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下身贴合 磨gl-教官不要顶那里要坏掉了

傻兮兮的豆丁不知道叫,反而还跟这个男人亲近,窝在他臂弯里各种撒娇。

沈况抬头瞧她,“月娅你看,这就是血缘关系,她从上回开始就很亲我。”

她根本不跟他搭茬,大步过去试图把豆丁抱回来。

他放了一张薄薄的纸在茶几上,“要么回来,要么失去她,由你选。”

没错,那是律师函。

姜月娅并不害怕官司,打就打,谁怕谁。

她不愿多看他一眼,声音更是冷到骨子里,“你可以滚了。”

“钥匙留下来,否则我会报警。”

沈况沉沉地吐出一个字“报”,“你看警察能怎么管,这是家务事。”

他不仅没有走,甚至还试图强迫她。

当时豆丁正坐在在沙发前的地毯上,眼见着两个大人扭打起来,并且动作和力道都越来越大,月娅被他抽了一巴掌,重心不稳摔在地上。

婴儿当然分不清楚谁错谁对,甚至不觉得这是负面的吵架,就是好奇地盯着他们瞧。

浴巾掉了,月娅尖叫一声,被他强行抱进卧室。

他没有丧心病狂地把门留着,抬脚一踹,“砰”的一声。

不久前黎曜成来过她这,床头有烟灰缸,她慌忙地抓到那个,抄起来往下一砸。

沈况注意到的那刻,飞快地侧过身,但已经来不及,沉重的烟灰缸堪堪砸在他背部。

很疼,他重重哼了声,并且不得不停下。

姜月娅趁此迅猛窜下去,她捡起地上的浴巾把自己裹起来,然后飞快地去客厅柜子里拿起一把剪刀,作为自己的防御。

沈况气喘吁吁地从里面出来,红着眼睛的模样十分吓人。

他先是盯着她,她死死握着手里的剪刀,目光直直迎上,分毫不显怯弱。他目光又移到孩子身上,姜月娅察觉到这个小细节,立刻赤脚走到孩子身边,把豆丁挡在自己身后。

沈况莫名地嗤笑一声,“你觉得我会对她怎么样吗?她是我的亲骨肉!”

月娅不吭声,整个人浑身紧绷着,极度警惕的状态。

其实沈况是想把豆丁带走。

“月娅,”他主动伸手,“跟我……”

然而那话还没说完,她的剪子就挥了下来。

他收的快,不然会被扎穿。

他狠狠瞪着她。

她仍旧不放松分毫。

又过一会儿,沈况走了。

在关门声响过后的五分钟,姜月娅才稍微回神,她喘着气把剪刀放回原处,又去把门反锁。

很久之前,她跟沈况还没离婚时,她把一份备用钥匙留在母亲那里,当时是为了防止突发状况,没想到,这却成了她现在的灾难。

她恨不得马上换掉门锁!

但大半夜的,找锁匠也不可能。

半小时后,她稍稍安定下来,门竟然又被敲响,她屏住呼吸手持刀子去开门。

正常情况下看到刀子都会退后一步,那是人下意识的本能,但黎曜成却没有,他轻轻一挑眉,“你这是做什么?”

姜月娅松了口气,持刀的手也垂了下来。

“家里被盗?”他走进来问。

“不是。”

她转身去厨房。

他轻车熟路地给自己倒了杯酒。

她出来后,他把她拉到自己怀里坐着。

“我看到了律师函。”

“嗯。”

“你有什么打算?”

“还能怎样,找最好的律师。”

她扭头问他,“你应该有资源吧?帮忙介绍几个。”

他肆意抚摸她浑圆的臀部,“可以。”

他看到她大腿上有个伤口,贴着三张创可贴。

她扯了扯裙子,挡住。

他没问。

又不是她男朋友,或者她的谁,关心那么多干什么?

他抱她去卧室。

她显然把他当成自己的发泄品,主动得很。每次她心情不好或感到压抑,就通过这个来释放,比如上回。但这次他却没再允许,她忘我地亲着亲着,但他猛地把她拽住,不让她继续。

“月娅,我这几天有点想你。”

他很正经地在说这话,但她浑然不觉,或者说,不想察觉。

她轻轻一笑,妩媚极了,但本质是凉薄。

“甜言蜜语我不感冒,不如待会儿更深点。”

他没理会她那句,一径道,“我觉得这是个问题。”

她摊摊手,“那你想怎么解决?”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86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