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他说他想疯狂的要我-闺蜜男友嗯啊好厉害

在最近的街角找了家客栈,面对满桌的饭菜气氛一时沉寂下来,只有偶尔的筷子调羹与碗碟碰撞发出几声清脆的碰撞声。若璃也不再管他们两个男人似是沉闷地闹别扭,美食当前,填饱肚子最重要。

四人自进了镇门后便成了路人频频回首关注的焦点,几个年轻人男的俊女的俏,衣着雅致皆有超凡脱俗之相。小镇上哪曾来过这番让人惊艳的才俊人物,一路上的人大多都争相多望几眼,甚至更有些小童直接便跟在他们身后,忽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悄声地议论。

若璃起初有些纳闷,青鸾都已经化成人形了他们这是在背后嘀咕什么?围着青鸾周身打量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怪异的地方,心下便也释然不再去在意了。

好不容易能坐下来安安稳稳地吃饭,周边的食客还是时不时地向这边传来探寻的目光。若璃此时已经习惯了无视,毫不在意地坐在桌子前开始解决那些散着令人垂涎香味的饭食,慢慢的很是惬意。

青鸾见她吃的津津有味便也开始去尝试,只不过若璃不让他用手抓,自己又不会使筷子,只得拿着调羹在菜碟里面搅和,能捞起什么便吃什么。若璃这个当主人的还算尽责,时不时在旁边给他夹菜乘汤的那般照顾,否则便只能看见青鸾抱着盛满白米的饭碗吃得满脸都是米粒儿。

另外的两人依旧有些沉默,或许是方才在街上的那几句不痛快的话又惹得气氛多了几分怪异。他们几个围坐在靠窗较近的酒桌边,外面闷闷地似乎风都停止了流动,天气燥热,光线也逐渐变得有些昏暗,微黄的天际云烟愈聚愈多似乎确实有变天的征象。

若璃心里直念待会定要好好地洗个澡,将身上这种热乎乎又黏哒哒的感觉冲得干干净净。坐下没多久方才的饥饿感便渐渐地淡了下去,若璃慢悠悠地喝着用来解热的绿豆汤,余光瞥向窗外,漫不经心地打量着街上川流而过的迥异路人。

自空中俯瞰的情景来看这个镇子应该不算太大,来到后细看此处过往之人衣着亦是朴实,各色店铺内热闹喧嚣却也并非太过张扬奢华,应当是个依山傍水民风淳朴的地方。百姓和乐融融,一片祥和安康之景。

外面依旧燥热,天边依稀传来几声轰轰的闷雷。这便是再明显不过的预示,若璃顿时又欢快起来,只希望能赶紧痛痛快快地下上一场大雨,也好消消自己热得烦躁的心情。外面来往的路人同样加快了脚步,如今这月份天气变得厉害,说不准什么时候便是场瓢泼阵雨,如若不利落些怕是给雨淋到了。

“司空,你说的真准。”若璃回过头来,水眸忽闪着带着掩不住的雀跃。抬眼又看到旁边青鸾吃得周边乱糟糟的模样,拿出手帕一边替他擦脸上的饭粒儿一边好笑地道:“又没人跟你抢,你倒是慢点吃呀。以前百里吃东西的时候也是这般热闹,不过现在……嗯,倒是优雅多了。”

“百里大人也不会用这个?”青鸾懊恼地望着手中别扭交叉着的筷子,不管他如何摆弄都都合不到一起,更不用能说成功地把东西放进自己嘴里。

“当然会用。”百里斜睨着他,“你个笨鸟才做了几天人,能跟我比么。”说罢闷闷地将身前杯内的酒水饮尽,望着若璃含笑的眼眸在心里狠狠地反驳:不过是太长时间未吃尘间食物表现的有些急切而已,这丫头怎么一直记在心上。

司空翊自始至终也都没说几句话,默默地吃饭,身上散发的冷峻之气怕是隔着几桌的人都能感受的到。就连听到若璃跟自己说话也只是回望过后象征性的嗯了一声,半句多余的话都不曾开口。

若璃此刻又觉得有些为难,就好像回到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景,两个人在花圃旁尴尬地站着,愣愣地呆了半晌只是说了几个字出来。他的态度原本在当年比武盛会的离别之际已经略有好转了,怎么现在又变成了这副拒人千里的冷淡模样?

正垂眸思忖着,她只觉颈前忽然传来一阵幽幽的已经无比熟悉的感觉。若璃心中猛然一颤:是碎玉!这附近居然有碎玉!

在哪?若璃慌忙站起身来直奔去窗边查看,但外面的人皆是行色匆匆脚步未停,各色的衣衫人影急急行走,在陌生的环境下根本分不出谁跟谁。见到她怏怏的神色,百里不由出声问道:“怎么,看到谁了?”

“没什么……只是依稀感觉到了有碎片的存在。”若璃再次坐回桌边,微微蹙眉,脸上带着一丝疑惑,“不是向来带着碎玉的都是能识得灵力的妖物么,难道人也可以?”

这句话倒是引得了整桌人的注意,司空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漆黑的眸子熠熠灿然,饶有几分感兴趣的意味。

客栈里面三教九流,来往客人众多消息传播的也快,而在其中打听事情来得最快的当属整日游刃于不同客人之间的小二。承荆镇面积不大,相信有什么怪异之事很快便会传得众所周知,打听起来倒也方便。

看到百里招呼的手势之后,身材略显干瘦的小二立刻便满脸堆笑。他早就注意到了窗边这几个有着不俗容貌和气质的年轻客人,特别是里面那个十几岁的青衣少年,长得妩媚动人颇有韵味,方才进门的时候他差点会错意以为那是个水灵灵的小姑娘。

这几人看着便是赏心悦目的主,来到客栈之后甚至隐约给店里拉来了一些客流,小二险些便要将他们供成财神了,看到里面有个俊秀男子招呼自己自然是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立马走了过去。

“镇上最近可曾发生过什么怪事?”百里问得很简单也很直接,倒是把小二直接问愣了。

“客官您是指什么?”小二身材有些瘦小,穿着件朴素的暗黄麻布衣,眼角下垂原本便不大的眼睛几乎眯得变成了两条线。他顿了顿,思量了片刻后又道,“莫不是说李家小姐的事?”

小二又仔细地打量起眼前的几个人来,只见其中有个身着素白长袍的俊逸男子身后背着厚重长剑,刚毅有型,唯一的那个天仙般的少女腰中也是挂着佩剑,都像是得道中人。他有些试探地道:“客官几个可是行走江湖的侠士,还是什么懂得驱邪除鬼的能人?”

“你猜对了,我们都是茅山道士。”百里戏谑道,修长的手指摆弄着酒杯,笑得极为邪魅。

小二“嘿嘿”一笑,裂开干涩的嘴唇露出里面有些发黄的牙齿:“您这不是跟小人开玩笑么,茅山上怎么会有女道士,瞧您身边这位姑娘长得这般漂亮,怕是天上掉下来的仙女儿罢。”他说着眼珠子却又悄悄地打量起了若璃身边唇红齿白的青鸾,心下慨叹究竟是什么样人才能生得他这样如玉雕砌出来的娃娃。

小二这番话不知是否是奉承还是别的什么,总归若璃早已将任何诸如此类的话语自觉地忽略过去,心念为什么所有的小二都这么喜欢耍嘴皮子。她刚想开口发问却听到了司空翊在旁边淡淡地道:“你来说说那李家小姐的事究竟是怎么个怪法。”

小二把视线从青鸾的身上收回来,习惯性地将手中的抹布一撩搭在自己肩膀上,道:“李家小姐……啊,她刚刚还从门口过去来着,每天这个时辰都会赶去书院那边给韩生送膳食的,那两个人却是恩爱的紧。”

“要说有什么怪的地方,几位客官不知道,前几日那李家小姐明明是染疾而亡,尸身都已经入了土了可忽然莫名其妙又活了过来,死人都能复活,这难道不是天大的怪事么。”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虽是奇怪,但脸上却很是平静,似乎对死人复活这类的荒唐事并未有任何的惊惧。听闻这话若璃隐隐忆起了方才在镇外坟茔看到的那座被刨开的坟头,仔细想想歪倒侧旁地面上的墓碑上的确是写着逝去之人的名字,只不过当时只顾着行路并没有看得清楚。

“李莹钰,对吧。”一直埋头与食物相争的青鸾终于仰首,浓密睫毛轻颤,紫眸熠熠闪亮,只不过红润的唇边还是沾了不少食物的酱汁,使得他的魅惑中又添了几分憨实。若璃浅笑着给他擦拭嘴角,动作轻柔甚是宠溺。

小二忙不迭地点头,笑吟吟地道:“这位小哥儿说的对,那便是李家小姐的芳名。再说那李家小姐其实已经嫁给了韩云做妻子,只不过韩云是家中无人被李家招了上门女婿,镇上的人便也随着李家的称呼,并未改口叫她韩夫人。”

青鸾自在地享受着主人的体贴,美眸半弯嘴角扬起,惬意地模样让旁边的百里一个劲儿地撇嘴。他告知自己青鸾在若璃眼里只是只会说话的鸟,他只是宠物……而已。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91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