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那天我入了亲姐姐-又大又粗好深小说

“她是谁?”一个女人惊讶的话语传来,蓝水没有回头,路心抬头看到他蹙起了眉角,不知为何有一丝苦涩蔓延开来。

细心的蓝水看到路心脸上的暗涌,对着后面的女子说道“注意言词!”

女子不依不饶的走了上来,试图把路心给拉起来,还未碰到路心,手就被蓝水推开了,一个灵威就把女子逼退开来。

女子似乎身手敏捷,看见蓝水抬手的时候她早已经移位走到旁边,无视蓝水的不满,只是怒颜的看着路心。

路心被她冷冷瞥了一眼,这时路心才看清她的样貌,刚才的拉扯路心并没有注意女子,这会,恨不得钻到脚下的缝隙里,她比自己看到的静怡师太还要美上几分,一股说不清的感觉。

蓝水反手圈稳了路心的的腰肢稳稳站住,看着她盛气凌人的样子,蓝水这会满心不满,为何他生个这样的女儿,不想和她多说,喝道

“可儿,不要胡闹,回去。”

女子涨红了脸,气血更加翻腾,吼道“你的出污泥而不染呢?”

想当初听到他的忠一不二,那时心里全无杂念,只想和他一起好好的守着,可此刻,

“你和他们一个样子,我是她我也不会爱你。”可儿跺了跺脚,就要跟着后面追来的女婢一起走,

现在路心不知所措,脑海有许多电视剧里的狗血情节,自己是否是小三儿?可儿口中的她是谁?

路心挣脱出他的怀抱,目不转睛的看着即将要离去的女子,正声道

“我叫路心,我现在喜欢他。”

路心不敢确定爱他是不是正确的,但是该说清楚的就必须说清楚,喜欢他就是喜欢他,不管他到底是什么人或者已婚嫁,迎着可儿看过来的目光,

她从头至脚的瞄了一眼路心,勾起一丝不屑的笑,冷哼一声“修真小修士居然跑到仙域来,有点本事,不过你喜欢他的事情,不是我说,你还真不配。”

或许每个恋爱的过程都是甜蜜后过了磨合期,做什么都会顺其自然的,可是现在的路心很难过,不是她懦弱,她的感情是存在的么?

看了一眼蓝水,他满眼的抱歉,和他的欲言又止,让路心满心的失望,对已经渡步走开的可儿说道“我想我的事情我自有分寸,不劳仙子指点。”

路心知道可儿吸引人的就是一股子仙气了,原来这里是仙域,这是多少人修真所追求的地方,似吃了苦莲,苦笑的自嘲,往后就算没有修道得仙位也是不枉的,至少来过仙域不是么。

蓝水精致的脸上露出忧伤的表情,突然他寒气至逼,走出不到百米的可儿,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经满脸布满戾气蓝水,她赶紧走了回来,招呼着大家把他带走。

“快,快把上仙送回去,快点,不然来不及了。”

这是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人,急推着路心,路心也眼睁睁的看着蓝水被人拉走,她看着他满脸的难受,心中不止第一次的揪痛着某个伤痛。

路心喃喃的道,这是怎么了?他怎么了?

少女愤怒地盯着她看到“就是你,为何上仙此次比上回发作早了几天,都是你,快滚回你原来的世界。”

一个又一个的女子从身边走过,眼神都如刀柄,刺疼早已扎伤好多伤口的心。

把手支撑着到自己的心口,蓦然想起蓝,想起襄舍他们当初对自己轻颦笑语的情态,不知道蓝现在怎么样了,为什么会现在会想起襄舍?

可儿看到大家把蓝水送了回去,看到路心神色黯然,脸色苍白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哼,惺惺作态。”说罢,一掌就把路心给打昏了。

……………………

十年后

路心睁大了瞳孔,大口喘吸着,似乎冰刃就在面前。

一把锋利的冰刃胁持着蓝,对方咬牙切齿的当着自己的面把蓝给杀了,天塌了,乌压压的黑云压的路心缩着身子抱着蓝水,可是捂着蓝的血口也是毫无作用的,只祈求着让蓝不要再继续失血下去。

这个梦不是梦,路心从没有睡过觉,每次入定就发现每天重复的进入这个地方。

“师妹,又做噩梦了?”

正在喘吸的路心罢了罢手,表情很无所谓笑了笑,散开盘着的腿,站了起来

“师姐,你怎么来了?”

赵蔓满脸担忧的看着她,很有长辈范的说“有什么不舒服的就说出来,大家都可以为你解忧的。”

十年前大家在在回魂山找到路心,而之前她就消失了两年,传送阵也找不到路心进来的登录,而路心被找到后还昏睡了三年,而两人的第一个任务没有完成,但是宗门也得到消息就是大漠和深山老林是都有古迹的踪影。

“行了,行了,师妹知道错了,但是师姐我真的无碍。”路心正色的道。

赵蔓看着师妹有点消瘦的脸颊,心疼的道“行了,就会贫嘴,师弟说要一起接任务,你看你可以不可以?”

她七年前醒后再也没有出过云域(蓝星球),一直守着李微启,执行着孝徒的行为,眼看她就要金丹了,可是心境一点也不稳,所以她问她的时候才会这般小心。

路心低眉,不知在看什么,摇了摇头“师姐这次出去代我去看阿萨吧,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样了。”

路萨如今已经任职凡域范家的执行CEO,年轻有为的他仅仅二十六岁在京攻下双博士学位,从销售员做到执行CEO就足以看到他的能力。

路心有让范哲把阿萨带到这里来,可不知道是孩子的倔强还是他的骄傲,对这个事情不再多说。路心也只当他是孩子气,可是她不敢想,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工作也是顺风顺雨,可以拒绝长生的诱惑,过了玩小脾气的年龄,那么就只有和路心在怄气。

“也不知道你们两个在倔什么,师妹,你可以告诉我你给阿萨留了什么字。”

这是李莫从外面大步走了过来,李莫对路萨可以说是记忆犹新,那小子辣的很,又鬼机灵,他是在是很好奇路心说了什么让他如此介怀。

赵蔓瞪了眼自己的师弟,怪他不会择语乱扯话题。

“也没什么,就是让他找到人生目标后就来找我!”

赵蔓被这句话堵住了,当时孩子那么的小,他看的懂么?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931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