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妻子和好友被黑人 我把小姨妈干昏过去

晚上,墨瀚回到家,一进门,入眼就是一抹纤细的背影一动不动的站在阳台上发呆,就好像几个月前,她得知了李莉得了肝癌时的模样。

快速回想了一遍,下午好像没有接到医院那边传来的什么噩耗,他按捺住心里的疑问,换上拖鞋走过去,都走到她身边了她都没发觉。

他伸手抱住她,她这才吃了一惊,回过头看到熟悉的脸,放下心来:“你回来了。”

“嗯。”察觉到她单薄的身子有些凉,他皱了皱眉,替她拢紧了身上的外套,“在想什么?这么入神,连我进门都没听见。”

“没什么。”她模棱两可地回道,但是眉宇间淡淡的忧愁还是落入了他的眼中。

墨瀚一眼就看出她有心事,估计是因为李莉的事情,但她的脾气他也很清楚,如果强硬的逼问她是不会开口的,于是他顺着她的话换了个话题,装作无意问道:“妈妈她身体怎么样了?改天我们再一起去看她。”

“嗯,医生说恢复得挺好的。”她眸色闪躲,对他笑了笑,唇角弯起的弧度却有些勉强。

墨瀚没说什么,搂着她进了屋内:“现在晚上还是很冷,别冻着了,我给你去放洗澡水。”

“嗯。”她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墨瀚脱下西装走进浴室,一边浴缸里哗哗的放着水,一边从西装裤袋里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帮我查一下李莉最新的体检报告和建议治疗的方案……”

因为担心李莉的病情,欧阳璃茉一整晚都没有睡安稳,后果就是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眼睛下面挂了两个青色的眼袋,本来就肌肤白皙的她看起来更是明显,一张小脸连一点血色都没有。

墨瀚也没有睡好,因为他一向浅眠,她在他身边翻个身他都一清二楚,所以几乎一晚没睡。

看着她打着哈欠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他关了火放下锅铲走过去,说道:“昨晚你没睡好,先把燕窝喝了,然后再去睡一会儿,今天就别去店里了。”

“今天店里还有事情要处理,我……”她还没说完,就被墨瀚打断了。

“乖,听话,不然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他的语气毋庸置疑,对于她的身体方面,他总是比较强势,就跟这每天喝腻还要不得不喝的燕窝一样。

“好吧。”她无奈,只能走到餐桌边去端那碗燕窝,可还没走到位子上,身子一晃,差点摔倒。

墨瀚眼疾手快的扶住她,站稳后两人皆是一阵后怕——以她摔倒的姿势看来,正好是肚子朝向地面,这样摔下去,孩子是肯定保不住的。

墨瀚浓眉紧皱,扶着她在位子上坐下,手无意中碰到她肌肤,觉得体温好像有些偏高。他心头一沉,又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眉间紧的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他从急救箱里拿出耳温枪来确定,温度显示三十七度五,果然发了低烧。

怀着孕发烧,比普通人发烧更让人紧张,因为不能乱用药,只能先物理降温试试。

“大概是昨晚有些冻着了。”怪不得早上起来觉得头有些晕晕的,欧阳璃茉微叹一口气。

墨瀚把燕窝移开,给她倒了一杯牛奶,然后说道:“这几天燕窝就不要吃了,我先去帮你熬点粥,等下再帮你擦身降温。”

欧阳璃茉有些内疚,转过头垂下眼眸说道:“对不起,瀚,昨晚我不该在阳台上站这么久的。”

“不怪你,如果我昨天早点回来就可以早点叫你进房间,你也就不会着凉了。”他吻了吻她的额头,让她不要多想。

墨萧肖这时候正好醒来了,她“咚咚咚”的跑出卧室,看到欧阳璃茉就往她身上扑:“妈咪!”

欧阳璃茉怕她传染到病毒,连忙推开她:“宝宝,妈妈生病了,所以不能抱你,你乖一点,自己去刷牙洗脸,然后过来吃早餐好吗?”

“妈咪,你生病了吗?生了什么病?是肚子痛痛吗?”她没有如愿抱到妈妈很不开心,但是听到她生病了还是很担心的,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在她的印象里,生病就是肚子痛。

“不是,有一点发烧,所以肖肖今天要乖一点,好吗?”她虽然也很想抱抱她,但是她还是忍住了。

墨萧肖懂事的点点头,自己又“咚咚咚”的跑回浴室去洗漱了。

墨瀚把米下锅后擦了擦手,跟在墨萧肖身后去浴室端水,因为孕妇不能吃药,只能先用冷水擦身来物理降温。

等擦过一遍身子后,粥也已经煮好了,母女俩坐着吃早餐,墨瀚则打电话叫来了吴秘书,让她送肖肖去幼儿园。

“不好意思,这两天就辛苦你了。”欧阳璃茉觉得很不好意思,竟然麻烦人家秘书做这种私人的事情,算的上是以权谋私了。

“没事,不用担心,您好好养病,肖肖就放心交给我吧。”吴秘书笑着回道。

“妈咪,爸比,拜拜!”墨萧肖牵着吴秘书的手,对着两人摆了摆手,一蹦一跳的走出家门。

幸好她从小的适应能力就比别的小朋友要强,跟她讲清楚道理之后她会明白会理解,不然欧阳璃茉还真不知道改怎么办才好。

关上门,墨瀚去收拾餐桌,欧阳璃茉走过去夺走了他手上的碗筷:“你去上班吧,这里我来收拾。”

墨瀚淡定地从她手上拿回了碗筷,说道:“这两天我在家陪你,你回卧室休息会儿,这里我来。”

“你不去上班吗?”如果她记得没错,这两天他有一个重要的合约在谈,按理来说应该去集团坐镇才对。

“最近没什么大事,安森会替我看着的,我离开几天不碍事。难道我花了这么多钱雇了这么多人都是摆着好看的?”现在在他的眼里,任何合约都比不上老婆的安危,更何况还怀着他的孩子,他更是不能有任何闪失。

欧阳璃茉被他逼着进卧室睡觉,连被子都帮她盖的好好的,叮嘱道:“有事就喊我,水放在床头了,渴了拿来喝。听话,嗯?”

“嗯。”她无奈,只能老老实实应着。

话说,她好像真的很久很久没有睡过回笼觉了。

这样想着,她缓缓闭上了有些发沉的眼皮。四周很安静,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发出了浅浅的呼吸声。

墨瀚洗完碗筷,轻手轻脚的走进卧室,看她睡得安稳也就放心了,走出卧室关好门,这才拿起手机拨了一个不显示名字的号码。

“喂,是我。”

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带着痞意:“呦,墨总,这么快就来催了?”

“人命关天,相信你懂。”墨瀚不紧不慢地回道。

“对对对,人命关天嘛,墨总那里人命关天,我这里也是人命关天啊!”那男人一语双关,末了还“嘿嘿”笑了笑。

“价格我已经托人报给你了,听说黑市里你资源最丰富,如果只是徒有虚名,那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面对这样的老油条,墨瀚有的是方法对付。

谈到钱,那男人倒是正经了些,毕竟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他在这行做了这么多年,还真是头一次碰到这么大方的买主,刚才的一番话只是他对墨瀚的试探,想看看他这个人的性格怎么样,是不是还能再多榨点钱,现在看来,已经碰到了人家的底线,如果再不认真,煮熟的鸭子可就要飞了。

“好说,好说,墨总看得起我,我高某人当然会尽心尽力了!”

这个男人叫高坤,是黑市贩卖器官的中间人,黑市里百分之八十的器官都会通过他以高价贩卖给各种急需器官救命的有钱人,少则几十万,多则几百万,一千多万的也有寥寥数人,而墨瀚的开价是两千万。

高坤能从中抽成一千两百万左右,足够他逍遥好一阵子的了,所以就冲着这笔钱,他拼了命也要把这颗肾找到。

“还需要多少时间?”墨瀚语气稍有不耐。

他花了大价钱不是为了跟他套近乎的,他只想要马上得到那颗匹配的肾脏。

高坤拍胸脯保证道:“一周!一周内肯定能搞定!”

“好。”得到想要的答案,他利落的挂了电话。

重新回到卧室,床上的人儿还在熟睡着,只是她睡得依旧不安稳,秀气的双眉微微隆起,时不时的呓语几句听不懂的话。

墨瀚伸出手指,轻柔的在她的眉间安抚,一下又一下,极具耐心,直到它不再皱起才停了手。

看到她这个模样,他心里也不好受。

她明明知道李莉的身体已经调理好,可以接受肝移植手术,只是还在苦苦等待肝.源,但她隐瞒了这件事,也没有向他提出要求,只是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这种无力感,作为她的丈夫,他真的觉得自己很失职。

如果不是略有察觉,去询问了徐医生和路维斯具体情况,估计到现在她也不会跟他说。

“傻瓜……”他忍不住责怪道,可也仅限于在她睡着了听不见的时候。

他俯下身,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又将她的被角掖了掖,轻轻的走出了卧室。

在墨瀚的精心照顾下,欧阳璃茉很快就退烧了。在两人去医院看望李莉的时候,她顺便做了个全面的身体检查,证明她完全恢复了健康。

“太好了,谢谢医生。”看到检查结果,她松了口气。

“去妇科再检查下吧?”墨瀚一边扶着她起身一边建议道。

“也对,反正已经来了,就顺便去一下好了。”她抚着肚子,莞尔一笑。

于是两人又来到了妇产科,妇科医生认识他们,所以没有拦着墨瀚一起进去。

欧阳璃茉躺在病床上,医生将她的上衣掀起,露出高高隆起的肚子,把微凉的液体均匀涂抹在上面,然后用仪器贴合肚子,很快,显示屏上就显示出了胎儿的样子。

“呀,墨太太,今天宝宝好像心情很好,很活跃呢。”医生笑着说道。

“是吗?”欧阳璃茉转过头,看向显示屏,上面那个小小的一团真的在动。

因为前几次在这里做的孕检也是这个医生做的,所以医生印象很深刻:“是的呢,之前每次都很安静,我还想说这个宝宝以后的性格一定很文静很内敛。”

墨瀚也紧盯着显示屏,他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在活动的宝宝,而不是通过打印出来的彩超照片。

此时他虽然面上无异,但他紧握着欧阳璃茉的手出卖了他内心的激动。

“对了,墨太太想看看是男孩还是女孩吗?”

普通医院自然是不会查验性别的,但是这里是私人医院,那些有钱人总是想第一时间知道孩子的性别,所以妇科医生也以为他们也会想知道。

“不用了,顺其自然。”墨瀚立刻说道。

“啊……好的。”医生有些吃惊。

她自从到这里工作,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斩钉截铁拒绝查验胎儿性别的父亲,不免对他心生敬佩。

谁知,就当这次的检查快结束的时候,原本还蜷着腿弓着身子的宝宝突然就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小拳头有力的一拳捶打在肚子上,欧阳璃茉吃痛,忍不住捂住肚子低呼了一声。

“怎么了?!”墨瀚一下子紧张的手足无措,还以为她是肚子不舒服。

“哎呀,看见了看见了!”妇科医生惊喜道,“刚刚看的好清楚!是个小少爷呢!”

“什么?”欧阳璃茉睁大了眼,不敢置信道,“是……儿子吗?”

“是的,是小少爷,恭喜墨太太了!”

欧阳璃茉本来就想替墨瀚生一个儿子,这会儿也顾不上刚刚被打疼的肚子,难掩兴奋,反手握住了墨瀚的手:“瀚,是个儿子……”

“嗯,我听见了,你别太激动,当心那个臭小子等下又打你。”墨瀚神色未变,眼中还是只有她,可是对她肚子里的宝宝的称呼已经降格成了“臭小子”。

检查完后,两人回到李莉的病房,把刚才不小心知道的消息告诉了她,她和姜辉都很高兴,因为从私心来说,他们也是想着如果她生了一个儿子,汪淼淼这个做婆婆的可能会看在大孙子的份上对欧阳璃茉好一点,以后她去墨家也能抬得起头一些。

两人又聊了些别的,因为墨瀚还等在一旁的缘故,纵使他一脸淡定,李莉也不敢多说什么,生怕自己啰里啰嗦的让他感觉厌烦,于是没过几分钟就让他们先回去了。

一路上,墨瀚都看着手机屏幕沉默无言,欧阳璃茉几次想开口却又咽了回去,这种诡异的气氛一直延续到两人吃完晚餐。

墨萧肖因为白天幼儿园的外出游园太累了,所以吃完饭就早早的睡了,剩下两人在客厅里坐着,电视机里放着晚间新闻。

欧阳璃茉看着他坐在长沙发的一端,长腿交叠,打开的笔记本放在大腿上,他微微低下头专心的看着屏幕,时不时在键盘上敲打着什么。

立式台灯从上面投射下来的光线衬得他五官愈加立体,完美的线条透露出一股清俊贤雅,落在她的眼里,显得格外的勾人。

这就是她的丈夫啊……

电视里放了些什么内容她全然不知,千回百转的心思全都在他的身上,心里纠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等到晚间新闻都快放完了她才鼓起勇气开口。

“瀚……”

“嗯?”他应了一声,身子未动。

“你……是不喜欢儿子吗?”她终于问出了口。

闻言,墨瀚敲着键盘的手忽的停住了,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

他转头看向她,逆光的光晕让她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她等着他的回答,心突然就被揪紧了,紧握的手心不知不觉沁出了汗水。

他放下笔记本,起身走到她身边坐下,眉间微隆,黑眸中满是不解:“为什么这么问?”

看他这个样子好像不像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难道是自己多想了?

欧阳璃茉抿了抿唇:“自从知道是个男孩以后,你就没有跟我说过话,我以为……我以为你是不喜欢我生一个男孩。”

他浓眉紧皱:“我没有说过我不喜欢。”

“但是你……”她觉得自己今天有些矫情了,可是他的异常举动确实让她不得不多想。

他微叹一口气,将她搂进怀里,冒着胡渣的下巴摩挲着她的头顶,引起她酥酥麻麻的颤栗。

“傻瓜,我早就说过,生男生女都无所谓。虽然我是更喜欢女儿,但是有个儿子也不错,至少可以早点把集团交给他,我早点退休,我们两个也就可以多一些时间相处。”

“真的?”她心头一颤,含水的双眸莹莹泛着光,看得他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想怪她这么不相信他对她的爱,可是也还是舍不得,只能低头狠狠的吻住她的唇,惩罚性的在她的唇畔上啃咬,直到她受不住轻吟出声才放缓了动作。

一吻结束,欧阳璃茉已经双颊酡红,眼角泛着欲落不落的泪花,双唇红润微肿,一看就知道刚刚经历过多么激烈的亲吻。

她现在体力没有以前这么好了,此时倒在墨瀚的怀里微喘着气,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墨瀚刮了刮她的鼻尖,轻笑道:“这么快就没力气了?看来肺活量应该多练练。”

她还没来得及反驳,只觉得肚子一疼,不禁“哎呦”了一声。

“怎么了?臭小子又踢你了?”他紧张的看着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来减轻她的痛。

“嗯,没事,就踢了一脚。”她摸着肚子,笑着说道,“自从知道了性别之后,宝宝就好像特别活跃似的,在今天之前还从来没有过这么频繁的胎动呢。”

“我看他就是故意的,臭小子就是欠揍。”他语气不悦地说道。

话音刚落,欧阳璃茉捂着肚子又是“哎呦”一声,这次连续踢了三脚。

墨瀚这下能确定了,自己这个儿子就是个脾气不好的小霸王,而且很聪明,能听得懂老爸在骂他,竟然还会报复在老妈身上。

“墨谨言!”墨瀚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叫他,对着隆起的肚子一板一眼地威胁道,“如果你再踢疼了我老婆,信不信你一出生我就让你变成女孩子?”

“额……这样不太好吧?”做母亲的都这样,虽然刚才还被踢疼,但是转头就宝贝得不得了。

不过她也是完全没想到,在外都严肃得不得了的墨瀚,竟然会对着未出生的孩子训斥。这画面……有些诡异。

“男孩子肯定都会调皮些,不像肖肖那么听话,所以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他,他才会长记性。”墨瀚一本正经地安慰她,“放心,以后我们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坏人我来做,你还是他的好妈妈。”

“噗嗤……”欧阳璃茉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从来没发觉墨瀚还有这么幽默的一面。

只是她还耿耿于怀他一下午没理她的事情,墨瀚想了又想,然后指了指笔记本说道:“我只是在查男孩子应该怎么教育,还有生孩子前应该准备些什么,坐月子的时候又有什么注意事项,还有……”

“等等!你是说你一下午都在查这些吗?!”欧阳璃茉都有些震惊了。

堂堂一个集团总裁能细心到这份上,不得不说她是很感动的。

“嗯,毕竟已经六个多月了,这些也应该准备起来了。”他点头道,“既然已经知道了性别,那可能就是天意吧,早点准备后面才会不那么紧张。”

然而,事实证明,即时提早准备了,等到了生产的那天还是会一样的手忙脚乱。

心里的那点抑郁终于解开,欧阳璃茉也觉得自己这么胡乱猜疑有些不好意思,主动搂住了他的腰身说道:“是我的错,你明明对我这么好,我不该怀疑你的……”

墨瀚打断了她的话:“我只顾着查资料,不小心忽略了你,是我的问题。如果下次你觉得我冷落了你,你就直接跟我说,不要憋在心里让自己难受,知道了吗?”

“嗯……”

所有的事情都迎刃而解,她埋在他的怀里,听着耳边他的心跳声,突然觉得自己特别的幸福。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9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