面的同桌牌友伸手向母亲要钱:“还差俩郭子(硬币),快,给喽!”

母亲不情愿地从一个黑色小手包里拿出两枚硬币,递给了对方。

吴婶因母亲这种态度而气得叉起了腰,臃肿的身体因胸口运气而更显肿胀。很大声音地说了一句:“真是个侉子(粗俗土气的外乡人),五二歹鬼(专讨人便宜)。”吴婶说的声音很大,盖过了屋子里的众人娱乐之声。

谁知,母亲听罢之后,一把牌甩在了桌子上。忽然站起来,吓声问到:“你说谁是侉子?我看你才是邪头八角得很(好搞是非之人)。”

其实,母亲讨厌街坊邻居说我们是外乡人是有原因的。

母亲的老家在东北黑龙江,年轻时候随村子里的人南下打工,到了南京。在这个街道的老房子里,一住便是很多年。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