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女友空孕催奶给我喝&干了保姆的两个女儿

莫风却不敢提到尚荣,她试探着说道:“可花石翡不是阵师也不是训虫师,怎么会有那么多奇怪事发生呢?”

刘乙冷笑道:“是不是阵师,是不是训虫师,都难说的很。如今隐藏修为本事的人太多了,特别是训虫师,很容易越界,除了像纪先生这样已经挂了号的格外的倒霉,没有人主动承认自己是训虫师。”

“倒霉?”莫风敏锐的抓住了刘乙或故意或无意露出的话头,“纪先生出什么事了?”

刘乙欲言又止,最后道:“是我多嘴,让姑娘牵挂了,倒是也没什么,钦天殿桐华司在周国调查所有与鹭鹌虫有关之人,纪先生只是被钦天殿带走问话,很快就回来了。”

莫风却觉出一丝异样来,她不安的问道:“鹭鹌虫之事竟是闹得这么大?短短几日,钦天殿竟要在全国范围内调查?”

“不是,”刘乙纠正莫风道,“姑娘遇到的鹭鹌虫,只是最近发生的有关鹭鹌虫的事故中的一件,事实上……”

他迟疑片刻:“事实上,自从北华山爆炸发生以后,从北华山飞出许多的鹭鹌虫,才引起了如今的恐慌。”

果真如此,看来长生子所言句句属实。莫风心中涌起许多的快意,鹭鹌虫素有“复仇之虫”的称呼,这是上天派这些虫子为莫家复仇来了?

莫风却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她厌恶的对刘乙说道:“救云渺渺的那人,和如今在莲衣朵摆出那邪恶阵法的人,应该是同一个人,这件事多半与花石峡有关。”

刘乙却没有一点吃惊的样子,他拂掌笑道:“姑娘与王爷,真是英雄所见略同,王爷也怀疑那个女人。”

莫风不由得一笑,问道:“王爷怀疑花石峡,不怀疑尚荣吗?说不定他的伤没有那么严重呢?”

刘乙摇头道:“不,姑娘不认得尚荣,尚荣不是阵师,也不是训虫师,他是一个法器大家。”

“可是先生刚才说……”

刘乙摇头笑道:“不,王爷和莫家的关系,姑娘想来是晓得的,他与尚荣很是相熟,这件事不会有错。”

莫风脸一红,李坤竟与自己不认识的尚荣熟悉到可以为他打包票的程度了,若是被李坤知道她居然不认得此人,恐怕又要被嘲笑了。

她急忙扭转话题,叹息一声道:“所谓美好感人的爱情故事,背后为何总有一个让人不忍心看的真相呢?花石翡把尚荣推到前面来,谁知道是不是拿莫家当幌子呢?”

刘乙点头称是,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以前从未听说尚荣与花石峡有什么过密往来,突然上演痴情戏码子,让人起疑。”

莫风冷笑道:“这人的目的恐怕只有一个,利用北华山的事情,在周国制造恐慌。所以,钦天殿才开始查所有与鹭鹌虫有关之人,师父才会被连累。”

刘乙赞许的点点头,他虽然不知道风蓉蓉就是莫风,却知道风蓉蓉与莫家关系亲厚。

与莫家关系亲厚,其中又连累到她的老师,小姑娘话里话外,却不偏不倚,能够冷静的分析来龙去脉,很是不易。

李坤为此专门让他来试探,他觉得没必要,可李坤却一定让他这么做。果然,风蓉蓉没有让他失望。

“风姑娘能看到这一步,也是超过了大多数女流的见识了。”

刘乙夸了一句让莫风哭笑不得,挖苦了大多数女人的话,却不自知,继续理所当然的说下去:

“那人救了云渺渺,放在王爷的必经之路上,通过纪先生,把云渺渺送到王爷手里来,其用心真是险恶至极。”

莫风又从刘乙的话里听出让她不安的信息:“云渺渺是纪先生先发现的,还是王爷先发现的?”

刘乙意味深长的看了莫风一眼:“是他们一起发现的。”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准确的说,是纪先生引着王爷发现的。”

莫风警惕的问道:“此话怎讲?”

刘乙摇头:“不怎么讲,风姑娘,你应该明白,王爷有苦说不出,可王爷希望姑娘明白,他绝不会冤枉纪先生。”

莫风明白了,李坤没有证据证明,纪甲引着他,让他看到了云渺渺,可李坤不是傻子,自然有知觉,只是怕自己不信他。

“烦请先生对王爷说,我明白了,在我心里,王爷的话就是证据,就是实情。只是,若是能周全他们二人,还求王爷多多劳心。”

“他们二人”,另一个,自然就是云渺渺了。

送走刘乙,莫风去看望了云渺渺。

云渺渺正精神焕发的指挥那些剑芒蛇妖姑娘们收拾东西,只等着京都李坤的部属看好房子,准备好一应手续,她们就要前往京都了。

莫风算了算,正是夜墨潇收徒大会后不长时间。也就是说,她完全能够赶得上参加夜主教的收徒大会。

周国没有只能拜一个老师的限制,只要是修行体系不相冲,学生可以随意的选择老师,老师也可以随意选择学生,或者将不喜欢的学生清除出去。

入夜,莫风照例在屋顶上引星光入体修炼,她习惯性的拍了拍肚皮,将一直压在她心头的疑虑问出来:

“你说,长生子大人为何要收我为徒?他对我的来历是不是有了怀疑?”

可肚皮里非常安静,什么回音也没有。

这是常有的事,莫风没有在意,继续修行指剑。吸魂石里的大鳌精魄,她也想在收徒大会之前全部转化为自己的修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勉强与伊诺一战。

第二天清晨,莫风刚要前往钦天院,以伯伦却来了。

“蓉蓉,我查清楚了,叔叔的阵法图纸,都藏于罗刹坑附近,他用来闭关的坑洞里。”

莫风不由得蹙眉,罗刹坑附近,还是闭关修炼的坑洞?那一般人根本进不去。

“那个地方,你有进去的机会吗?”

以伯伦点头,却一脸的凝重,答道:“我能够进去,可叔叔是三级阵师,里面阵法重重,我担心存放图纸的地方会有阵法保护。”

莫风点点头,她在暗自猜测,莫园儿是怎么做到的呢?莫云是六级阵师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003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