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嗯~啊…好大~好深老公_我跟老师爱爱了第十话

拉谷看见离澈,头脑瞬间恢复清明。

“嗯,安然无恙,还不错。”八王爷放下手中的书,上下打量了一下拉谷。

“呵呵,托王爷的福。”拉谷虽然脑子已经恢复清明,但是身体终究是有些不舒服,也懒得应付八王爷,忍不住一个白眼翻了过去。

“把手伸过来。”

“干嘛?”

“伸过来。”

“八王爷,如果您有什么事情,麻烦您过了今天再吩咐。我现在很不舒服, 没有精力去猜测您的意思,也请您高抬贵手,不要再折腾我了。”

拉谷此刻非常生气,这个离澈真是莫名其妙,说话也是莫名其妙。真当自己是金口吗?话都不会说完整,以为别人都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吗?

八王爷看着眼前这个眉头紧皱,一脸烦闷的丫头,脾气还挺大的。算了,看在她身体不舒服的份上,自己就迁就她一下吧。八王爷没再说话,直接移动到拉谷身边坐下,抓起她一只胳膊。

拉谷实在是懒得应付八王爷,而且心里清楚离澈不会做威胁她生命的事情,便任由离澈扯着她的胳膊。另一只手则微微托着腮,闭眼休息。

八王爷一只手握着拉谷的手腕,另一手按在拉谷中指的中冲穴上,轻轻揉捏。来回重复几次之后,又将手移至拉谷的手腕处,轻轻按压她的内关穴。

拉谷的不适感慢慢消失。这人原来是要给自己治疗晕车,事先也不说清楚,害得自己误会他了。不过,他堂堂一个王爷,竟然还知道这些。

“好些了吗?”

“好多了,谢谢王爷。”拉谷抽回自己的手,两手托腮,安静的坐着。

“如果困了,就休息一会儿,距离尚书府还有半个时辰。”

“嗯。”还有半个时辰才能到,自己注定是要迟到了。不过迟到就迟到了,反正也不是一个令人期待的宴会。而且只要自己现身,就不会耽误那些人计划的实施。

“王爷怎么会在这?”拉谷现在才想起来刚上马车时看到离澈的惊讶。

“本王要去城西,正好顺路。”

“哦。”

马车内恢复安静,两人都不再说话。八王爷又重新拿起了之前翻看的书籍,拉谷则两手托腮,眼睛一张一合,慢慢睡去。

现在正值夏天,天气炎热,为了增加舒适感,马车的四周被放置了冰块。睡梦中拉谷感觉有些冷,下意识的抱紧了自己的胳膊。八王爷虽然在翻看书籍,但是也在时刻注意着拉谷,见拉谷有些冷意,便轻轻打开旁边的隔层,拿出了一张薄毯披在她的身上。

“鹰七,将速度放慢些。”

“是,主子。”

马车缓慢平稳的朝着尚书府的方向前进。

尚书府,世家小姐们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正围在李菲儿和离月郡主的周围。

“这都已经过了时间,相府那个废材小姐还没过来,莫不是害怕不敢来了?”

“切~当初听到她接下李小姐的帖子的时候,还以为她真的不再像之前那般呆笨木讷了呢。谁知道原来还是那么的胆小蠢笨。”

“是啊,当初在宫宴上看着挺厉害的,还以为她真的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了呢,没想到原来是我想多了。哈哈。”

“哈哈,哈哈……”

这些贵女你一言我一语的,虽未说一个脏字,却没有一句不是在嘲讽拉谷。

离月郡主端坐在首位,听着众人对拉谷的议论,面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却未发一言。

前几日父王单独把自己叫到书房,暗示皇上有意将自己许配给太子,并说过不了多久,圣旨就会下来。太子妃之位已经非自己莫属,那相府三小姐是真废材还是假废材,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她不妨碍自己登上后位,成为离国最尊贵的女人,自己可以仁慈的放她一马。

角落里,一位身着淡紫色收腰窄袖罗裙的少女,时不时的朝着旁边那群叽叽喳喳的贵女翻着白眼。这些人真是有病啊,背后说人坏话还上瘾了,那位三小姐是什么样,跟她们有一丝丝关系吗?哎,京城太无聊了,还是跟爹爹待在军营里比较有意思。

这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威远将军沈傲天的小女儿沈轻菱。沈傲天有两子一女,大儿子沈轻寒,二儿子沈轻彦,女儿便是这位沈轻菱。因为沈傲天是老来得女,所以对沈轻菱甚是宠爱,再加上两个年长她许多的哥哥的疼爱,又是生在武将世家,就养成了沈轻菱孤傲骄纵,又活泼豪爽的性子。

“李小姐,这时间已经到了,赏花宴是不是该开始了呀?”

“是啊,我们总不能因为一个人,耽误整个宴会啊。”

“姐妹们说的对,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不守时,而影响大家的兴致。是菲儿的疏忽,菲儿在这里给大家赔个不是。请大家跟着菲儿移步到前厅。”

那个废材可千万别害怕退缩不来了,不然自己专门为她准备的岂不是浪费了。李菲儿喊来旁边站着的一个丫鬟,对她耳语了一番,那丫鬟便朝着尚书府大门的方向走去。

“郡主,你说那个废材还会不会来?因为她接了我的帖子,我还专门给她准备了一出好戏呢。如果她不来,我准备的都要浪费了。”李菲儿跟着离月郡主走在前面,小声的与离月郡主说着话。

“菲儿,你为何非要与她过不去呢?她现在已经是皇上亲定的八王妃,与你也无甚牵扯。”

“郡主,你?”李菲儿有些惊讶,她怎么觉得今天的郡主有些不一样。以前她明明很支持自己让那个废材出丑的,而且还会和自己一起捉弄她,今天怎么会劝阻自己呢?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明白了。而且总是捉弄她也没什么意思,更何况她也没做什么。”

在父王跟自己说完那段话之后,自己就忽然明白了。她的目标明确,所做的一切都应该是为了离目标更近一步。至于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自己又何必浪费时间和精力去理会呢。

“可是她觊觎太子啊,太子是郡主的,怎么能容许那个废材肖想!”

“呵呵,你说的对,她觊觎太子确实是她的不对。算了,你要做什么便去做吧,本郡主不会干预的。”李菲儿的话取悦了离月郡主。

“是,郡主。”

李菲儿感觉到了离月郡主心情的变化,微微落后一步,双手紧握。她也是深深爱慕着太子,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得了太子的青睐,入住太子府。可是她又清楚的知道,离月郡主的目标也是那太子妃之位。

有离月郡主在,她即便是进入太子府,也顶多是一个侧妃。可是离月郡主身份尊贵,而自己只是一个尚书府的小姐,身份是天差地别。她努力讨好离月郡主,也不过是为了将来进入太子府时能得到离月郡主的一丝支持。

尚书府正门外。一辆低调又各处都彰显着精致的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王爷,王妃,尚书府到了。”马车外,鹰七恭敬的立在一旁,等着主子下车。

马车内,本还在熟睡的拉谷被惊醒,抬手揉了揉双眼,争取让自己清醒清醒。

“嘶,好痛。”两条胳膊兴许是被压的时间太长,猛然被扯动,疼的厉害。

“伸过来,本王给你揉揉。”

“哦。”拉谷听话的把两条胳膊僵硬的伸到八王爷的方向。此刻也许是刚睡醒的原因,拉谷竟没意识到让八王爷给自己按摩胳膊有什么不妥。

八王爷看着睡眼惺忪,听话乖巧的拉谷,觉得很是新奇。往常的她都对自己充满警觉,每次在自己面前都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何曾像现在这般不清醒过。突然觉得甚是好笑,想着便也真的笑出了声。

低低的笑声好像泉水敲打在石板上,悦耳动听,闭着眼都能感觉到发声之人的愉悦。

“王爷笑什么?”

“没什么。”八王爷赶紧收住了笑声,生怕这只猫儿再露出挠人的爪子。

“有病。”拉谷笑声低估了一声。

“本王确实有病,三小姐不是知道吗?”这丫头,以为小声嘀咕自己就听不到了吗?

“呃,呵呵。”说别人当场被抓包,拉谷还是有些尴尬的。

“清醒了吗?清醒了就赶紧下去。”

“是。”

“等等。”

“王爷还有事?”

八王爷没说话,身体微微前倾,双手伸到拉谷耳边。拉谷却不自觉的身体后倾,想要避开八王爷的双手。

“别动,头发乱了。”八王爷动作轻柔的将拉谷的头发捋顺,又微微调整了一下发髻和发簪。

“谢谢王爷。”拉谷总是觉得今天的离澈与往日的不太一样,可是又想不出来是哪里不一样。

“本王只是不想让你给本王丢脸,毕竟你现在还是父皇亲封的八王妃。”

“王爷放心,拉谷定会好好注意形象,绝不会给王爷丢脸!”哼,果然是自己想多了,离澈还是那个腹黑的离澈,哪有什么不一样。

“那就好。你可以走了。”

拉谷没再理会八王爷,气的直接跳下马车。这个离澈真是有病!善变!阴险!狡诈!哪家姑娘如果被他看上,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如果有哪个姑娘有勇气喜欢上他,她拉谷绝对佩服的为那人竖个大拇指。

等日后拉谷自己成为这个“倒了八辈子血霉”和“为她竖起大拇指”的本尊后,也早早忘记了今日所言。

拉谷离开马车之后,八王爷将角落里那条被拉谷忽略的毯子拿起来,叠铺平整,重新放到了隔层里。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908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