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穿越去做肉肉任务,宝贝儿你好紧很骚

第三口可爱

第二天,顾清荷跟医院请了半天假,送姜可可去新学校三中报到。

高一教学楼。

姜可可低垂着头,靠在年级组办公室外面的墙边。办公室里,顾清荷正在给她办理转学手续。

现在是上午的课间操时间,已经放完广播,学生们从操场四散离开,三五成群,分散在校园的四处。

一群穿着蓝白校服的男生勾肩搭背,打打闹闹着朝高一教学楼走来。

“听说了吗?咱们高一要来转学生了,听说还是个学霸。”

“学霸?那言哥的地位很可能不保啊。”

“你看咱们言哥会在乎吗?他可没空搭理转学生。”

“错,应该问咱们言哥在乎过什么吗。答:言哥什么都不在乎。”

“转学生是不是学不学霸无所谓,是男是女才是最重要的。”

“分到哪个班也很重要好不好!要是仙女妹子,欢迎来咱们(五)班。”

……

男生们聊天说话的声音向来不小,姜可可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并根据对话猜出来了他们嘴里的转学生就是自己。

只是不知道哪里传出的她是学霸的消息。

不是学霸。是女的。

姜可可嘴角抽搐了下,在心里无声地回答。

办公室的门被拉开,顾清荷从里面走出来,唤她进去:“可可,进来见见班主任。”

“嗯。”

姜可可应声,跟在她身后走进去。

“宿老师,我家可可入学报道晚,学习进度可能需要赶一赶才能更上,就要麻烦您多照顾了啊。”

顾清荷拉着姜可可的手腕将她带到宿清晗面前,拜托道。

现在已经过了军训时间,开学也有两个礼拜了。姜可可因为在俄罗斯芭蕾舞团特训,一直到前一阵才回国,所以今天才过来报道。

本来安排她进艺术特长班,但艺术班的学生人数已经超额满员,再加人就坐不下了,只能暂时先放在文化班,等高二重新分班了再调回去。

姜可可被拉到跟前,望着宿清晗,软软地喊:“宿老师好。”

“恩,可可同学也好。”宿清晗看了姜可可一眼。

小姑娘有着一双跟自己侄女差不多的小鹿眼,眨巴眨巴的可爱又灵动。加上又是学芭蕾的,形体很好,随便往哪儿一站,气质便出来了。

又乖又软,是一个十足的乖乖牌好学生的标准模样。

宿清晗在心里暗暗给姜可可打了个满意分。

她对顾清荷点点头:“姜可可小姨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那就辛苦宿老师了,我医院还有事,就先走了。”顾清荷道了谢,又转身对姜可可叮嘱道:“可可,小姨先回医院了,你有什么事情就和宿老师说,或者给我电话啊。”

姜可可乖巧地点点头。

顾清荷再三谢了宿清晗后,才先行离开。

“可可,我们也上去吧。”宿清晗看了看手表,对姜可可说:“手续都弄好了,我带你去班上认识一下同学,也快上课了。”

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

进来的是一个穿无袖运动衫,臂弯里夹着一个篮球的年轻男老师,嘴里还在说:“你上学来得晚没关系,但你别一下课就没影儿啊。该练球的时候还是要跟队里多练练,培养培养默契。今年的市篮球赛,你是一定要代表学校出来的,我可是特地请教导主任出马,跟你们班主任帮你推了运动会的项目。”

男老师边说边往身后回头看,“哎哎哎,三分球大佬,说你呢,你好歹应个声儿啊!”

后面的男生手叉在校服裤子口袋里,懒懒的低垂着头,漫不经意地应了一声“恩。”

姜可可怔了下。

这个声音……

虽然只是一个单音节的“恩”,音调也只比平常的男声要低沉一些,但在那低沉里,还藏着几分清冷和疏离。

而且……有点耳熟。

姜可可抬起头,往男生的方向看去。

男生还是一副散漫疏离的模样,斜斜靠在墙边。头微微低着,碎发盖住了额头,鼻梁直挺,薄唇紧抿,透出些许的不耐烦。

似乎感觉到有人的视线,男生抬起眼,直直望来。

姜可可有些惊喜地张大了眼睛,嘴角也下意识勾起,正想冲他打招呼,又被男老师的声音打断。

“我让你应个声儿,你就真‘恩’一声啊?你怎么不干脆‘吱’一声啊?”男老师气笑了,大步往办公桌走。

走到一半,看到宿清晗,又停下来,“哟,宿老师!今天上午不是没你的课吗,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这是……”他扫了眼还来不及说话的姜可可一眼,问:“来转学生了?也是,就你们班人数还没满,来了新同学也只能往你班上塞。哦对了,教导主任跟你说了吧,你们班的苏见言我就暂时先借用……”

宿清晗对他这番等同于挑衅的话全不搭理,都没等他说完,偏头叫了姜可可,抬步往门外走:“可可,我们去班里。”

“恩好的。”姜可可也来不及多说什么,只冲着男老师稍稍鞠了个躬,然后拽着双肩包的书包带,亦步亦趋跟在宿清晗后面。

路过男生旁边时,又悄悄抬起手朝他挥了挥,无声地做口型说:再见呀~

而后在男生晦暗不明的视线里,小跑着追上了杨宛菁。

男生看着女生背着与自己身形不大相符的书包,小跑着跟着杨宛菁的样子,紧抿的唇角轻扯,上扬起一个极淡的弧度。

“苏见言,你说说,你班主任这炸.药脾气,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男老师卷起书敲着桌子,啧啧摇头:“不过这次的转学生看起来温温柔柔又文文弱弱的,跟她倒不是一个画风,就是不知道在她们班呆久了,会不会也变成……”

“张扬老师,”苏见言打断他:“请问除了篮球赛,还有别的事吗?”

张扬被他这么一噎,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只冒出一句:“暂时没了。”

苏见言抬眸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没说话,转身走向门外。

张扬一直等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才反应过来:“哎嘿,他这态度,到底他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啊?不愧是宿清晗班上的人,跟她一个脾气里出来的。”

.

高一(五)班。

姜可可跟着宿清晗走到位于教学楼三楼中间的(五)班教室门口时,正好打铃。

班级里还有些吵闹声。

后排的男生还在玩着篮球。

“安静!都上课了还吵什么,没听到打铃啊?”宿清晗站在门口,板起脸呵斥道:“陈俊达,李溪,说的就是你俩,把篮球收起来,坐自己位置上去!老师不来你们就不知道自己提前准备好课本,先看两眼吗?”

她说着走上讲台,看了眼黑板左侧的本日课程安排:“物理课……你们朱老师好像今天上午请假了,物理课代表呢?朱老师有安排课堂任务吗?”

有学生细声细气答:“老师,这节课朱老师让我们自己自习。”

“自习是自己学习,让你们学打篮球和聊天了吗?物理作业做完了是吧?那就去预习新内容。”

台下一众学生有气无力地应和:“是……”

等大家都规规矩矩地在座位上坐着了,宿清晗才招呼领姜可可进来,介绍说:“这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之前因为艺术培训的原因没有参加军训,以后大家就是同学了。可可,来,跟大家自我介绍一下。”

姜可可依言走上讲台,面对台下四十多双眼睛的注视,抿起嘴角轻轻地笑了笑:“大家好,我叫姜可可,很高兴能认识大家。”

话音刚落,台下有男生带头吹起口哨,热情地附和:“好!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接着便断断续续响起了掌声。

宿清晗望了鼓掌的男生一眼,没好气道:“谢谢你代表全班对新同学表示了欢迎啊陈俊达,你要是学习能有这种一马当先的劲儿,老师我做梦都能笑醒。”

“为了让老师您能有个美好的睡眠质量,我还是别在学习上一马当先了吧。”

“睡眠质量是用美好来形容吗?”宿清晗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而看向姜可可,柔声说:“现在的座位是上个礼拜刚调整的,可可你先暂时找个空位坐着吧,等月考了咱们再调座位。”

姜可可点头应好,扫视了台下一圈,看见第二大组后排有个扎着丸子头的女生朝自己的方向热情地招手,并用手指了指身后两个空位:“同学你来这边吧,这里没人坐。”

宿清晗叮嘱完大家好好预习功课,正要回办公室,走到门口又扭头叫住姜可可:“对了,可可你课本还没到,明天应该能送到办公室,今天就暂时跟同桌共用一本书,到时候再找个同学帮你拿上来吧。就叫……”她在一群男生里扫了一圈,视线定格在吊儿郎当转着笔玩的平头男身上:“陈俊达,就你好了,明天下了课间操记得来年级组办公室帮新同学搬书。”

陈俊达抬手放在太阳穴前,敬了个礼:“得令!”

宿清晗这才满意地离开。

姜可可,走过陈俊达身边,轻声道了句谢:“课本的事就麻烦你了。”

陈俊达满不在意地摆手:“小意思,都是同学,别这么客气。”

姜可可笑了笑,继续往后排的空位走。

后排空了三个位置,分别是倒数第二排两个和倒数第一排一个。

姜可可本着跟同桌好好相处的想法,越过倒数第二排,走向最后一排的空位。

还没坐下,便听到一众吸气声。

原本因为宿清晗的离开又恢复喧闹的教室霎时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没两秒,又炸起来。

窸窸窣窣的,充斥着议论声。

“新妹子有魄力,居然敢坐那儿。”

“果然新来的都是不怕死的,也不提前打听打听旁边坐的是谁,直接就坐下来了。”

“要知道言哥最讨厌别人碰他了,妹子跟他同桌,不小心碰到他肩膀一下,没准就能被赏个过肩摔。”

“上次坐那的人什么后果还记得吗?好像是肩膀脱臼了一礼拜,伤还没好就直接转班了。”

“我倒觉得没准言哥不会有什么意见,毕竟新妹子这么可爱,坐我同桌我也开心。”

“……”

班上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不少人甚至直接明目张胆地看着姜可可。

然而姜可可压根儿没听出来大家说的是自己。

她完全隔绝了四周的讨论声,跟母亲顾清烟回完消息,放下手机便准备整理书包。

刚把文具拿出来,手腕却被人拉住。

“可可同学,我觉得你还是坐我后面比较好。”

丸子头女生一把拖过姜可可的手,将人拉去前边坐下,用一种死里逃生的语气说:“这里才安全。”

“啊?”

姜可可有些懵。

哪里不安全吗?

没等姜可可问出口,女生已经自顾自说了起来:“最后一排坐着的那位是个大佬,不喜欢跟人有身体接触。”

“在你之前坐他旁边的男生,不小心把手搭在他肩膀上了,直接被他卸了条手,养了一个多礼拜才好。”女生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所以我们一般都不会跟他同桌,珍爱生命,远离苏大佬。”

姜可可:“?”

“蒋依婷你他妈又瞎说,”坐女生旁边的陈俊达不满地反驳道:“之前那个是自己作死活该,而且手是他自己摔的,跟我言哥根本没关系。”

“总之就是很吓人就对了,”蒋依婷转而向自己的前桌寻求认可:“徐艺你说是不是。”

被点名的徐艺扭头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你继续做作业吧。”蒋依婷嘴角抽搐了下,接着看向姜可可:“总之呢,可可同学你就坐我后面好了。你现在的同桌虽然三天两头不见人影,但人超级好,等月考了我们就能看到她了。”

姜可可听得云里雾里,大致能看出她的善意,只笑着点点头,继续整理文具。

蒋依婷:“苏大佬的同桌,注定是一位天选之子,我们暂时还等不到她的出现。可能在很久很久之后,等到苏大佬开始有恋爱这种意识的时候,那位天选小姐姐就能从天而降了。”

“到了那时候,没准我们还能有幸一睹大佬为爱情伤、吃醋,甚至是抬头36.8度角仰望天空的经典场面。”

蒋依婷越说越起劲,甚至还手舞足蹈地演了起来。

陈俊达嘘她:“你不去报考电影学院真是屈才了,我看影视系新开的戏精专业就很适合你。”

“我这是为了生动形象地向可可同学证明苏大佬的危险性,毕竟大佬除了脾气有些孤僻之外,脸也是甩了咱们学校别的男生十万八千里。就算大佬整天板着一张脸,还是有那么多女生偷偷给他塞情书。我隔壁一中的小姐妹就是这样,暗恋大佬那么久,情书写了一抽屉,至今都没被大佬记住过脸。”

蒋依婷一本正经道:“可可同学,我们一定要有定力,不能被大佬的美色所惑,不然难过的就是我们了。”

姜可可被她一脸严肃的表情逗笑了,抿起唇,跟着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嗯,我不会的。”

话音刚落,教室前门被人从外推开。

一道高瘦身影慢悠悠地朝后排走来。

班上人默契地停下交谈,静静地望着他一步步走近。

姜可可跟着好奇地看过去,望见一双平静无波的桃花眼里。

桃花眼的主人与她对上视线,眼底闪过一瞬诧异,脚步似乎也停顿了下。

姜可可下意识朝他笑了笑,接着想起昨晚的乌龙事件,很快低下头。

苏见言薄唇略微上扬了一个极浅的弧度,长腿一迈,在她身后落座。

蒋依婷有些纳闷:“大佬坐错位置了吧,他座位不是旁边那个吗,怎么坐可可后面了?”

陈俊达一脸不敢置信地喃喃了声:“艹,我没看错吧,言哥刚刚居然在笑!”

终于将他们嘴里不好惹的苏大佬和苏见言联系起来的姜可可,心里情绪百般交杂。

.

一天很快过去。

姜可可初步认识了蒋依婷和徐艺,并在自来熟的蒋依婷的推动下,参观了一圈三中校园,接收了不少关于学校极其个别出名大佬的八卦。

其中以苏大佬的八卦最为轰动。

据说,苏见言在军训的时候就出手收拾了高二的校霸。

据说,高三爱打架的级花对苏见言一见钟情,招呼朋友在路上堵他逼他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被苏见言一个人单挑了所有人。

据说,苏见言很不好惹,并且从来不给女生面子。女生给他递情书,他连看都不看一眼;暗恋他的女生尾随他放学,被他直接扭送去了警察局。

无数的据说,全都在证明着一个道理——珍爱生命,远离苏见言。

对此,姜可可很是纠结。

她想跟苏见言做朋友,但听蒋依婷她们那样说,又担心苏见言不会答应她。

这种纠结的情绪一直持续到了放学。

回到家里,顾清荷问她第一天上学感觉怎么样,她也只含糊地说了句班上同学都很好相处。

顾清荷不疑有他,炒完一碟小炒肉,招呼姜可可准备吃晚饭了。

“阿言怎么还没下来?我这最后一道都快好了……”顾清荷看了眼玄关:“可能做作业忘记了,可可你帮我上去叫一下他吧,他家的钥匙就在架子上,你带上,他要不开门,你就自己开门进去。”

“……好。”

.

电梯一直停在一楼不上来,姜可可走楼梯上了11楼,站在1103室门口,纠结了两秒,按响门铃。

两分钟后,不见门有打开的意思。

姜可可敲了敲门,贴着门缝喊了声:“苏见言同学,吃饭了……”

门内依旧没回应。

她抿了抿唇,掏出钥匙打开门。

客厅黑漆漆的,没亮灯,只有卧室透出依稀的光。

姜可可听到卧室里传来的响动,又喊了声。

还是没反应。

她慢吞吞地走到卧室门口,抬手想要继续敲门。

刚挨到门板,门便“咯吱”一声自动开了。

“苏见言同学……”

姜可可小心翼翼探头进去。

身后传来又一声“咯吱”和一阵脚步声。

姜可可猛然转身,目之所及,是一截劲瘦的肌理线条。

依据生物学推断,是人的上半身。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200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